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情书 第二篇

短情书 第二篇

 

文/京都からのラブレター

我们坠入爱河,在玛雅预言世界末日的三十五天前。

那一晚,你离开我的住处,等回家的公车。秋天遗留下来的残叶被刺骨的冷风卷起一个个旋窝。穿着裙子长筒袜的你站在夏洛茨维尔的冬夜里瑟瑟发抖。车站微光下,你那副惹人怜惜的模样,我至今印象尤深。我带你去信件收发室里取暖。收发室里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寂静得让我发狂,似乎能听到你每一次轻柔的呼吸,每一次心跳。我从未这样体验过这种感觉,也不知为何竟会有些害怕。结果我们二人尴尬地坐在沙发的两头,假装怀揣心事,不时有只言片语的往来。

就这般,我们坐着,听着屋外大风呼嚎。

就这般,我们十指相交,看着回家的northline一辆又一辆驶过。

我不愿你走。

你亦不愿离开。

我们的相识,相知。正式从这个平凡的空间开始。

一个月后,弗吉尼亚迎来了第二场雪。我们吃完感恩节饺子大餐,凑热闹跟品清和晓轶打着black friday的名义刷夜血拼夏洛茨维尔最大的购物广场。

回来时已凌晨五点,我只好在你的住处留宿。

你卸下了所有对我的防备,我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一脸坏笑地百般要求你对我好。从那时起我便知道,我们之间,再无隔阂。

我穿着你挑给我的围巾和黑色鹅绒大衣,纠结着情人节该送你什么礼物的问题,不知不觉度过了整个温暖的冬天。

北京

Aug. 2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