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当的放弃,是人生优雅的转身

适当的放弃,是人生优雅的转身

自嘲才是高端的幽默,揭别人短即使风趣也失了风度。

有时候,遗忘,是最好的解脱;有时候,沉默,却是最好的诉说。

别逢人诉说了,没用的,旁人终归是旁人,没几个人真把你的伤当自己的痛处。如真的有那么个值得倾诉不幸的人,你面对着他,未及开口,已无声哽咽。能够让你不用哭着说出伤痛的人,都是不需要说的人。这一生,陪着我们一同欢喜的该是身边全部人,陪着哭的仅一个人就好。

对生命最佳的回应,是生活得很快乐。

人生是一场一个人的旅程,无人可替代。总有人离开,总有人到来。

单身不是你邋遢活着的借口。当你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更要好好吃饭、睡觉、娱乐… …你得先照顾好自己,才有力气熬到对的人出现,并且,用身上的光芒吸引他从此留下。

每个新的一天,都是改变你人生的又一次机会。

这个世界上,有教养的人,在没有相同教养的社会里,反而得不着尊重。一个横蛮的人,反而可以建立威信,这真是黑白颠倒的怪现象。

成熟,就是用微笑来面对一切小事。

有人绑架了我们的青春,有人陪我们走过一段却有最终离开,人生就是这样子,有人来过有人走开,而必定会有一段路,只能我们自己走。

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时候,我们一瞬间失去的东西就是永恒。

生命中有三件事情会一去不返:时间,机会,还有说出的话。

不是幸福太短,是我们对疼痛太过敏感。

我没有很刻意的去想念你,因为我知道,遇到了就应该感恩,路过了就需要释怀。我只是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间,想起你。比如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

适当的放弃,是人生优雅的转身。

幸福人生需要三种姿态:对过去,要淡;对现在,要惜;对未来,要信。

生活中要用大海的胸怀面对,用科学的方法支配,用皇帝的御膳养胃,用清新的空气洗肺,用灿烂的阳光晒被,像懒猫一样安睡。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过去的不再回来,回来的不再完美。

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每次小小的期待都是幸福的。

人的一生,都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挽不回的遗憾,触不到梦想,忘不了的爱。

知人不必言尽,言尽则无友。责人不必苛尽,苛尽则众远。敬人不必卑尽,卑尽则少骨。

我的人生里没有那么多时间与精力去揣测别人对我的看法与评价;该做的事太多了。

远离,不是放弃你,只是无法再接受你以我不愿意、不合适的方式来对待我。不愿意待在一个一点都不美丽,一点都不符合我本性的关系里。

不把心静下来,沉下来,任何牛X的事都与你无缘。

深爱是胸口有雷霆万钧,唇齿之间只有云淡风轻。

 

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

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

文/韩梅梅

永远不要找别人要安全感,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别人给的安全感其实都是幻觉。但你要相信,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

在失去斗志的日子里,我会坐车回到曾经住过的地下室。

那个曾经的新小区,现在已经略微显得有些旧了,但仍旧绿树成荫,亭台楼阁。住在地面上一栋栋高楼里的人们,仍然把各种汽车停在楼下,小广场里,保姆们推着小孩聚在一起聊天,家庭主妇抱着小狗出来散步,她们面色轻松,自在悠闲。

推开一栋高楼脚下的那扇不起眼的小门,一股熟悉的潮气扑面而来。地上,地下,完全是两个世界。

如果能够描绘出一张透视图的话,偌大的北京城,会一下变成上下两截。上面鳞次栉比、灯火辉煌,在它的反面,有一个巨大的,宛如蚂蚁巢穴一般阴暗的地下世界,那里,曲里拐弯地住着成千上万的人。他们穿着朴素,大多数都做不到每天洗头。每天,他们在这个城市上上下下地移动,面对着一种巨大的落差。

搬离这里已经好几年了。那个曾经阴暗潮湿的地方,现在更加阴暗潮湿。沿着灯光昏暗、曲曲折折的楼梯走下去,空气越来越糟糕,两侧的墙壁已经被霉菌爬满,脏出一朵又一朵的大花。

在曾经住过的地下二层,我在阴冷的过道里站着,头顶上,挂着各种洗过的衣服。一个年轻女孩,穿着睡衣和拖鞋,端着一个饭盅,从我身边走过。我知道,那个饭盅里,装的是刚用厕所门口的开水箱泡好的方便面。路过的空气,印证了这一点。

10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地下室,让我安顿下来。

8个人一间,地下二层。不开灯,就伸手不见五指。传呼机,要放到地下一层的值班室才会有信号。刚来的时候,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那时的自己,非常容易满足,也没有特别远大的理想。唯一的目标就是:在北京生活下去!

地下室里,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有的来考研,有的念托福,有的找工作。那时候,大家都很年轻,每个人心中,都有某种理想。

室友A,在民办学校读考研班,每天上完课,回到宿舍吃完盒饭,又抱着书去人民大学上自习。从自习室回来,又拉上帘子,坐在床上看书。天天如此,周而复始。

室友B,在中关村做销售,每天风吹日晒地奔波,为了抢业绩,经常一整天不喝水,不吃一顿饭。

室友C,疯狂地背西班牙语单词,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失败,她发誓一定要到西班牙去念书。因为,她的男友在西班牙。

室友D,在沙河一家民办学校上班,每天上下班要花4个小时在路上(那时候北京的交通,还没有现在这么拥堵,可想路程的遥远)。

室友E,在三里屯一家酒吧工作,晚出早归,很少回来。

室友F,在一家设计学校学习设计,也很少回来。

室友G,来北京陪男朋友读研,经常换工作。找到一份,干不了几天,辞了。

我,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

我们,都没有什么好的家庭背景,也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我不知道大家从遥远的家乡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想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大多数人,只能靠自己。

虽然苦苦挣扎,但是从没怀疑过未来。

每当我看见室友A和室友C坐在床上,在小台灯下奋力地背单词、投入地看书时,我都能感觉到那种每一分钟都舍不得乱花的疯狂,那种疯狂的感觉真好!当我从半夜醒来,看到她们的台灯仍然亮着,听着她们轻轻从嘴里发出的念书声,我总是很羞愧,这种羞愧激励了我,我开始想写一些什么。

后来,我开始尝试写作。除了上班,我就去图书馆写,去网吧写,或者在地下室管理员的小桌上写。

生活的压力,前途的渺茫,每天折磨着我们的心脏。时不时,就能看见有人坐在床上默默流泪。生活是那样苦,眼泪是那样咸。我们时时刻刻都感觉到艰辛。与这种艰辛一样让人感受深刻的,还有一种对比和羡慕。

有一天,我骑车回来,看见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开着一辆红色的汽车从身边经过,她停下车,慢慢地走出来,提着一袋水果。不知为什么,当时那个情景,我至今都记得,可能是因为那辆车的颜色,太红,太好看了!而她的脖子,是那样的长,那样直。

我真羡慕她啊!羡慕她精致的生活和从容的步伐。而自己,却那样灰头土脸。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羡慕,它就是一种习惯。

有时,当我躺下去,我会想,从这里数上去,10层的人们在干什么呢?也许,楼上的人在看着电视,喝着牛奶,而我们一关上灯,就陷入无边的黑暗。

我躺在那里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搬到上面去住?

会的。

一定会的!

就是这样,有一种盲目的“相信”。我其实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努力的结果会是什么。我只是一味地相信未来。而事实证明,相信未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因为相信了,所以未来真的来了。因为有了这个“相信”,我才有力量在后来挺过无数现实的凶狠和惨痛。

最早搬出宿舍的,是室友D。她跳槽了,从那个民办学校,跳到了一个国际学校。她高兴地告诉我们:虽然那个学校也在郊区,但是,可以提供宿舍。她说,去面试的时候,校长是个外国人,对她十分好,虽然只是去做一个生活老师,但她有一种受尊重受重视的感觉。而且工资也比过去高了。

然后是室友E,在酒吧街工作,交了一个又一个的外国男朋友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心待她的德国人,她办了签证,要和他一起去德国。

室友F搬出去的时候,邀请我们今后多去找她玩。原来,她应聘到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就和人合租了一个小单间。就在地下室的楼上。我后来真的去看过她一次,800元一月的小小单间,她请我吃了一块香甜的老婆饼。

室友A,终于考上了研究生。一年的苦读,终于有了回报。她走的时候,把书全部卖了,非常轻松。

室友们的一个个离开,告诉我,她们的生活,正朝着越来越好的轨迹转动着。送走她们的时候,我都很高兴,因为大家来到这个城市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走,就是一种改变!

最后,我们都走了。离开了地下室。在各自的道路上继续走着,继续流浪着,继续寻找着,继续笑着,继续哭着,继续辛苦着。

大多数人,就再也没有联系。

但我相信,不管未来大家生活得如何,没有人忘得了那个永远亮着一盏灯的地方。

一个人,通过努力,可以找到幸福。

一个人,也可以不断修正,找到幸福。

不管通过什么途径,只要心中有信念,坚持,坚持生活下去,愿望总会实现的。

人,最怕的就是失去信念,随波逐流。要相信,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