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那些年不追我的男孩

写给那些年不追我的男孩

那些年不追我的男孩:

HELLO,你们好吗?你们肯定不记得我了。如果记住我,是那么轻易的事情,那么喜欢我,也应该是一件不困难的事情。

但是你们,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喜欢过我。更没有像其他男孩子追求女孩子一样的追求过我。没有日落黄昏下,趟着自行车,走过校门口,看到我不言而喻的微笑;没有拿到试卷后,回头看看我的神色,是不是考的不错呢;没有在食堂人最多的时候,帮忙打饭;没有在体育课下的小卖部里帮我买过一瓶水;没有在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发一条短信告诉我要喝热水;也没有所谓的生日惊喜,也没有牵起手看一部电影……自然也不会有在起风的马路上静静的等待绿灯亮起,你看住我的眼睛。

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有你们的喜好。当你们的喜好都趋向一致的时候,便有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几年后,你们记得那位女孩的笑颜,记得她的长发,记得她看你的眼神,记挂她,打听她,在她的婚礼上哭泣。没有一个人会说,我还记得你,记得你这位我不想追、我的兄弟也不想追的女孩。

想想你们有不追我的理由。我不美丽却太骄傲,我不温柔却太执拗,我不服输总是像钢铁一样坚硬。我看着你,往往先瞪起眼睛,再翻一个白眼。我会嘲笑你考出来的烂成绩,把自己的喜讯写在脸上。每次体育课下,闻到你们的臭汗味,总要大声抗议。吃饭比你们速度快,聊天的声音盖过你们。放学的时候,背着书包风一般离去,只记得满脑子的作业、还有家里留下的一碗馄饨面……

其实,某一个刹那,我也认真的看过你。我记得你。在你做完作业,认真啃铅笔的时候。在你上课,开小差在课本上画人头的时候。在你花了几秒钟就用湿拖把把全班的水泥地都拖了一遍的时候。在你不看我的时候,我会睁大眼睛,看着你。

往往那个刹那,你是不会看到我的。我的眼神掩盖在近视眼镜下面,我的眼睛掩盖在习题本下面,我的整个人都在你的注意力之外。你怎会记得我。

但是,我记得你。我记得你和班长吵架,口水直喷的你;我记得你体育课下,一双黑色的白球鞋的你;我记得在操场上,你脱掉校服光膀子的你;我记得你吃起“来一桶”方便面连吃三份的你;我记得你,记得你帮她写作业,帮她打扫卫生,帮她停自行车的身影。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却一门心思的喜欢你。在你生日的时候,记上一长串奇怪的日记。在你病假的时候,记住别人谈论你的话语和神情。在和你分别的时候,总是第一时间找寻你,好像我的青春里不能没有你。

就这样,死脑筋的我,等了这几年,却也只有空等下去。我不知道一句话,叫做:开始不喜欢,以后也不会欢喜。 我只会告诉自己,我喜欢你与你无关。傻乎乎的举动也是有的,买早饭、买夜宵、图书馆占座,这些点滴小事,我以为你知道的,你会以你聪明的明白给我一个回馈。可惜,你太聪明,也太年轻,你不懂得一个女孩子的心——在最年轻的时候为你付出才是真正的喜欢你。爱你,要用最美的一面对着你。

或者,这几年过去,再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回答不出。因为我喜欢的是喜欢你的自己——那么无怨无悔,那么直率坦然,那么干净利落的喜欢你、也喜欢自己。

因为你不喜欢我,也没有旁人追我。我因此有了最安静的时光。早起,在阳光里背那些背了就忘记的单词;中午,在阳台上边喝酸奶边晒被子;漫不经心上课的时候可以有心剪剪头发的分叉,不用看手机回短信;花整天时间在图书馆,读马尔库塞的书。一个人的时间,最为悠长和动人。谢谢你没有追我,给予我那份最宝贵的时间。

其实,我也羡慕你们一起追的女孩子。她们往往美丽、自信,知道该如何对着你们笑、对着你们哭、像一个仙女,而非是机器。下雨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子前来送伞。烈日下,有人帮忙取快递。不是羡慕她们的轻松,而是羡慕这份温情。何况这份温情来自你们这些最年轻、最无谓、也最自私的男孩子。

我不是故意指责你们的自私。很多时候,甚至我羡慕你们的决断。你们可以在人群中,以本能去挑选一个自己心动的女孩子,付出行动后静观其效。无论她是否理睬,你们都带着笑意,因为这份感情,取决于你的主动和心意。女孩子则在原地等待,圆圈舞一开始,就在盲目的转圈子。不知有几分幸运,才可以遇见会追求自己的你……偏偏却好像第一次等待一样,精心准备,投入一切,期许下一次的你。

在青春的时候,我们不明白爱情究竟是什么,只知道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她不爱你。

在等待的时候,我们不明白怎样得到你的开口,只有继续等待下去。

或者,你们的冷淡,给予我们的是下一次等待的勇气,因为只有继续对爱无怨无悔下去,才不违背初衷,才不远离我们所喜欢的你。

谢谢你,那些年不追我的男孩

——向你们致敬!

文/赵牧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