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爱你,你需要我时我就在你身边,或者,在去你身边的路上。

若我爱你,你需要我时我就在你身边,或者,在去你身边的路上。





某个难得晴朗的冬天下午,我从图书馆头重脚轻飘去学校门口朋友开的奶茶店喝她特别调给我的姜汁撞奶。她用一半埋怨一半撒娇的语气说:“怎么好几天都不来看我?”



我说最近发烧,安心睡了两天没出门。她却生气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跟我说的话,我可以去照顾你啊”说完又心疼地揉我头发,“下次记得跟我说,无论多晚,只要你说,我都会去陪你照顾你”。这句话的温柔和认真语气,胜过当时我听过的任何一句甜言蜜语。



大概一个月后的某个中午,她打电话跟我说她发烧了,躺在床上没有力气。身在外地的我匆匆安慰她几句,给她男友电话,他的语气似乎很平淡。后来才知道,那个男生当时在外地实习,挂电话后立刻买了车票奔回去看她,甚至连请假条都是事后补的。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很得意:她本来在发烧的,我回去后大概十分钟,她看到我,病就好了。



某日,我请了假,从南京飞深圳去找在香港念书的挚友,因为他的生日快到了。



出发前三天定下酒店、机票、发了状态求去过香港的网友给推荐。三天后我四点半起床打车去赶三小时的飞机,十点我在深圳宝安机场降落,一把抱住他。在落马洲出发的港铁上我翻着网友金怀鱼特别写给我的香港景点推荐。友人问我:香港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么?我说没有,我就是来给你过生日的哈哈哈~



作为回应,在自己生日那天,此人逃掉所有的课带着我去太平山。

 

和姑娘吃饭,问她考试结果如何。她轻笑着说:“就差一分”。



笑着造化弄人,从来都是因为心有不甘。她继续说:当时和我对象在打电话,我说的时候就忍不住哭了。当时挺晚的,他那边就没声音了。我再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在来我学校的路上。他学校在浦口那边,特别远,我劝了半天才把他劝住。虽然很难过,但是却感到特别心安。因为仅仅是我掉眼泪就能让他这样,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不舒服,我想,我劝不住半夜要来陪着我的他的。



有个男生说,刚和女友交往不久时,某天在她家吃饭后觉得不舒服,就去床上躺着休息,谁知躺下后就发起烧来。迷迷糊糊中听到女友找东西很吵的声音,他请对方给他倒一杯水,女生给他灌了一大杯自己调的热香草奶茶,又放了一杯热的淡糖盐水在床头柜上。后来他被弄醒量体温,读完度数女生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不算高烧,和他挤着一张并不宽敞的床睡去。他说他很感动。



这个故事的女生讲述版是这样的:那天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他说不舒服去睡一会儿,等我收拾完厨房去看他,一捏脸,滚烫滚烫的,我知道他发烧但是没有体温计不能判断到底是什么状况。他说没事儿没事儿可是我越来越担心,只好先给他灌了热水、敷好毛巾。稍微安顿下来后出去找药店买体温计和退烧药。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附近的药店都不是24小时营业的,我就打车让司机带我去附近的24小时药店。可是最近的那家药店看店的人说没有退烧药卖,我就买了体温计和一瓶酒精回来给他物理降温。折腾到一点终于确定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放心睡下。结果这家伙第二天一直说对不起啊,昨天和我一起睡你没睡好吧,我觉得他好萌…



倘若他知道真相,会不会感动到疯掉?



我曾喜欢炫耀性的浪漫故事,比如用蜡烛摆心形表白,或者放烟火求爱,或者普希金式的爱情决斗,生死相随的殉情。我迷恋这样的疯狂就好像女人总也会喜欢路易威登的经典monogram或者香奈儿五号的名声。因为城市中口口相传的爱情奢侈少见得像鬼一样——听说过的人多,真正见过的少。



曾读过的一段话:无论我们之间隔着怎样的距离,当你需要我时,我愿意为你飞过寒冷的冰原,跨过一切阻碍,来到你身边。或许我什么都不能帮到你,但是如果你脆弱、孤独、空虚、寂寞、崩溃的时候我都不在你身边,我怎么可能是爱你的呢?



想起这段话忍不住走神很久想起上面的那些故事。是的,若我爱你,当你需要我而我不在你身边,我猜我正在去你身边的路上。

文/京蕾

最好的时光

    最好的时光
文/拉茉
老公和我是同事,2007年大学毕业同时考到一个单位。2008年10月开始恋爱,2009年12月结婚。至今相识七年,恋爱六年,结婚近五年。
 我俩的恋爱和结婚都比较波澜不惊。之前两人都没有过恋爱经历,都是平常人家的80后的孩子,考的一般大学,听了父母话回家考公务员,业余就喜欢上上网,朋友就都那么几个,确定了关系之后,每天下班一起吃吃饭,散散步,没怎么轰轰烈烈,就都一门心思的考虑结婚了。我俩工作在一个小城市,我家在70公里外的一个县城,他家在200公里外另一个小县城。恋爱大概半年,带他去了我家,我父母都没什么意见。不久,又一起去了他家,他爸妈也没什么异议。09年国庆,双方父母见了一次面,敲定了结婚的日期。接下来按部就班地各自操办了一场酒席。到结婚,单位好多同事都不知道原来我俩在恋爱。
我们结婚住的是租的房子,新买的房子才开始集资新建,我俩都没有存款,贷的款只够交一半房钱,剩下的一半,双方父母商量又各掏了一半。按新房子新建的进度,预计着10年冬天可以收房,11年开春一装修,5月差不多就可以入住,租的房子就只签了一年半的协议。
租的房子是简易装修,水泥地和白灰墙,没有家具。我俩借了亲戚的一个旧沙发,一张旧床,一张旧写字台,一个旧书柜。买了个布衣柜和一张100块的简易茶几,卧室铺了灰色的地毯,客厅和走道拼了塑料地板革,买了几大块布,把沙发和床都罩起来。房子虽然简单,但稍一布置也挺温馨。来了好几拨客人都没看出来是旧沙发和塑料地板革(也许看出来了假装说看不出来,呵呵)。
10年底,新房子按期交了工。我俩天天在网上搜装修图片,还买了几大本家居杂志,看到喜欢的图片就剪下来。11年春节刚过,就开始找装修工匠。我俩考虑的装修风格是宜家那种,一是简单二是省钱。正式装修已经到了3月,还想的装修用一个月,再晾一个月顺便买家具,5月旧房子到期正好就可以住进新房子。但毕竟是没有经验,计划也没有变化快,加之遭遇一个无良装修工。新房子一拖再拖,到了5月,装修进度才到一半。租的房子合同已经到期。我俩每天下班就在家附近转悠,看有没有出租的小广告。可就算加钱也没人愿意只出租两三个月。已经考虑搬进宾馆了。有一天,却有朋友说知道有个房子要出租,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愿意住。怎么会不愿意呢,我俩兴冲冲就跑去看房,是在一片平房区,八几年盖的那种连着的砖混房,我们找的这个就一间半单独成一个小院。屋顶的瓦片上长着草,铺的红砖已经斑斑驳驳,天花板和墙上有水渍,里屋半间只有块一尺左右的小窗,黑魆魆的白天也要开着灯。立马明白了朋友为什么说不知道愿不愿意住。当下两人告别房东,出来都表示坚决不住。后来算了算账,这个小屋一个月房租300。新房再装一个月,好好通通风还得再两个月。三个月房租900。如果去住宾馆,再便宜的也得一晚上100多。省出来几千还可以给新家添个家当呢。终于,还是搬进了小平房。原来借来的家具全都还了。又借来了单位一张值班备的旧钢丝床,放在外屋,把书和不穿的衣服什么的都打包堆到床上。原来的塑料地板革和地毯都铺到里屋,又铺了厚厚几层褥子,睡觉打地铺,再买了几块小碎花布把底下的墙都包起来。电磁炉放在外屋地上,碗筷都放在一个纸箱子里头。还好是夏天,也不必生火炉。就是上厕所比较麻烦,要跑外边几十米外上公厕。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夏天好像总是晚上下雨,白天一直很晴朗。中午,我蹲在地上炒两盘小菜,拌个凉面。他搬个纸箱放在院子里,铺上报纸。我俩晒着太阳,吹着小风一起吃饭。其余时间就轮流在新房盯进度。晚上回来,钻到小屋里,打开笔记本电脑看部电影就睡了。本来他很喜欢会会朋友,晚上有时候也会很晚才回来。但那段时间,他很少出门,出去也会早早回来,因为知道我不敢一个人待在小黑屋。晚上上厕所也是一块的,打着手电出门。进了公厕两边,我还要他不断咳嗽。因为厕所里没灯也经常没什么人。好像经常是我打着伞在厕所门口等他一块回。路上互相提醒着脚下的水坑。有一回半夜上厕所,他忘了带小院门上的钥匙。我俩折腾了半天也撬不开锁,后来,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根大木头,支在墙上翻进了院子,那天才算睡成觉。我跟他开玩笑,将来,你要记得我是你的糟糠。
在那个小屋总共住了一个来月,7月中新房装修完工。8月,单位安排的外地培训一个月,正好我俩都去。9月,入住新家。
现在已经又过了好几年。期间,我俩也经历过一些小波折,还好,都过去了。也经常会和别人一样,没有理由的吵架,又没有理由的和好。有时候,也会怀疑,我俩是否真的有爱情。当初好像都是觉得到了该恋爱该结婚的年龄,左右打量几圈,貌似对方应该算适合的人选,家庭学历工作收入样貌都相当,于是就在一起了,还结了婚。
今夜,万家灯火,共庆团圆。他却在200公里之外。我是独女,他是长子。这几年春节一直都各回各家。
今后会怎样,好像一直也没什么太大的期望。就像当初,也是想的反正跟谁都得结,不行还能离。
转眼,已经从二十几到了奔三的年龄。最好的时光就这样了吧。

下一站 陌生人

下一站 陌生人

一个人总要去下一站,住陌生的城市,走陌生的路,见陌生的人,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



每一座城市,每天都有人来来去去。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双鞋子,一些脚步。我漫步在熟悉的街口,想着下一站,陌生的城市。

每一个车站,每天都有人上上下下。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次上去,一回下来。我逗留在亲切的车站,想着下一站,陌生的路。

每一场离别,每天都有人重复演绎。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回泪落,一次分离。我徘徊在熟悉的人群,想着下一站,陌生的人。

每一次再见,每天都有人浅唱低吟。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出别离,一场相见。我留恋在背影的怀抱,想着下一站,陌生的风景。

每一回离开,每天都有人走走停停。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场告别,一出幕剧。我缭绕在耳畔的旋律,想着下一站,陌生的歌。



岁月缭绕在熟悉和陌生之间,我们逡巡在逗留和流浪之间,离别的笙箫悄悄的奏起,陌生的地方将要到达,想要安静,却怎么也无法平衡。

落泪的冲动,浇不灭离开的火苗,当离别即将出发,当回首已成惘然,天空也快哭了,最后一次寂寞的仰望,决绝的转身,不再想要回来。

记得,多少次,彷徨在异乡的街路,始终找不到人群中熟悉的背影,始终寻不到想要追逐的梦想,孤单的疲惫感,寻觅的荒芜感,蜂拥而至,让我崩溃。

牵着的手,会在人群中放开,熟悉的人,会在人群中消失,每一次前进,都要离别,每一次离别,都要遗失,每一次遗失,都要熟悉,每一次熟悉,都要陌生。

没有伴的路,也没有岁月可回头。我只能在陌生的潮流中,一点点的熟悉,我也只能在熟悉的边缘,一滴滴的融入。却不知,是否又会迷失了自己。

最近的阳光,总是浅浅的。最近的日子,总是风轻云淡的。最近的夜空,也总是星杳月隐的。风吹过树梢,叶子沙沙的响着,我该离开了。

想着,一个人,在匆匆流逝的岁月之中,即将去往下一站,心依然会不经意的颤抖,我害怕一个人扛起所有的责任,害怕无依无靠的独立,只因习惯了依赖。

又是一次漂泊,情不自禁的向往,又不知所措的畏惧。一个人的袖手天下,一个人的走向天涯,一个人的冷暖自知,落定的结局,都是未知的明天。

匆匆的流年,都是不舍的青春,匆匆的脚步,都是留恋的印迹。我的不舍,留恋,都是在乎的缘由,我的离开,远走,都是迫不得已的决定。



如果我说,其实我想留,不想走。只是,身边的故事,让我伤痕累累,留下,情何以堪,离开,又是,流浪他乡。原来,或留或走,都无法解脱。

都说,往事是陌生的尘埃,可是,我舍不得抖落,那些,都是曾经的最美丽最璀璨的回忆,我终是,做不到两袖清风,也做不到,熟视无睹,尽管早已物是人非。

缱绻深情,谁说,想忘就能忘。柔情若水,谁说,想舍就能舍。缠绵思绪,谁说,想弃就能弃。万般思量,斟酌,往事绕心怀。

一想到,要再次踏上开往陌生城市的列车,心就慌了,极尽全力搜遍熟悉,往事历历在目,念着念着就哭了,滑落的指尖都在发颤,是离别的不舍,是陌生的惧怕。

下一站,总要到来,陌生人,总要相见。下一站,陌生人,是既定的未知的旅途,下一站,陌生人,我也想要重新开始。

一个人,远走天涯,落笔的都是回忆。一个人,他乡流浪,逢着的都是陌生。一个人,总要坐上开往下一站的列车,遇见陌生的人。

下一站,陌生人……

文/简小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