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总把悲伤挂在嘴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太阳总是新的,每天都是美好的日子。

别总把悲伤挂在嘴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iYFZN

人不要太任性,因为你是活给未来的你。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你。

fxz0T

有时候,转身离开要好过假装若无其事的坚持。

1sbSW

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

不要去骗人,因为你能骗到的,都是相信你的人。

13yXMy

我们不停的翻弄着回忆,却再也找不回那时的自己。

limbn

坚持是一种可贵的品质,但是如果坚持了错的方向,那么勇于放下、改变也是一种智慧!

hLbOG

不去追逐你所渴求,你将永远不会拥有。不开口问,回答永远是No。不往前走,就将永远停留!

kTCgu

生活中其实没有绝境,绝境在于你自己的心没有打开。

12BYZn

别总把悲伤挂在嘴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不具名的悲伤是否就叫青春

不具名的悲伤

 

我路过那里好多次,却也没有进去一次过。说不清为什么不愿意迈出那一步,就是不想。就好像有一根弦紧绷着我和它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的,靠近的话,会打破一份微妙的情绪。我还没有那份勇气。

其实,这一次刻意的路过,没有蓄谋,只是时间刚刚好。周围的店面翻新,换上了新的牌匾,那些小店换了新的店主,热闹着新的生意。

我抓着衣角,想,只是进去看一看,应该不会怎么样吧。难道,还不让看一看了?

从侧门装着理直气壮的走进去,保安木有拦住我,我窃喜了一下,变得堂而皇之。教学楼的边门还是老样子,学校里人不多,小操场里没什么人。转角去了大操场。图书馆换了新的字。左边的白楼拆掉了。操场被从中分割成两半,左边被围住成了工地的模样。篮球场旁边的平房也被推没了。

篮球场上依旧有少年,却不再是曾经的少年。

其实写下这句话,我就开始难过了。

我忽然之间明白了那种微妙的情绪,它缠绕着我并不坚强的心脏,我听到哪里被打翻的时光,渐染了我的过往。

就算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冒充高中生一次,可是,那又怎样呢?

那些承载着回忆的场景,它们带着整整六年的光阴,从我的心事里一点一滴的萃取着所谓的那些人,那些事。我却没有办法让它们继续保持安静。

你是不是知道,所以你在离开之后再也没有打算回来过。

你看着新的面孔重复着你们的青春,你看着时光被篡改的流年,你看着唤醒回忆的钥匙打不开的闸门,你看着还没有绿意的草地,你也曾注视他们四季轮转着颜色。

那些长高长大的少年们,你也看着他们被成长改变的容颜,你也打闹成一片不分你我。

你趴在窗台上目送着自己的心事下课。抓不住的青春是流沙从指尖滑落,缓慢的没有声音。嘈杂的篮球场忽然只剩下你一个人在那里静默伫立,你还是抓不住一颗篮球,就好像你还在为一次听写烦恼。

所有的属于你的故事推着你回到六年前的夏天。那个青涩稚嫩的自己,印象中的傻气,都很珍贵。

与你关联的主线,串成一排细碎的悲伤,等待着再一次的检阅。

我的左手边,一起并肩走过的女孩子,阳光拉长的影子,一圈一圈变换着角度,在清晨,在正午,在日暮。

Sarah说,没关系的,乖。

Sarah说,你呀,孩子一样。

我很想抱抱她,还有,你们。

你一直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你一直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还记得第一次跟你表白,被你拒绝了,第二天还屁颠屁颠的不敢承认,也是这次表白让我们的关系渐渐疏远,几乎再也没有交集。

已经五年过去了,现在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过的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我们初中毕业就分开了,分开前谁也没有道一声再见,还记得我们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几个同学去你家看你的时候,就这样匆匆的见了一面,分散以后再想见到你几乎成了一个奢侈,虽然有你的联系方式,却也不敢去问候你,因为我怕你会觉得我很烦,就这样我也从没给你发过QQ消息和打过电话,能做的就是每逢节日的时候给你发一个祝福短信,偶尔也能看到你的回信,每次看到你回信我都会高兴好几天。

其实你知道吗?这几年我一直在找你,关于你的消息我并不是了解很多,仅仅只知道你在深圳读书,我也因为你的原因来到了深圳,找了一份工作,其实目的就是为了能再次遇见你,可深圳这么大遇见你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了解了深圳大大小小的技校,
可是深圳那么多所技校,也不能确定你是在哪一所上学,但我并没有放弃找你,找你几乎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我知道你家定居在罗湖,每次一到休息我就会去罗湖闲逛,天真的以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找着找着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也没找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

要过年了,这是一件值得喜悦的事情,因为这是我唯一有理由去见你的时候,就这样约上几个同学又见了一面,见面时间很短,聊了几分钟大家就散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懦弱,始终没敢开口去问关于你的消息。

年过完了,我再次回到了深圳,跟往常一样上下班,过着还算充足的生活,想你是我每天的必修课,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只要一到时间,你就会如期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还是一样一直在找你,明明知道这是徒劳的,我还是一样执着,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眷顾,让我在清湖地铁站遇到了你,我并没
有上去跟你打招呼,你也没看到我,我就一直跟在你身后,你走到了公交站上了一辆公交车,我并没有跟上去,我怕被你发现,我知道这辆公交车是去观澜的,我就回家百度了一下观澜有哪些技校,发现了观澜有一所深德技工学校,也许你就在这所学校上学,为了确定你是否在这所学校上学,我就特意去看了一下,一直去了几天,守在校门口对面,到第五天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这一刻的喜悦是言语所不能表达的。

确定了你在深德上学,为了每天都能见到你,我就把龙华的工作辞了,在学校对面找到了一份工作,于是每天一下班,我就守在
校门口,虽然不能天天看见你,但我还是很高兴,天天都很开心,就这样每天都在校门口守着,我也没让你发现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一种病态吧,时间过的很快,眼看你就要毕业了,我也没有去向你表达什么,只是觉得每天能见到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很满足。

时间一天天过去,你毕业了,这意味着我将再一次失去你的音信,就这样你又一次失联了,我也已经再没有精力去找你了,我也辞了职,去了广州,在广州待了半年在朋友的陪伴下我过得还算开心,想你依然是每天要做的事情,你几乎成了我的心病。

一直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没有去向你表达,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再怎么表达都是徒劳的,只会让你感到厌恶。

现在知道了你已经找到了另一半,真的很替你高兴,我能做的只剩祝福了,最后向你道一声祝福。

你只能走过悲伤,不会从悲伤中归来

你只能走过悲伤,不会从悲伤中归来

文/左岸读书

山区支教的朋友归来。

聊起未被这个时代沾染的小朋友们,和那些走出来又回去的人们已然不够澈静的眼睛,有点无力和萧索的遗憾。然后绕到现在是人都会聊的话题,“勿忘初心”。

按他说来,或是大家说来,“勿忘初心”是抵御这个世界侵蚀的灵丹妙药、护甲神器。有了这个符咒,要么受伤了能自愈、要么伤了不疼、要么如致幻剂让你奋勇螳臂,最不济伴着鼻青脸肿的自己在角落里痛苦悲伤,那也是唯一可以在泪眼里看得到的光亮和些微的温暖。大不了,风云际会我自岿然,沧海横流我“勿忘初心”。

然后就想起来老谋子的《归来》,催不催你的泪不说,往“正能量”想,爱只要在,不管经历如何的劫难、遗忘、猜疑、悲伤、背叛…,“难忘初心”,一定可以归来,人性的回归、爱的回归,回归人性、回归爱。我倒是想,真的矫情一定是充满着悲伤和宿命的,是最真实、最理性的感性,“你只能走过悲伤,没人能从悲伤中归来”。

初心是甚?爱、勇气、新鲜、纯真、理想、梦想、健康、快乐?还是就是为了闪回一次,归零重新进化?还是只是证明如今的我与当初的我差异有多大,不是我没有纯初,只是这个世界有点恶意针对我?我一直保持我重新来过的梦想,一直小心呵护我的纯初不被世俗沾染,随时刹那重来?

审视自己是跟自己的对话,审视世界为了证明自己活着。审视世界不是审美,只需要明确美丑;也不是审视道德,那只存在对错;也不是探究政治,只分朋友敌人。审视世界该是为了了解世界吧,把自己描述成捍卫“初心”,这个世界看似就肮脏的过了头。纯净总是因为瑕疵才更洁净,纯初却让人洁癖,有点花粉就哮喘,不是世界多脏,是自己太脆弱。

把初心放在保险柜,未必保险,还可能惨白、脱水、不扛饥寒,没事翻弄出来,也可能物是人非、变异诡怪。初恋是记忆美好,不是人事美妙;初心是现实残酷,初心未竟。追忆似水流年,记忆都被删改,何况初心?拿着初心显摆,无非现实很凄惨,自己无力罢了。逃避也要找个借口,承认失败也要冠冕堂皇,找个初心似乎已该是个遮羞布和白旗飘飘。

人活着的证据,无非是看出旧东西的新美丽,在悲伤里开出喜悦的花。爱如此,心也如此。没有什么初心,只有现在的自己。生命大抵是个悲伤的旅程,点缀些喜悦和幸福。你总得抓紧时间活着,因为你奔着死去的,念叨初心,跟探究这个宇宙如何发端差不多,不知其始、不知所终。

期望靠着“勿忘初心”就能披荆斩棘,重来一次,把自己曾经妥协的、选择的、不能坚守的,统统再来一次。动物进化还可能平行进化,你重来一次,不会就靠着初心战无不胜、绝无纰漏,一定还是这个模样。该选择的时候你也一定放弃选择,该坚守的时候一定缴械投降。

你靠着无数的遗憾活到今天,靠着无限的希望去活明天,只剩下今天现实。这还不足你惜,没事还想着初心,期冀人生能再来一次,里外里没活着、没活过。梦想靠坚守,理想靠行动,握着初心,惟余下唏嘘。初心忘不忘,在于你今天做着什么,不是小心翼翼的体察,保险柜里的初心还在不在、何般模样。

无论你是否做好准备,这个世界并不打算等你。鸡汤喝多了,没让你正视这个世界,自然以为世界会为你留一扇门穿越。一个“勿忘初心”的响指,就嗖一下回归初始,却总是发现不是得意洋洋的响指,最多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念叨一次扇一次。

忘掉初心而不是勿忘,念着“勿忘初心”的符咒,你绝对不可能刀枪不入,遮上的也是你自己的眼睛。你可以微调、可以坚守,但绝对做不到跳转。量子级别,跳来跳去,谁都无法认定。可惜到了你这个活生生的人,下一步你其实比谁都清楚该是怎么样。没有惊天逆转的情节,也没有石破天惊的结果。你既不是勇士拯救水深火热的你,也不是受虐狂世界都对你凌虐上瘾。忘掉初心就好,起码不是时时刻刻给自己找悲伤的理由、比较的结果。

悲伤总是密布的,特别是你把“勿忘初心”当做神位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悲伤,你总是要走过去,除非你跟这个世界告别。但指望着你能从悲伤里毫发无损归来,不算妄想,最多算YY。无须甄别现在的心和初心的差异,只需要看看自己的眼睛是否还能明亮,看看今天做的和你做到最好之间的缝隙,那中间透过的光亮,就是你明天的方向。

注定,你只能走过悲伤,不会从悲伤中归来。

左岸记:“勿忘初心,方得始终”是《华严经》中有一句话,一度因被乔布斯推崇而风靡。这句话挂在嘴边念念,倒也无妨,就像“阿弥陀佛”、“Oh,My God”一样,提神醒脑,居家旅行必备。问题是这个“初心”到底指的是什么,不能是现在我走不下去了,悔不当初啊,也不能是我当初是这么想的,身不由己啊……“初心”不能当成现在的借口,不然日子过得也太“粗心”了。“初心”是还未长成的心思,“初心”用来提醒自己走了多远,倒是个很好的定位。如果悲伤是一条河,你是否会在淌到一半的时候,哭着退回来呢?

送给我认识的那些单身姑娘们

热恋吧,姑娘


 

热恋吧,姑娘
人生短暂
趁现在你对爱还抱有一点儿幻想
如果遇见一个永远爱你的人呢
尽管那是不可能

可是,姑娘啊
你很悲伤
这悲伤来自你不确定的欲望
在夜晚的河里映照出你自己的模样
潮退却后的泪光

热恋吧,姑娘
人生短暂
趁现在 你对爱还抱有一点幻想

可是啊,姑娘
你很悲伤
这悲伤来自你不确定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