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6我想知道,你和你喜欢的那个人怎样了

我想知道,你和你喜欢的那个人怎样了

00:00/00:00

文/半杯暖

1、你有一段过往,那里住着我的假想敌

你有一个本子,不曾设置任何密码,每次看见,我都忍不住想要打开,但总也没有勇气,好像那里有着长长的唏嘘不已,足以耗尽此刻我想和你在一起的满满热忱。为了和你好好的,我放弃了知晓你过去的好奇。

所以,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和自己暗暗较劲。这样幼稚的行为,源于我对你们过往既羡慕又妒忌的复杂情绪。

虽然最终是我陪你体验生活,但我渴望的是你陪我一段青葱岁月,没有材米油盐,不食人间烟火。是的,我想要这样一段不染尘埃似的的爱情。可是你给了别人。所以再遇见时,她亦然成了我心底的敌人,即便未曾谋面。

甚至在某些时刻,我拒绝你的好。潜意识里,我以为那些事你们一同做过。所以你同他人浪漫过的浪漫,为何还要同我演绎。这样浪漫,有点儿辛酸,我抵触而拒绝。

譬如,你说要一起穿情侣装。譬如,你说我适合长直。

我偏偏逆着你的喜好,也违着自己的心愿,拒绝和你穿情侣装,拒绝做乖乖女。

你拿我的任性没办法。所以我肆意放纵。因为这样,你才可以给我不曾给过她的温柔和体贴。

但她终究成了我心理的千千结。兴许,令我念念耿耿于怀的不是你对他的好,而是你们一同度过的花季雨季。

我嫉妒我没有那样的幸运。

她有我没有收到的情书,她有我没有体会过的同桌的你,她还有迄今为止说起来都莞尔一笑的曾经。而这些我统统都没有。

绕寻了那么久,终于遇见,却还要与你的过去分享半个回忆,我把自己为难个半死。

再后来,我们终是散了。于是有了命运弄人这么一说。

再后来,我们彼此问候。于是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知,再过几个后来,你还会不会是我心里的常青藤,月下的曼陀罗,而我还能不能是你心里的朱砂痣。

2、你表现得让我误以为你很喜欢我,可其实你没有

我想我们是不该遇见的,至少不该是现在遇见。

你最后一次打电话给我,是在离冬天不远的春天,语气里几分眷念,也几分疏离。我听出了其中原委,但并未过多安慰。我想我们就要错过了,可能是你喜欢得浓烈,而我喜欢得太过清浅。所以,我们终究没能情感共振。所以,那暗涌的情愫终究没能浮出水面。

很多次,都是这样——找不到爱人的点,也找不对爱人的频率,所以有很多无疾而终。

你告诉我很多你的故事,你说的认真而伤感。

你说,因为掏心掏肺地付出过,所以后来再也不能全心全意了。

你说,花枝满桠的春天,你飞过去看她,她在街角和别人相拥。

听多了,便着迷上了故事里的你。

比起你的聪明,我相对笨拙许多。

所以,你说的每段故事,我都信以为真。

如若是从前,我想我大抵不会浪费时间去听一段与己无关痛痒的故事,可是那段时日,我习惯了每日听一段电话那段来自你的或真实或虚构的故事。好像,这样心才不会空。

再后来,你言语里好像开始对我感兴趣,假意或真情,无论哪种,我都视为了戏谑。在我肤浅的思维模式里,任何没有付出实际行动的调情都不能认真对待。所以可惜了那份良苦用心。但这不代表心里不曾暗涌过。

中间好几日,你突然变得寂静,微博、微信、QQ,都不再有与你有关的动态。那时,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渴望见到你。开始有点喜欢上你,这令我感到不安。

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是不太好的,太容易情绪化,太容易被对方的情绪牵着走,所以很多时候,我想我是不愿意喜欢上谁的。可这次你成了例外。比起我为数不多的恋人,在颜值上你并不出众,在才华上也不过一般,在情调上也如此尔尔。可是不知为何,你悄然跃进了心里。

后来,再联系时,你跟我说起另外一个姑娘。可能是试探我的反应,也可能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令你困惑了的姑娘。那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哦,原来我高估了你的情深不寿。但凡能够令人困惑的大抵都是令人着迷的吧。

我想我大抵是经不起试探的人,一下就好,次数多了便转身了。所以,你令我着迷的因子越来越少,我对你的感情也越来越稀薄。终究只是假想的情缘,不曾来得及深情款款,便早早散去。也或许,我原本就未能使你着迷,而你所有表现出来的迷恋,不过一时兴起,要不然为何在彼此散去时无人挽留呢?

 

过往

过往
00:00/00:00
冬季过后是春天。然后再是夏天。一切都如春风般安静,悄悄来,悄悄去,留有点点痕迹。白驹过隙,沧海桑田,悄然时光,我却已经找不到它的脚印。很多时候会不经意想起,如果那年可以在努力执着一些,与今天会不会是不同模样,然而,未知变数太多,出现的曲折太多,事事都始料未及。总听她们说着关于未来的想象,谈论着自己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我站在一旁,迷惘的看着脚下的水泥地面。路面由于行人的常年行走,过往车辆的隆隆开过,再有雨水的冲刷,已经不似当年的样子,变得坑坑洼洼,就像一整张干净的白纸被铅笔刺上的黑洞,可它还是一张纸,只是一张有着创伤的白纸。我也还是我,只是失了从前模样的我。

关于曾经那些憧憬过的未来……似乎,我忘了一些东西。我不再时常想起木子和邱阳的样子,也丢失了所有的玻璃弹珠,甚至不再记起那时的水枪和红蜻蜓。我童年的所有瑰宝几乎已经遗失殆尽。我终于明白,沿途的风景只能边走边忘,然后在一次一次的流浪中,把过去的一切遗忘在远方。我再也不敢记得些什么,我怕我沉沦其中时,回忆告诉我,这是一个梦,梦醒成空。然而,我也清楚的记得,有人说“不是单纯”,我也知道,真不单纯。我也清楚的记得,那个“如果”的誓言是怎样在一夕飘散。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在多个夜里是怎样拥抱自己,无声流泪。

我居然还能清楚的记得。

时间这小偷,偷走好多我的所有。消失在三月的阳光里,让我再也找不到。

旧时光中的那些人,也只能如此,在这岁月的拉扯下逐渐模糊。

我想,我也没有寻找一份慰藉来充当所谓的疗心术。我不知道这是谁轻易加于我身上的言论,我也不愿解释,漫漫时光长河中,总有太多的浮云,散了也就清晰了,我不想怨任何人。

记得很久以前在笔记本上写过这样一段话:

记忆没斑驳多少曾经,也没飘下多少思念。该留在身边的,一直都在,不该留的,也早已经走远。年华岁月匆匆,现在的,将来的,都变成了朦胧的未知,朦朦胧胧的期待,朦朦胧胧的安排。

原来,那时的自己就已经看得这样开了。没有思念,没有记挂,也没有不舍,不该留的不留,该放手的放手。韶华年岁,失去的不只是时光,还有当初相信死心塌地的真心

曾经我说,长日尽处,愿一人,得一心,一世长安。

只是那时做的梦总归是太幼稚、肤浅了,如今也终于清醒。

有人曾问我变成这般伤感的原因,我没有回答。原因?也许没有,也许又有好多,但怎么开口,都没有让自己信服的答案。都是过去了,不是吗?那些深刻上的深刻,终究也只是光阴之中的故事了。

我喜欢的终究只是我想象的东西,与他们无关。只是他们从不曾在我的世界里停留,我也没有透过生活进入他们的生命。

我想我不应该难过。命运是一个轮子,人的一生都在那个轮子里,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总会转到自己幸运的时候。

到那时,再看蓝天数白云,看月亮数星星。宁静而祥和,是不会有你的细水长流。

从十岁到十七岁,过去七年。还是会想起他的名字,童年稚嫩的脸庞,我说不清楚到底是在想念着什么,但从心底传来的疼痛又清晰的给了我另一个答案。

然后,劝诫自己,在未来的很多年里,再不会有他的生活,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世界无论少了谁,其实都是可以活下去的。

还是会一直忙碌着,看着天空微笑,数着星星发呆,会在空闲的时间里想起一些事,然后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泛着浅蓝色,阳光也依旧刺眼,窗外那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也依旧生长、发芽、长出茂盛的枝干。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有时会停下来问问自己,到底是缺失了什么,心里才会感觉那么空,像是平坦的空地突然裂出一道沟壑,断了开路,也断了去路,隔住过往,也隔住将来。

生活仍是一条往前而奔的直线,只是呈现的是我不认识的模样,所有人仍在继续未完成的故事,或微笑,或忧愁,可是还是会继续生活着。岁月变更了从前的 节奏,所有的细枝末节也被掩埋于人后,从前的种种,快乐、痛楚与悲伤都被年轮的轮子转到了世界之外,那些曾以为是永远的东西也逐渐遗失在时光长河里。所有 的日子依旧如细水般不息的流淌,只是过去的不再回来。

阿悄在唱:

我就是这样不回头

答应你要好好生活

缺掉一块也要勉强拼凑

就这样吧。

不见不念不难过。

 

然后,走失了过往

然后,走失了过往
冬季过后是春天。然后再是夏天。

一切都如春风般安静,悄悄来,悄悄去,留有点点痕迹。白驹过隙,沧海桑田,悄然时光,我却已经找不到它的脚印。

很多时候会不经意想起,如果那年可以在努力执着一些,与今天会不会是不同模样,然而,未知变数太多,出现的曲折太多,事事都始料未及。

总听她们说着关于未来的想象,谈论着自己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我站在一旁,迷惘的看着脚下的水泥地面。路面由于行人的常年行走,过往车辆的隆隆开过,再有雨水的冲刷,已经不似当年的样子,变得坑坑洼洼,就像一整张干净的白纸被铅笔刺上的黑洞,可它还是一张纸,只是一张有着创伤的白纸。我也还是我,只是失了从前模样的我。

关于曾经那些憧憬过的未来……似乎,我忘了一些东西。

我不再时常想起木子和邱阳的样子,也丢失了所有的玻璃弹珠,甚至不再记起那时的水枪和红蜻蜓。我童年的所有瑰宝几乎已经遗失殆尽。

我终于明白,沿途的风景只能边走边忘,然后在一次一次的流浪中,把过去的一切遗忘在远方。我再也不敢记得些什么,我怕我沉沦其中时,回忆告诉我,这是一个梦,梦醒成空。

然而,我也清楚的记得,有人说“不是单纯”,我也知道,真不单纯。我也清楚的记得,那个“如果”的誓言是怎样在一夕飘散。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在多个夜里是怎样拥抱自己,无声流泪。

我居然还能清楚的记得。

时间这小偷,偷走好多我的所有。消失在三月的阳光里,让我再也找不到。

旧时光中的那些人,也只能如此,在这岁月的拉扯下逐渐模糊。

我想,我也没有寻找一份慰藉来充当所谓的疗心术。我不知道这是谁轻易加于我身上的言论,我也不愿解释,漫漫时光长河中,总有太多的浮云,散了也就清晰了,我不想怨任何人。

记得很久以前在笔记本上写过这样一段话:

记忆没斑驳多少曾经,也没飘下多少思念。该留在身边的,一直都在,不该留的,也早已经走远。年华岁月匆匆,现在的,将来的,都变成了朦胧的未知,朦朦胧胧的期待,朦朦胧胧的安排。

原来,那时的自己就已经看得这样开了。没有思念,没有记挂,也没有不舍,不该留的不留,该放手的放手。韶华年岁,失去的不只是时光,还有当初相信死心塌地的真心

曾经我说,长日尽处,愿一人,得一心,一世长安。

只是那时做的梦总归是太幼稚、肤浅了,如今也终于清醒。

有人曾问我变成这般伤感的原因,我没有回答。原因?也许没有,也许又有好多,但怎么开口,都没有让自己信服的答案。都是过去了,不是吗?那些深刻上的深刻,终究也只是光阴之中的故事了。

我喜欢的终究只是我想象的东西,与他们无关。只是他们从不曾在我的世界里停留,我也没有透过生活进入他们的生命。

我想我不应该难过。命运是一个轮子,人的一生都在那个轮子里,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总会转到自己幸运的时候。

到那时,再看蓝天数白云,看月亮数星星。宁静而祥和,是不会有你的细水长流。

从十岁到十七岁,过去七年。还是会想起他的名字,童年稚嫩的脸庞,我说不清楚到底是在想念着什么,但从心底传来的疼痛又清晰的给了我另一个答案。

然后,劝诫自己,在未来的很多年里,再不会有他的生活,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世界无论少了谁,其实都是可以活下去的。

还是会一直忙碌着,看着天空微笑,数着星星发呆,会在空闲的时间里想起一些事,然后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泛着浅蓝色,阳光也依旧刺眼,窗外那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也依旧生长、发芽、长出茂盛的枝干。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有时会停下来问问自己,到底是缺失了什么,心里才会感觉那么空,像是平坦的空地突然裂出一道沟壑,断了开路,也断了去路,隔住过往,也隔住将来。

生活仍是一条往前而奔的直线,只是呈现的是我不认识的模样,所有人仍在继续未完成的故事,或微笑,或忧愁,可是还是会继续生活着。岁月变更了从前的节奏,所有的细枝末节也被掩埋于人后,从前的种种,快乐、痛楚与悲伤都被年轮的轮子转到了世界之外,那些曾以为是永远的东西也逐渐遗失在时光长河里。所有的日子依旧如细水般不息的流淌,只是过去的不再回来。

阿悄在唱:

我就是这样不回头

答应你要好好生活

缺掉一块也要勉强拼凑
就这样吧。

不见不念不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