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迷茫,请不要虚度

你可以迷茫,请不要虚度

文/文真    图/topit.me

我是个懒人。

不止懒,我还是个很无聊的人。

每天下班回家就打开电脑群聊天(我基本很少私聊,因为不善言谈,大多数姑娘聊两句就没话了),或者抱着手机玩游戏,要么就是吃晚饭躺椅子上看电影,一会累了就从椅子上挪到床上,然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半夜起来关灯继续睡……

一般像我这样的人,大多很失败,就如我现在的状态。

功利的社会里赚不到大把的钱;文艺的世界里又缺乏天分;就连最普通的日常生活里,我的都是在孤独中自怨自艾。有兴趣爱好却从不坚持,无技术水平还妄自尊大。完全就是传说中眼高手低,分不高还低能。空有一番天子的心,却没有天子的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的MAN。

别问我为什么不出去找人玩。我有朋友但是都很远,作为一个孤独的穷人来说,社交成本不止是钱的问题。

朋友说:你这样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其实,很久前我我自己也发现这些毛病了。身体素质开始下降,肚子鼓出,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眼睛越来越近视,整个人变得神经质,又如同精神分裂一般,钱包空空让我烦躁不已……

作为一个内心还充满着上进心和经常自我批评习惯的人来说,怀着对未来的恐惧,我其实还是很想改变的。不管是身体,或者习惯,亦或是生活状态。

所以,我决定走出去。

家附近有个台球厅,我决定先去这里。一来为了放下电脑手机,还可以锻炼眼睛,二来我也比较喜欢打台球,也会杵那么一两下,因为以前我还是个好动的人,以前经常在外面玩,只是来北京以后才变得如孤僻。而更重要的是,这玩意儿就算没有同伴,我一个人也可以玩啊,没人会说三道四,让人显得没那么孤独。

那天下班后我没回家,直接去台球厅。一进门真是乱哄哄,烟味儿刺鼻,打游戏的人高声嚷嚷……我找了个角落的案子,开始自己瞎打。当然,打得水平很烂,旁边的人看的直笑。

“嘿,哥们,可以一起玩会吗?没台子了”我抬起头,一个小伙子拎着球杆盒在我面前冲我笑。

“呃……那个,我水平太烂……”我很局促。一看他那专用杆盒,就知道水平很高,估计我都碰不着球。

“嗨,没事,瞎玩呗,我也打得很烂。”这哥们一口京腔,也没等我说行不行,直接打开杆盒,取杆码球,动作娴熟。“请开球!”看我愣着,他很幽默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不用说,我打的有多郁闷。本身水平差,再加上怕丢脸导致心理紧张,结果越打越烂,于是这哥们杆一放,开始教起我来“后手放平”“哎对,脚尖向前”“”不错,胳膊不要左右摆……两个多小时过去,我的局促没有了,球技也大有长进,我们成了朋友。

往后,我打球的次数越来越多,球友也越来越多,年龄从中学生,到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尤其是有个得了癌症的白发老头,每天笑呵呵准时1小时……然后经常一群人上我家聚会吃饭,出去唱歌喝酒……

我慢慢变得有些开朗起来。还跟一 个哥们一起办了健身卡,经常去健身房游泳跑步玩器械。

后来,我加入爬山的群组。

我开始在周末跟人一起去爬山。除了寒冬最冷的时间和酷暑最热的时间,基本坚持每周都去。我们走的不是景区的石板路,而是纯粹的野山,更刺激,也更艰辛。比如北京户外经典(危险)路线之一的司马台单边墙,比如鲫鱼背,比如海坨山,比如百花山,比如棺材山……总之走的路都是翻山越岭,艰难异常。最难的是,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七点多就要坐车集合出发,三四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开始爬山……

早起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折磨,尤其是第一次去,十月末,天已经很凉了,早起贪恋被窝里的热气不肯动,打开微信,群里人离得远的说已经在地铁里了……吓得我一跃而起,赶紧随便洗漱一下,背着包就冲出去了(还好包是提前一晚上准备好的),差点迟到。

我是从小从山里长大的。虽然身体闲的发虚,但是去过几天健身房之后,身体素质恢复的也还不错,所以爬山的过程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发虚,后来自己居然跑到前面跟领队一起走了。

再后来,爬山基本上成了我的一项不可或缺的体育运动了。喜欢成功登顶之后的兴奋,喜欢在山巅俯瞰群山遥望天际,喜欢整体在密林山脊穿梭,喜欢一群人在山顶聚餐开怀,喜欢未知的路上偶尔的惊喜……

那次去棺材山,我和另外一个好基友走的比较快,就按照队友们说的路线去找一个未开发的溶洞,经过一条低矮又长又潮湿又崎岖坎坷的通道之后,一片开阔的溶洞莫名的空旷,洞里寒气逼人,但是当手电光束里呈现一片金黄的时候莫名的又一丝暖意,鬼斧神工下的一片奇形怪状的石柱和洞顶上倒悬的石锥,以及四周突兀离奇的洞壁,处处都是层层螺旋的纹路和尖利的锥状,不知为什么,忽然感觉自己置身在一处佛殿里,四周是一片佛光……

我变得越来越阳光,越来越积极。我很后悔当初那么长的时间的虚度,宛如废人般虚度。

爬山的时候遇到一个很阳光开朗的姑娘,她说她很享受独处。独处的时候,她会学习,会瑜伽,会做美食,会读书,会运动……就算是一个人逛街,她也很享受,自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很少需要别人的建议或者参考;因为每次跟姐妹们逛街,从来都是帮她们去看的。

她很久前已经在准备考研了。这样的独处,才是真正的高质量的独处。而这优秀的姑娘,让我倾慕而又自卑。

叔本华说“要么孤独,要么庸俗。”可是像这样的姑娘,经常独处,但从不会孤独,也绝不庸俗吧。而反观我以前的生活,独身在京,确实很孤独也很寂寞,但那时不过是在迷茫的生活里堕落沉沦,那才是真正的庸俗吧。

所以朋友,如果你此刻很孤独,也无所适从,还在自己孤独的小屋中自闭,还在迷茫的时光里虚度,看着小H片抽干自己,在空虚中更加空虚,希望你在孤独的时候,能找到适合提升自己的方法,学习也好,健身也罢,户外运动也行;去写作,去报名参加培训学习某种技能,去准备考试。

就算这些都没有适合你的,你至少可以去兼职赚钱,钱总是有用的;或者你的兴趣爱好,去研究它,在你的兴趣方面成为一个专业的人,或许就能释放出你生命的灿烂。

总之就是走出去,去做事。只有做事,才有机会。

每个人的生命就那么长,时间不会因为你的迷茫而停留,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不如好好把握现在,为了机会来的时候能有实力抓住,为了明天不后悔。每个人只有一辈子,去过好这辈子。为爱人,为子女,为家人,为自己,你没有理由虚度。

你活过的每一天,就是你的生活,就是你的人生。


文真,简书作者,青海人,现居北京,文章首发于简书

你还没真的努力过,就轻易输给了懒惰

你还没真的努力过,就轻易输给了懒惰

文/渡渡

前不久一个孩子在微信上发了一大堆截图给我,仔细一看,都是介绍北大清华的牛人们的。这个得了奥赛冠军,那个门门年级第一。那孩子很颓丧得说:“我觉得我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他们啊,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好没有希望。”

忽然想到了知乎上的一个经典回答:“以大多数人努力的程度,根本还没到拼智商的地步。”

我的一个远房舅妈,一直是个亲戚中的著名人物。

由于时代的原因,她读到初中毕业就没有继续念书了。毕业后进入了工厂上班,经人介绍认识了舅舅,生下了表姐。一家人蜗居在一室户的小房子里,每天与邻居共享厕所厨房,每月挣着些死工资,日子平静无争。也不知道哪天起,或许是突然意识到了如果这样过下去,可能永远无法为女儿开始创造一个理想的生活环境,舅妈开始重新拾起了课本。

多年没有接触过书本,整日在流水线上的忙碌已经磨灭了在校时候的激情。再次拿到课本的时候,发现很是晦涩难懂。后来听表姐说起,发现在当时年幼的她的记忆里,舅妈的形象便是一个日夜苦读的身影,手边永远放着一本本的参考书和英语字典。看不懂的单词和要点就查,然后记在小本子上反复琢磨。就这样学习了好几年,舅妈考取了夜大,并在读夜大的期间发现了精算行业的稀缺,以自学了精算知识,考上了精算书,在那个精算师十分稀缺的年代,她的证书变得炙手可热,帮助舅妈找到了一份非常优厚的工作。

舅妈从工厂辞职后,鼓励舅舅也考上了夜大的文凭。如今他们早已经告别了一居室的生活,跨入了中产阶级。而一些当年的工友还生活在这些破旧的老宅里。老同事见面的时候,总有人说舅妈运气好,找到了好工作。但是所有的好运,背后都是无数的努力。

高考后暑假时候,大家在新生群里爆照,一个男生发来一张他高三拍毕业照时候的照片,又发来一张近照,简直浑若两人。高中时候一百八十斤,眼睛被挤得只剩一条缝,肥大的运动校服被撑得满满当当,顶着一头乱草似的头发。而近照上的他,虽然脸还是有点肉,但是身型已经十分匀称,不复浑身是肉,松松垮垮的模样。群里的妹子纷纷问他如何做到的,他说暑假吃得很少,然后每天拼命去健身房锻炼,才达到了这个效果。

大一时候认识的D哥还是一个浑圆的胖子,在大学的四年里看着D哥越变越圆。一动就赘肉在颤抖。D哥比我大一届,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并不顺利,许是形象的原因,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考公务员的时候又以几分之差失之交臂。D哥非常黯然得回到了家乡,准备起了去英国读研的事情。之后很久没有联系,再一次聊天的时候,D哥已经从那个浑圆的胖子,怒减几十斤,成了一个结实的肌肉男。

后来看到D哥写的日志,在大四毕业后是他非常难熬的一段时光。工作不顺利,体重又达到了人生的峰值。在万般无奈下才准备起了留学。按照D哥的话说,“认识的自己已经低过了底线”,出于想要改变的心态,D哥决定开始减肥。这个过程是非常辛苦的,一开始他在跑步机上跑了十几分钟就累得气喘嘘嘘,到可以坚持一个多小时。过了中午以后不管多饿都不会再吃一口,真正做了个“过午不食”。

某个朋友喊着要减肥已经许久。每天还是吃饱了饭躺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当你好心提醒他去运动的时候,他又会找出种种的借口,“今天太累了,明天吧”。过不了几天,站在称上惨叫的还是他。当然,如果新年愿望上写“我要瘦”也算是减肥的一种的话,那么他也不是没减肥过的。

经常听无数人嚷嚷着要减肥,但是成功者总是尔尔,失败者总会说减肥太难了。而问起那些减肥成功的人秘籍,无外乎少吃,多运动。懒惰的人才会编出“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不是不减肥而是敌人太强大”的段子,而真的去做的人,好身材就说明一切了。你叫了那么多句你要瘦,却从舍不得少吃任何一口。减肥药、一周二十斤减肥法,从来都不过是做美梦的人的安慰剂。

接下来再来聊聊爱情故事。

之前曾经在微博上发过一个有关异地恋的真实故事。父母朋友的女儿,和男友异国了七年。两人高中同学,毕业以后男生出国读书,女孩考上了国内某名校。七年里不是没有争吵和分离的,也不是没有诱惑和孤独。女孩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四处实习攒钱,为了假期的时候可以去澳洲看一下男友。而男生则在课余的时候去餐馆端盘子,去车行洗车,就是为了攒一张机票钱回来看女友。

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了七年,直到男生研究生毕业,回到了国内。两人在去年九月结婚了,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异国恋终成眷属,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里没有选择轻易放手,而是选择了坚持。

还有前不久,微博上晒出的一对异地恋情侣,曾想过那么多次的放弃,最后又凭借几十次的互相鼓励而坚持了下来。那一沓厚厚的火车票,大概是支持他们走向婚姻最大的动力。

我们总说现在的人太浮躁了,说现在的社会没有了真爱。这世上有那么多人一边抱怨着要开始相亲度日,一边又罗列种种条件。强调家世,苛求学历,要求身高长相年龄,拒绝异国恋异地恋,林林总总,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少麻烦。要求越精准,对方也越符合过下去这个要求。其实说到底,不是真爱少了,而是人懒了,再也没有了去为爱坚持的勇气,和付出一切去努力的决心罢了。

那些把你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所谓正能量,不过是主人公比平常人多坚持了一点,多努力了一些。

见过很多人,总喜欢给自己定一个巨大无比的目标。有一个远大的梦想是一件很不错的事,但是实现远大梦想,靠的是一个个短期目标的相连。可是他们在定目标的时候就暗藏了懦弱的退路,脑海里怀着“既然目标那么难,那么不做到也没人怪我的吧?”的想法,然后拖拖沓沓,喊着苦喊着累,又随随便便放弃了。你问起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找出无数冠冕堂皇的借口,却始终无力承认自己的懒惰。

也有人会整天里说,“我努力挣钱有什么用呢?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我为什么要努力读书呢?那些高智商的人随随便便就能把题目都解开啊”,怀着这些说辞的人往往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而又不愿意直面人生惨淡的最关键因素始终在自身。 见别人奔波受苦熬夜苦读,心满意足于自己的贪图享乐,见别人情商高朋友多,就觉得别人是这个婊那个婊,别人辛苦工作获得晋升,就觉得对方肯定送礼拍了马屁,浑然忘了自个儿每天迟到早退,工作起来推三阻四。也忘了面子是别人给的,里子却是自己挣的。

什么都没干,就什么都想放弃。张嘴一来就是安享平淡,其实都是懒惰者的说辞。这想要的平淡里有花不完的钱,住着舒服的好房子,漂亮的衣服美好的食物,还有爱的人。你以为轻而易举,可是你看,这哪一样不得要费尽心思拼了命去奋斗?

特别喜欢《老情书》里面老太太的那段话:老和尚说终归要见山是山,但你们经历见山不是山了吗?不趁着年轻拔腿就走,去刀山火海,不入世就自以为出世,以为自己是活佛涅槃来的?我的平平淡淡是苦出来的,你们的平平淡淡是懒惰,是害怕,是贪图安逸,是一条不敢见世面的土狗。

别在这辈子,活成了一个让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你还没真的努力过,就轻易输给了懒惰

你还没真的努力过,就轻易输给了懒惰

 

前不久一个孩子在微信上发了一大堆截图给我,仔细一看,都是介绍北大清华的牛人们的。这个得了奥赛冠军,那个门门年级第一。那孩子很颓丧得说:“我觉得我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他们啊,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好没有希望。”

忽然想到了知乎上的一个经典回答:“以大多数人努力的程度,根本还没到拼智商的地步。”

我的一个远房舅妈,一直是个亲戚中的著名人物。

由于时代的原因,她读到初中毕业就没有继续念书了。毕业后进入了工厂上班,经人介绍认识了舅舅,生下了表姐。一家人蜗居在一室户的小房子里,每天与邻居共享厕所厨房,每月挣着些死工资,日子平静无争。也不知道哪天起,或许是突然意识到了如果这样过下去,可能永远无法为女儿开始创造一个理想的生活环境,舅妈开始重新拾起了课本。

多年没有接触过书本,整日在流水线上的忙碌已经磨灭了在校时候的激情。再次拿到课本的时候,发现很是晦涩难懂。后来听表姐说起,发现在当时年幼的她的记忆里,舅妈的形象便是一个日夜苦读的身影,手边永远放着一本本的参考书和英语字典。看不懂的单词和要点就查,然后记在小本子上反复琢磨。就这样学习了好几年,舅妈考取了夜大,并在读夜大的期间发现了精算行业的稀缺,以自学了精算知识,考上了精算书,在那个精算师十分稀缺的年代,她的证书变得炙手可热,帮助舅妈找到了一份非常优厚的工作。

舅妈从工厂辞职后,鼓励舅舅也考上了夜大的文凭。如今他们早已经告别了一居室的生活,跨入了中产阶级。而一些当年的工友还生活在这些破旧的老宅里。老同事见面的时候,总有人说舅妈运气好,找到了好工作。但是所有的好运,背后都是无数的努力。

高考后暑假时候,大家在新生群里爆照,一个男生发来一张他高三拍毕业照时候的照片,又发来一张近照,简直浑若两人。高中时候一百八十斤,眼睛被挤得只剩一条缝,肥大的运动校服被撑得满满当当,顶着一头乱草似的头发。而近照上的他,虽然脸还是有点肉,但是身型已经十分匀称,不复浑身是肉,松松垮垮的模样。群里的妹子纷纷问他如何做到的,他说暑假吃得很少,然后每天拼命去健身房锻炼,才达到了这个效果。

大一时候认识的D哥还是一个浑圆的胖子,在大学的四年里看着D哥越变越圆。一动就赘肉在颤抖。D哥比我大一届,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并不顺利,许是形象的原因,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考公务员的时候又以几分之差失之交臂。D哥非常黯然得回到了家乡,准备起了去英国读研的事情。之后很久没有联系,再一次聊天的时候,D哥已经从那个浑圆的胖子,怒减几十斤,成了一个结实的肌肉男。

后来看到D哥写的日志,在大四毕业后是他非常难熬的一段时光。工作不顺利,体重又达到了人生的峰值。在万般无奈下才准备起了留学。按照D哥的话说,“认识的自己已经低过了底线”,出于想要改变的心态,D哥决定开始减肥。这个过程是非常辛苦的,一开始他在跑步机上跑了十几分钟就累得气喘嘘嘘,到可以坚持一个多小时。过了中午以后不管多饿都不会再吃一口,真正做了个“过午不食”。

某个朋友喊着要减肥已经许久。每天还是吃饱了饭躺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当你好心提醒他去运动的时候,他又会找出种种的借口,“今天太累了,明天吧”。过不了几天,站在称上惨叫的还是他。当然,如果新年愿望上写“我要瘦”也算是减肥的一种的话,那么他也不是没减肥过的。

经常听无数人嚷嚷着要减肥,但是成功者总是尔尔,失败者总会说减肥太难了。而问起那些减肥成功的人秘籍,无外乎少吃,多运动。懒惰的人才会编出“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不是不减肥而是敌人太强大”的段子,而真的去做的人,好身材就说明一切了。你叫了那么多句你要瘦,却从舍不得少吃任何一口。减肥药、一周二十斤减肥法,从来都不过是做美梦的人的安慰剂。

接下来再来聊聊爱情故事。

之前曾经在微博上发过一个有关异地恋的真实故事。父母朋友的女儿,和男友异国了七年。两人高中同学,毕业以后男生出国读书,女孩考上了国内某名校。七年里不是没有争吵和分离的,也不是没有诱惑和孤独。女孩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四处实习攒钱,为了假期的时候可以去澳洲看一下男友。而男生则在课余的时候去餐馆端盘子,去车行洗车,就是为了攒一张机票钱回来看女友。

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了七年,直到男生研究生毕业,回到了国内。两人在去年九月结婚了,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异国恋终成眷属,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里没有选择轻易放手,而是选择了坚持。

还有前不久,微博上晒出的一对异地恋情侣,曾想过那么多次的放弃,最后又凭借几十次的互相鼓励而坚持了下来。那一沓厚厚的火车票,大概是支持他们走向婚姻最大的动力。

我们总说现在的人太浮躁了,说现在的社会没有了真爱。这世上有那么多人一边抱怨着要开始相亲度日,一边又罗列种种条件。强调家世,苛求学历,要求身高长相年龄,拒绝异国恋异地恋,林林总总,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少麻烦。要求越精准,对方也越符合过下去这个要求。其实说到底,不是真爱少了,而是人懒了,再也没有了去为爱坚持的勇气,和付出一切去努力的决心罢了。

那些把你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所谓正能量,不过是主人公比平常人多坚持了一点,多努力了一些。

见过很多人,总喜欢给自己定一个巨大无比的目标。有一个远大的梦想是一件很不错的事,但是实现远大梦想,靠的是一个个短期目标的相连。可是他们在定目标的时候就暗藏了懦弱的退路,脑海里怀着“既然目标那么难,那么不做到也没人怪我的吧?”的想法,然后拖拖沓沓,喊着苦喊着累,又随随便便放弃了。你问起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找出无数冠冕堂皇的借口,却始终无力承认自己的懒惰。

也有人会整天里说,“我努力挣钱有什么用呢?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我为什么要努力读书呢?那些高智商的人随随便便就能把题目都解开啊”,怀着这些说辞的人往往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而又不愿意直面人生惨淡的最关键因素始终在自身。 见别人奔波受苦熬夜苦读,心满意足于自己的贪图享乐,见别人情商高朋友多,就觉得别人是这个婊那个婊,别人辛苦工作获得晋升,就觉得对方肯定送礼拍了马屁,浑然忘了自个儿每天迟到早退,工作起来推三阻四。也忘了面子是别人给的,里子却是自己挣的。

什么都没干,就什么都想放弃。张嘴一来就是安享平淡,其实都是懒惰者的说辞。这想要的平淡里有花不完的钱,住着舒服的好房子,漂亮的衣服美好的食物,还有爱的人。你以为轻而易举,可是你看,这哪一样不得要费尽心思拼了命去奋斗?

特别喜欢《老情书》里面老太太的那段话:老和尚说终归要见山是山,但你们经历见山不是山了吗?不趁着年轻拔腿就走,去刀山火海,不入世就自以为出世,以为自己是活佛涅槃来的?我的平平淡淡是苦出来的,你们的平平淡淡是懒惰,是害怕,是贪图安逸,是一条不敢见世面的土狗。

别在这辈子,活成了一个让自己都看不起的人。(文/渡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