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曾经的自己讨厌的样子”,真那么糟吗?

文/张佳玮 “长大了,想当个科学家!” 这话还在耳边回荡,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四年了。想一想,那是我第一次明确的嚷…

无法抵达的距离

年少总轻狂。

我们念念不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