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的幸运,是别人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

你以为的幸运,是别人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

00:00/00:00

文|林夏萨摩

【一】

小A是广州一所师范大学的学生,今年毕业。她是我2013年11月在广州大学城做一个品牌的校园万圣节派队时认识的。那时,她是我们校园迷你秀和派队现场的学生兼职的负责人之一,同时也客串过活动现场的性感女巫。我们几面之缘的友谊是建立在派对现场的活动执行,我帮她化派队妆以及对话聊天上的。项目结束后,我离开广州回到上海,后面加了微信,偶尔会在朋友圈里互动。

上个星期她在一些网络平台和公众号上频繁地看到一些我写的文章后,跑过来跟我聊天,她说,那是你吧?我一看名字和背景就猜到是你了。她说,你不是在广告公司上班吗,怎么突然变成专栏作家了?我说,这个只是个人兴趣,闲暇时写写而已。

小A好奇地问,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专栏作家,我也想有一个平台,可以偶尔写点随笔留下点痕迹。我说,我也是刚入门,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反正就是多写,慢慢地找到自己的风格和特点,尝试着发布在一些开放的平台上或是自己私下投稿,等待喜欢你文字的人出现或者被编辑挖掘。

小A说我并不是那种特别能用文字表达自己的人,当初自己是阴错阳差地进了中文系,平时并不怎么写东西,只有在难过的时候才会写一点。我说很正常啊,因为你不够喜欢,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文字,就会一直写,一直写,然后就真的会写得好。我说,不如,你去简书上注册个账号,把简书当成是你的日记本或是草稿纸,在上面慢慢写起来,时间长了就会有进步的。至于“专栏作家”是个不错的目标,但目标只有努力了才有可能实现,光是嘴上说说是没有用的。

小A说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有的人可以被挖掘,是他们幸运,还是他们有这方面的门路,主动去寻找的资源?我觉得自己这方面比较闭塞。她接着问,对了,你是不是认识很多杂志和公众号的编辑啊?

我说,是你自己主动走出去,还是别人主动找到你,这都是不重点。不管你处于什么样儿的位置和领域,你自己优秀了,别人自然会来找你。如果自己水平差,再有门路也是白搭。实力是第一,门路是第二,做任何事情都一样。

【二】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对话中有两个问题特别有意思。

对话聊天时,一个人问出的问题,多少反应了眼前这个人的心理状态和思考问题的逻辑方式。而你对对方问题的思考和回应方式,是由你的思维逻辑框架决定的。

比如小A问,“怎么成为一个专栏作家?” 我心里想的却是:

一、我还不觉得当下的自己有资格戴上“作家”这顶帽子,充其量是个喜欢写文字的人。

二、至于如何成为XXX,这是一个非常宽泛的问题,而宽泛的问题是注定了很难有非常到位和准确的回答的。就好像“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和“如何使得自己的心胸更宽广”这两个问题,明显后者更容易回答,只因为它的针对性更强。

三、为什么小A问的是“如何成为一个专栏作家”,而不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写文章的”、“你写了多久了”,这样更为具体和可执行性强的问题。我大胆地揣测,也许她眼里看到的是“结果”,关心的也只是“结果”,至于中间的“过程”,她并没那么在意。可是,我们在谈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剥离这中间的过程直接谈“结果”吗?好像不行吧。

很多时候,我们倾向于只看到别人的“成果”,而忽略别人的“努力”。但我们又会很努力去打听别人成功的故事,成功的方法,这种对别人成功路径的刺探结果直接决定了我们对眼前的这个人是表示赞许还是抛出鄙夷!

当对话到了“你是不是认识很多杂志和公众号的编辑?”,事情变得更加有意思起来。

很多时候我们发现别人获得了某些成功,或坐到了某个位置,被大众看见或者为人所知,我们第一反应是人家运气好,有门路。你以为别人只是幸运,但真相可能是人家积蓄了很久的能量终于开始爆发了,终于开始被别人看见了。就我自己而言,不算中学时代的八股文和乱七八糟的豆腐块,从大一开始到现在,零零散散地写东西也有七年的时间了,我写了七年,才开始能有一些引起大家共鸣的东西,才开始被大家认可和看见。一切,哪有那么简单。很久以前,我就说过,如果说我还有什么英雄梦想,那就是我希望有一天我的文字可以治愈人心。我努力了七年,才开始能够温暖大家,才有那么一点点资格当大家的太阳。

我有个大学同学,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子,也是码字的,大学期间开始涉猎剧本的创作,现在在家专职写小说,她每天的生活轨迹就是吃饭、动画、看书、写小说,偶尔休息,周而复始。后来我才知道,她从中学时代开始断断续续地写,现在已经有四部长篇小说了,短篇不计其数,她写了那么久,直到今年才觉得自己该出成绩了,才开始着手一些出版事宜。也许,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她的小说在各大书城和电商渠道上火爆销售,不了解的人或者曾经的同学看到了她出书会觉得她很幸运,她可能有这方面的资源和门路,不然一个英语专业的学生,怎么就突然出了中文小说,还一下子火了?但你真的不知道,人家努力了多久。人家写了多久,才敢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

【三】

我承认我也有这样的时候,把别人的成功归结于“运气好”或“资源优势”,甚至是“长得好看任性”这样想当然的原因。但最近,我越来越开始反思,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为什么更倾向于将别人的成功归功于运气好呢?

有一天我忽然就想通了,因为把别人的成功说成是“运气好”,是一件特别简单,特别一劳永逸的事情。因为像是运气这种虚无缥缈没有定数的东西,注定了是我们所不能掌控的,我们将他人的成功归结到我们不能掌控的东西上时,我们就为自己的“不成功”、“失败”和“放弃”找到了很好的借口。因为我们没有那些资源,没有那些幸运,反正无论我们怎么样做都不会成功的,那么我们干嘛还要努力?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保持现状就好了。反正,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的。你是否这样想过?这样为自己找过借口?

再换个角度思考,将别人的成功归结于运气好的我们,并非狭隘,并非愚钝,我们只是太过聪明罢了,太早地洞悉了这一切。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舒适,为了自己眼下不那么成功的处境有一个体面的说法,也会选择将别人“成功只是运气好”的这种说辞坚持到底的。但,这真的好吗?这并没有什么用啊!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幸运,是别人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承认这一点,是我们进步的开始。与其把成功归结在“运气”这样虚幻的东西上,倒不如把它建立在我们可以驾驭的东西上,比如勤奋,比如努力,比如方法。

最后,就算你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人家就是凭借着好运气和资源到位才获得的成功,也请你假装别人是很努力才拼到现在的这个位置的,只有这样,你才能憋着一股子“不服气”的劲头,用你超于寻常的努力和坚持,去击败你想要击败的对手,赢得你想要赢取的战争。

我是幸运的,遇到她们,遇到你们,所有人。

我是幸运的,遇到她们,遇到你们,所有人。

今天中午吃蒜薹炒腊肉的时候,我想起两个人来。

 

她们是我曾经租房子时候的合租室友,根据年纪排序,她两分别是老大和老二,我是老三。老大有一个奇特的减压方式就是早晨做饭。因此我们三个人商定,每人每月交100元钱,老大每天早晨做饭,我们仨人都中午带饭。老二每天负责下班买菜和管钱,老三我不太会做饭又能折腾,因此老大老二坚决不让我进厨房,只让我等着吃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回报。三人一个月共300,这个费用太少了,我提议多交点钱,但老大老二坚决控制在这个范围之内。因为我经常有约不带饭,对吃饭也没什么大兴趣,因此我也不知道她们都吃什么,也没太注意我每次都带着什么饭。

 

有次我下班回到家,老大从屋里伸出一只脑袋问我,明天带饭吗?我想了想说:“带吧。”话音刚落,老大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朝老二的屋子喊了一声:“老二,买蒜薹,明天老三要带饭。”我有点奇怪的问她:“什么叫老三吃饭买蒜薹,你们平时不吃么?”老二边换鞋边说:“我们平时就吃白菜土豆什么的,老大说你爱吃蒜薹,所以你吃饭的时候我才买蒜薹。蒜薹比较贵嘛。”

 

我有些发愣,但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她们两个各干各的,跟没事儿人一样买菜的买菜,拜佛的拜佛。我才回忆起来,每次带饭都有蒜薹这道菜。我一直以为,她们也爱吃。但没想到她们这么迁就着我,自己辛苦劳动,还要顾及我爱吃什么,还要为我去买贵的菜,自己平时就吃便宜的。

 

其实老大每天早晨7点就起来做饭,而我每次都是从门缝里飘进来的菜香所惊醒。老大的菜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这种味道包含在所有的菜里,土豆、萝卜、豆角、番茄炒鸡蛋什么的,都有同一种味道,以至于跟她学做饭的老二后来做出的菜也是同一种味道。每天早晨八点半左右,都会在蒙眬中听到老大推开我的房门,拿走我的玻璃大饭盒,装好满满一饭盒菜和米饭,再开着饭盒盖送进来,放在我的写字台上,巨大的、统一的菜香味儿此刻飘在我房间里,让我再也睡不踏实的想起来吃两口。等我磨蹭半天起来差不多晾凉了,可以吃两口再带走,也可以直接盖上饭盒盖带走。每天中午,我都会在办公室吃掉老大给带的满满一盒饭菜。同事一直以为我家人在身边照顾我,但每次听说室友做的饭,大家总是惊讶的不得了。

 

除了做饭,她们也从不让我做家务。现在回忆起来,跟老大老二一起合租的两年多时间里,我没有倒过一次垃圾,没有拖过一次地,每次她们都以我太忙,晚上还要写作太辛苦为由帮我都干完。我晾在阳台的衣服,也每次都是她们来收。我过意不去,想要多交点钱,但总被以公平为理由拒绝。其实我比她们工作早一年,工资高一些,我愿意多付一些钱,想以此回报她们的劳动。但我也知道,钱并不是她们对我好不好的理由,但我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来表示一下,尽管还是被拒绝了。

 

后来,我们渐渐分开了,各自有了新的家,生活在这个大大的城市的三个不同的角落里。但总在不经意的某个时刻,我们还是会去老大家吃她刚研发出来,可其实还是那个味儿的各种饭。每次,老大都等着老二,然后一起接上我,慢慢回家,慢慢做饭,三个人像以前一样,围在一个小桌子上闷头吃上一大碗,临走老大还恨不得给打包一份带走。前几天老大买了房子,我说我还想吃你上次做的那个乱七八糟的面啊,老大毫不犹豫的说:“赶紧来,我家厨房处女用给你了。”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远方,心里冷的要命;有时候你拼命想找个男朋友,以为那样就有了全世界的温暖;有时候你孤独寂寞的想哭,总觉得自己没有依靠。但有些很小很小的细节,蕴藏着点点滴滴的温情,其实就弥漫在你的身边。这种温暖很微小,微小到你如果不写下来真的会忘记。

 

相对于小小的你我来讲,每个城市都很大,大到像洪荒宇宙,你与一个人分开,就可能永远不想见;每个城市也都很小,小到只要你诚心相待,破房子也是温暖的家。城市里的每一个孤独的灵魂,可能孤寂、可能寒冷、可能不安、可能哭泣,但总有那么一刻,你会在自己的生活里找到一丝温暖,包围着你,裹挟着你,慢慢长大。

 

我们都以为,有一天成功了,一定会幸福;有一天我有了大house,有了豪华家私和太空棉被就再也不会冷。可无数前辈在回顾往事的泪光告诉我们,所有关于青春里的奋斗故事,都离不开艰苦的环境,捉襟见肘的窘迫,但那些回忆起来能让你的皱纹都舒展开来的人和事,才是你绵长的生命时光里,最温暖幸福的事。

 

我是幸运的,遇到她们,遇到你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