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的朋友圈,都在做减法

聪明人的朋友圈,都在做减法

00:00/00:00

文/源靖

我最近总是收到这样的短信:“清人,打开微信,设置,通用,功能,群发助手,全选,您也可以试一下群发,看好友还在不在,不在的话就可以证明他把你删了,你也删了吧!”。

像这样的短信夸张的时候一天可以收到10余条,我想原因是我的微信好友比较多,有4000多人,人多了自然就杂乱起来。于是我也开始思考:我是不是也该发一条这样的短信,来净化一下我的微信,以及我当初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加了这么多不重要的人?

1、“人脉”这种东西,是很弹性的

我想起了我一个大学同学。我们还在教室里读书写作业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翩跹于各种社交场合,号称我们年级里最有影响力的男人,活跃于各种社团活动。他说,他相信朋友遍天下,走到哪里都不怕。

也就是上个月,他在我们班的微信群说他要来我们大学的城市,谁愿意收留他2个晚上的时候。群里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应答。

我不知道他心里作何感想,但作为和他关系相对紧密的我,还是感受到一丝凉意。

我不好意思在群里面出头和他说话,于是私信给他。还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呀,听说你要来了,我请你吃饭呀!

在饭局上,我们聊到了他这几年的情况。我说,你认识的人多,应该有很多资源,创业是不是比较轻松?他摇摇头,喝了一口啤酒。只说了两个字:不谈。

“人脉”这种东西是很弹性的。今天我和你称兄道弟。但是3年后我们未必能够聊上几句。反过来,我和你并无渊源。但只要给我们一个契机,我们在几分钟内就可以“熟络”起来——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其实在以前,一个人真正能够铁的无非就那么几个朋友。而如今不同,年轻的一代天不怕地不怕,而且我们喜欢“交朋友”。因为在这个时代,没有足够数量的“朋友”就好像你混得不咋地一样。加上微信、陌陌等等一大批社交软件的流行。我们“交朋友”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被大大降低了。

就好像我一样,微信里面有几千个人,他们都可以被称为我的“朋友”。然而实际上,我真正能够通过ID联想到本人的数量不足200个。另外的4000个人,我压根不知道谁是谁、谁是做什么的、谁又能够帮到我。但尴尬的是,我又得花出一部分精力去维护这些脆弱的“朋友”关系。

2、看似“全线飘红”,实则“虚假繁荣”

随着时间的冲刷,我微信里的这些人会渐渐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有的会不记得当初为什么加了我,有的会删了我,有的会忘了我是谁。这很正常。因为“人脉”是相互的——你到朋友的距离,等于朋友到你的距离。

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没办法号召这些人为我做一些事情了。(5article.com)看似全线飘红,实则虚假繁荣。让我最自责的一点是,我花了一部分精力在这些“外部朋友”的同时,减少了“内部朋友”的维护。就在去年过年的高中同学聚会上,我已经和我高中时候玩的最好的哥们无话可聊了。

做减法这件事情已经势在必行。把无关紧要的人从我的生命中全部剔除并专心地去维护真正可能对我们产生价值的人脉这件事情已经显得越来越重要。

但是光谈情怀没有用。真正决定你有效人脉的依然是你自身的实力水平。比如我以前看过一个节目叫做《老友记》。有一期的嘉宾是周星驰和马云。一个是商界大佬,一个是影视明星。严格的说,他们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圈子的代表。但是他们依然可以坐在同一个饭桌上谈笑风生。

试想一下,你愿意请马云吃一千顿大餐,别人还未必愿意出席。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们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站在同一高度上交流。即使在不同的领域,假如你们的实力相当,也很容易就可以拉近关系。

3、你认识多少人没有意义,切勿把“认识”当“认可”

你认识多少人没有意义,能号召多少人才有意义。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你现在的月薪在1W块左右。那么你就应该多花一些精力放在月薪在2W-5W块左右的人身上。如果你非要想直接和月薪100W的人称兄道弟,可想而知有多难。因为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又或者,你是一个大学生,那么你就应该多花一些精力在刚刚工作的前辈身上。他们在事业的刚起步阶段,他们能够给你许多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但是假如你一定要越过这一个层级,直接向大公司的老总讨教一些求职方法。往往得不到具有实质性的建议,多半是一些人生大道理。

当然,我们听过一些激动人心的职场“玛丽苏故事”。但请清醒一点,那毕竟是凤毛麟角。对于我们广大普通人来说,盲目的“拓展人脉”主要体现在这两个方面。第一:重视广度而非深度。第二:高估自己的自身实力,越级发展。

最后,希望大家可以正视自己的朋友圈,擦亮眼睛看看周围的朋友。切勿把认识当做认可。一分耕耘,一份收获。想要收获得好,必须耕耘的好。不断地提升自己,并且发光发热,总有一天,会有几个和你志同道合的朋友带来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

除了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

除了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

 

文/@蓑依。

现在打开朋友圈,每天都有人在遗憾地说“今天又睡到十点,早起跑步的计划泡汤了”,“昨晚一直在刷微博,给自己安排的读书两小时的计划没有执行”,“今天周末,出门踏青去了,本想晚上回来写完明天要交的稿子,但现在浑身无力,明早再写吧”。我相信每个人在做计划的时候,都是有着美好的、激动人心的夙愿的,可无论这个夙愿多么现实和有成效,比如跑步可以减掉身上的赘肉,都无法改变他们的懒惰、拖延的状态。长久观察之后,我发现,这种人一个月里至少得有四五次这样“遗憾”的表达,我甚至能想象他每次向别人诉说时的愁眉苦脸,可不管当时是如何地谴责自己,到头来,还是改不掉身上的坏习惯,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不到。

我大致就把这类人归为不努力的人群。无法想象一个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每天都活在一种自我谴责中。而纵观周围的对生活满意度高的人士,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允许自己一次次地拖沓、无聊和懒惰的,相反他们抓紧了分秒的时间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只给奋斗找时间,不给空虚留时间。

在我的微博上,有一个名叫“每天打鸡血”的分类,开微博三四年的时间,我每天不管多忙多累都会刷一次这个分类上所关注之人的更新。到目前为止,我微博上关注了近千人,但这个分类里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五个人,在这五人之中,又只有一个人是我几年里从来没有间断关注的,她就是专栏作家、北京交通广播电台的主播麻宁。相比较那些明星大佬,她没有那么风光,但也因为如此,她让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普通白领应该有怎样美好的生活状态,她的日常生活距离我们如此之近,以致每个人都可以学习。

她出生在河南郑州,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的播音主持专业本科,因每年成绩都是第一,顺利地被报送到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毕业后,做了交通台的主播。很多人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在她这里,算是有了很好的注解,学习上如此优秀的她,更是生活的好手。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今年她写的一条微博,她这样写道“为了充分利用时间坐着23:55的红眼航班回来,一夜没睡。今明两天上直播,同时还要在31号之前完成这么多事……但是居然只用了一天就基本都做完了!剩下的两件事也都会在一天之内完成,我真是太感谢自己的没有拖延症了!”她所谓的“只用一天的时间都昨晚的事情”包括:完成《时尚新娘》的专栏、《年轻人》的专栏、物业费、车险、送干洗、给爸爸电话、拷照片、提供父亲节采访资料;“剩下的两件事”是办签证和《女友》专栏。大家可不要忘了,她是坐夜班飞机回国的,第二天没有倒时差、没有躺下休息,竟然还顺利地完成了这么多事情。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深知写作是一项脑力劳动非常大的工作,她竟然还顶着疲惫写完了两篇专栏,于是,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她可以以20多岁的年纪,在北京买了房,有了车。

这当然不是偶然,即便她的微博不展示她今天做了什么,你也会从她的只言片语中看到她勤奋而快乐的生活状态。最近的一条微博,她写道“7点到8点写专栏,9点到17点上节目,19:30到21:10东宫看《最后的晚餐》,21:20到22:30三联采访”。不管工作如何劳累,如果有好话剧,她一定抽出时间来看。

所有看过麻宁照片的人都会觉得她好美,那种美不是五官有多么妥帖,身材有多么棒,而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懈怠、一丝无趣,整日都是神采飞扬的,她有一双感染人的眼睛,让每个人都愿意和她一起,成为更好的自己。没错,精进的人都挺快乐的。

如果说,你们觉得麻宁名校毕业的光环,会让她觉得有种最初的优势所在,还不足以激励你那颗已经懒到扔块石子都不会起涟漪的心湖,那么,我就用块石头砸向你,让你有些稍微的摆动。

我有一位“忘年交”前辈,他叫周智琛,媒体圈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名字——国内最年轻的社长。1980年出生于福建泉州,2003年七月毕业于华侨大学中文系,毕业之后,通过各种招聘和考试,进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006年3月,不到26岁的他,离开南方报业,而出任东莞日报社执行总编辑;28岁创办《东莞时报》;2011年8月,到云南《都市时报》出任社长、总编辑,时年31岁。

对很多人而言,22岁到28岁这六年,是人生中最黄金的几年,这几年中你的努力程度,会直接决定你的中年和老年将会以一种怎样的状态度过,我想周智琛是深谙这个常识的。2011年,我有机会参加他举办的首届“都市时报”青年记者训练营,从全国40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中,选出20名学生去参加,提供食宿,还有稿费可拿。虽然我早前就听到过关于他的故事,但是当我真正和他接触起来,才知道他之所以成为他的理由。

白天时,他的办公室很少开着门,他要去参加这个会议、那个活动,他算过一天辗转三四个场合是常事儿。你如果想要找他,最好是在晚上十点半之后,八九点是他最忙的时候,他要签版。十点半之后,如果有同事来访,他便泡壶清茶,和他们聊天谈心;如果没事儿,他便关起们来读书,他的办公室里有很多好书,大部分他都读过;他晚上很少回家,基本都是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他经常在飞机登记时间结束的前几分钟才能达到机场;有时,在办公室吃顿有红烧肉的外卖,都要在朋友圈里炫耀一下。他完全没有一个报社社长的架子,他的吃穿住行都是围绕着工作进行,怎样方便工作,就怎样做,好多次早上我去办公室时,在楼道里遇到他,他都是头发直立,脸都没洗。

很多同事建议他说“能不参加的活动尽量不需要去了,每天这么累,不值得。”他这样解释到“人哪,总是会恶性循环和良性循环。你把这件事做好了,就可能件件(事情)都会做好。如果一件事做不好,那么(件件)事情都做不好。如同读书,比如你今年获得了‘三好学生’,可能明年国家奖学金就光临你。做工作、做人也是一样。”

他最近做的一件事情是深圳大学邀请他去做答辩委员,按照常规来说,就是在学生讲述完自己的论文思路和写作过程之后,给出一些评价或者指点就可以了。但他做的是在《深圳晚报》用8个版,展示了这些学生的毕业作品,他说他要给这些优秀的学生最高的礼赞,为青春加油。他努力把每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都做好,当其他的报社同仁都在为某一个选题而兴奋不已时,他从日常生活的各个小的环节入手,发现他们的闪光点,一个个小的选题的光彩,让他这个总编辑也越走越远。

他说“我这个人有个小习惯,闲下来的时候会找出以前的照片,看他的眼神,看他的脸相,你会发现有一阵子你的状态非常好,眼神会比较清澈、平和,有一阵子又会比较涣散,眼神就比较乖戾。从眼睛里面是可以看出东西的,相由心生。这也是我一个绝不会放弃努力的原因,我希望我整个人都能由内而外有种号召力,感染我的同事。”

我相信他每一天的“挑战自己工作极限”的努力,便是他成为周智琛,而不是三四十岁还在做“媒体民工”的普通记者的原因。

人有很多本性难改的东西,比如只有当失败、不如意时,才会放眼观光周围的人事,而当生活如常、平静如水时,总是混混沌沌,每日上班、下班而不再去反思当下的自己能否做的更好。

有数据现实,玩微博的人中,有一半以上是月工资3000元以下的普通白领和身无分文的学生。倒不是说微博不好,而是倘若一个人花费很多时间刷新微博、沉浸于微博的各种段子时,也就意味着很可能这部分时间没有得到高效率的利用。

我有一个理论——“低端的人”都偏爱输入(输入:每天花很多的时间去吸收各种信息),而“高端的人”更偏爱输出(输出:把自己的思想和所收获的传递出去),因为输出比输入要累很多,它多了一个反刍、咀嚼和表达的过程。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懒散惯了的朋友,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每天在“知乎”上回答三个问题,周遭的朋友都恨不得给他点32个赞。不管目标大小,只要我们不荒废时间在长时间的睡觉、整夜的打游戏和数个小时的聊天中,我们都能感受到善用时间和努力的力量。

所以,每当无所事事的时候,你可以在心里默念一遍“除了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我相信,你立马就可以找到要做的事情。对我来说,还挺管用的,希望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