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忧郁症——我是神经病(5)

解读抑郁症

有时候真的会莫名其妙的狂躁,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烦什么,但是就是心慌意乱。现在要我认识之前的忧郁症,我很清楚,那时我真不是不快乐,也并非持续的忧伤,我只是对生活失去了活力,对什么事情都觉得麻烦。然后情绪很不受控制,例如聚餐的时候该开心的,我低着头,神经紧绷,又例如一件该难过的事情,我忍不住想笑。当然,我还是有忧伤的情绪,但忧伤总归还是有发泄口的,例如眼泪。

伴随着看似心理上的问题,身体上的症状也并不轻,但关于这种身体上的症状,即使经历过忧郁症的我也不能确定那是自我幻想还是真真实实的存在,例如胸闷,头晕,甚至呕吐。

我始终觉得,忧郁症这种东西并非是随便想点难过的事情就可以发作的,也并非太多的难过堆积起来形成。如果我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忧伤,我们显然就不会那么忧伤。例如,亲人离世,你大可恸哭一场。又例如,最爱的女人离开,那也大可一醉方休,狠狠的颓废一把。

然而往往击溃我们的并不是什么真正该难过的事,即使经历过汶川大地震失去双亲的孩子,也还依旧坚强的活着。坐在空调下面,无所事事的白领却忧郁起来了。田间劳作的七旬老人都还没忧伤,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学生可能就跳楼自杀了。

你或许会觉得,那些得忧郁症的人只是没受过什么苦,然后一丁点打击就受不了,这种误解是我觉得最可恨的。明明正在承受忧郁症的折磨,还要被别人冠上“无病呻吟”的罪名。

单单以我个人的例子而言,我觉得忧郁症大致是以下三种因素造成的:一,身体因素,很多人都觉得是忧郁症导致的头晕,乏力,失眠。但患忧郁症的大多数人,在患病之前就已经出现身体机能上的失调。就我而言,头晕症状从小学起就一直存在,而在自杀之前,就已经连续失眠好几个星期。或许有人觉得忧郁症的人是”厌世”了,其实不然,如果失眠的症状放在你身上,你一样会觉得死了比活着轻松。

二,走进了死胡同。我曾经思考过的问题之一是——人类是怎么来的?我极其反对“进化论”,因为即使人类是有“细胞”进化而成,细胞又是怎么来的呢?我又极其反对“有神论”,如果真有神的存在,我们又要麻烦的去追究——神是怎么来的;我曾经思考的问题之二,为什么要考历史,政治为何有这么多名词解释?至今这个问题还困扰着我,我个人觉得历史是该学习的一门学科,我们可以从古人那里借鉴很多东西,但关于试卷里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与地点,有何用意?另外说到这里,那些挖出来的破碗摆在博物馆里就好了,在市面上卖个几十万,那是一群傻逼吗?而且还是傻逼效应。我曾说过真有一个破碗在我面前,我会毫不犹豫的砸了,即使它能卖几十万。而政治书上关于“什么是货币”的解释,我至今觉得作者脑残,也至今觉得大家都能理解的词语,完全没必要一一解释。所以我想说的并不是我去思考这些问题,而是说忧郁症的人对很多已知的东西会过分执着——例如人终究会死的。

三,缺少的不是爱,是理解。有科学研究说,得忧郁症的人大多高智商。这点很适当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事实上,大多得忧郁症的人,确实有很多高见。而确实有些问题并不是低层面的人会去思考的。大部分人都只认知表面,就我身边观察来说,他们更在意柴米油盐,更在意谁谁谁的八卦,更在意结婚,而很少去追究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活在生活中的人,跟活在精神世界里的人自然不一样。 对事物只看表面的,和对事情追根究底的也自然不一样。我显然是后者。

患忧郁症的那年我十七岁,但我敢肯定忧郁症是身体里面以生俱来的东西。它将会伴随我的一生。有人说,让人痛苦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自己。例如,有洁癖的人痛苦不是因为隔壁邻居把垃圾洒在了过道上,而是因为他太在意。又例如,失败本身并不能让人沮丧,沮丧的是你对失败这件事的在意,失恋也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痛苦的是那个最在意的人。

然而,有句废话,是忧郁症患者经常听到的:“别想太多,看淡点。”虽然都是真的出自关心。

其实我想说,竟然忧郁症患者知道自己患了忧郁症,你觉得他不知道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竟然知道跟别人与众不同,难道他不知道有些东西不该追究?你要认知的是:忧郁症本身就是对情绪的失控。而你又试图让他控制好自己。这不是很矛盾吗?

但就我而言,我并不觉得经历过忧郁症是多可耻的事情,相反我觉得自己比这个世界更接近真理。或者说,我比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更忠于真理。Ok,that’s 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