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这是病,得治

姑娘,这是病,得治

文/聪匆葱聪

我有一个同事,让人看了会觉得她工作很累,身体虚弱,心情不好,压力很大。抱怨着北京的交通、房价、空气,最后还是呆在这个城市挤地铁,吸雾霾。刚认识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可时间久了,会发现吃饭的时候闲聊的时候,巨大的负能量笼罩着她。

其实工作时间,工作量大家都一样,可姑娘就能过出一种累到死的感觉。工作就只是养活自己的一种手段,做与不做它都在那,活儿多你就抓紧做,少刷微博微信,少聊QQ,合理安排时间,正常时间完成应该没啥问题。遇到麻烦的客户,有那抱怨的时间问题早解决了。我一直认为正是有麻烦客户的存在,才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从细节方面提升自己。

姑娘总是在说自己身体不好,从小就这样,一年感冒好多次,不是这难受就是那难受,身体不好真是好麻烦。然后叫她打球,不去,练瑜伽,不去,周末假期出去玩,懒得动。这样怎么会有好的身体?我们的工作基本是对着电脑坐一天,时间久了,腰疼背疼眼睛疼,大家都会有。可问题是工作必须得做,但不能让身体垮了,你得锻炼啊。谁的好身体,好身材都不是天生的。你只看到了别人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难道就只能是羡慕,看着自己病病殃殃,就只能是抱怨?行动啊,你不动身体会好吗,肉会走吗?

我一般下班回家看纸质书,地铁上看kindle。该姑娘说我好羡慕你的生活方式啊,可我不行。我想说看书这件事吧,你不看就永远也看不进去。你不看你就别羡慕别人,一幅我也想这样但是臣妾做不到的表情。还有姑娘会说我不会打扮,不懂怎么捯饬自己。我承认有人对时尚有天生的敏感,但剩下的人其实都差不多吧。你不会,你可以看看时尚杂志,杂志贵,你就订阅个微信公众号,每天熏陶一下自己。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去逛街试衣服啊,又没让你买,试着试着不就知道什么适合了吗?

也许每个人的周围都会有这样的人,她们总是在抱怨,在黑脸。羡慕别人,哀叹自己。觉得自己的生活整个一个受难营。我想说,这是病,得治。要根治,靠自己。这么缠手的疾病,一时半会估计痊愈不了,但不治将恐深。治疗方法唯有行动,治疗关键在于坚持。一点点改变,可以不要求一下子推翻全盘生活习惯,但可以从一个点开始,尝到改变带来的甜头,鼓励自己继续下去,然后到线,最后到面,改变整个生活。抱怨少了,整个人就都好起来了。

曾经看到一句话,高兴你就笑,不高兴你就等会儿再笑。看完我就笑了。生活就是这样,每天挤公交挤地铁,工作琐碎繁重,还会偶遇奇葩,但这只是它的一部分,而且每个在这个城市的人都是经历的一部分。无法改变,就只能面对,既然选择面对,那就尽量乐在其中。下班之后,周末之时,你就是另一个自己,看想看的书、电影,见想见的人,早睡早起,锻炼身体。

八小时之内决定现在,八小时之外决定未来,人与人的区别就在于八小时之外如何运用。

 

跳槽后你迷茫了吗?放宽心!

跳槽后你迷茫了吗?放宽心!

文/cathy

每次出差回来都要生病,不算严重,小感冒,头晕脑热总会有。拖着昏沉沉的身子去公司处理出差期间没来得及看的邮件,然后去跟客户开会,签下一个订单,继续处理邮件。

深圳已经完全进入夏天模式,下午六七点还是阳光普照的景象。Fish公司晚上有party,早早打了招呼说晚上大概要半夜回。于是一个人也懒得去邻街喝粥,在楼下超市买了水果上去,就窝在沙发里,翻出老电影边看边吃。等我看完两部电影,洗完澡,敷完面膜,做完倒立,正打算睡的时候,Fish回来了,零点12分。

她刚换新工作,正融入新的环境,也正经历着去年我经历过的转变期迷茫。有时候,迷茫发生在长久一成不变的工作中,一眼看到尽头,让人心生无趣的绝望。于是急迫于想要改变,采取行动后是对新事物的期盼和热情,仿佛又重生了一样。而过渡期的迷茫是,进入新的工作环境和人际圈子之后,开始质疑这是否是自己想要的。每一次选择的背后,都会有一个“你是否会后悔”的问号。对于新事物,你并不能真正知道将要迎接的是什么。人最害怕的质疑并不来自于别人,而是来自自己内心,质疑自己的选择,质疑这样下去的未来。

记得刚到公司上班的那天,前任同事交接一些工作给我,才发现真正要做的工作内容远远不止当初面试时谈到的,可以说是比谈定的工作内容要多的多。作为MD的助理,自然要处理MD的所有business,而作为sales出身,MD和我都希望自己能兼顾sales的工作,同时附加七七八八的杂事,例如更新公司网站(编辑公司新闻、更新产品图片),负责每一次的展会事宜(大到展位设计、小到参展人员的行程安排,我们公司每年至少4次国内外展会),每周提交三份报表……于我而言,害怕的不是辛苦,而是当自己的性格或意愿与工作需求产生冲突时,开始质疑自己的选择。

我还记得2011年在家那会儿,某天跟妈妈在家聊天时她说,她和爸爸曾经以为最适合我的职业是公务员或者教师,因为我从小就不善交际,长大后也不懂圆滑,我适合独立完成自己的工作。这一点也被MD证实。年前MD请我和麦姐吃饭,饭桌上他说,Cathy你幸好不是做内贸,你这样的性格绝对是不行的,在你这个位置上,一定要八面玲珑才行,如果你不改变自己的性格,你不会有成长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刻意与人保持距离,你太安静了,这样不行。其实小时候就有过类似的说教,跟爸妈去参加某个饭局,除了喊叔叔阿姨好,是不会再开口说其他寒暄话的,相比其他小孩儿的活跃,难免被爸妈说不懂事。而从小就懂得逃避的我,也因此极少陪爸妈去这些场合。

曾经我认为,我的性格如此,这是天性,我也不想改变什么。况且,并没有规定要全世界的小孩儿都一样八面玲珑或者古灵精怪,我乐意做那个看上去不合群的呆子。同时也为自己想好了说辞: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做的事,这世间总有适合我的。

做总助一年,见了很多人,又明白了一件事,意愿和能力是两回事。“不愿意”不可以作为没有能力的借口。当你拥有某种能力之后,才有底气宣布愿不愿意使用这种能力。某天晚上出去夜跑,耳朵里是艾薇儿的专场,听着她的咆哮,大汗淋漓的时候突然一下子顿悟了,为什么要害怕跟人接触?不需要害怕!把每一个心里障碍当做一个怪兽,打一个怪,升一个级,你越淡定,它越渺小。然后一下子就觉得心里舒坦了,我想通的是,我不需要变成在酒桌上游刃有余八面玲珑的角色,但是我也不需要害怕或反感面对这样的场合。我想要保持自己的天性,但我也愿意成长,并且有成长的能力。

在接触了各种不同的人之后,发现很多大人是不讲道理的。常常在网上看到段子说,不要变成小时候自己鄙视的那种大人,但很多人还是正在变成这样的大人。我不能说“无奈只是借口”这样的话,我相信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虽然说三岁看老,但是即使13岁的你也不会完全知道23岁或33岁的你想要什么样的事业和生活。

当你的同事们都成熟火辣,而你只是个小清新风格的小女孩,你也不用怀疑自己是否不合群。如果你的内心告诉你,你不想变成那样,那就不要变成那样啊,你还是你,二十多岁的你已经是有自己性格的大人了,完全不必要因此而怀疑自己。当然,也不排除当你到下一个心理年龄阶段时,或许又喜欢火辣的风格了。

有段时间因为同事离职,一个人要做三个人的事,又正好要带队参加广州的展会,同时还要策划两个月后德国的展会,准备签证资料,设计展位,运输展品……期间还不时有客户来访,要做presentation,要带客户参观公司,要跟客户吃晚餐。一天48小时都不嫌多,那时每次爸妈打电话来我都在加班。有一天又是十一点多回家,Fish忍不住说:“你这样的工作强度大的有点不正常啊!”

这个时候是很容易怀疑人生的。怀疑自己这样做值不值,也不能免俗地想着自己这么累图什么。尤其老板还在这个时候泼你冷水,看不见你的努力,因此整个人都是很泄气的。

但是不知不觉这段时期过去之后,回想起来都很感谢自己当时的坚持,觉得自己像个超人,后来再遇到困难,也就不算难了。而意外的惊喜是,某天又在风风火火地安排工作时,一位在公司呆过数年的同事突然一本正经地跟我说:“Cathy,你抗压能力超强,一般这种工作量大的人脾气都很暴躁,你却和其他人不一样,不急不躁的做好每件事情,实在是太难得了。”我笑着回她:“你是没见到我暴躁的时候罢了。”而年终考评后,麦姐神秘兮兮地跟我说:“Cathy,你的分数很高哦,老板都很少给人评80分的,除了副总、蒋经理和我,第四个就是你了。不错啊!”然后拉着她去吃大餐。

忙的时候,最懊恼的是觉得没有自己的时间了,买的书没时间看了,画本和日记本都很长时间没碰了,没时间去跑步了,没时间敷面膜了,周末也没时间跟朋友聚了,说好的旅行也泡汤了。《豪斯医生》里有一集,House千方百计忽悠自己的女友说晚上跟基友Wilson约好了要去看球赛,又跑来告诉Wilson,女友临时约自己晚餐不能去看球赛了。最后其实是他一个人在家,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另外还给自己叫了一份外卖。我特别能理解这种行为,人有的时候就是很想自己一个人待会儿。我不是那种非要逼着自己365天一天不落地去坚持某件事并以此为原则的人,我听从于自己的身体和内心的需求。晚上一两点睡早上六点起床工作一整天除了吃饭连喝水都顾不上的时候,别跟我说“时间挤挤总会有的,如果真的想做某件事一定可以做的”这种话,如果真的有空隙时间,我也只有力气发发呆。

偶尔忙到情绪快崩溃的时候,就会叫上朋友出去大吃大闹一场,瞬间解压。我也很感激,身边总有一帮任何时候想要出来吃东西都会有响应的朋友们。无论谁心情好或是不好,或是公司遇到奇葩,又或是长时间的加班狗,聚在一起吐吐槽,没有比这更令人放松的了。情绪不对的时候,朋友的陪伴真的很重要,情绪发泄完又是条好汉。

事实是,刚换工作或转行都会有一段忙碌期或迷茫期,而这个时期总会过去的。最重要的是,这段时期结束后,你是否还觉得这样的努力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果是,那你确实可以考虑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选择。但如果你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成长,那么你可以继续安心的做下去了。

【周日答】你现在的工作,或者想从事的工作是什么?

【周日答】你现在的工作,或者想从事的工作是什么?

温柔的风 穿堂过ジ

教师

Loser

想从事那些与本专业无关的职责。感受不一样的生活。理解不一样的苦心

颜小墨du

财务,这个当年在学校里我深恶痛绝的岗位,现在我正从事着,当然,这一切都是个人的偏见

小丑面具

将来会是一名人民警察

力量帝

其实我要求不高,等毕业了当一名地理老师就ok了

Sherlock

赋闲在家,想从事金融机构

现在是班主任

阝日

国企

木小希

现在工作是研发,未来想从事与英语或者篮球相关的职业。

Rebecca

目前刚辞职,后续想找没那么累的工作,比如文职行政,之前几年太累了。

PIG兔子

毕业季到了,我正在从事幼儿教育工作。

感恩的心

自行创业

自然卷

正在从事单身狗的工作,未来依然想从事这个工作

爱大笑的文艺女青年

我也是今年六月份马上毕业的人了 目前从事杂志编辑 毕业了以后想从事婚礼策划 希望我可以坚持下去 以后越来越好 从今以后我应该独当一面,学会做一位单枪匹马的勇士。

人生如戏

2012.11.16实习然后工作至今,会计

『』

从事又恨又爱的会计工作

BENSON

咖啡行业呀,一个新晋Barista。(插个小话哈哈)毕业季嘛,今晚才跟同学讨论,要不要跟大学喜欢过的人在恋爱多一天,把要做的事都做了…哈哈,我感觉要是答应的话那应该很开心吧。

凌霄

失业ing 想做试衣模特,花艺师

。柒月

教育培训

沐歌

西点,我还没毕业,课余时间兼职,很喜欢西点,打算毕业后好好学习西点

说谎的兔子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每天逛网页的客服工作让我很抑郁,想去做个自由的画家。

苹果°小丫头、

毕业N年了 目前从事金融行业

露过时光

又是一年毕业季,我已经踏入社会5个年头了,现在正从事广告行业,将来想自己开一家影楼或者甜品店。

lynne

我现是大三学生一枚,呜呜呜,明年就毕业了,实在舍不得我的小伙伴们呀……我将来想从事造价方面的工作

℡韻

正在从事与建筑有关的工作,以后都会继续干这样的工作

来治狒狒的我

我正在从事房地产销售,想坚持下去!把这份工作当成自己一生的事业!

毕业好多年了。。。。

李晓康

从事房产销售,就是想做一辈子的销售。

kim

希望可以从事公共服务的工作

小雯子

如果可以再选择,我想去外企,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呆在年轻人扎堆的地方,每天汲取满满的正能量!充实踏实过好每一天!

Qinshine

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希望从事跟会计有关的工作+_+

super superman

正在从事渣土车公司文员职位。未来想成为一个成功的自由职业者!虽然很遥远,一定要努力努力

佩佩

护士 做自由职业想干嘛就干嘛!无拘无束

何晓婷

想当大学辅导员

梅红

正在学校做毕业设计,想找份原创服装公司好好干下去~

格桑

资深hr.

匿名

今天拍毕业照,感觉心里有种失落感。会继续从事会计,以后再做感兴趣的

水中月

哈哈!毕业季已经成为往事,我现在从事教育工作

Shawn

像美国标准的国家内审员

水中鱼

一切都已定局!

蠢女人

我在上海,小小文员一枚,会计在读。以后要做一枚美丽的小会计

外向的孤独患者

IT创业狗,虽然已经 进入正轨,但每天操不完的心,汪汪汪关于将来我想退休

隔壁家的泡芙小姐

那时候我正从事平安内勤。将来想自己开工作室。

天空乾淨。

从事交通类的工作,可是却觉得不适合自己。好迷茫。

怀念。

既然已经选择了临床我就得好好学。我想要当一个儿科医生,在小医院,每天不用那么累,有时间照顾家庭和孩子。

打算以后从事图书编辑

陈蓓

医务工作

琪琪

我毕业十年了,一直在从事着自己学的专业,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因为喜欢。

胡嘉

会计

a兜兜胖

毕业很多年了!孟……为什么结局成了这样……请你有时也能想想我……

张先生

医生喽,医学生,只能这个好啦

正在从事给排水设计

設計師

雨一直下

迷茫了

.

餐饮。销售

隔壁家的泡芙小姐.

想做联动办公室

春暖花开

未来 建工人

郭洋

文职

张鑫荣

我正在从事的工作是银行,即将我要去做团购销售

73cm的少女心

现在是文员,虽然是临时的,但每天忙的焦头烂额。将来… 要考公务员。嗯,努力。

苏城

出纳,毕业五年了来来去去的换感觉一直不稳定

墨七公子

听到毕业的话题 总会忍不住伤感和怀念 毕业季离我想来已是三年前的事情 那种暗自庆幸考入机关单位工作的那种热情早已被茫然和厌恶所替代 在不远的将来 会想去四大工作 身不安却心安

cherish

我在销售奥迪系列底盘零部件,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在同一个城市,年底我们要结婚了

淑女硕

会计工作

糖堆儿吗?

我是一个计算机网络专业应聘了会计却被分到销售的,不要问我将来要从事什么,说句反心灵鸡汤的话:我上班就是为了钱,不是为了理想,我最大的理想就是不上班!哈哈哈!

りん

想从事日语方面的工作

莫若寒

看着镜子里面那个人 有时倔强得让人陌生 总有太多无休的声音 任性将每个对错区分 世界从不同想象的天真 偶尔也付之笑声 我一直在努力地往前飞着 恋过灯火也停过远坡 勇敢如此从来只能够是自己给的 我无法拒绝时间留下的痕 又有过多少被改变的真 还能否记得最初想要变成的 的那一个人

任时光荏苒

读高中,我现在是初三学生

温暖比烟花更凉。

现在还在上学

KS视觉____★☆

摄影师

独善其身的猫

还有两年毕业,但感觉时间消逝的太快

陈小Y

我现在是一名社工,虽然我本科是化工专业。我喜欢我的工作,即使工资低即使社会认同感低但是真实而快乐。助人自助,用生命影响生命

哇塞!你好美

天天花老板家的钱,天天看我不顺眼的工作 ——采购

Zoe

我想当个警察但我是英语专业的大一狗

Fernweh

外贸

焱焱

孕妇待产中……在家休息

云云

将来想做财务,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化缘

企划

_想起_妳

荒野求生

猪兜。

厨师行业!

我必须忍住忧伤

想做个牛牛的律师

颠覆

摄影师

 

年轻时,最纠结莫过于决定这一生要做什么

年轻时

 

工作是人一生的主题。这个想法不是人人都能同意的。

我知道在中国,农村的人把生儿育女看作是一生的主题。把儿女养大,自己就死掉,给他们空出地方来——这是很流行的想法。在城市里则另有一种想法,但不知是不是很流行:它把取得社会地位看作一生的主题。站在北京八宝山的骨灰墙前,可以体会到这种想法。

我在那里看到一位已故的大叔墓上写着:副系主任、支部副书记、副教授、某某教研室副主任,等等。假如能把这些“副”字去掉个把,对这位大叔当然更好一些,但这些“副”字最能证明有这样一种想法。

顺便说一句,我到美国的公墓里看过,发现他们的墓碑上只写两件事:一是生卒年月,二是某年至某年服兵役;这就是说,他们以为人的一生只有这两件事值得记述:这位上帝的子民曾经来到尘世,以及这位公民曾去为国尽忠,写别的都是多余的,我觉得这种想法比较质朴……恐怕在一份青年刊物上写这些墓前的景物是太过伤感,还是及早回到正题上来罢。

我想要把自己对人生的看法推荐给青年朋友们:人从工作中可以得到乐趣,这是一种巨大的好处。相比之下,从金钱、权力、生育子女方面可以得到的快乐,总要受到制约。

举例来说,把生育作为生活的主题,首先是不合时宜;其次,人在生育力方面比兔子大为不如,更不要说和黄花鱼相比较;在这方面很难取得无穷无尽的成就。我对权力没有兴趣,对钱有一些兴趣,但也不愿为它去受罪——做我想做的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写小说),并且把它做好,这就是我的目标。我想,和我志趣相投的人总不会是一个都没有。

根据我的经验,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在这方面,我倒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干什么都可以,但最好不要写小说,这是和我抢饭碗。当然,假如你执意要写,我也没理由反对。总而言之,干什么都是好的;但要干出个样子来,这才是人的价值和尊严所在。人在工作时,不单要用到手、腿和腰,还要用脑子和自己的心胸。我总觉得国人对这后一方面不够重视,这样就会把工作看成是受罪。失掉了快乐最主要的源泉,对生活的态度也会因之变得灰暗……

人活在世上,不但有身体,还有头脑和心胸——对此请勿从解剖学上理解。人脑是怎样的一种东西,科学还不能说清楚。心胸是怎么回事就更难说清。对我自己来说,心胸是我在生活中想要达到的最低目标。某件事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认为它不值得一做;某个人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觉得他不值得一交;某种生活有悖于我的心胸,我就会以为它不值得一过。罗素先生曾言,对人来说,不加检点的生活,确实不值得一过。我同意他的意见:不加检点的生活,属于不能接受的生活之一种。人必须过他可以接受的生活,这恰恰是他改变一切的动力。人有了心胸,就可以用它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高尚、清洁、充满乐趣的生活是好的,人们很容易得到共识。卑下、肮脏、贫乏的生活是不好的,这也能得到共识。但只有这两条远远不够。我以写作为生,我知道某种文章好,也知道某种文章坏。仅知道这两条尚不足以开始写作。还有更加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某种样子的文章对我来说不可取,绝不能让它从我笔下写出来,冠以我的名字登在报刊上。以小喻大,这也是我对生活的态度。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文/周宏翔

十月的时候,松松搬了第三次家,这是在上海工作以来最伤筋动骨的一次,或许是呆的时间长了,行李由一个变成三个,三个变成五个,完全呈奇数倍增长。直到筋疲力尽把所有东西扛进屋子里,松松给我打了个电话,“天,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了,我简直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我竟然靠自己搬完了东西,从浦东到北新泾,简直要疯特了!”因为房东要卖房,即使松松出再高的价格,对方也不租了,最后那一两个月,房东隔三差五带人看房,松松也是受够了,二话不说,终止了合同,跑回自己曾经最熟悉的北新泾找房子,也不管从东明路到北新泾到底有多麻烦,她说,这就是做人的态度。

但是,搬完家后,松松立马就穷了。她无奈地说:“我这个月要还六千的信用卡,想想又觉得好无力。”每当这时我都特别吃惊,六千,为什么,在我和她工资相当的日子里,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月可以用掉这么多的钱,“你还了信用卡不是要喝西北风啦?”松松说:“那怎么办呢,总不能亏待自己啊!”

像我和松松这样的年轻人,二十五六岁,有稳定工作,出入高档写字楼,经常出差飞来飞去,相比于许多的同龄人,都有着难以掩饰的优越感,但是,每当我一聊到身边的同学,很快就道出不明所以的感慨来,“虽然别人在小地方只有三千来块工资,说实话还不够还你信用卡一半的消费,但是,别人已经买房买车啦,就算是借的父母的钱也好,朋友的钱也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像我们呢,外表光鲜,其实什么都没有,连房子都是租的。”

“那又怎么样?换句话说,现在给你三千块,让你蜗居在一个夜里连书吧咖啡厅都没有的小城镇,除了一两家只有五六年前老歌的KTV和几家乌烟瘴气的麻将馆以外,就只剩下跳广场舞的大妈了,你愿意吗?”松松总是这么自信地说。

去年三月的时候,松松花了一笔重金去学芭蕾舞!当时我在电话里笑了她半天,她不以为意地说:“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你就没有什么爱好是别人不会发笑的吗?”一句话噎住了我,立马笑不出来了。

就是这样的她,可以把钱砸在练习舞蹈,学习外语,出门到处旅行,买上千的衣服,也是这样的她,在精疲力尽之后回到自己在北新泾的小蜗居里,看美剧逛淘宝淘机票。出入CBD的光鲜外表底下,是进出老工房的简单生活。

我说:“松松,你应该存一点钱,无论如何不可能在上海这么多年什么都不留下吧。”松松不屑地说道:“我存的啊,只是存得少,要是你让我工作只是为了存钱,我还不如回小地方生活呢,我为什么要生活在大城市呢,就是因为在这里我才可以体会更多有趣的东西,不是吗?”

不可否认,她说得没错。

即使如此,依旧在网上有很多人嘲笑飘荡在北上广的年轻人,说我们这样的人放弃家乡,只是爱慕虚荣,即使奋斗十年,也不可能在北上广买下一套房,即使真的有能力买下来,那多半也不是靠自己,即使真的靠自己,那多半就是拼得头破血流千疮百孔。这样一说,松松就会笑,“是吗,我为什么一定要在北上广买房呢?说这种话的人肯定是嫉妒,如果不是嫉妒,他过他的小日子,我过我的大生活,有何相关?而且,如果说这个话的是个男的,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连我这样的女生都有勇气在这茫茫人海中飘荡,他居然窝在安逸的环境说三道四,不好笑吗?”

周末的时候,松松打电话给我,说想去宜家逛逛,原本我以为只是逛,结果松松买了一张桌子,一个沙发,几卷墙纸还有若干零零碎碎的小饰品。

我扛着桌子,望着松松问:“你是准备干嘛?”

“不干嘛啊,我那个房间太low了,躺在床上完全体会不到家的感觉,所以我得动工改造一下。”

“拜托,那只是租的房子好吗?”

“那又怎么样?房子是租的,但生活不是。”

从那天开始,松松一下班就开始“改造”她的“闺房”,经过一周的时间,她邀请我再去,已经翻天覆地变了样,她把旧家具都收起来,联系房东,能退走的就退走了,整个屋子简直和新家一样。

那天我和松松坐在她新买的沙发上看电影,那是安妮海瑟薇主演的一部戏,松松抱着抱枕,说:“为什么国外的人都是租房子生活,从来不会因为房子的问题去局限自己的脚步,但中国人不行?好像一定要有一套自己的屋子,落上自己名字的房产证,才可以称得上完美的人生?”

“因为有了房子,才有家。”

“什么是家?”

“有爱的人,有柔软的床,有早餐,有晚饭。”

“所以这些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才能有?”

“这个……”

“我新买的床垫很软,如果我找到男朋友,我觉得在这个屋子里,我们也可以过得很开心,我不会强迫心爱的人一定要有房子,但是他必须要有一颗能够奋斗出房子的心。我不拒绝优秀的男生,但是我依旧不认为那些庸人自扰的条件是局限他追求我的担心。”

后来安妮海瑟薇演的角色在路口被车撞死了,松松竟然稀里哗啦地哭起来。

“不过是一场戏而已。”

“对啊,只是突然觉得,他们在最好的年龄错过了彼此,没有在最好的年龄好好去看看这个世界,多可惜。”

“你不要这么文艺女青年了好吗?”

“我才没有!随便感慨一下而已,晚上在我家吃吧,我买了菜。”

晚餐的菜很简单,我们坐在桌子两端,整个屋子气氛很好,或许是松松特地“装修”过的缘故。松松的菜不能算得上美味,但是却让人觉得踏实,有那么一刻,我觉得好像我们并不是在上海漂泊的两个人,而是在家生活的好朋友,而这个屋子并没有那么多排斥我们的气息,反倒有一种格外的包容。

“周,你觉得钱重要吗?”

“就目前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如果我们真的没钱了,连活下去可能都是个难题。”

“不,如果我们真的没钱了,我们要有能力相信我们还可以赚钱,而不是坐吃等死,所以,我觉得钱并不是那么重要。”

“你下次不要总是设圈套套我进去,我就没办法反驳了。”

“诶,我只是觉得,每天睁开眼睛醒来面对天花板,闭上眼睛安睡所在的床,可能都不是自己的,这个时候有那么一点点恐惧,因为太陌生,都好像不能沾染自己的气息,所以我非常讨厌搬家,你懂吗?”

“恩,大概能懂。”

“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因为房子是租来的,就要把生活也过得像别人给的一样,随时都可以拿回去,所以,我们在上海是来干嘛呢?我觉得就是要活成另一外一个自己,一个别人随时可以拿走你的东西,但是永远拿不走你生活的那个自己,丢了工作,可以找到待遇相等的,丢了爱情,可以找到一个对自己更好的,我们不是租了他们,而是我们有资格拥有他们,你说对吗?那些说我们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我想,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没有站起来过。”

松松和我在上海三年了,在这个期间,难道真的就是处处快乐的吗,并非如此。就像每一个努力活着的人一样,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给自己充电,让自己变得三头六臂,甚至更坚强,希望每一次站在别人面前的时候,都能表现出最好的自己。也是这样的松松,一个人走过很远的路,或许没有什么目的,但是依旧会去看看路上的风景,也一个人生过病,坐地铁去很远的地方,在病房里只有自己的手机陪伴自己,也喝酒喝到断片,一个人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哭泣,也有深夜的时候,一个人走到楼下附近的烧烤摊上,吃两串半生不熟的烧烤。

有一次,松松应该是去了西塘或者扬州,她就这样闲逛了一个下午,然后很开心地告诉我,那个地方,走走也是不错的。明明听起来那么孤单的话,但是她却还是很开心。

还有那么一次,一个朋友说简直受不了上海的生活,这样的日子到底有个什么嘛,除了高收入高支出,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一点归属感都没有,简直就是浪费青春。当时松松很不客气地说:“归属感又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你自己给自己的,难道你回到老家,靠着父母吃吃喝喝就叫归属感吗,你在小城市上班,自己住一套房,就不会这样孤孤单单了吗?”

松松收拾碗筷的时候,侧身和我说:“周,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洗澡的时候,你有仔细听过莲蓬头落水下来的声音吗?”

“额,说起来,还真的有过。”

“有没有觉得,那种声音,会让你特别平静,不管外面有多少烦躁扰心的事情,但是就是在洗澡的时候,都与你无关,只剩下水的声音。因为那一刻,你特别清楚,没有人来打扰你,就是自己一个人,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我觉得,这就是生活。”

那天夜里,我们俩慢慢走到地铁口,风很大,吹得我们几乎不敢随意伸出手来,我转头说:“你回去吧,风那么大。”她点点头,准备回走,我突然想到说:“对了,好像马上就是你生日了。”松松点点头,“后天,我出差,没法过,所以先请你来家里吃了,简单了点,不过开心就好。”

“啊,没买蛋糕啊。”

“形式主义。”

“那你有什么愿望吗?”

“额……我想,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新的一年里,再认识自己多一点吧。”

人来人往的地铁口,她笑得那么灿烂,好像眼前的生活都是开在乐观主义里的花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