终于失散的两颗牙

终于失散的两颗牙

文/half A century

我已经渐渐开始不记得,我说的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一定是要由你说分手的。我也决绝地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手,不要,不要,请一定不要让我在余生见到你。

二十岁的年纪,我又开始长牙齿,智齿,接连长了四颗。后来,让我最痛的那一颗,狠心拔掉了。都说,痛了,不是自然就放下了吗?我在想,是不是从此,剩下的跟它咬合的另一颗,便从此孤孤单单地留下了?怎么不是呢,牙都不会再长的了。

以前的以前,执笔为说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是的,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有的人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体会过,便懂得这比唇枪舌剑来得更难受。以前,执笔为伊人。却向来伊人使人愁。笔锋婉转,终是误了时空。相信了一句“孤单,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的”。现在,执笔断念。早知道心有执念,偏偏还是走入极端,以身试毒。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再拾笔写一段曾经。你知道的,我已经很久不写字了。

不爱到爱,可能很简单。爱到不爱的距离,怎么才能算完?当遇见时视若仇人亦或路人?还是再见时微笑上前,可以跟你寒暄,对你说,好久不见?怎样残忍地一点一点销毁掉蕴于血液、皮层里的记忆,方能挥之而去以往精心铸就的点滴?我想,当那个最先见到对方,心里再不会惊起波澜,能微笑着祝福对方的人,是最先洒脱的吧。若干年后,如果还要再见,请让我先说一句:好久不见。

某一天,我们谈起以后结婚,我说,新娘是谁都不一定呢。不过我在想,如果以后你的新娘不是我,我一定不会参加你的婚礼。我说,要是我觉得她以后比不上我,我一定会笑你,一定的。你也说,如果你的新郎不是我,你要记得寄喜帖给我,我一定会来的,我想看你穿白婚纱的样子,那一定很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每每见到这句话,我都会哽咽。那一天,我在电脑的另一边,默默流下泪。这一天,我对着电脑,亦独自落泪。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结婚了,新郎也不是你。这都是我最逃避的事。

对你哭,是每一次离别的时候。我不喜欢哭的,看起来好可笑。我怕你看见我哭,我也怕看见你哭。那天在车窗里,哽咽得说不出话,结果还是被你看见,你在车下傻傻地站着冲我招手,我哭得更厉害了,扭头拉上窗帘不再看你,觉得真丢人。你总说,要是我们离得近一点就好了,很多事就好解决了。可是,我们还是隔着很远。

半途而废的我,却不知不觉跟你在一起坚持了这么久。一开始并不喜欢任何人,坚持骄傲着一个人的我,却渐渐习惯上了两个人的生活。即使,大多时候,我只能望着电话或是你的聊天头像隔着很远的距离想你而已。后来我真正懂了那首《灰色头像》,我最怕你灰色头像,像小孩怕黑一样。可我不能说,这样的话,好像就任性了,你好像不喜欢。我骄傲,所以你不知道,我始终,还是太骄傲。

你讨厌我总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我自责的时候,我总说这样那样的过错都是因为我的时候,只是因为我怕这些都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还是对不起。

以前,睡不着时候,就独自看微博,上面有笑话;以前,委屈到爆炸的时候,就独自看微博,上面有笑话;以前,骗着自己不要不开心的时候,就看微博,上面有笑话;以前,默默转发所有我看过的笑过的笑话。终于相信了所有的话,都为某一个人而说这句话。后来,学会了自己调节情绪,实在不行,就绕着操场跑步,本来两圈就够呛的我,终于能绕到五圈,之后,大汗淋漓,酣畅且放下了。在夜空下对着自己笑一笑,以为这便是好。看来,我还是很知足。

或许,恋爱中,女生都像刺猬,满身是刺。却有两种爱人,一种是想要拔除所有的刺,一种说要忍受刺的扎人。可是最终,要么是达不到拔刺的效果,要么,还是被刺扎伤了,生疼。刺儿太多的人,无处安放,打算适应的那种爱人,注定要受伤的。我一直相信我是一个好人的,我怕伤害人。可我终究要做伤人的事。要是我一开始就不那么好心的给你机会,是不是你现在还是个我心中阳光的穿黄色T恤的大男孩?可我早就不是那个容易笑而且笑起来很腼腆的高中女生了。

青春是用来张扬的,我们用最美好的青涩年华,去盛放或许一生都会回忆的既苦涩又甜蜜的味道。爱情过后,可能,你记得的是种种曾经的味道,已然失之,当这种记号的味道再在某个角落弥漫的时候,或许你会瞬间苦涩,泪水决堤。还是允许你,在坚强了这么久之后,让自己尽情释放悲伤。

有些故事,不一定要讲给所有人听;有些悲伤,不一定谁都会懂得;有些伤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习惯了;有些藏在心底的话,不想说也就没必要说了。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痛,都可以呐喊;不是所有的爱,都可以表白。最难过的是,不是所有表白成功后的人,都能在一起。

最美好的是,莞尔回眸,原来你还在这里。最遗憾的是,蓦然回首,双双皆在灯火阑珊处。

那颗会疼的牙齿还是拔掉了,在鲜血与麻药混合之间,还是有些疼的。它俩,还是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契合下去,我也没有带走那颗掉落的牙齿,唯有剩下孤单的这一颗,没有咬合地,在漫漫人生路上,静默。

这番,与君此相别,劝君莫相思。君颜似故人,此生还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