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走进你的世界,也欢迎你回来我的生活

我愿意走进你的世界,也欢迎你回来我的生活
我有一个朋友前不久刚结束了所谓的“薛定谔的分手”状态,正式和女朋友分手。

所谓的“薛定谔的分手”是我根据他的故事总结出的一个牵强附会的概念。他们在一起一周之后,姑娘去了另一个地方。他不太会维系异地恋这种关系,几乎每天都会吵架。次数多了,心凉了,也就少了联系。从一天一通电话到三天联系一次再到一周,分手前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过了。要知道,这段恋爱只维持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我不敢再和她联系,因为我不知道她会说什么,不过我觉得是时候她和我提分手了,我总感觉她会提出,又不能确定。”

我将其定义为薛定谔的分手。怎么样,是不是很生动形象?

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在我那位朋友连续两个月的抱怨之后他终于提出了分手,用他的话说,先下手为强。当然,从异地恋伊始他就在和我吐槽,终日在“我要分手”和“我要谈一场永远不分手的恋爱”两种状态之间周旋,终于在我不胜其烦之后给出了答案。

“爽吗?今后可以随意约炮了。”虽然他一直在念叨着要分手,但我总认为以他优柔寡断的性格应该会再撑半年。惊愕之余不免要开个玩笑,再补一刀。

“舍不得。”

“那你干嘛分手?”

“不分手能行吗?我甚至不知道她在哪里,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每一次我的微信发出去之后都石沉大海,像一记闷棍打在我胸口,每次她接通电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被忽视的孤独和没话找话的尴尬太折磨人,我不想像个备胎一样恋爱。”

“补充一句,每一次找不到她的时候你都会胡思乱想,对吧。”

“何止胡思乱想,简直是脑洞大开,这才是最折磨人的。因为她太好了,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自卑,感觉自己配不上她。越是自卑我就越爱胡思乱想,继而更加自卑,这种死循环才是最痛苦的。”

“既然自卑,又为什么要在一起?”

“当时我们走在河边,四下无人,走过一个桥洞,她怕黑,不敢往前走。这时候飞来一只蝙蝠,我趁她惊慌失措的时候牵起她的手,带她走过那个桥洞,然后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一起了。就是因为太过突然,所以我总怕有一天她会反悔,这应该是病根所在罢!”

“所以你现在总爱胡思乱想,因为你觉得她可以轻易的让你牵起她的手,也会轻易去接受别人,于是惶惶不可终日,最终成为一块心病,一个负担?”

“如果她能更黏人一些,或许我不会胡思乱想。”

“对了,她有解释过为什么不理你吗?”

“忙。”

“除了分手,你有没有考虑过打破这种尴尬?”

“我提过很多次,周末要去找她,结果都是一个借口,忙。”

“也就是说,异地之后,你除了每周嚷着要去找她,没有付出过其他努力了对吗?”

“几乎没有,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总觉得如果能见到,一切肯定会不一样。”

“想法不错,客观且正确,但你真的没有别的事情可以为她去做吗?”

“她太独立了,我很想为她去做一些事情,但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总觉得她能够自己处理好。”

“所以你除了抱怨什么都没做对吧,你了解她吗?我看并不了解。你和她的交集多吗?我看并不多。既然你不了解她,和她的交集不多,又没有做什么可以切实帮助她的事情,你又怎么能奢望她来依赖你,说白了,她要你有什么用?我知道,你喜欢她,特别喜欢,但这种喜欢毕竟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她感受不到,所以你自然就没了存在感。我觉得,她没有早早提出分手,要么是心里还有你,要么是你太没存在感以至于懒得提出。这一次就当是个教训吧,下次注意。”

“我想把她追回来。”

“现在又能忍受了?”

“不,我想先去了解她的想法,如果还有可能,我愿意去花心思融入她的世界,也希望她还愿意继续打扰我的生活。我会让她知道,有了我之后,很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嗯,我觉得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应该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好,于是谈话没有继续下去。

唯有祝他好运。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文/培疯

在我还愿意安慰人的时候,好像还挺能安慰人的。

挺常见的是听到朋友破小财的事情:丢了钱包、手机,或者提前离场却被抽到了大奖!每当听到这种剧情,我总是淡淡地说:“啊,丢钱包的人怎么这么多,昨天我的两个朋友也跟我说钱包被偷了。”虽然实际上我听到的消息是朋友又涨了薪水。或者说“我这两天回老家跟人打牌,已经输掉几千了”,其实正为赢了几百块窃喜。当然我讲得更多的还是我那个悲惨的大学室友,他真实地经历了上周丢了钱包、这周手机被偷,然后昨天新手机又掉到马桶里的连环惨剧。巧的是似乎每个人身边都有这样悲剧得喜感的人物存在,“是哦,我的朋友某某也是这样⋯⋯”对方接道。于是我们在谈论他人不幸的愉快氛围中大度地忘怀了自己不足道的损失。

破财的心疼源自我们总是把这当成“本来可以并且应当避免的‘意外’的损失”,可是实际上谁能巧妙地度过不破财的一生呢?明乎此,将丢钱包之类损失纳入人生应有的预算里,心痛的感觉就减轻了。

破财的人不过找人吐槽,只要不问你借钱总还不算太讨厌。失恋的人就烦得要让人“敬而远之”了。对付这种人,我一般推荐他们去读连岳或者庄雅婷。虽然梭罗说“只有更深地去爱,才能医治爱的伤痛”,但看看情感专栏里形形色色又大同小异的男女故事,发现“你的痛苦并不特殊”,不过这世间每天都上演无数次的滥俗故事中的一例,这多少能让你看轻自己的痛楚。这也正如此刻走向人流手术台的一位少女,如果她知道在这个国家这种事情一年发生1300万次,她会更多地原谅自己,紧张与害怕也一定会减轻,于是——放松,用力,排出来,就好了。

如果你有二十五岁以上、未满三十的女性朋友,那你就知道害怕变老这件事情是怎样令一个本该青春快乐的女人烦恼了。与未到二十五岁的时候相比,她们敏锐地发觉时间在身上经过时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增加她们的美貌了;而她们又不像三十岁以后的女人,习惯或放弃抵制这种衰老迹象的发生。何况在我们的社会,还有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奇怪规则:人生所有大事都要在二十几岁这几年里确定下来,从事什么职业在哪里定居跟什么人结婚,定不下来的就要被归到失败者一类里去了。这更增加了初熟的女性们的烦恼。

我只有再次化用木心论建筑的话安慰她道:“木心有一段论建筑的话特别妙。他说,古典建筑与天地山水相协调,簇新的时候有簇新的美,日晒雨淋风蚀尘染之后,常常效果更佳,直至变为废墟,仍然有供人凭吊的魅力。但是你看中关村那些纯求新感觉的现代写字楼,有点脏有点旧后就显出衰败气象,不堪入目。所以女人不要只求一时的青春光鲜,像你这样内外兼修的姑娘,肯定是像古典建筑一样,是有层次有演进的丰富的美感,不同时期有不同时期的妙处。唔,现在想到十年后你大概会是的那种风姿卓绝的样子,感觉到时候更有味道呢。”虽然人们尤其是女人对衰老的恐惧是生活一大主题,但这个说法总还能暂时博人一笑。

我自己呢,在度过了毫无成就不值一提的小半生后,已经与自身的平庸安然相处,一心只想“好好做个没用的人”。但是我有很多心怀文艺理想的朋友,至今骄傲又敏感而脆弱着。比如其中的一个,他前天读了一部经典后相见恨晚,著文称赞。朋友纷纷在他文章后留言赞同,表示自己也曾经在这本书里经历了美妙的旅行。他就不高兴了,仿佛受到了冒犯:伟大著作的精妙深邃之处,需要同等高妙的心灵才能领悟,怎么他们都说得好像完全懂得一样呢?

我只好开导他说:“我们能表达出来的东西只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一小部分。如果生活是一片海,人的感受力是一座冰山,表达力就只是冰山的尖角。艺术家当然还有像您这样心灵高贵深邃的人,虽然表达力远远超过我们凡夫俗子,但也往往只是表达了我们凡人能感受到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呀。”他听到此处若有所思,我进一步道:“这也好比小学时候的您看《红楼梦》也觉得是了不起的著作,现在您看它也仍然是伟大作品,伟大作品所以伟大就是可以引起普遍的共鸣,难道小学时候您的水平能跟您现在的理解相提并论吗?”在听到我把那些留言赞同的人跟小学时期的他等同起来后,他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因为安慰了愿意安慰的人,我也得到了安慰。当然,我还不至于得意忘形到以为自己真的能安慰到人。不过是愿意被你安慰的人因为你的安慰的善意,暂时忘怀烦恼。而烦恼——破财的心疼、失恋的痛苦、变老的恐惧、平庸的挣扎——过一会还是要漫上来的。

烦恼种类繁多,当然远远超过我粗略举例的这几样。“人生是时时刻刻地不知如何是好”,虽然矫情,但近真相。据说在无性繁殖的世界里,每个个体都是一样的,就像孙大圣寒毛变出的无数个孙大圣,我是我,别个也是我,彼此间完全平等一致没有竞争。我想那里大概不存在幸福但也不会有痛苦。但“高级”如人类,“我”是“我”,别人是别人,于是我们只看到冲突、征服、占有与不满足。生而为人,很抱歉是被种植了孤独和不安在基因里的。所以庄雅婷说“我未见一个幸福的人”,有趣的是另外一个女作家廖一梅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她说:“我见过很多聪明,优秀,敏锐,有力,深具魅力的人,但从未见过一个幸福的人。”

从前,我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完美,才会有那种陷于不安的时刻。后来,我见到了更多得天独厚的人,他们或者漂亮,或者富足,或者聪明,他们甚至又漂亮又富足又聪明,我发现他们的不满足不安全一样的那么明显。我想,我未见一个真正强大的人,没有谁不需要被安慰。

让我觉得幸福的那些人

让我觉得幸福的那些人
前天下午一堆朋友在谈起同桌和高中时,我说很悲催,高中三年被一个人坑过来了,同桌坐成了传说。听了后都让我分享下,觉得美好的事太多,不知道该讲哪一件。现在没事做,想想也好,也怕以后没机会来好好说出来。
从高一讲起吧,我用名字的缩写,认识的可对号入座,不认识他们的嘛,随便看看就好。第一天报道的下午睡过头了,到教室后只有最后那个角落的位置,调座位后,依旧是个最后的角落, 坐在了ZH旁边,他无意间哼唱城府的歌词,我惊讶的问了句,你也听许嵩?后来就自然地聊了很多。在他分班离开前的一年内,下课总会过来找我聊天,给我唱歌,至上励合的《棉花糖》呵呵,大一有一次打电话时也唱了这首歌。记得最深的是,那时有一次下自习都要回家走,他拿着书挡着脸坐我前面唱棉花糖,唱完后拿开书,脸特别红,想起来当时的大家真是可爱。后来跟他玩儿的很理所当然,各种脾气都会被他包容。去年我爸生日那天,从学校回去怕太晚就让他先帮我订的蛋糕。现在每次见到他,他都会先损我几句然后说我变了。我说是不是变漂亮了,他会说丑死了,然后继续一顿损。
开学的几天后,XH姗姗来迟,我不认识他,但很多人好像都知道他,把他说成了传奇,反正什么人跟我没关系,他坐在了我的里面的里面。那时跟他不怎么说话。换座位到第二排后,成了我的同桌,zh在他的左边,我在他的右边。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是,看过奋斗么?他不爱学习,总是换座位到最后几排闹腾的位置聊得热火朝天,有一天有人跟我说,他在后面跟别人说我很单纯狠可爱,我心里嘀咕了句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慢慢地熟识起来,从那个时候好像我也不学习了,每天在不严厉的老师的课上,我俩把书摞起来摞的很高,一起听歌看MV,那个时候他爱穿美邦的衣服,包里有杂志,班里很多人都想看,但他讨厌别人翻他包,在班里喊,都别乱动他的东西,然后让我看管。开始我经常帮他抄作业,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有底气,他就求不动我了。好几次我站起来回答问题时,然后就会直接坐到地下,疼的想哭。他一上课就睡觉,更不知道老师讲的是哪页,每次老师快走到我们的位置时,我都会翻好页码,然后把一支笔戳进他的手里,叫醒他,再然后,老师连续瞅我好几眼。老师每次调座位后,他都会把我的同桌换走,其中有过一个 性子很直的女同学受不了就跟他喊起来,每次因为你俩,麻烦不。这是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是,班里有好几个女生很喜欢他,我被当成假想敌,因为一些话哭过也不只一次,想想这应该就是人人都会有过受迫害的青春吧。后来他逃课越来越明目张胆起来,早自习不上被老师写到前面的签到表上,一下课我就过去用胶布粘掉,粘破就在上面滴几滴水,老师来收表格问为什么表格总是又脏又湿,我弱弱的说道因为教室开窗被风刮到了洒了水的地上。临近毕业要交毕业证的钱,但找不到他人,我去他家店里跟他妈要。毕业后他开车把我送回去,没吃饭就走了。大一暑假还在他们家店门市部站过几天岗,跟着员工也长了点心。
他经常在他的朋友面前提到我,也因为他认识了SB(缩写而已),绝对的帅哥一枚,阳光可爱,很实在的一个朋友。前年冬天给我小侄女带的衣服很是漂亮。跟他是实在无聊的时候互相骚扰下,他总会在从教室回宿舍的路上或者等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但话题总会因为提到一个点让我不再想说下去,然后损他两句挂掉。前段时间我跟朋友逛夜市时看到他的来电,不等他说话我就说,我在外面,他说,你的意思是没时间跟我说话吧?我说对,他说你听见我说话的声音大么?我说还行,他说到底大不大?我说挺大的,他说那没事了,我新买的耳机试试效果。然后没等我反应就挂掉了。每次接他电话,就得做好接1个小时甚至更久的准备,舍友总会说他家一定是开移动的,我说,他用联通,谢谢。我一直把SB和XH画在一个小圆圈里,记得最好的是高三有一次,我和他俩坐在操场侃啊侃,毕业时我们有过一张合照。现在再看下照片,三个人彼此变化太多,张扬的阳光的添了几分成熟和内敛,女屌丝居然也有了被称为女神的一天。大家都会越来越好的。
还有就是LH了,也是因为XH的关系,总有人只是路过我们的生命,提起他是有些陌生的,但有那么一段时间,真的很好。他在班里喊,只要XH不在,我旁边的座位就是他的,都别过来,虽是聊的不知东西南北却还是聊。有一次,他陪女朋友去找的那个人刚好离我家很近,我就把他叫到我家吃饭了,我爸做的卤面。希望他现在过得好吧。
我是个慢热的人,高一跟大家慢慢熟识起来后,跟Sure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走在了一起,记得好像是高一时玩儿Q的人还是很少的,不知道谁加的谁,去了教室就自然的侃到一起了,最初在她心里我是可爱的形象,后来嘛…聊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有说不完的话,感觉每天过的特快特快,每次放学走的时候,都会说,放学了?怎么这么快。她是个夏天特能出汗的人,坐着一动不动也出汗,我闲着没事就习惯用硬纸给她扇风,边聊天。两个人坐同桌的那几天很是快乐,她总是从家里给我带吃的。即使只是高一在过一个班,但跟她的距离从没远过。她很宅,现在只要在县里,我就不打电话直接杀到她家里,只有一次她不在。现在每去一次她家里,都会跟她交流很多我觉得受用的东西,想让她越来越好。去年我在正大超市门口招生,她妈从超市出来看见我给我还留了点吃的。后来她自己去超市出来把买的酸奶拆开,给我分了好几包。感动就是淡淡的,一直在。我习惯把她和ZH画在一个圆圈里,在他俩面前我是肆无忌惮。她说ZH说过一句话,以后谁娶到我真是有福,哈哈。
FR,不仅一个宿舍,也坐过短暂几天的同桌,热情开朗,很真很真很实在的朋友,下课后总是义务的擦黑板。对我特别照顾,我把水壶打了那次,帮我去收拾残局,然后安慰我。她说过的有一句话让我觉得又开心又难过, 她说“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你时,我就默默退出了。刚开始的几天还不适应,总是暗地里吃别人的醋,因为总感觉是他们占了我的位置。后来觉得,你应该被更多的人认识,只要你记得,我也曾经来过。如果你需要帮助,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直在。才明白正能量是相互的,以前以为是我单方面向你学习了。”跟她不经常联系,但都不曾忘记彼此。她不知道的是,前段时间她发了一个心情说来石家庄找朋友,L看见了以为是来找我,跟我说她吃醋,你看,我的女孩儿们都是这么可爱,这么简单。
因为FR,WY成了我的朋友,长得挺好看,也是有思想的孩子,貌似是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我们成为朋友的, 跟他不是很能聊的那种,但一聊就是思想上的支持,很欣赏他,让我嘚瑟的是,他说很佩服我。给彼此正能量,高三时班级已经被分的很散乱了,大部分都是复习生,像个大染缸,交好的几个人都不在一个班了,总是下课跟他在一起说说话,或者一起去买东西,很多人都以为我俩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也懒得解释。他胃不好,但现在的他知道早饭必吃,懂得照顾自己,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之前很能花钱,但现在应该还好。 他生日我给他发短信,他回复说,我是他除了父母最亲近的朋友。 他说我是女神,我让他叫我女汉子。给他留言时会恶心几句,引得很多美眉不爽,他说我这么恶心下去,他得单到多会儿。寒假时他骑单车从西安骑到家,感觉到了他思想上的变化,希望他加油!
还有ZXX,复习生里跟她走得最近,我好像真的很幸运,她对我是那种顺其自然的好,在她面前我会有妹妹的感觉,跟她一起,她总会问,你想吃什么,你要什么。去年寒假溜达到广场时,我说想学轮滑,她说她会,等她换好鞋会,我对这个“会”字,在心里重新定义了下。那次分开,到现在也没见面,很是想念。她不是很会表达的人,但就是那么好。
TK,我习惯叫他老班长,他跟LM叫我常妞妞,我说我不是,我是常牛牛。他会跟WGN说,这节课我去常妞旁边坐,你下节课再去。忘了是多会儿, 他跟朋友去我家还找我玩儿过。他早早的就工作了,去年有几天好好地聊了聊,但愿他工作顺利吧。
LM,我曾经叫他哥,虽然早就因为一些误会没了联系,但想起来曾经叫过他哥,对我那么好过,当时真的很幸福。印象最深的是,有次下课我说哥我想吃好吃的,他说让红奔去买,我说我不敢,他把他叫过来让他去,他说现在不想去,LM说,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还是去吧。当时做法确实不太恰当,但有的时候一个人就是在以他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一个人的好。他不管在别人面前是什么样子的,但在我面前他就是好。在他身上我也明白了,对一个人的要求太理所当然,对方会累的。无论现在怎样,希望他幸福。
GY,认识他是很巧的认识,我想他应该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我把他跟L,T,墩子,NY画在一个大圆圈里,里面还有个小圆圈。小圆圈里是三个女孩儿高中三年所有的欢乐与小心思、小忧伤。我对我的女孩儿们的男票曾经说过,你要敢让她伤心,我相信我身边所有人都相信我有让你不好过的能力。忘记了怎么出的狂言,但我们还是一起无力的哭了。我只是想让大家一起幸福而已。小圆圈里的故事就点到为止吧,不想情绪泛滥到止不住。小圆圈外的GY说他们三个人是我的护花使者,高三一年上学放学总是三个男生跟在我身后,他经常跟我说他的很多事,我是倾听的角色。后来他成了受教的角色。他们喊我首领。但我是个子最小的,呜呜。我们几个人只要在一起就是去吃大盘鸡,每次都欢乐的很。他现在有女朋友了,说找机会来见首领,呵呵。还有就是希望他现在好好工作,做事情踏实点。
还有关于NY,说起来貌似也长也短,让我完整的整理从相识到现在是今年大年初一的下午,我骑车子去县里拿快递的途中,他说他闲着无聊,就开车在邮政对面等我,回家时,我在前面骑车子,他在后面开车跟着,也许是不想让我着急吧。提到的那个哭字让我明白,请善待身边的人,也许你在某些人心里真的很重要。走到现在,他也成熟了很多,他会幸福的。
lulu,去年夏天认识的,很荣幸,我回学校后,收到了很多寄过来的东西,都是无意间提到想要的,很惊讶,很感谢但也无奈,好几次后再收下去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后来谢谢他的理解,也希望送他的生日礼物喜欢,呵呵。希望此时在上海奋斗的他平衡好自己,然后快乐生活。
CYS,男孩,但我叫他姐姐,在我心里他就是姐姐。不是他性格娘,为什么,其实我也忘了怎么成了这个称呼的,他经常在电脑前,基本有段时间是24小时在的那种,在教室很多时候或者在需要查资料但又想省流量的情况下总会给他发一句出现,然后就真的出现了。不管在忙什么,也会先帮我忙。之前每次录音也会先让他听下才敢上传。单身,但很有女生缘的男孩。
ZHJ,笑起来让人觉得很踏实温暖的人,回忆起认识他三年多来的点点滴滴,让我觉得自己很过分很过分也很抱歉的一个人。那些不快乐的事就不说了。后来我告诉身边的人,每个人都喜欢被人喜欢的感觉,就算给不了他温柔,但请不要伤害,让人受尽委屈。你从不知道一个人忍了多少次想要联系你的冲动。
HTD,现在没了联系,但想起那天晚上11点多,对着女生公寓楼喊的那句话,我一直记着,希望他好好的。
STG,无意间认识的,因为我说的一些关于政治和经济上的一些看法和认识,成为朋友的。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很自信。第一次接他电话很惊讶,他说从我空间说说翻到的,后来我自己找到了那条说说,翻了很多页。每次打电话很频繁,也得做好接很久的准备。我给他打电话,他会挂掉然后回过来。有段时间我状态特别不好,每次接起电话就说,我现在状态不好别烦我,他会一直打一直打,真的让我崩溃。我舍友说我怎么是这种态度,原谅我吧,我忘记了当时的状态。而现在我明白当时的态度有多过分,再也不会这么对一个人了。他原本要送女神的那条项链暂时还在由我保管。快两年了吧,从广发证券到现在的平安银行,希望他加油。有一个一直在忍让你的朋友,多么幸运。
有这么一个人,他知道我曾经恋过的城,知道我和EX的纠缠,记着我的课表,提醒我完成作业,及时他工作很忙。就说离不再联系最近的一件事吧。去年圣诞的24号下午把我骗到火车站,在我等了两个小时未果,即将离开的时候,出现在我身后,他说有很多话必须要当面说,可是那天在蜜果的整个下午,他一直在听,我在说。他说那句话前忐忑的把我也忐忑的不会说话了。情绪是会传染的。他接电话时我听到公司让他回去开会,我知道那天他来了后说刚好有时间是假的,一个星期前我说女屌丝也想过个平安夜,但却忘记了那天就是平安夜的下午。在我即将给他开门的时候,他离开的。只有他知道我的弱点,但现在,或许,我已经没有那个弱点了。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
WL,我的大学舍友, 传统又开放的姑娘,每天把要减肥挂在嘴边,吃的时候会自动忘记。大二前跟她没怎么沟通过,突然有一天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不只因为什么聊到了一起,原来两个人那么远,却这么近。有天她让我每天跑步的时候带上她,当我很有信心回头看她时,不知道她已经走了几圈。对,刚刚告诉她我现在写的关于她,她笑了会儿然后说,其实她当时是跑了4圈的。可是说好的跟我要跑完的全程呢,那剩下的11圈呢?我习惯关注这个世界在发生的变化,她习惯关注她的那些欧巴男神,我喜欢看郎叔的,她喜欢湖南卫视的嘻嘻哈哈。我们喜欢的东西不同但却有共同的价值观。能不能说君子和而不同呢,嗯嗯?有次实在无聊让她给我传本小说看,看的《光影传说》,那么傻的小说,我看了哭的喘不过气,哭完还又看了一遍。后来我们还一起看了些小说,我会说,我们的谈书墨,我们的林安深。咱家妹妹,咱家哥哥,咱家爷爷咱家奶奶。跟她成为闺蜜的那刻,我说对方有不对的地方要直接说出来,然后忘记不快。我们确实做到了,能感觉到彼此在用心经营我们之间的友谊。她要考研,我给她制订了作息表,嘿嘿。满满地爱心。我不让她吃辣的,不让她吃炸串,不让她吃雪糕不让她喝饮料,每次她走到超市说想吃冰棍的时候,我对她一笑,她抬腿就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想想就觉得难过,我想未来的某一天她想吃冰棍的时候,应该会想起现在每次对她有意味的笑吧。有次跟我聊天时,她说跟一个学姐聊了很多,那是个奇女子,重点不是这里,重点是,她跟学姐说她有一个跟学姐一样的朋友,也是个奇女子,我瞬间飘起来了,没想到她对我评价还是蛮高的,问她为什么从没跟我说过,她说我会嘚瑟的,是的,每次我飘起来的时候,看到她,我就乖了。
ZJ,很时尚的姑娘,很真。大学前就认识,但没说过几句话,来了大学,她那儿却成了我的第二天堂。 我们每周都会在一起吃一两次饭,他们都说我们两个像小情侣。她很爱看电视剧,其实不是爱看,只是她不知道该干嘛。大二时,每次下午去了她那儿,她总在看电视剧,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然后说我走了,后来很默契地,每次都是,去了她那儿睡一觉,然后回来。我回来后,舍友问我跟她去哪儿玩儿了,我说我只是睡了个午觉回来。听起来觉得很无语的样子,其实因为她说过一句话,每次我在她会很安心。她有一个从初中到现在的男朋友,每次回家前都打电话把我叫过去,让我帮她看穿哪件衣服好看。她心里不高兴的时候会跟我说,她说她就只愿意跟我说,因为我每次听完后说的话都会让她觉得踏实。她性子很值,我总跟她说要收敛脾气,要慢下来。她经常往家跑,每次不在学校的时候,我心里都会空空的。后天她就要毕业离开了,但我相信下学期还能在学校见到她,保佑她专接本通过吧,我愿意用我身上5斤肉来换的。
         D,我欣赏也喜欢过的一个人。还记得第一次见的的那天,干净阳光,很有涵养的样子,其实不只样子,他真的很绅士。 跟他说话的时候频率和节奏随时转换的很自然,不知道在聊什么却能到天亮,然后继续。他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去年夏天跟他一起去看的《小时代》,后来在公园聊了很多。还有那天,他计划跟我一起做饭,跟我的学生们一起吃的,可买菜回去之后,我却笨手笨脚,那么热的天,他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给我们从头到尾忙了2个多小时,他说你连肉熟了没有都吃不出来,还说会做饭?其实我觉得我真的会啊,可能因为太久没做过的原因么。在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到他时,学生们让他抱我一下,他硬是做了50个俯卧撑,我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会用手机的亮光送我到门口,然后离开。其实他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好。我跟他说过我喜欢他,他说有时间好好谈谈吧。从来没跟他在一起过,但每次一起玩儿时那种心情,却满足了我当时对他所有的喜欢。没有伤害。去年他生日,我送给他一本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后来他说他到现在,欣赏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我,我觉得这个评价够了。那天晚上8点多跟朋友吃饭,朋友给他打电话,他让我接,他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我把他当成一种提醒。看过一句话,“喜欢”这种东西,如果长时间不用,就没了。真的特别喜欢过他,特别希望他幸福,希望他能稳住,慢慢等那个正在走向他的人。
LYR,工作的时候认识她的,大大咧咧,很坦率的女孩儿,去年寒假帮我找房子,带我吃饭,跟我絮絮叨叨所有的不快,她说她的世界因我而精彩,我说认识她很幸运。她愿意说,我就愿意听。她会幸福的。
ZCX,总是以哥哥的名义说教我,每次都会去超市让我挑一堆吃的,够我吃一个星期。我说减肥时,他总说不吃哪有力气减肥,否则以后就不给我买好吃的了,于是为了以后依旧有好吃的,我屁颠屁颠就去吃饭了。
……
还有认识不久的LX,文艺的理工男,不妨想象下他半夜在家里弹吉他给人唱梁氏情歌的场景,或者加班到通宵的场景?真的,认识他很幸运,他无意中的话会瞬间点醒我。还有很多人,很多事让我觉得幸福,一直淡淡地在身边存在着,一个人不可能毫发无损的获得全部的幸运,我选择那些让我觉得幸福的,就这样活在一个一个的小幸福中幸福下去。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