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人到底是怎么生活的

文/王路 一、 朱一发是我刚到北京时的合租室友,是我见过的少数特立独行的人之一。他具备一种能力——把无聊的事变得有趣,而我和他相反,擅长把有趣的事变得无聊。机缘巧合,我们成了朋友。 朱一发的网络签名是“红灯须硬闯,马路要横穿”。这句话让我在未曾谋面时就断定他是奇葩一枚。第一次见面是在合租的房子里,他十足的“屌丝”相,递了张名片给我,我顺口就念了出来:“来一发!” “不是来一发,是朱一发。” “你这名字跟埃及前住房部长马格拉比有一拼,让有知识的人一不小心就念错。” 当时朱一发正在学车,每次去驾校前他都拎一听啤酒。他说在驾校不会有交警查,要趁机体验酒驾的感觉。他喜欢跑到高档商场看衣服,和售货员漫天砍价,砍完就走,从来不买。我说他有病。他说这不叫病,叫沟通力。 二、 朱一发和我去超市,路上碰到一个衣着干净、打扮光鲜的小姑娘,她说自己是外地来的,钱包被偷了,让我给她买点吃的。这种骗子我见得多了,直接无视。 走出十几米,朱一发说:“干吗不和她聊聊?” 我说:“你看不出来她是骗子?” “能看出来还怕被骗?” “我不想耽误时间。” “你日理万机吗?” “不是。” “那何不聊聊呢?” 闲着也是闲着,我们转身返回。又见小姑娘,朱一发迎了上去。 小姑娘说:“好心人,帮帮我吧。” 朱一发问:“你是学生吗?” “是的,大四,准备考研呢。” “那我问你,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是什么?” 小姑娘摇摇头,一脸茫然。 “知道任汝芬是谁吗?” 小姑娘急了:“不帮忙就算了,用得着这样欺负人吗?” 朱一发笑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肯德基。” 我和朱一发面面相觑,他冲我递了个无辜的眼神。 “妹子,你看我们这身打扮像吃得起肯德基的人吗?我们只吃得起方便面。” “那你给我几块钱,我自己买吧。” “你不会是骗子吧?” “我有身份证,还有学生证,你看。” 小姑娘掏出证件。学生证是人大的,5块钱的那种。 “哎哟,原来是师妹。”朱一发也掏出自己办的人大学生证,又指指我,“他也是人大的。把证拿出来给师妹瞧瞧。” 我从书包里翻出北外的学生证。 “他不是说你也是人大的吗?” “对,我是人大的,但我出门一般带这个证,这个证比人大的值钱。人大的5块,这个10块。” 小姑娘反应过来,脸上挂不住了。 朱一发生气地冲我说:“去去去,别欺负人家。”然后真的带小姑娘去吃肯德基。 吃完,小姑娘明白被我们识破了身份,也不再提额外的要求,千恩万谢地告辞。 走了几步,朱一发叫住她:“妹子,你还年轻,别耽误了。” 小姑娘愣住,眼圈登时就红了。 两年后的今天,我才学会“人艰不拆”这个词,回想起来,朱一发那时已经做到了。他比我高明的地方只有这么一点,可单单这么一点就是不小的距离。 三、 有次去ATM(自动取款机)取钱,要穿过的小区正在施工。 我说:“好像过不去,从外面绕吧。” 朱一发说:“正因如此,更要试试。” 往前走了300米,路当中横着一块大牌子,上书4个大字“此路不通”朱一发说:“挺好的,锻炼身体嘛。” 我们绕回去,到了ATM前,插卡进去,发现机子里没钱了。我懊丧地朝朱一发摊了摊手。朱一发说别急,然后走到ATM前,把大脸贴到摄像头上,清了清嗓子,吼道:“没钱开什么银行啊!” 我没有笑,真的没有笑。我觉得朱一发这个人有点特别。 我碰见司空见惯的事情往往直接略过,就像下棋时别人来个当头炮,我想都不想,直接跳马。在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习惯了把90%以上的事件打包安装在脑子里,下次再碰到类似事件时,不用分析,大脑可以直接凭记忆做出反应。 朱一发的大脑里没有这种程式化的思维。 当我看到他冲ATM吼的时候就理解了,生活对他来说就是一款游戏,永不通关又趣味盎然的游戏。 更重要的是,他清楚自己有几条命。他冲ATM吼的时候一脸严肃,吼完回头就哈哈大笑。他切换得很精准,手起刀落,毫不拖泥带水。 四、 我们合租了将近一年。租期满了,搬家前一天,朱一发辞职了。他说新居离单位太远,睡不了懒觉,索性辞了。…

好姑娘,你配得起千秋万代

文/海欧 我们公司有一个女孩子,新来不久,圆圆脸,披肩长发,长得小巧甜美,但不是甜腻的那种,就是笑容甜甜的感觉。平时碰见了,会对你微微一笑。我见过很多同事间打招呼式的笑,但大多是皮笑肉不笑。她那种笑容,是从心底升起来的,让人看了很舒服。于是很喜欢和她“偶遇”。 我们是创意型的公司,公司群里相当活跃,聊啥的都有,大多以娱乐搞笑为主。我们是伺候甲方的,那帮小主脾性较不稳定,时不时赏赐个加班、重做什么的,大家还要跪舔着打呼“谢小主恩典!” 在这种环境下,人的压力其实是很大的。所以同事之间就非常友爱,甲方不疼自己疼,谁叫咱都是自己人。于是就形成了在群里互相打趣的聊天模式。 群里有一位讲话非常搞怪的妹纸,不是我们部门的,应该是新入职的那波人中的一个,因为我之前没听过她的名字。这姑娘发的表情非常切合自己人互相打趣的聊天主题,损人也损得恰到好处,让人看了哈哈大笑,顿时有种甲方你大爷的滚粗滚粗滚粗的快感。 这两个妹纸我都很喜欢,觉得公司就是需要这样的同事。 后来吃下午茶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俩人原来是同一个人。 公司休息区有个台球桌,算是全公司唯一的娱乐设施。公司在25楼,高处不胜玩,朝九晚六都被圈在办公室里做困兽。于是,休息的时候,打台球。累了,打台球。困了倦了,打台球。挨甲方叼了,打台球。想不出点子来了,打台球。 那张小小的台球桌承载了太多的梦想,导致我们每每路过休息区,都会对它情有独钟,深情地望一眼。 其实是想看看他妈的谁又没在电脑前跑去台球桌潇洒了,看到比较熟的同事在打,就会忍不住蹭过去打几杆子。 有一回中午,我路过那里,看到是那位惹人喜爱的妹纸和另一个女同事在打台球,不由自主蹭了过去。那女同事正在接电话,索性就把球杆给了我,于是乎,我这小菜鸟欢腾而上。 令我惊奇的是,那妹纸个头小小的,台球竟然打得很好,我这种几杆子都打不到球的人竟然第一次没有遭到鄙视和奉劝,以往我这种浑水摸鱼的人通常会被“行家”奉劝一句“乖别闹了”,但她没有。她微笑着给我示意打球的姿势和方法,嗓音甜美,无比真诚,我把球打飞了她也是微笑着帮我捡回来,摆在台球桌上说: “杆子离球近一点,这样会打得比较准一点。” 于是我愉快地打了人生最长一次时间的台球。 再后来,我听说这新人妹纸搞定了一个非常难搞的项目。那个项目的开发商在深圳是出了名的难缠,难到让人想诅咒他们难产了。诅咒归诅咒,人家的项目诞生速度以及销售量总是那么的遥遥领先。于是这样的开发商注定是财大气粗脑满肠肥的,做他们的项目,姿态得放低,得哄得捧。可就算你低进尘埃也没用,他们照例想骂就骂,想返工就让返工,还时不时来个差评什么的,简直将甲方脾性的不稳定性发挥到极致。 项目经理搞不定了。总监也烦了。老总也想他妈的解约算了。这时候,那姑娘站出来了,大家抱着“反正已经这样了试试也无妨”的心态,就让她上了。 一个月后,我们惊奇而惊悚地收到了那难产(难缠)的开发商发过来的表扬邮件,赞扬我们的对接人做事有条不紊,勤勤恳恳,不卑不亢,最主要的是,态度非常好。 不可否认这姑娘能力不差,可这年头,能力好的人太多了,但态度就不一定了。我想她打动甲方的一个很大因素就是她的态度,做事的态度,以及做人的态度。 很快,她就升任见习项目经理了,但她依然是那副姿态,笑容可掬,不蔓不枝。 这是一个宠辱不惊的姑娘,她的性格,远不止“善解人意”这么简单。她身上没有都市人共有的浮躁气息,也没有小有得志后的傲气,我想未来还有更多的可能会发生在她身上,晋升、加薪、寻得良人……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必然的,因为,她是一个好姑娘,心中有天地的好姑娘,配得起千秋万代,一统岁月的江湖。 这是一座承载了太多年轻人的城市,人们有着这样那样的梦想。然而,梦想太大,现实显得有些遥远,于是很多人变得急功急利,焦虑狂躁,却忽视了细小甚微的事情。 奔跑的同时,对自己好一点,对身边的人好一点,让人在想起你的时候,嘴角会有微笑,该有多好。 我们都是小人物,在钢筋水泥下,背着小小的包,怀揣小小的梦想与心情。不一定要吹皱一池春水,且当微风清徐时,漾出一圈水花,在水花中翩翩起舞,不就很好么?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