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你在朋友圈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朋友圈你是属于重信重义老大型,还是我行我素冷淡型、温馨婉约邻家型、备受呵护小姐型?赶紧来做这个测试吧~

2015,我想要的自由

我们终日忙于各种奔波,何时才能让自己停下来去看看这个世界,与其这样劳累而又不出成绩的度过,何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青春再见》第七十九期

作者/小游游 木木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落日的余晖,眼前却总出现墨脱的那一幕。 “咚咚咚……”敲门声。 “进来。”木木淡淡的开口。 门开了,却半晌没有声音,木木转过身,却愣住了。是丁岚,抱着一个看似刚出生的孩子。 “姐?”木木惊讶的看着丁岚。 丁岚嘴角苍白着微笑:“木木,沈遥他真的死了么?”木木倒茶的手颤了下。“木木,你可知道沈遥一直在等你?” 木木回眸看丁岚,丁岚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孩子后看着木木:“我知道,你肯定是误会了。”木木不解的看着丁岚。“你是不是有次开着车,去了江滩?”木木想起自己开车去江滩别墅区时看到沈遥温柔的搀扶着一个大肚子的女子,难道…… 木木惊讶的看着丁岚。 丁岚点点头:“是的,没错,你那天看到的是我。那天,我看到你了,我告诉了沈遥,因为我快要生了,不敢大意,沈遥说后面会跟你解释的。只是没想到,你却没有看到我,等沈遥送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离去了。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怎么会跟沈遥在一起。”木木不自觉的点点头。 “还记得戴维吗?戴维和沈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戴维,出了车祸……就在你回来的前不久,你去了美国后,就不肯跟我们所有人联系,你可知道在这五年中,沈遥是怎么过的吗?”丁岚把睡着的孩子放到一边的沙发上。 木木想起那天看到沈遥抱着一堆婴儿用品,原来是买给丁岚的。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不告诉她…… 丁岚一点一点的讲述沈遥在这五年中所经历的,木木深深的陷入到痛苦中。她终于知道当年为什么沈遥要坚持娶秦笑琳。 原来是沈遥的父亲和秦笑琳的父亲曾是一个连的兄弟,在越南战场上,秦笑琳的父亲曾救过沈遥的父亲,秦笑琳的事发生后,秦父就见了沈父,之后沈父就以强烈的身份抗压沈遥。沈遥抗旨,沈父就以木木来做要挟。 沈遥迫不得已,才答应。 在木木走的那天,沈遥在机场呆了整整一天。之后,就沉默寡言,再也不愿对秦笑琳多说一句话,也渐渐的不再回家。 毕业后,一头扎进电视台。自此也从家里搬出来,独立生活。秦笑琳终究忍不住,跟沈遥分了手。 在这五年中,沈遥竟然没有再交女朋友。一心在工作中。 木木把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狠狠的咬着唇。 这五年来,她何时不是后悔,她何时不是把自己深深的埋进工作中,努力学习英文,努力融入到美国人的生活中,只为了把他忘记。 木木想起去墨脱的路上,沈遥看着她和Jack在一起的表情,想起自己说是朋友时的满满失落。 为什么她现在才知道这些? 为什么,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最珍惜的人已经不再身边…… 送走了丁岚,木木心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她半晌没有回过神,等她回神的时候,已经夜晚满天星。 沈遥救了她两次,如果他对她的伤害够深,那么这两次也足够弥补所有的伤痛。 翌日,木木向台长递了辞呈。 她要去西藏,她要去陪伴他。他长眠于墨脱,那么她就去墨脱支教。 收拾完所有的东西,木木拉着行李出了门,挥手招了计程车。直接奔向火车站。她也说不上,为什么自己没有选择飞机,而选择火车。 当她一人拉着行李,检票,进站。 火车停靠在站台,她听着行李箱的声音,拨通了刘玲的电话,说明了情况,刘玲在那边大叫。木木按掉了电话,抽出卡扔了出去。 随着人群上车。 就在一只脚踏上火车的那刻,她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木木。”木木收回脚转过身,泪瞬间夺目而下。 那人张开双臂,木木扔下行李飞奔过去。 紧紧的拥抱,就像一下子得到整个世界般的拥抱。 “你,你没死?”木木的泪哗啦啦落下,沈遥一点一点擦去木木脸上的泪。 “木木,要不要感谢我?” Jack的声音响起。 木木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人。 “是的,是Jack派人找到了我,救了我。只不过我伤的很重,他把我带到了美国。”沈遥淡淡的笑,给予Jack一个感谢的目光。 “该死的Jack你竟然不告诉我,害的我懊恼死了。”木木嗔怒道。 “谁不让你答应我的求婚,你答应了,不就知道沈遥在美国吗?”Jack开玩笑道。“Jack……” “好啦,我知道你喜欢沈遥,我退让。谁让沈遥这么优秀?!”Jack宠溺的笑着道。 阳光淡淡的洒在沈遥和木木的脸上,四目相对,沈遥禁不住低头吻了木木。 人来人往,就那么的亲吻。 Jack在一边咋咋呼呼的叫着心有不甘,沈遥和木木相拥而笑。                  …

《青春再见》第七十八期

作者/小游游 Jack离开了,剩下的人,继续前行。 木木一路沉默,沈遥走在木木的后面,有意无意的和木木保持了距离。木木感觉到沈遥刻意保持的距离,微微皱了皱眉,沉默的继续前行。 历尽千辛,他们终于到达了墨脱,墨脱一如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模样,贫穷而纯净。就像世外之地,淳朴的一塌糊涂。这里的人,皮肤黝黑,却并不干枯。他们在墨脱一户人家里寄存,低矮的房子,里面灯光暗淡。夜晚来临的时候,空气稀薄而湿润,有淡淡的青草味。远处的雪山,看过去,让自己觉得人类是多么的渺小。 木木怎么着都吃不惯酥油茶的味道,倒是沈遥不动声色的把酥油茶吃光。主人高兴的看着沈遥,一个尽的用藏语说着什么,沈遥用藏语回着什么。摄像师架着机器,篝火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大家都比较兴奋。 沈遥目光扫过木木身边,淡淡的。只见木木撑起身,走到摄像师旁边,说了什么,摄像师把摄像机交给了木木。木木整个人神情灌注在摄像机里面。高原上的夜晚的天气有点寒,木木紧紧裹了下了衣服。沈遥淡淡也撑起身子,走到木木身边,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覆在木木身上,木木身子怔了怔,而后淡淡说了声:“谢谢。” 沈遥正准备离去的时候,木木淡淡叫了声:“沈遥。”沈遥回过头,四目相对。“能谈谈么?” 大家都有点困顿了,各自休息去。沈遥和木木坐在桩子上,披着衣服。暗淡的光线中,看着黑暗的天空,和影印的一丝雪山。 沉默了许久,木木开口道:“她,还好吗?”沈遥本来目光望向遥远的地方,木木这话让他收回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木木也正望着他。“已经生了,是个男孩子。”木木不自觉的咬了咬唇。 “Jack……是你男朋友?”沈遥低低的问。 “算是吧。”木木哀叹了句。想起Jack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木木,等我,等我们拍完这部片子,我们结婚吧。” “Jack给予我挺多帮助的,刚到美国,我什么都不懂,连英语都不会。你知道的,我英语向来很菜。是他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纠正我的发音……”木木淡淡的讲述她跟Jack的事,沈遥沉默的听着。 “刚到美国的时候,的确挺伤的。不过一切都是过去了,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木木仰起脸看沈遥,沈遥没来得及掩藏的失落感,瞬间落在木木的眼中。木木怔了下。 “是,还是朋友。”沈遥收起了所有的表情,淡淡道。 “想不想一起走走?”沈遥起身,进屋子里取了摄像机,朝向雪山的方向走去。木木看着沈遥的背影,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越是向雪山方向走,越觉得空气清新,却也觉得空气稀薄。木木越来越觉得自己难以呼吸。而沈遥像是疯了般,朝向雪山方向走。 木木紧紧的追赶着,脸色憋涨着。 但是谁也没有说话,就那么的走着。直到来到一处悬崖边,沈遥才停下脚步。望着对面的依旧恍如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雪山。木木紧紧的抱着膀子,空气寒冷。 悬崖边,有三朵雪莲花,娇艳的绽放。 沈遥也看到了雪莲花,于是架起了机器。木木从来没有见过雪莲花,一下子看呆了,雪莲花就那么斜斜的从悬崖边长出来。仔细闻都能闻到空气中雪莲花淡淡的清香。 “雪莲花……”木木惊叹。 木木看着雪莲花,试着慢慢的去接近。“木木,小心。”木木脚底的土地忽然松软,顺势向崖底落去。就在木木身子坠落的那刻,木木的胳膊被沈遥抓住。 “木木……”沈遥紧紧的抓住木木,想把木木拉上去。沈遥脚边的土也开始松动。“沈遥,放开我。”木木知道,如果沈遥脚步的土下滑,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死,她宁愿自己一个人死掉。 “不,我不会放开,木木抓紧我。”就在土松动的那刻,木木感觉一个大力气,自己被拉上崖,而一个身影却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 “沈遥……”木木立刻回身去抓,身边却抓了个空。雪莲花依旧随着风,轻轻的摇摆。泪顿时从木木眼里落下。 “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子?”木木疯了似的掏出电话,电话没有一个信号。“沈遥……”就在木木准备一起跳下去的时候,一双手拉住了木木。是摄像师小K。“木木,你在干嘛?” “沈遥……沈遥掉下崖底了。”木木满脸是泪道。“什么?”随行的众人震惊的看着木木,大家都看向崖底,万丈深渊。乌巴无不惋惜道:“这下沈遥必死无疑!” “不,不可能,我要去崖底,我要去找他。也许他被树枝或者什么救了呢?”木木挣脱着小K的手。 “木木,你冷静下。”小K道。木木看着小K,满脸是泪。 小K回头问主人,主人看了看乌巴,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到:“有个地方,可以通向崖底的,但是这么高落下去,应该没救。” 一行人赶向崖底。 路上木木被荆棘刺伤了胳膊,都没有半点意识。小K动了动嘴,终是没说什么。他们赶向崖底的时候,一天已经过去了。 崖底并没有找到沈遥,木木一遍遍仔细的在崖底,整个人颓败到极点。在一处满是草的地方,木木看到了一朵雪莲花,雪莲花的茎上还有血丝。木木拿着这朵雪莲花,疯了般的寻找。 “沈遥……沈遥……你在哪里?”木木撕裂的喊着沈遥的名字,回应她的只是山谷的回音。和雪山的残留的雪。 半个月后,木木回到了江城,却再也不敢看他们拍的片子。回到电视台的时候,比任何时候都要沉默。她已经听到大家都在传言沈遥的死。 Jack回了美国,回美国之前看着憔悴的木木,木木强装微笑。“木木……”Jack想说什么,木木阻止了:“Jack,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的求婚。” Jack明白似的,点点头。

《青春再见》第七十七期

作者/小游游 木木向台里申请了假期,没想到台长很轻易的就批了她的假。她回家收拾东西,快递员已经把机票送到了家里。Jack电话打过来:“我在你家的门口,请给我开门。” 木木惊讶的看向门口,放下手中的东西,打开门,门外是Jack高大的身影。“嗨,baby。见到我高兴吗?”木木更加惊讶Jack一口不是特别流利的普通话。Jack看出她的惊讶,得意到:“有没有要奖赏我的?我这么努力的学习汉语?”木木看着Jack得意的神情,笑着上前拥抱。顺在在Jack脸上亲了下,显然Jack也很意外。神色更加得意到:“看来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木木,你可是第一次主动亲我。”木木莞尔:“如果你的汉语说的更好的话,我不介意多亲几下。” 迎了Jack进门,Jack不住的打量房间。“木木,你房子真小。”木木去冰箱里拿饮料。“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屋不在大,能住就行!”木木随口道。“哇哦,木木,你刚才前面背的是宋朝刘禹锡的诗。”木木抬眸看Jack:“你还知道刘禹锡啊,不错不错,学习尚未成功,仍需继续努力!不过刘禹锡是唐朝人。”Jack扬扬眉,略作思考,而后点点头:“记错了。” 木木带Jack去江城繁华的江汉路去吃烧烤,Jack一路上兴奋的像猴子,不停的拉着木木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木木不断的用英文、中文或夹杂着跟Jack解释。不知不觉木木的钱包已经瘪了。木木看着Jack小孩子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总觉得有道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回头去却寻不到人。Jack不停的跟美女们打招呼,也不停的有美女过来要求跟Jack合照,Jack摆出各种Pose来配合。木木干脆站在一边,看着跟美女们一起搞怪的Jack。他一身休闲装,高大的个子,高挺帅气的鼻子,最主要的还是有一双勾魂似的眉眼。木木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酒吧,木木那天心情抑郁到极点,第一次到美国生活,周围没有中国人。她第一次觉得没有比那一刻更让她后悔她当时的冲动来美国。 Jack那时一副痞子的模样,来到木木身边,用他那勾魂的眉眼,看着木木。木木看着他纯净的蓝色眼睛,生生的想起了沈遥。顿时,心情所有的郁点集结。 当木木拒绝了Jack跳舞的邀请见Jack一副不死心的模样,顿时一杯酒泼向Jack,而后快速一拳落在了他高挺的鼻子上,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Jack的鼻子当时便流出血来。直到木木离开后,Jack也没弄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那么暴力? 后来在电视台相遇的时候,木木尴尬的看着曾经被自己暴力的上司。Jack却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为她安排工作。直到后来熟悉了,Jack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挨了那么一顿打。 木木无意识的回头,便看到沈遥抱着一大堆婴儿用品从超市里出来,走向不远处的车子。木木目光紧紧的追着沈遥的身影,直到车子绝尘而去。 “他是沈遥吗?”不知何时,Jack站在木木身旁,和她的目光一起看向沈遥离去的方向。木木没有回答,淡笑的看着Jack道:“想不想去尝尝更好吃的东西?” Jack没有强迫木木,温和的笑着道:“好。” 一晚上没睡好,梦中全是某个人的身影,一会儿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挽着沈遥的胳膊向她走来,一会儿是沈遥抱着一大堆的婴儿用品对木木道:“木木,我有孩子了。” 飞机上,木木安静的靠在Jack的肩膀上,Jack一副若有所思的。西藏,那个纯净的地方。木木慢慢的合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一下飞机,木木便感觉到强烈的缺氧。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很是沉重,回头看Jack并没有好到哪里。 木木伸出手,挽着Jack。Jack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呼吸,刚到高原上,缺氧反应会是很剧烈,不过慢慢适应了,就会好点。”Jack点点头,和木木一起坐上去拉萨市区的车。 一起随同拍摄《走进西藏》纪录片的人员,早已经到了。木木和Jack来到酒店里,各自回房休息了下,才把人员集合起来,查看所带的机器及设备。当木木到达大厅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不禁身子停顿了下,紧紧的皱着眉。他怎么会在这里? Jack看到木木,招手示意木木到他身边。木木感受到身上的目光更紧,快走到身边的时候,慢慢的抬头,微微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遥看着木木道:“我是受邀请的。”Jack看着木木,眼神里闪过一丝光道:“木木,这个就是之前我给你说的沈遥,没想到你们认识。”木木淡淡的点点头,并不想解释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隐瞒她认识他。 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安排好了,只等第二天选择地点进行拍摄。众人解散,木木准备回房间的时候,被Jack叫住。“木木,陪我去走走吧。”木木抬眸,看了眼沈遥,点点头。“沈先生也一起吧。” 三个人,只有Jack和木木不停的在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这次Jack大部分都在用英文跟木木交谈。 木木每天出门的时候,都涂了厚厚的防晒霜,依然在晚上回酒店的时候,觉得皮肤有淡淡的微灼伤感。 当一个月过去后,木木的脸上开始有淡淡的高原红。木木的皮肤本来就是敏感皮肤,拉萨的空气再纯净,但是紫外线却是最高的。 从拉萨转战到墨脱的时候,木木被折磨的上吐下泻。墨脱,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端南麓。是西藏高原海拔最低,环境最好的地方,也是西藏最温和,雨量最充沛,生态保存最完好的地方。 但是去墨脱的路,几乎没有平坦的。在进墨脱之前,沈遥请了位当地人乌巴,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却像五十岁。据说是经常出入墨脱的,因为墨脱处于喜马拉雅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地质活动频繁,是地震、塌方、泥石流的多发地带,加之墨脱的气候潮湿多雨,如果没有丰富的经验,很可能直接葬身在去墨脱的路上。 三辆吉普车同行,乌巴建议最好不要开吉普车进去,因为里面某些路是车子根本过不去的。于是,众人选择了放弃车子。选择了人力背夫这种唯一的运输方式。 墨脱又名白马岗,是西藏最具神秘性的地方之一。西藏著名的宗教经典称:“佛之净土白马岗,圣地之中最殊胜。”乌巴一边给众人讲解,一边带着众人前行。所有的都靠脚力,木木幸亏自己平时有锻炼,否则自己直接就掉队了。 沈遥跟一个叫小K的摄像师走在一起,木木和Jack走在一起。由于下过雨,道路泥泞的相当糟糕。周围的景色不限的美丽,但是路的旁边就是万丈深渊,谁都不敢大意。走走拍拍, 乌巴偶尔用藏语跟沈遥对话,每次对话的时候,木木便会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沈遥的身上。沈遥从进去墨脱的路上,就一直沉默。沈遥低沉的嗓音,淡淡的把乌巴的藏语解释给大家听,摄像师就常常的随着乌巴和沈遥的身后走,边拍边记录周围的景。 慢慢的,有水溪声。木木远远的看过去,竟然是一处瀑布,山泉水从山上飞奔而下,顷刻没入万丈深渊中。Jack却忽然张口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顿时在场的中国人纷纷惊叹的看着Jack,Jack回过头看木木,木木眼中赞赏。众人赶快驾机器,乌巴站在镜头边低低的用藏语阐说,沈遥在旁边低沉的翻译。木木站在那里,从沈遥的肩头看过去,恰好一道隐约的彩虹。 休息过后,继续前行。众人都在忍耐着身体的极限。这时一声粗喘的声音,Jack脚下滑了下。木木眼疾手快的抓着Jack的手,Jack才没有像旁边滑落下去。 这时,Jack却满脸通红,慢慢的手臂上起了红红的疙瘩。Jack觉得很痒,正想去挠手臂上的红肿的地方,乌巴大声喊了声:“不要动。”众人愣住。 乌巴一急便用藏语唧唧呜呜说了一大堆,众人便去看沈遥。沈遥慢慢道:“你被栗虫咬到了,被这种虫子咬到的人,三天后便会全身红肿,而且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红色的点点疤痕。”“那怎么办?”木木忍不住问道。沈遥深深的看了眼木木,而后道:“他现在只有赶快返回拉萨去救治,如果等到全身扩散了,想完全根治就不是太可能。而且以后每年这个时候,身上红色的斑点会更加明显。” 已经走了一半路了,大家都觉得很是可惜。但是沈遥把问题摆在这里。Jack看了看木木,温柔的抱着木木道:“算了,看来我没有福气陪木木一起到墨脱,你们先去,我治好这红点,就马上去找你们。” 木木不舍的抱着Jack,正在大家考虑如何送Jack回拉萨的时候,三个从墨脱出来的牧人,向他们走来。经过询问他们也是去往拉萨的。乌巴继续给剩下的人来当向导。 Jack走之前,在木木耳边说了一句话,木木惊讶的看着Jack。Jack再次抱了抱木木道:“等我。”说完走到沈遥面前道:“帮我照顾好木木。”沈遥点点头。

《青春再见》第七十六期

作者/小游游 等木木反应过来的时候,木木已经被人抱在一起滚向了路边。一阵钝痛从胳膊和腿上传来,她整个人被抱着的人包裹着,也幸好有这个人,她的裙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刮破了。 刺耳的刹车声,停顿下来,木木感觉到司机再朝向他们走来。这时一直抱着自己的胳膊松开,木木挣扎着站起身的时候,才看清地上满脸是血躺着的人。“沈遥?沈遥?”木木手里的包顿时落在地上,沈遥额头上依然还有血往外渗。木木看到离沈遥头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全是血。 医院里,木木站在急救室门外。半个小时后,红灯熄了,沈遥躺在担架上被推了出来。“医生,他怎么样了?”木木急促的问。“他脑部受到尖锐东西的创伤,还好伤口并不是很深,已经缝了针,今晚醒来后,就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木木悬着的心,微微落下,目光落在病榻上的沈遥,一脸的苍白。 木木轻轻的咬了唇。 这时一名护士走过来道:“对不起,您似乎也受伤了吧?”护士示意木木胳膊和腿上的伤,木木轻轻摇摇头道:“不碍事”。只是裙子一角破掉,整个人看起来衣衫不整。等护士走后,木木走出病房掏出电话打给刘玲。 没过多久,刘玲和秦琼急匆匆的赶来。 “你没事吧?”说着刘玲拉着木木左看右看,确定没事,才放下心来。秦琼看了眼苍白的沈遥,想说什么,张张口也没说出来。 “衣服呢?”木木淡淡问。刘玲把衣服递给了木木,木木去了卫生间换了衣服。刘玲走之前很秦琼一样的表情,欲言又止。 木木不敢去问,也许她内心还在乎着他吧。木木看着沈遥轻轻的叹。 夜如水,月微光。 一夜梦连连,天刚刚亮的时候,木木就那么的醒来,却正好对上沈遥一脸柔情的目光。木木有措手不及的慌乱:“你,你醒了。想不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说着木木便向门口走去。 “木木!”沈遥有些嘶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可不可以不要走?” 木木背对着沈遥,紧紧的咬着唇。 “我去买吃的。”木木淡淡道。 买完早餐,木木直接交给了护士,便从医院离去。“可不可以不要走?”木木耳边蓦地想起沈遥的低沉的声音。 “再见,不如不见。沈遥。”木木轻轻的对自己道。 回到电视台,木木再次把自己投身在工作中,像陀螺,一整天都在旋转,她害怕自己停下来。她的气氛也让整个卫视频道的人,也跟着小心翼翼。一段片子,反复的修剪,就在编辑崩溃之前,木木说了句OK。那人深深的长舒了口气。 台庆那晚,木木在导播室看着大屏幕上放着沈遥的纪录片,眼泪就那么没由来的落下,木木撇开头,趁人不注意,出了演播室。 没有星光,只有微淡的月光,木木淡淡的毫无目的开车,看到路口就拐,慢慢的周围的景致那么的熟悉。不知不觉木木来到了A大。到处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学生,肆无忌惮的微笑。 木木停了车,站在广场上,木木微微仰起脸,闭上眼睛。脑海里一幕幕,电影般的播放。感觉到一阵目光,木木睁开眼,看到沈遥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紧紧的看着自己。 这次,木木没有选择逃离。 两个人平静的走在校园小道上,沉默。一如五年前。 “在美国还好吗?”沈遥淡淡的开口,木木微微的仰起脸去看他,昏暗的灯光下,他脸的轮廓鲜明,额头上还有纱布。 “还好。你呢?”木木慢慢低下头,淡淡道。 “也还好。”沈遥抬眸看到不远处的女生宿舍,想起五年前,他每晚都送她到楼下。但是他却不知道,木木每次目光中的眷恋。因为沈遥从来都是送到楼下后便转身离去,从来没有过多的爱意和眷恋。 是不是什么都风水轮流转,现在换他来眷恋? 木木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木木看了眼电话号码是Jack的长途电话,有些微的惊讶,看了眼沈遥,沈遥淡淡的微笑,木木走至一边低声接通电话。流利的用英文跟Jack交谈,沈遥站在一边看着木木单薄的身体。 打完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一个小时过去。沈遥依然耐心的等待着她,木木想起那个大着肚子的身影,内心挣扎。 “我们回去吧。”木木轻轻道。 “好。” 出了校门,各自寻了自己的车,相反的方向,背道离去。沈遥的车,行至100米后,戛然停止。 明灭的眼,明灭的目光。

《青春再见》第七十五期

作者/小游游 沈遥慢慢的松开了木木的手腕,木木正欲离去,沈遥道:“如果是因为我你拒绝了江台长,那么我选择离开。” 木木身形顿了下。 沈遥看着木木的背影,默默的转身离去,木木缓缓的转过身,直到有风吹过,才感觉到脸上已有了冰冰凉凉的东西。 木木没有再去找刘玲,直接回了酒店。 拨通电话,木木脸上僵了僵,随后道:“江台长,不知道您那天的话,还算数吗?” 周一当木木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满员,除了江台长身边的位子。木木尴尬了下,江台长已经起身迎了。木木微微蹙了眉,想必沈陆扬早已打通江台长的关系。 木木明显感觉到一阵阵不屑的目光向自己袭来,江台长笑着像大家介绍:“这位是白木木小姐,从今天起她任职卫视频道的总监,请卫视部长做好交接工作。”明显卫视部长厌恶的随口应了下,其他频道倒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木木坐下后,才听到身边有个人小声道:“不知道这后面的靠山是谁,看她这么年轻,该不会又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三吧。这下,有她受的,李部长本来准备把这位置留给他侄子呢……”虽说是小声,但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木木的耳朵里。 木木再次抬眸看向卫视的部长,只见卫视部长正以嫌弃的目光看着自己,木木倒是无所谓的正对上部长的目光,淡淡的微笑。部长嫌弃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不屑。 忽然木木想起什么似的,环视了会议室里的人,顿时目光僵住,难道…… 木木再也没有见到沈遥,她在卫视的工作也并不是很顺利,很多人都不太服气她。无论是在茶水间,抑或是演播室,或者厕所,都能听到关于她的悄声议论:哪个新人来电视台不是从记者做起,凭什么她一来就爬上了总监那职位?还不是先爬上了高管的床? 她手紧紧握着,指甲掐进肉里。 “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那个白木木来的第一天,沈遥就辞职了。”一个女人低低道。“多正常,沈遥那么优秀的人,肯定是不服气,你不知道,我那天经过咱部长那里,听到部长对着沈遥大发脾气……好像是挽留,但是沈遥坚持离职。唉……”另外一名女子长叹一声。 等她们离去,木木才走到洗手台,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的失落。 他当然应了自己的话。 从翌日起,谁都感觉到卫视部门的气氛不对,很多人来来去去总监室,每个人从那里出来都是一副灰溜溜气愤的神色,但是旁人询问,又都问不出来。演播室,木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刚喊“结束”,主持人便被叫到总监室。 一时卫视频道众生惶惶,结果季度总结上,卫视频道的收视率比同期增长了15%,广告收入也同比增了30%。远远把其他频道甩在后面,江台长笑眯眯的拿着收视率的单子,对木木投去了赞赏的目光。木木回笑的时候,对上李部长的目光,淡淡的扬起嘴角。李部长这次倒没有了之前的嫌弃和不屑。其他频道的部长都开始有点后悔,当初没有争取下。 开完会议,木木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听到身后有一道声音:“白木木。”木木回头,是李部长。 “做的不错。”李部长说完,不苟言笑的跟木木擦肩而过。木木怔了怔,随即笑了下,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晚上部门的例会,木木第一次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刘玲电话过来的时候,木木已经在梦中了,打完电话,木木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梳洗的就躺在床上了。 木木起身,不小心被桌子的一角撞到了,痛的她龇牙咧嘴。此时木木才意识到,当初应该听刘玲的话,住一个稍大的房子。这房子实在有点小了。 浴室里,木木才看到自己的腿上的淤青,看来撞的不轻。木木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自我安慰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道:“木木,加油。” 夏天,不知不觉的再次来到。 木木在电视台的工作,已经渐入佳境。 只是,偶尔驻足玻璃前休息的时候,心里漫起淡淡的失落。“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木木整理下情绪道:“请进。” 门开了,来人站在那里,木木本来还装作看片子,这时缓缓抬眸,却看到一个风尘仆仆的人站在跟前。没由来的一阵心疼,木木微微蹙了下眉,他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沈遥轻轻咳了下,木木才缓过神来道:“有,有事吗?”沈遥淡淡道:“这个是前段时间的纪录片,是为台庆专门拍的一系列专题,请总监审核下。”木木淡淡的接过磁带,再看到沈遥手上的茧子的时候,轻咬了下唇。木木慢慢的把目光移到他脸上,想来是因为睡眠不足,他眼窝深深的凹陷。 “你几天没休息了?”木木冲口道,说完木木的脸刷的红了。沈遥怔了下,随即恢复神色道:“十天,连着十天都没睡好,戈壁滩那边环境有点差。” 戈壁滩?木木微微皱眉。 “没关系,这是我喜欢的,即使再苦,我都能扛得住。即使等你再久,我也能坚持……”沈遥望着眼前的人,当她脱口说那句话后,他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他等了五年,终于等来她的关心。 木木沉默的看着沈遥。 时间仿佛静止,半晌木木才道:“对不起,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木木明显感觉到沈遥身体的微颤。 沈遥自嘲的笑了笑:“那,祝你幸福。” 沈遥走后,夕阳落了满室,宽大的落地窗外,是江水,江水滚滚向东流。江水,早已不是昨天的江水。他们,还能是昨天的他们么? 木木再次想起那天的一幕,沈遥温柔的目光,就像那个女子是他所有的世界。 门外,沈遥紧紧锁着目光。他忽然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一个输了所有的人,一无所有的沮丧。 “何必再互相折磨彼此呢?”不知何时,秦笑琳站在门前。木木知道她肯定在门外听到他们的谈话,淡淡道:“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伤了一次,能那么轻易的把心门打开么? “唉……” 秦笑琳把节目单递给木木:“这个是三天后台庆咱频道的节目单,你看下。”木木接过单子道:“这个不是由部长过目的吗,怎么送到我这里了?” 秦笑琳话中带刺道:“你现在是咱频道的摇钱树,部长说了,由你全权负责,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木木直接忽略,装作没听到。 等到走出电视台的时候,已经满天星了。木木提着包,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把身子放轻松。 脑袋里,全是三天后台庆的事。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身旁的车,一道刺眼的光照过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和车子滑行的声音……

《青春再见》第七十四期

作者/小游游 木木从电视台出来,怅怅的舒了一口气。想起刚才在台长办公室,自己果断的拒绝了来电视台的时候,江林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木木郁结的再次吐出一口气。 木木掏出电话:“刘玲,你车借我。” 车奔驰在路上,高架桥错乱复杂,木木没有方向的前行,见到弯道就拐,不知不觉的来到一片高档别墅区。 木木怔怔的看着,那每栋别墅中间巷子里开放的花。木木想起自己曾经在这里绕了一个时辰。 一个身影,从巷子里出来。木木失神的目光,起了淡淡的风。是沈遥,他正在温柔的扶着身旁女子,那女子的肚子浑圆,大概要生了。那女子的长发淡淡的散下来,遮挡了半边的脸。木木看着沈遥温柔的小声的说着什么,木木握在方向盘的手,倏地紧握。 他们谁也没看到木木。 木木闭上眼,脑海里却浮现了五年前的那晚。那晚,沈遥狠狠的把她从他身边推离出去。木木淡淡的发动车,头也不回的离去。 结婚生子,他终究还是娶了她。 现在他们有多幸福,呵。多么幸福的画面,为什么她会来到这里?心里不是早已经忘了么?为什么还会有刺痛的些微感。 车子疾驰,在一个岔道口,迎面一辆车,木木还没来得及刹车,只听“砰”,顿重的撞击声,木木一下子撞在方向盘上,车前的玻璃被震碎,一片玻璃擦过木木的额头,顿时血流了满脸。 木木晕倒之前,却无声的给自己了一个嘲笑。 医院里,木木静静的躺在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木木皱着眉微微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乔子戌?” 木木惊讶的看着乔子戌,刚起坐起身,发现自己额头一阵微痛。木木疼的皱了皱眉。“小心,你还有伤。”乔子戌关切道。 木木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吊瓶,木木想起那车祸,歉意的看着乔子戌:“对不起,我还不是很习惯国内的车,所以应该把你们的车撞坏了吧!” “车不要紧,只要人没事就好。”乔子戌道。 “子戌?”病房的门被打开,秦笑琳一脸紧张的模样,看到木木的那刻不禁怔了下。木木也抬眸看到秦笑琳。 “你……你没怀孕?”木木惊讶的脱口而出。 秦笑琳茫然的看了眼乔子戌,乔子戌立刻明白木木说的什么。于是站起身挽过秦笑琳道:“我妻子。想不到到最后我抱的美人归吧……” 乔子戌脸上溢满了幸福。 木木怔怔的看着两个人。 医院的天台上,风淡淡的掠过两个人的衣衫。 木木和秦笑琳一起并肩站着,沉默了许久,秦笑琳淡淡的开口道:“你几时回国的?”木木这才收回目光。淡笑着看着秦笑琳:“前段时间,刘玲结婚的时候。” 沉默再次萦绕在两个人身边。 “你们……怎么没在一起?”木木迟疑的问出了许久徘徊在心口的话。 “你走的那天,他去了机场,可是还是差那么一刻,你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他在机场呆了整整一天,才回到了家。从那以后,他像变了个人,对我冷淡到极致。我承认,我一直很恨你,尽管我耍了手段,可是我终究挽回不了他的心。” 秦笑琳脸上起了悲愤之情。 木木呆呆的看着秦笑琳,秦笑琳嘴角闪过一丝自嘲的笑。 那他身边的女子是谁?木木皱着眉,她轻轻的闭上眼,却满是之前的那一幕。他小心扶着那女子,那样的表情温柔。但是木木终究没有开口问。毕竟,分别五年,即使他没有跟秦笑琳在一起,他身边也总不缺乏女子的环绕。只是…… 只是,木木心微痛了下。 风吹着两个沉默的人,当秦笑琳和乔子戌一起离去的时候,木木才慢慢的缓过神来。刘玲和秦琼脚步匆忙的赶到了医院,见到木木头上的纱布,刘玲娇嗔的白了木木一眼:“说了你想去哪儿,要秦琼送你,你非要自己开,这下好了。”不知道‘这下好了’,是指木木头上包着的厚厚纱布,还是他们刚买的车。 “我保证,会让你们的车焕然一新的。”木木看着刘玲那目光,打趣道。“得了,你还好意思说,姐姐,我们正在蜜月期!”刘玲再次白了木木一眼,秦琼倒是正在旁边看着她们两个打趣。 “没伤着哪儿吧?”秦琼关心的问。木木摇了摇头。 出现的时候,木木为了让刘玲他们多跑一趟,就故意把日期推后一天。当木木出现在刘玲家门口的时候,一脸期待惊喜的表情淡淡的散去。身子正准备躲的时候,却听到一道声音:“木木!”木木的身子僵了下,慢慢的转过身,对上那人的目光。 “好,好久不见。”木木讪笑道。 沈遥没有应声,就那么的看着木木。木木手提着行李,在沈遥的目光里,顿了下。“你,是来找刘玲的吧。”木木淡笑道:“不如一起进去。”说着木木假装无事般的从沈遥边擦肩而过,就在错开身子的时候,被一双手扯住。那双手,不再是之前的光洁,已经有了淡淡的茧子。木木心抽了下,想起秦笑琳的那句话:“毕业后,沈遥就进了电视台疯了般工作,一年中很少见到他。”她不是不知道,她还在国外的时候,有次Jack拿着一盘带子给她看,说是国内的一匹黑马拍的纪录片。她还记得当时Jack目光里带着赞赏,她当时很好奇,能让一向很挑剔的Jack夸赞的国内的导演很少。所以当荧幕上的片头刚起,她的心便一丝一丝的顿落。 那熟悉的画面,那永远忘不掉的一贯风格,不知情得Jack一边向她介绍导演的名字,一边讲述镜头的巧妙变换,一边夸赞导演的赫赫作品。末了,Jack皱着眉道:“木木,我怎么觉得这人的风格,和你有点相像,难道你们认识?”想是察觉木木脸上的表情,木木平稳了情绪道:“不认识。”Jack倒是也没再说什么。 木木的手腕,还在沈遥的手心里。 “木木。”沈遥的声音清淡,略带着沙哑。木木别过头,目光看向前方,没有再去看沈遥,分分合合,他们不是中国的历史,他们只是独立的人。 感情,只是感情。

《青春再见》第四十八期

有些人,早已经习惯了猩猩作态。

有些人,早已经习惯了,不露痕迹的勾心斗角。

而又些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总是处在别人的惺惺作态和勾心斗角中。

《青春再见》第四十七期

爱情也是,选择了放弃,就不一定还能再次拥有这份爱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