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深处,记忆为患

时光深处,记忆为患

我第一次认识茶茶的时候,茶茶是肖楠的女朋友。肖楠把茶茶带给我们看,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子,不爱说话,喜欢安静的听着肖楠侃侃而谈,目光中充满深情。

我第二次认识茶茶的时候,茶茶是阿毅的女朋友。阿毅把茶茶带给我们看,一个爱笑的女孩子,喜欢偶尔说话,抱一个奶茶杯,长长的散发,安静的美女子。目光中淡淡的深情,时不时的配合着阿毅说些段子。

我第三次认识茶茶的时候,茶茶是我前任的现任女朋友。前任把茶茶带给我们看的时候,我们正在拼酒,拼到谁都不让谁的地步。只见一个双臂纹满纹身的女孩走到我们面前,端起我和三子面前的酒杯,一饮而下,然后笑着说,好久不见。

我脸色阴冷的看了看前任,他一把揽过茶茶,对着众人说:茶茶,我现任女朋友。

所有人看了看我,我深呼吸了口气,端起一杯酒,笑着说,恭喜。

酒过三巡,所有人都微微醉意。茶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我身边,对我说:我听说你离开端木是因为你不愿意把他的名字纹在胸上?

我斜着眼看她,她笑了笑,稍微拉低了下吊带,我便看到端木昊三个字,飘逸的刻在她的胸脯上。我也笑了笑,说:然后呢?你想表示什么?炫耀?嘲笑?

她拿起我手中的酒一饮而下,说:我没有什么表示,既不是炫耀,也不是嘲笑,而是纳闷,为何我爱了三个男人,三个男人都跟你有关。

我没再理她,而是起身就走。谁也没拦我,毕竟有端木昊和他新女友在此,大家觉得我走也是应该的。毕竟再不爱,分手之后再是朋友,但是看到前任和前任的现任亲亲热热,谁也受不了。

出了酒吧门口,眼泪就止不住。

肖楠,是我从小喜欢到大的男生,只因为我们青梅竹马,只因为他是我邻居的儿子。

阿毅,我的好哥们,虽然我们清清白白,可在所有人眼中,我们从未清白过。

端木昊,我大二时追过我的前男友。

我不明白为何他们三个人都跟茶茶扯上关系。肖楠因为茶茶的分手,失意的离开这个城市,去了上海。至今也就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阿毅,自从他跟茶茶交往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淡了,听说后来因为茶茶他跟别人大大出手。至今如何,我也是听别人谈起,说不上来,为何当初那么铁的哥们,如今会落的从别人那里听取他的消息。

而端木昊,狂爱纹身。而我妈也最讨厌纹身男,有次去学校看我,见我跟一纹身男卿卿我我,当场就脸色铁青的把我揪走了。而端木昊因为我妈给他的难堪,而提出我们在一起的条件,那就是我必须在身上纹上他的名字,以示对我妈的旧思想的抗议。

我怕疼,也许是我爱他不够,我终究选择了我妈,没有答应他。

于是我们和平分手。情人做不了,做朋友也不错。所有人对我们能成为朋友,感觉不可思议。

只是,从未想到,茶茶会一脚踏进来。

从此我很少再去参加聚会,很少再跟之前的朋友联系,仿佛一下子回归到中学时代。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如今不过是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周末就宅在家里,看看漫画,看看日剧,看看韩剧,看看美剧。偶尔跟合租的室友一起去逛逛超市,除此再无其他社交。

直到跟我合租的女孩,决定要结束北漂,打包 回老家。

房东打电话说,近期会有一个新室友过来,要我们和平相处。

我略感失望,想着,怎么不是一个男人呢?

周末还在梦中,被不停按的门铃吵醒。我烦躁的打开门,一下子愣住。站在我面前大包小包的不是别人,正是茶茶。她似乎也明显愣住,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开门的会是我。

我挠了挠头,说:你是新租客?

她点点头。

我打开门让她进来,面无表情的说:呐,那边的那间卧室,就是你的房间,厨房客厅公用,每周轮流打扫卫生,并负责倒卫生间和厨房的垃圾,当然如果你不做饭的话,厨房就不用操心。最重要的一条……

她跟在我身后,没注意到我停下来,直愣愣的撞在我身上。

我无比烦躁。

她忽然笑了:最重要的一条,是不是不准带男人回来?

我依旧面无表情说:知道就好。说完我就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正准备关门的时候,她探头进来,扫视了一圈房间,看到地上散着漫画书和杂志,说:你也喜欢漫画?

我不耐烦:我要睡觉,别来打扰我。

她耸耸肩表示打扰,我关了门,打开音乐,窝在被子里,继续睡觉,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被一阵饭香给叫醒了。打开门,看到茶茶穿着碎花围裙,随意的挽着长发,哼着小曲,在厨房里忙活,而饭桌上已经摆满了两盘菜,一盘鱼香肉丝,一盘烧茄子,而正在做的大概是冬瓜汤。

见我起床,就笑着对我说,你起来了,一起吃饭如何?

我说不用了。

洗漱完毕,她的汤也做好了,米饭发出诱人的香气,鱼香肉丝的甜腻味道,而冬瓜汤看起来也很美味。虽然我对茄子没什么爱好,但是卖相很不错。我咽了咽口水,回屋,收拾收拾准备出门吃饭。

她过来敲门,说:你真的不吃?

人在饭前就是个贱货,我果然受不了引诱,吃完饭,我才知道,为什么跟我有关系的那三个男人能死心塌地的喜欢她,人长的迷人,身材也正,前凸后翘,手感应该不错。总比我这个平板好的多。况且烧的一手好饭菜。据说,还能谈钢琴,油画系毕业,目前正在一家公司做设计,还时不时的跟别人合作,画个插画什么的赚个外块。

光棍节那天,她约我去喝酒。

虽然我们平日生活也有交集,但是并不是很深。毕竟渊源在前,人情在后。

在酒吧里,我们也没太多交流,彼此喝酒,偶尔点评一下吧里的男人。当然也有不少男人上前来搭讪,一一被她拒绝了。我们喝了很久,她似乎有些醉了。

然后笑着看着我,看的我毛毛的。

我说:你没事吧,我脸上有什么?

她说:没什么。就是觉得纳闷,天下之大,为何我们就总是遇到。

我也乐了:是啊,这么大的北京城,你说怎么就偏偏和你遇上。你喜欢过跟我关系最好的三个男人,那三个男人也因为你,跟我也淡了。好不容易避开了,你又成了我的室友,咱们还得低头不见抬头见,估摸着我上辈子欠了你。我觉得我还是早点交个男朋友,好甩掉你。

她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笑,笑完了再喝,喝完了再笑。

最后她才说:我每次遇见你的时候,你都在喝酒,你似乎特别喜欢喝酒?

我看着眼前的酒杯,说:也不是,只不过你每次来的时候,我恰好在喝酒。

她笑了:听说有一句话叫,世间每次相遇,都是酒别重逢。想想,还真说对了。

我没再说什么,因为她醉了。拖着她回家,她吐了我一身。很少进她的房间,她房间里,贴满了各种照片,全是一个人的背影,微侧影,看上去有些熟悉。也没有理会,因为我也开始头疼起来。

过完年之后没多久,她就搬走了。我也没问她离开的原因,她也没说要搬到哪里去。

又是一年光棍节过去,突然收到她从大理寄来的照片,照片上她穿着一身森女系的衣服,很文艺的站在洱海边。阳光下,一脸美丽。

照片后面似乎有字,翻过来,愣住了。

”喜欢你,却从未告诉过你。“

突然想起,她房间内贴满墙的照片里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