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是谈恋爱,不是找对象

喜欢就是喜欢

00:00/00:00

文/狸奴老妖

不知道为何,按理说中国早已脱离封建社会近百年,但人们的观点仍旧是,觉得女生一旦出了校门,最好是立即寻一个好人家嫁了。所以但凡是过了二十几岁还没有嫁人的姑娘,不单单是父母开始着急,连七大姑八大姨隔壁的老板娘甚至你的同学闺蜜们都齐齐开始担心:“还没有对象?我给你介绍个吧?”

初时面薄,不知道拒绝,便只好应了下来,怯怯的跟着妈妈认识的阿姨去见他口中所谓条件极好的男人。

约在茶室里见面,几番寒暄过后,阿姨便借故走开,留下我和他相对无言。

良久了沉默之后,他开始自我介绍:家里房子新做好,月薪几何,计划年底买车……

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拘谨地笑了笑,他便问道:“你在哪里上班?哪个大学毕业?薪资多少?父母是做什么的?可是独生?……”

我讶然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应答,若依着我平日的脾气,只怕是要讥诮几句:“怎么?你是来菜市场买菜呢?还是原始人交换物资?”

到底还是抹不开面子,如坐针毡地虚度了一小时,偷偷给好友发短信,打电话给我救场,仓皇地逃之夭夭。

不料他却是对我印象不错,还约我吃过饭,婉转地向我表示好感,希望能够在一起,被我断然拒绝后,渐渐地不再联系。

一日他打来电话,此时我们已经知道彼此不可能,倒是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说笑,他笑言:“我是真的觉得你很好,很适合处个对象,还计划着,如果能够处好,年底便可以结婚。”

被人认真当做可以结婚的对象,到底还是些微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的,于是便乐呵呵地回到:“那我不是错失了把自己嫁出去的良机,多遗憾啊!”

他唏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不就是找个对象吗?感觉还可以不就行了,你要求这么高,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嫁出去?”

我脱口而出:“我要的是谈恋爱,不是找对象!”

他不解:“有什么不同吗?不过是男女在一块搭伙过日子而已,凑合凑合,一辈子不就过去了,条件差不多不就成了!”

不不不,我几乎要在心底大声呐喊起来,谈恋爱和找对象,真的不一样。

看上我的人,无非是觉得我虽然不够好看动人,但至少没丑到吓人,虽然不够八面玲珑,但至少也不是脑残,虽然不是高材生,但至少念过正经大学,虽然工资不高,但至少有份清闲体面的工作,虽然家境一般,但至少没有负担……

于是他便觉得,这姑娘,勉强可以给个及格分吧,作为一个对象来说,还是可以处处看的,作为结婚对象,虽然不够理想化,但好歹也没有那么差。于是他便说:我对你是有感觉的,可是,在他眼中,你始终只是一个“对象”,就算结了婚,也不过是个升级版的“结婚对象”罢了,你永远不可能升级到爱人的地步,你们之间,或许永远都没有爱,只有不温不火的过日子,只有凑合凑合的生活。

他不懂得也不想懂得,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喜欢什么,你会为了什么事情而放声大笑又会为了谁而哭到哽咽,他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你内心里那些泛滥的小情绪和小敏感,他看不到你的期待,听不懂你的悲喜。或许他会是个体贴温柔的男人,知道在节日的时候给你送上礼物,但是,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是黄玫瑰而不是红玫瑰。

有很多待嫁的姑娘,总是慌里慌张地就趁着眼角还没有一条皱纹的时候把自己给嫁了出去,哪怕,她和他之间,一点爱意都没有,哪怕,身边的这个男人,仅仅只是见过数次,仅仅只是感觉条件相当。

也有幸运的姑娘,在嫁了人之后,才发现原来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他们在柴米油盐中萌生了新的感情,她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可是请相信我,那真的只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大多数潦草嫁人的姑娘,要么在平淡的生活中勉强熬日子,要么就因为性格不合三观不一致等原因吵得不可开交。

在夜半醒来,她蓦然发现,身边躺着的这个男人,其实从未和自己亲近过,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他们在一起,不过是彼此的对象而已。那时候,她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我总以为,任何一场婚姻,如果没有爱情为基础,是很难维持下去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需要莫大的勇气,那么多棱角需要相互磨合,那么多臭脾气和坏习惯需要另一个人给予无限的包容,如果不是你爱的那个人,要有怎样强大的内心才能够忍受的住呢?

我不拒绝相亲,是因为我相信,用何种方式相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何种态度去相处,或许有一天,就会有爱情降临。但是,我永远对爱情报以怀疑,我总是在期待着,有一天,我会遇见他。

他们问我:“你怎么还不找对象啊?”

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不要找对象,我要找人谈恋爱。”

我知道,会有我爱的那个人来,会有爱我的那个人来,和我谈一场你情我愿的恋爱,用彼此都欢喜的方式。

终于等到你

终于等到你

00:00/00:00

前几天看了两天的城市病人,唤醒了心中消失已久的小情绪,眼泪吧啦吧啦的流了两个下午,后来跟你说起来了,你说,很讨厌。看别人的故事流泪,你怎么不看看自己的了。“我感动了天,感动了地就是没感动你。”

从08年到14年,7年,是不是真的有七年之痒这么一说?

不知道你是怎么样走进我生命里的,似乎感觉你记得的永远比我多,你说那是你舍不得忘记,所以一遍遍提起一遍遍恨着一遍遍饱受折磨,你说怕一松手连回忆都没了。

高一三班我们分到一个班上,有次一起去小卖部买零食,出来的时候你拿着两瓶绿茶说要给我一瓶,我坚持着不肯要,正好路过眼神犀利的可以杀死人的班主任身边,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在从一瓶绿茶开始,我喝了一个高中的绿茶。后来在我不吃饭的时候总是有室友帮我吧你买的东西给我带回寝室,在我打扫卫生的日子里总会出现一个人帮我打扫。我说我喜欢郭小四,然后你就读完了他所有的作品。那时我们还只是朋友。

我收到过很多很多情书,只不过每次看的时候都是哭着看完的。高二分班我理科你文科。一个班七八十人围着一个一个饮水机,冬天为了接一杯热水要排好长时间的队,但是每天早上我吃完早餐回来都会在桌子上发现一杯热水,你说你吃的比较快所以回来教室没什没人。那时候我信了。有天中午吃完午饭你送我回教室,我坐在自己座位上,你坐我对面跟我聊天,突然你握住我手腕说你的手腕太细了,一个食指跟一个拇指都可以握住。不太情愿的,被吓的,尴尬的,还有一颗颤抖的心。最怀恋的是高中操场上晒太阳,学校广播里放着那些年流行的歌曲,我们在操场上晒太阳聊天,广播想起说好的幸福了,你拉着我往沙滩那边走,说王菲在男生宿舍上面看。抓早恋总是被老师当成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来做。我们坐着跳远场的边上,阳光暖暖的,操场上有人晒太阳,也有很多人打乒乓球,你坐在左边把头靠近我想要亲吻我,你头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午觉铃声响了,惊醒了你也惊醒了我,你转过头去愤愤的小声骂了一句什么,大概是铃声响的真不是时候。那是你第一次想要亲吻我。

你送我回寝室在每天下自习后,你跟我抢同一杯优乐美,你送我书跟笔,你说你写的最好的字是我的名字,写的最好的诗也是为我写的,画在语文书背后的画是你花了时间最久画的最好的,也是给我的;你送我回家陪我一起坐公交,总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站在我身后,总是在我左边拉我过马路,你说每天都想要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久一点在久一点;你会吧你脆弱的一面展示在我眼前想要我多关心一下你,你给我写很厚很厚的情书,用漂亮的信纸折成复杂的形状,后来我说打不开,你就简单的对折再对折,每次我都留着泪看完;你会为了一个人三番五次跟我闹脾气,你在元旦晚会上送我荧光棒,我拒绝了我说“谢谢,我已经有了”然后看你黯然离开,你说再美的烟火也不敌你的一个笑颜。

高三我回家了,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来学校的一天你问我我生病跟你有没有关系,我说或许吧。或许吧,生理上的不适或多或少会受心理上的影响吧。高三毕业,与之所有都结束了,你说你烧了所有的东西。

大学分居两地,樱花盛开的特别漂亮,我在记事本里写道:

“我想起了零八年你送我的情书,北海道的飘雪把信纸映的特别好看。只是现在都写不出那些带有灵魂的文字了吧。

那天我梦见你看见我落魄的样子,我边走边哭,你就在后面跟着我走,走着走着就醒了。我想在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你,只是一种奢侈。

冥冥中我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看着我,看见空间被挡访客增加的人数,开始不平静了,我希望看到你的名字。忍了好久还是没有忍住,叫同事帮我开通了黄钻,我就是想看看有哪些人被挡在外面,果然看到了你的名字。我笑了,应该是很高兴的吧。有时候我特想看看你的空间状态,我尝试着查找你的账号,我希望有一次能侥幸进入你的空间,又害怕,终于进不去,顾虑太多以至于每次都小心翼翼的查找账号然后删掉访问记录,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可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很怀恋高中开运动会的那些日子,很多人围成圆坐在操场上聊天晒太阳,单纯而美好的日子对于以前来说是一种奢侈,对现在也是一种奢侈。有时候特别想你,在每次难过的时候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同时也害怕我只是对过去的缅怀又一次的伤害你。上次听见你用普通话跟我说你有女朋友了,不知道是该祝福你还是该难过。或许不打扰是我能做的唯一一件善事。”

命运总是很会捉弄人。大学毕业,你说转了一圈感觉又回到了原点,回来了就不要赶你走了。我问你你喜欢我什么,你说“我喜欢你的气质。每个人给别人的感觉都不同。而我喜欢你给我的那种感觉。我喜欢你看书。我喜欢你的头发,眼睛和小酒窝。我喜欢你的倔强与坚强。我喜欢你的懂事和可爱模样。我喜欢跟你在一起时的心安。我喜欢第一次叫住你,你回头时的笑脸。一瞬间,决定了我喜欢你的那些那些。”你问“你爱不爱我”,我说“爱”,你说“那要不要立刻马上做我女朋友”……

Z说他确实爱你你以后结婚就找这样的。

七年,终于等到你。

我看见未来的我戴着围裙端着早餐对你微笑,看见你拉着我在清晨或者夕阳里奔跑,看见你背着我走过每一条街道,看见你穿着浅蓝的牛仔裤跟我拥抱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