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外,你为我筑起了家

江湖之外,你为我筑起了家

00:00/00:00

文/何钟隐的国

(1)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和几个哥们儿成立了“斧头帮”,我们并没有斧头,叫“斧头帮”只是因为我们看了一部名叫《功夫》的电影。

六年级的时候我同帮里的兄弟单挑,原因是我们同时在追求一个可爱的女生。那时候对于女孩儿的向往明显比兄弟间的情谊更加猛烈。那天的操场上围满了人,我就在小雪儿银铃般的娇笑声中被阿威压在地上,脑袋摁在土里。然后阿威拍拍土起身,我一脸忧愁的望着两人牵手离开的背影,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那时候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惨淡的云。

那天我同云哥在厕所里抽烟,我说:“云哥,我失恋了。”

云哥点燃一支烟斜着眼睛说:“就因为这个你搞成了这个熊样子?”

我揉了揉仍然泛着青色的脸颊,看着我吐出的烟圈在我的头顶缠绕缠绕,一股忧愁在我的心间蔓延蔓延,然后委屈地说道:“我和阿威单挑,我弄不过他,连小雪也向着他。”

云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圈浓烈凶猛,一下子驱散了我头顶上一直缠绕的烟圈,云哥接着说:“小妮子没有眼光,不知道珍惜,以后别理那对狗男女了。”

我说:“可是阿威害是斧头帮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还有小雪,我喜欢她很久了,我舍不得他们。”

云哥听完把烟往地上一甩,“什么斧头帮?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是手足能跟你抢衣服啊?”

我顿时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脸忧愁地望着我脑袋上始终缠绕的烟圈。

云哥接着说道:“你小子不是就该毕业了嘛,跟这些不讲义气的家伙拜拜,初中才是展现你能力的更大舞台,在初中好好混,那些小姑娘还不是往你身上贴!不过要记住一点: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一定做他们的老大!”

那天我的世界观里第一次出现两种对立的生物:衣服和手足。

(2)

上了初中,我在云哥的教导下混得风生水起,一步步走上人生顶峰。在我们班,无论男女,无论老少,见了我和我的一帮弟兄都得退避三舍。而在我们帮派里,每当我们在厕所或者小树林集合时,就会有一个小弟走上前来,叫我一声“老大”,然后嬉皮笑脸的给我点燃一支烟。说白了,我就是学校里的地头蛇,一帮混混的老大。

在班里,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睡觉和看漫画。那时候我非常痴迷《七龙珠》,学校旁边的地摊上经常有卖,价格便宜又实惠。所以,我决定去淘几本。在我死乞白赖以苦苦哀求后,那个憨厚的大叔最终同意以五十元的价格把全套的《七龙珠》卖给我。我觉得我拣着大便宜了,索性把上课睡觉的时间也给匀出来看《七龙珠》。那时候老班杜绝我们看这种暴力又耽误时间的书籍,一经看到,必死无疑。不过我留了心眼,每次看都用政治书遮住,从此我无忧无虑地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初二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小鼻子,小眼睛,可怕的是胸也小。我对这种女生没什么兴趣,只是瞥了眼就继续我拯救地球的伟大事业。那时候我坐在教师的最后一排,还是角落,我的前面有一个空座位。所以,毫无悬念的,“老顽固”把她安排在我前面。“老顽固”是我对老班的别称,在我的印象里,他本是个年纪三十往右的中年人,说起话做起事却像是个五十多岁的,整天戴个金丝边眼睛,一副心忧天下,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刚开始我和那女生并没有太多交流,也就仅限于借块儿橡皮的份上。她有一个特点,超级无敌爱说话。下课时大声说话,上课时小声说话,睡觉时说梦话。我都快被她整崩溃了,闹得我下课《龙珠》看不好,上课觉睡不好。我的心里产生一种念头——我想打她!

可尼玛她是女生哎!

有一天下课,我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赏悟饭虐暴西鲁的情节,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突然我就被一声大喝给震晕了,“哎,没想到你也喜欢看《七龙珠》啊?我也超喜欢!”她手舞足蹈地喊道,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尖锐的女高音瞬间压住了班级里的嘈杂声,我慢慢抬起头看她,一脸的忧愁;正在板书的“老顽固”慢慢转过身看着我们,一脸的愤怒;班里的同学慢慢回头看着我俩,一脸的幸灾乐祸。

所以,毫无悬念的,我的《七龙珠》被老班全部没收!

在老班粗鲁的抢夺我手里以及书包里的漫画时,我没有反抗。我的耳朵里一直在回响着女生的声音“我也超喜欢呢!我也超喜欢呢……”

你喜欢关我毛线事啊?你喜欢就可以剥夺我喜欢的吗?你喜欢的别人就不可以喜欢了吗?

我的大脑里一直回响着这三个疑问,余音绕梁,久久不绝,直到她给我写第一封纸条。

她写:抱歉,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回:哼!还想有下次?

她又写:唉,你是个男生哎!干嘛那么小气啊!

我回:男生怎么了?男生就没有喜怒哀乐啦?男生就活该被你连累啊?知不知道什么是男女平等啊?

她还写:好了好了,我把自己珍藏版的赔给你行了吧?

我回:好!

后来她给我带来了她的《七龙珠》,我一看就知道自己这次赚大了,这不仅仅是正版,还是原般珍藏品。

“这可是几年前我老爸在香港时给我带回来的,限量版哦!她得意洋洋地说。

我说:谢啦谢啦!说着就要拿走。

她一把夺过来,“想得美,我只能同意和你共享它,没说要给你!

我说:你不是赔给我吗?

她说:我现在反悔了不行吗?你不乐意的话就算了。说着它就要收回去。

我赶紧说:乐意!绝对乐意!

从此我和她就开始了一起看《龙珠》的日子。没想到对于上课看书她比我还有经验,她在漫画封皮上裹了一层书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们再也不用怕被“老顽固”发现了。

我们越来越熟络,我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糯米”,原因是她的长相。她叫我张狗毛,那是我的小名,不知道她从哪得知的。她还是爱说话,所以我对她越来越不客气。每次她在前面嘎巴嘎巴,我就在后面揪她头发。所以,很多次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总会响起一声尖锐的女高音,“啊,痛!”这时候正在板书的“老顽固”慢慢地转身,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俩。然后我们就被“老顽固”礼貌地“请”出去,站在门口当门神。

门外面,阳光普照,清风徐来。

她说:都怪你,这下舒服了吧?

我说:谁让你打扰我睡觉的?

她说:你除了睡觉还会干嘛?

我说:你除了说话还会干嘛?

她不说了,我也不说了。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突然就莫名其妙的笑了。

(3)

后来,我们班转来一个男生,长得很胖,我们都叫他胖子。胖子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混混学生,并且是混混中的混蛋!这家伙一来到我们班就把我们班搞得乌烟瘴气,全班的女生被他调戏了一遍,还搞什么天女散花,以前我们从来没玩过这种刺激的游戏,据说这家伙以前在学校就因为搞这个被劝退了学才不得不转到我们乡下学校。

我立马就不干了。以前我们班的女生只能被我和我手下调戏,除了我们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再者这家伙竟然引进了一种新品种游戏——把纸张剪碎往天上抛作下雪状,是为天女散花,这已经完全盖过我以前发明的任何恶心人的游戏。我觉得这家伙是在动摇我在班级里的地位,所以我决定给他穿小鞋!

可是我还没有行动,班里就出现了一件令我发狂的事情。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趴在桌上同周公热火朝天的聊天,突然又一声尖锐的女高音传入我的耳朵。不用说,这声音除了糯米没别人了。所以我故意接着睡,反正糯米一惊一乍的情况我见得多了。可是接下来声音并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悠长而悲伤,如同肖邦的小夜曲。

我操!糯米竟然哭了!她竟然会哭!

我一下子就弹了起来,然后我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糯米抱着脑袋蜷缩在角落里,她的桌子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蚯蚓,黏糊糊的印痕印满了桌面。

我大喊:这是谁他妈干的?

然后我就看到胖子猥琐的笑容以及班里同学的频频示意。

我像一头野兽一样向胖子冲了过去,一拳打在胖子的鼻梁上,立马见红。

胖子竟然没有还击。

然后我拉起糯米走出了教室。

之后我一直等着胖子的告状或者反击,也约好了江湖弟兄要准备战斗。不可思议的是胖子竟然一直没有反击。

一天晚自习放学,我和雷子一起回去,经过一片小树林时我们就被一群人拦住了。为首的是一个光头,我不认识,可是我认识他旁边的人,胖子。

胖子对光头说:头哥,就是这家伙打我!在我们班可横了!

我心想怪不得胖子这么嚣张,敢情是有靠山!我又想怪不得胖子一直按兵不动,敢情是在等援兵啊!我还想……

我还没想完雷子就被一个“黄毛”给一拳打倒了。然后一群人围了上来,我一下子就被按在地上。胖子踩着我的脑袋说:让你丫横!让你丫出头!让你丫英雄救美!

我胸中怒气横生,自从上了初中我哪有受过这种侮辱?哪个学生见了我不是点头哈腰的?可恨的是我兄弟不在场,远水解不了近渴。不知哪里来了一把劲儿,我猛地翻身,抓起一把土撒向按住我的家伙。他眼睛被迷,手上力度骤减,我立马站了起来。

我退后几步,大喊: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老子早就料到有输就有赢,不过就是输也要输得漂亮,今天我就和你们拼了!

说着我操起地上一根棍子就准备打,对方也拿出了家伙。就在我以为我死定了的时候,一声尖锐的女高音在我们之间响起,不用想,还是糯米的。

糯米大喊:我已经报警了!

光头和胖子立马慌了神,骂咧咧地逃跑了。

我和糯米坐在路灯下,我脸上青一片,紫一片,头发乱糟糟的。我看着糯米,糯米看着我。

糯米突然哭了,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糯米哭,糯米边哭边说:你以后不要再打架了好吗?刚才我好害怕……

糯米哭得泣不成声,瘦削的肩膀上下起伏,她的眼睛望着我,眼睫毛上带着露珠,微微颤动。

我突然觉得心好痛,从来不曾有过的,就算是小雪牵着阿威的手离开都没有过的难受。我说:好,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

糯米突然又笑了,是边哭边笑。我被她的奇怪行为给吓晕了,呆呆的望着她,纹丝不动。

她慢慢抬起手臂,缓缓伸向我的脸,近了,更近了……

她的小手最终触到了我受伤的脸,我没有感到疼痛。我感觉她的小手滑滑的,凉丝丝的,软绵绵的,像是小时候妈妈给我做的棉质围巾一样柔滑。

(4)

自从打架事件过后,我毅然决然的退出了所谓的帮派,跟我曾经打打杀杀的江湖说拜拜。一天,云哥来找我玩,我们就在学校附近压马路。云哥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根。我不接。

“戒了戒了,最近身体不好,不抽了。”我嘻嘻哈哈地说道。

云哥直勾勾地盯着我,眼神忽而猥琐,忽而迷离,那样子让我以为我他妈没穿衣服。

“听说你小子退出了你们的‘海鲨帮’啊?”

我打哈哈地说:什么“海沙帮”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我决定迷途知返,重新做人啦。

云哥吸了一口烟,脑袋上下摆动,就像一台点头永动机,然后嘴里还不时说“嗯,我知道了……嗯,不错……”

我说:你知道啥了?

云哥突然转过头,对我大喊:哈哈!你他妈恋爱了!

我被他当头一喝给吓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谁说的?不要污人清白好不?”

“给我还嘴硬什么?别人不知道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是你口中的糯米吧?

我手舞足蹈:放屁啊,怎么可能?

“那你脸红什么?”

虽然我嘴硬,不过我心里也有所明白,我是真喜欢上糯米了,从她为我哭开始就喜欢了。我也知道糯米喜欢我,不过我们俩谁都没有表白,就那样简简单单地走到了一起。我白天会和糯米一起看《龙珠》,下课会和她海聊。她聊天的能量很大,以前我总是讨厌她说话,现在我喜欢和她说话。我们晚上会一起放学回家。有一天晚上,夜色空明,明月皎洁,我们俩走在空旷的路上,随意的聊天,我的脑中突然闪出一个想法。我鼓起勇气,神不知鬼不觉地轻轻握住了糯米的小手。糯米的小手微微颤动一下,之后就乖乖地待在我并不宽大的手心里。那天晚上回家,我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

下午空闲的时候,我会带着糯米一起去街上撸串,吃各种小吃,买一些她喜欢的小玩意儿。她好动,对什么都好奇,拉着我的手跑来跑去。我吓得后脊梁湿了一大片,警惕地看着周围,生怕碰到“老顽固”或者熟人。

那天我在一个小摊上看到一头小猪,很可爱,就想买下来送给糯米。糯米当时就站在我旁边,我一直在挑小猪,糯米也不时地和我交换意见。最后我选中了一件粉色的小猪,我左手拿着小猪,右手很自然地要去牵糯米的小手。就在我碰到糯米的小手时,一种异样的感觉传到我手心。糙糙的,硬硬的,还有一些毛发摩擦的感觉,我感觉不对劲儿,微微捏了一把,瞬间吓得冷汗直冒,转头的同时立刻要把手抽出来,可是没有成功,我的手被刚才那只奇怪的大手反手箍住。我回到看,只见一个慈祥的中年人站在我身后,他的身后站着糯米。

糯米吞吞吐吐地说:我爸……

我一下子蔫了,心想这次死定了。我再次看向中年人,中年人的身材很魁梧,慈祥的脸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他的爸爸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和他之间瞬间形成了一道道光圈,就像是赛亚人悟空决斗弗利沙时的情景。

最后另一个男人牵着我的女人的手走了,我竟然没有胆量去追,真他妈无能!我在心里骂自己。

那之后,我本以为她爸爸会通知老师,并且告诉我的爸妈,可是后来证明我爸妈不知道,“老顽固”也不知道。这令我十分的纳闷,我问糯米,糯米支支吾吾地说不知道,后来我也不管了。我们俩还是偷偷地在一起。

不过日子并不好过,很多次的晚上,当我和糯米手牵着手回家时,路边会突然闪出一个魁梧的中年人。中年人也不理我,拉着糯米的手就走,有时候还会骑着一辆自行车。他们俩骑车走了,把我留在后面,真是气煞我也!

有一天晚上,中年人又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拉着糯米的手就走。我彻底被激怒,再也受不了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我对着中年人的背影大喊:是男人不?是男人就和我公平竞争,我不会把糯米让给你的!

中年人缓缓转过身,表情复杂地看着我,在黑暗的夜色下,他的脸在我看来却显得阴深而恐怖,我下意识的后退,顺手抱住了路边的大树。

中年人还是没理我,骑上车带着糯米走了。我心里很激动又后怕,怕他真的打我一顿。

宣战事件后,我发现中年人再也没有出现在我和糯米中间了。我感到很纳闷,我把自己疑问告诉糯米。糯米支支吾吾地说:我跟我爸商量过了,只要我们好好学习,我爸就……

“就怎么样?说啊?”我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糯米红着脸说:我爸就不干涉我……们了。

“哈哈!太好了!我他妈真厉害!”我激动地抱起了糯米,糯米的笑声和我的回荡在那个只属于我们俩的岁月里。

那时的我们,其实并不懂爱是什么,只是单纯的在一起了。

因为爱情,我们互相成为对方更加优秀的理由,因为她我离开了所谓的江湖,开始努力学习。

(5)

中考之后,我如愿考上了县城重点中学,糯米也考上了。不过糯米不会去上了,因为她要离开了。我从朋友那里知道糯米的爸爸,就是那个慈祥的中年人,他要带着糯米搬家了。因为他爸爸是个商人,工作地点不定,糯米也是在初二的时候才转到我们班的。

她没有对我说,我也不愿意提起。那个六月,我们很开心的在一起,光明正大的牵手,带着她买她最喜欢吃的冰激凌,看她最喜欢看的动漫,就像是平常一样,可是,我们都知道,我们要分开了,心里压着一块石头般的难受。终于,她还是对我说了。

她说:我要走了。

我说:我知道啊

她说:我会想你的。

我说:我也是。

她说:我放假会回来的。

我说:我等你。

就这样,糯米走了,带着我的思念。我也走了,去了县城,带着回忆。

时光飞逝,不过,糯米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回来,至少三年的时间里没有回来。我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聊天框聊着聊着就不再闪了,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像我们认识的那样,没有表白的在一起,也没有说分手的分手,单纯的在一起,又单纯的分开了。

高三的快结束的时候,糯米突然在网上和我说话了。

糯米:最近好吗?

我:嗯,不错,你呢?

糯米:我也是。我接到通知说初三的同学要聚会,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

糯米:你会去吗?

我:会。

糯米:我也会去。

久别重逢并没有言情剧里那样抱头痛哭,或者两个人心有千结,无法面对。我发现我们俩都很开心,和大家的心情并无二致,都是分别多年的老同学,很开心能聚到一起。

聚会之后糯米回去了,我们都去机场送她。她挥手向我们告别,就像是三年前他在机场和我告别一样,只是这次的角色里多了很多人。

现在的我仍然会想起那时的我们,那时的单纯岁月。那时的我无赖,暴力,无所事事。那时的她乐观,开朗,大大咧咧。我们俩的结合更像是一种合作,我找到了妈,她找到了爸。她用自己特有的女孩儿的温柔和母性将我带出了我一直乱糟糟的少年时代,为我在江湖之外,构建了一个可以躲避风雨的小家,我们互相扶持,彼此健康地长大。

时间带走了那些单纯地岁月,却留下了我们之间的回忆,在以后的日子里,行走在风雨交加的江湖上,内心总会有一股暖流滑过,暖暖的,滑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