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一定马不停蹄

你的人生一定马不停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就像女生的生理周期一样,会陷入没来由的焦虑和难过中去,尽管你也不清楚自己在难过什么。

迷茫先生经常感觉很多事情没做,却不知道能做什么,已经握紧的双手到最后只能落寞地磕碰两拳手指关节。

他说:“我想要的和我得到的总是背道而驰。”

严格说来,迷茫先生也算是个摄影天才,在MP4可以拍照的时候,他就在中学时代拍下过惊天动地的照片——偷拍小伙伴的睡姿。那些睡在书堆中间、横躺在阶梯教室椅子上的奇葩照,后来成了贴吧和BBS上争相传播的“大师”作品。

高二的时候,他拥有了第一台单反,于是彻底对摄影产生了脑残式崇拜,摄影QQ群加了几十个,上课的时候唰啦唰啦记着笔记其实全在写拍摄计划,省下生活费买了一堆摄影杂志,周末牺牲网游时间去公园拍作品。当时他身边所有人,包括我,都觉得未来在那些摄影杂志上,或者书店的摄影书架上,一定能看见他的名字。

后来每每想到这儿,都想说句脏话。就像胖子成了偶像潜力股,班花终将变成菜市场杀价主妇一样,迷茫先生让我们组团看走了眼,成了一家旅行社的普通小职员,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填不同的表格,偶尔需要早起跑去领事馆带客户面签。每天把不同的人送往不同的地方,自己却留在相同的风景里。

因为我毕业就来了北京的关系,所以一年只能有几次时间回老家与他碰面。那个原本在同龄人中染着黄发、脸上带着少年倔强、眯着一只眼在让人羡慕的高山和流水之间匆匆按下快门的男生,竟然变成了最最普通的人。

普通到放到人群里就找不到他,但随便叫声“喂”就回头看你的那种人。

迷茫先生潜心研究摄影付出的代价,是高三时成绩直接沦落成全班倒数。那个时候我劝过他,如果一个人做一件事的同时会影响到另一件事,那这个人,是没有资格三心二意的。当然他不会听我的放下摄影,但就算后半学期腾出一些心思在学习上,也没能逃脱拿着只能上二专的高考成绩单跪在他爸妈面前哭的结果。

其实大学对一个人最重要的影响,不是那个为你敲开就业大门的毕业证,而是能给你建立一个磁场,让你遇见怎样的人,而成为怎样的人。迷茫先生三年的专科生活,都是在寝室刺鼻的烟味儿和深夜此起彼伏的鼠标键盘声中度过的。身边人的爱好就是打麻将、看A片、逛街、玩网游,“梦想”这个关键词对他们来说是多余的,因为他们每个人都粗鲁地把人生分为活着和死掉两个阶段,结婚生子活着就好。

“摄影真的能养活自己吗?网上很多人拍得都比我好啊!”在一次次自我暗示与嘲讽里,迷茫先生终于选择了更多人走的那条路。

人终归是要跟现实妥协的。活着就好。

有一次迷茫先生跟他外婆吵架,索性直接飞北京度假来了。我说能跟外婆吵架吵到离家出走这么缺德的事也只有他干得出了,其实他哪儿是什么吵架,只不过在外婆面前有点儿无地自容罢了。因为外婆见不得他一回家就坐在电脑前或趴在床上懒散的样子,她说:“这不应该是我们七八十岁的老太婆才干的事吗?”

迷茫先生灌了大半瓶酒下去,说:“你以为我把那些破网页来来回回点开又关上、追剧消磨时间、看累了就玩会儿手机游戏很满足吗?每天在公司填表格填成傻×了,回家不窝在沙发上难道还扛着枪出去打一仗啊,好不容易想出去吃个饭,打开通讯录却不知道可以找谁。我也知道要充实自己,也会买点儿什么正能量、心灵鸡汤的书,可是看了两页斗志燃起来,睡醒就又被熄灭了。到头来,最先老的不是自己的样子,而是年少轻狂的心。”

好几次我试图把话锋移到摄影上,我给他列举身边朋友因为纯粹爱好摄影,最后开了工作室全世界各地巡拍,或者那些从小助理慢慢积累经验,变成商业杂志御用摄影师的例子,但最后都会以他的沉默作为话题的终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对梦想有了信仰的崇拜,自然也就在追寻它的路上奢求及时的回应。谁都懂得如果自己认真做一件事,就会完成得很好这个道理,但很多人觉得它始终是个假命题,因为做一件事要服从当下的情绪和环境,再努力奔跑的人也终会有停下来撑住膝盖喘息的时候。不过,休息之后要想再跑起来,就会力不从心,而如果不停顿咬着牙一直跑到终点,你是不会感觉太累的。

很多人看不见终点而焦躁地思考人生,结果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定中彻底暂停。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境遇,想得太多不如简单去做,当你对未来产生疑惑,试着去思考当下的自己可以做好的事。

50分的你只能得到50分的回应,而很多时候觉得生活辛苦,是因为总在以50分的状态答100分的考卷。不要问你的坚持可以给你换来什么,而是你现在可以做的,是否已经做到最好。只有这个阶段完结,才能走向下个未知的命运。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成功的人始终都不会放弃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每一个阶段可以做什么,也就能接受每一个阶段或微小或巨大的回报。

我决定写这个故事,是因为迷茫先生前几天给我寄了一张明信片,明信片是他自己打印的,像素不高的画面中,是一个侧躺在一堆教材上的小胖子,脸上肉太多把嘴唇挤成一个数字8。我笑到想骂人,因为那个小胖子就是我。

明信片的背面,简单的几句话,字迹还挺娟秀:

我觉得人活一辈子,一定要有个人,把这些闹心的蠢事记录下来。我辞职了,向南旅行。

想要的和得到的之所以时常会背道而驰,是因为你想要的,其实还不属于你,而你得到的那些,自己又不在意罢了。时间很短,容不得虚掷,时间又很长,要等很久才能找到归属。那些固执不肯松手的回应,到了最后,也都只是云淡风轻。

此刻的迷茫先生,应该在越南拍芽庄海滩的落日吧。

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但偶然翻开空间校内的相册,看着那些迷茫先生拍下的嬉闹和幼稚的回忆,心中就有了答案。我想,后来再看到这些照片的“受害者”,一定会跟我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感谢他,并且也相信,他正在他的梦想里发着光热,他的人生一定马不停蹄。(文/张皓宸)

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却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却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上的寂寞单身男女,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己长得丑,还嫌别人长得丑,一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必须得跟你标准相符。总之,爱情这大浪淘沙,让该恋爱的都爱上了,爱不上的就越来越作。

白开水小姐和可乐先生是在七夕节认识的,他们在某交友网站“让我们做一日情侣吧!”的活动页面互相看顺了眼,约在世贸天阶的巨大LED下面碰面充当一日情侣。

这两个黄金单身都是奇葩。白开水小姐是个老清新,26岁高龄还喜欢文青那一套,穿的衣服是淘宝几十块一件的素色森女款,爱看封面花里古哨书名十个字以上的爱情小说,微博的关注列表都是那些20岁出头长刘海脸蛋比女孩还俊俏的花美男,待她长发及腰,那些少年娶她真真是极好。可乐先生是一个装X大户,发微博朋友圈的照片必须带上奢侈品包包的边边角角,而那些包,要么是朋友的,要么是淘宝买来的A货。逢人必说自己人际网有多庞大,某某明星是他哥们儿,吹嘘得感觉腰缠万贯,实则兜比脸干净,跟女人吃饭都要对方埋单。

一日情侣的活动页面上,可乐先生传了一张自己穿白衬衣侧脸对着鹿角的文艺照,白开水小姐的则是一张穿着嫩色衬衫靠在朋友MCM包上的自拍,于是碰巧正中双方下怀。但一见面立刻见光死,白开水小姐无法想象照片里那个清新少年如今会穿着一身豹纹外加一双捆着巨大泰迪熊脑袋的鞋,当然可乐先生也无法忍受对面这个满身碎花的素颜路人。

两人别扭地互看对方一分钟,彼此都在琢磨如何开口说“再见好走不送”,等到第17对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后,可乐先生突然开口了,他说,来都来了,别输给他们。

两人彼此不顺眼到什么程度呢,那天他们全程没说过话,上午坐在巴黎贝甜玩手机,下午坐在星巴克继续玩手机。终于熬不住准备走的时候,碰见一对情侣,男的是可乐先生的邻居,女的是白开水小姐的同事,只见那女的抓住白开水小姐的手一个劲嚷嚷“恋爱了不跟我们说”,男生则用一根手指不断地戳可乐先生的肩膀,庆祝这小子终于脱单,最后二人一拍即合,“那不如我们一起去XX吃晚饭吧!”

于是他们被情侣二人带到建国门外的一家日料店,白开水小姐看到菜单就吓到想回家了,被可乐先生一把按住,瞥了一眼旁边的情侣,然后故作声势地说,想吃什么点就是了。等到结账时服务员说两人消费1800,他们就傻了,眼睁睁看着旁边情侣那桌,男方大方刷卡付了钱。可乐先生埋头低声说:钱你付了,咱们好聚好散。白开水小姐疯了:蛇精病啊,我哪有那么多钱!可乐先生压低声:你有多少,咱们A。白开水小姐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说,200,而且没带卡。

卧槽200块就想约会啊你,当然这句话可乐先生没说出口,因为情侣朋友正殷切地望着他们,于是他镇定自若地拿出信用卡,招呼服务生刷,尽情地刷!晚饭后,可乐先生还没从消费短信的梦靥中醒来,朋友又提议去三里屯喝酒,两人连忙拒绝,说要回去做爱做的事。被情侣连夸你们真恩爱之后,一日情侣至此结束。

王家卫的电影里说,其实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是不行的,如果我在另一个时间或空间认识她,这个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白开水小姐在大四谈过一场无疾而终的网恋,对方说是个飞行员,爱写博客,笔名叫空中列车司机,文笔酸到不行,背景音乐就一直在雷光夏陈绮贞等人的歌单里轮换,白开水小姐很爱他,可最后,人家飞一飞的就失踪了,至今都杳无音讯。可乐先生的爱情史,可谓是灌满碳酸超级刺激,他是个典型的吃软饭主义者,但北京的土豪都看不上他,于是靠自己的少年外表,专攻土豪胚子,要么是女博士,要么是女码农,三年谈了十几个妹子,他就像是间客栈,专门收留进京赶考的书生,和每个人私定终身,心想这么多总有一个会高中状元。但时间不等人,至今对爱情都没半点收获。

一日情侣这事儿没过多久,白开水小姐和可乐先生就成了室友。

事情是这样的,七夕之后的某天,白开水小姐在上班路上突然被围攻了,地铁站几个年轻人追着喊她碎花姑娘求合影,到了公司也纷纷惹来侧目。等到她打开微博之后,彻底惊呆了,一夜之间自己涨了几万粉丝,@和评论全是五位数,她看见转发大多都加了#最萌情侣走红#的话题标签,于是随手点开,然后就受到了惊吓,因为她看见那张被疯狂转发的照片上,穿着一身碎花的自己正深情地望着比她高两个头的豹纹可乐先生。

他们被偷拍了,重点是这么看来,真的很萌。

噩梦没有结束,走红后是随之而来的媒体采访和电视节目邀请,连某某制片都发来私信,要为他们量身打造一部电影,白开水小姐昏了头,理智告诉她应该发条微博澄清,但当她看见微博关注的几个橙V明星都跟她互粉之后,她选择性失明,默认了一切。

随之而来的,是所有人都在看她的可乐先生什么时候出现,下班后,白开水小姐就成了箭靶被无数目光扫射,最后被逼退到面包店里,看见了共患难的可乐先生。可乐先生房子到期,交不出房租,于是白开水小姐硬着头皮定下协议,以打折价让他搬到自己家来,一来互相利用,二来互相利用。

两个人住在一起后,插曲唱得就更加欢脱。别看可乐先生没钱,但他穷讲究,上了厕所必须洗澡,见不得家里一丝一毫的凌乱,还把白开水小姐满屋的少女摆件挪到一边,把自己的简易沙发床和茶几放到另一边,声称交了房租自己就有客厅一半归属权。晚上白开水小姐在房间看书的时候,隔壁就放起欧美R&B,点开香薰灯准备睡觉时,厨房却飘来可乐先生做夜宵的油烟味。

两人开着争吵模式相处,但总因为要随时在微博更新合影,出门要演情侣又不得不重归于好,于是他们的一日情侣变成了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长。

这对最萌情侣越来越红,赚得也越来越多。后来真的有那么几个土豪女对可乐先生投怀送抱,当然他绝不可能错过,时常把白开水小姐丢一边自己消失了。有那么几次,白开水小姐回家看着静悄悄的屋子竟然有些想念,但马上又自行了断这个疯狂念头。
有一次可乐先生喝醉了,给白开水小姐打电话去接他,她第一次挤在三里屯最热闹的酒吧里,
被光线刺疼眼睛,尽管忍受不了空气的酒腥味,但还是把瘫倒的可乐先生从一个大胸美女身边拽了出来。

周六的街道挤满了出租,却没有一辆能载他们回去,白开水小姐就这么吃力地扛着他,蹒跚地向前走。可乐先生满嘴胡话,他说,刚刚打你电话,一个女人接的,她连说了好几个打错了,那个时候,我突然害怕你有一天也会这么跟我说:打错了,再见。我知道你一定会出现,带我回家的,是吧。

是的。

于是在这晚之后,就像很多故事的结局一样,他们好上了。

没有电光火石,没有山高水长,只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就像某个人停在自动贩售机前,按下了一瓶可乐和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下它们,最后甜分和白水融归一处。

你为未来对象设下许多标准,但最后与你牵手的往往是标准之外的那个,遇见他时,那些长相体重有没有身骑白马是不是才高八斗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却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某天,白开水小姐窝在床上,用可乐先生的电脑看剧,兴起想去看看以前常逛的博客网站,打开后自动显示之前登录人的首页,她看见头像下的昵称“空中列车司机”,最后一篇更新是在6天前。

她扣上电脑,深吸了一口气。

王家卫还说,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来源/新浪微博,文/张皓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