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学会跟自己玩

 你一定要学会跟自己玩

那种感觉不是一种离别之感,而是一种心理上的疏远。” 

“觉得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是的。” 

“确切的地说,是突然而来的孤独,是吗?” 

“是的”。 



鳕妹毫不犹豫地给我了答案。我本来想说一堆的在理论上能说得很漂亮的话来安慰这个在千里之外的妹妹,在措辞的片刻,我看着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人来人往,看似成群结队,其实都只是孤身向前。 



“我懂。” 是的,孤独感,我懂。“ 

那么就先接受这种感觉吧,慢慢就会跟它好好相处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我们某些在心理上的依赖很多都会落空,有些看似共同进退的人,也会有不靠谱的时候。当然 ,我们有时候也会是别人眼中不靠谱的人。用矫情一点的词来说,这种感觉,叫成长。” 



我有时候会反感我用这样的略带过来人或是有些庄重的口气说话,但这次,我没有反对自己的想法。那时正是一场雨过后,阳光及时出现,天正蓝,白云应景飘过 



“懂的越多,越觉得自己像个孤儿,走的越远,就越觉得世界就是个孤儿院”当我看到韩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觉得那个热血的独特的大男孩终于变成了安稳而静重男子汉了,他的成长必定也是孤独的。 



“我试图想知道这种孤独感的原因,并摆脱它’ 

“不太可能做到”我竟迫不及待地先入为主了给了否定的一句话。 



想起派在掉进大海时候,他一心只想着要怎样除掉老虎,在一次次的对峙中,却让自己更恐惧,当它们彼此终于由恐惧变为依赖的时候,一切就海阔天空了。孤独也是我们在茫茫尘世生活的想与我们抢食物的老虎,并常常让我们感到无助而挫败。 



“我曾是个在内心极其依赖他人的人,后来,我渐渐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人无责任和义务来赶走我心中的‘猛虎’。 



丁丁张在一版再一版的《人生需要揭穿》里说,做为一个成年人,我们要有具备承受找不到别人的能力。我理解为:我们也必须要学会有跟自己玩的本事。 



“我突然想独自安静来消化这种难以控制的孤独,但又想找人说说这些复杂的情绪。”‘ 

“我一直都在” 





我总会感觉到荣幸得到姑娘们的一些信任,她们经历的种种苦恼困惑我是无法做为旁观者的,因为生活也从未对我客气半分,哪些个泪流满面,哪些个委曲打击,以及你们经受的孤独迷茫,我至今一样没有找到一一摆脱它们的灵丹妙药。 



当我终于敢承认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时,我就再也不敢轻易跟在困苦中的人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做人总要开心之类的TVB式的安慰公式了。因为,有些事情它就是好不起来,比如,你无法言语的不被理解的孤独感。 



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里说:你被孤独驱赶着去寻找远离孤独的方式时,会处于一种非常可怕的状态;因为无法和自己相处的人,也很难和别人相处,无法和别人相处会让你感觉巨大的虚无感,会让你告诉自己:“我是孤独的,我是孤独的,我必须去打破这种孤独。”你忘记了,想要快速打破孤独的动作,正是造成巨大孤独的原因。 



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飞驰的高铁上,窗外一边荒凉,一眼万里,但又什么也看不清。第一次感觉到坐火车也可以这么地静默安稳,前后左右的人都是去同一个地方,即刻就会各奔东西。我一直是害怕这种独自奔走千里的感觉。带着这份忐忑,看着蒋先生用几万字来如何说着孤独 。我以为像他此类智者,一定会我一个解决问题的答案,然而没有。这也许就是智者所为,他很潇洒地说:孤独没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我再一次把他的意思理解为:你要学会跟自己玩。 



“在泰国的那几天,觉得一切真美好,安静而没有纷争,就算当时是一个人呆着,却没任何的不安”“热闹易生虚无,安静催生坚定”我在心里想到了这句话。 

“我一直在等你从泰国寄来的明信片”我欢快地说。 



整场谈话结束的时候,阳光又消失不见,又是一场雨在奔来的路上,我知道我并没有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但我知道我们都有一个期待,即便日后孤独感还会排山倒海。 



千年前,陈子昂在幽州台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种无人理解的孤独蔓延至今。我们这等小女子实在没有这等之气概能在困顿之时仍能留下让后人敬念的心情。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会跟自己玩。 



这篇文在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给了鳕妹看,她说瞬间有了种被安慰的感觉。当我快要结束这个文的时候,我竟有一种真实的愧疚感,因为,如果这作为一个命题作文,我肯定早就跑题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依然对我们曾经面对的正在面对以及将来无可避免要面对的迷茫困惑无能为力。 



于是,我想起了里尔克的一首诗; 

秋日主呵,是时候了。 

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催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这个死于白血病的诗人穿越一个世纪来用文字安慰我们躁动的心,尽管他一样对孤独无可奈何。那么就也学着他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看落叶纷飞。 



相信我,一切都只是暂时的。那些让人无助的孤独终会化为一股坚毅的安静的力量,这种力量会广袤无垠,汩汩如动脉。

文/听风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没有人不需要被安慰

文/培疯

在我还愿意安慰人的时候,好像还挺能安慰人的。

挺常见的是听到朋友破小财的事情:丢了钱包、手机,或者提前离场却被抽到了大奖!每当听到这种剧情,我总是淡淡地说:“啊,丢钱包的人怎么这么多,昨天我的两个朋友也跟我说钱包被偷了。”虽然实际上我听到的消息是朋友又涨了薪水。或者说“我这两天回老家跟人打牌,已经输掉几千了”,其实正为赢了几百块窃喜。当然我讲得更多的还是我那个悲惨的大学室友,他真实地经历了上周丢了钱包、这周手机被偷,然后昨天新手机又掉到马桶里的连环惨剧。巧的是似乎每个人身边都有这样悲剧得喜感的人物存在,“是哦,我的朋友某某也是这样⋯⋯”对方接道。于是我们在谈论他人不幸的愉快氛围中大度地忘怀了自己不足道的损失。

破财的心疼源自我们总是把这当成“本来可以并且应当避免的‘意外’的损失”,可是实际上谁能巧妙地度过不破财的一生呢?明乎此,将丢钱包之类损失纳入人生应有的预算里,心痛的感觉就减轻了。

破财的人不过找人吐槽,只要不问你借钱总还不算太讨厌。失恋的人就烦得要让人“敬而远之”了。对付这种人,我一般推荐他们去读连岳或者庄雅婷。虽然梭罗说“只有更深地去爱,才能医治爱的伤痛”,但看看情感专栏里形形色色又大同小异的男女故事,发现“你的痛苦并不特殊”,不过这世间每天都上演无数次的滥俗故事中的一例,这多少能让你看轻自己的痛楚。这也正如此刻走向人流手术台的一位少女,如果她知道在这个国家这种事情一年发生1300万次,她会更多地原谅自己,紧张与害怕也一定会减轻,于是——放松,用力,排出来,就好了。

如果你有二十五岁以上、未满三十的女性朋友,那你就知道害怕变老这件事情是怎样令一个本该青春快乐的女人烦恼了。与未到二十五岁的时候相比,她们敏锐地发觉时间在身上经过时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增加她们的美貌了;而她们又不像三十岁以后的女人,习惯或放弃抵制这种衰老迹象的发生。何况在我们的社会,还有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奇怪规则:人生所有大事都要在二十几岁这几年里确定下来,从事什么职业在哪里定居跟什么人结婚,定不下来的就要被归到失败者一类里去了。这更增加了初熟的女性们的烦恼。

我只有再次化用木心论建筑的话安慰她道:“木心有一段论建筑的话特别妙。他说,古典建筑与天地山水相协调,簇新的时候有簇新的美,日晒雨淋风蚀尘染之后,常常效果更佳,直至变为废墟,仍然有供人凭吊的魅力。但是你看中关村那些纯求新感觉的现代写字楼,有点脏有点旧后就显出衰败气象,不堪入目。所以女人不要只求一时的青春光鲜,像你这样内外兼修的姑娘,肯定是像古典建筑一样,是有层次有演进的丰富的美感,不同时期有不同时期的妙处。唔,现在想到十年后你大概会是的那种风姿卓绝的样子,感觉到时候更有味道呢。”虽然人们尤其是女人对衰老的恐惧是生活一大主题,但这个说法总还能暂时博人一笑。

我自己呢,在度过了毫无成就不值一提的小半生后,已经与自身的平庸安然相处,一心只想“好好做个没用的人”。但是我有很多心怀文艺理想的朋友,至今骄傲又敏感而脆弱着。比如其中的一个,他前天读了一部经典后相见恨晚,著文称赞。朋友纷纷在他文章后留言赞同,表示自己也曾经在这本书里经历了美妙的旅行。他就不高兴了,仿佛受到了冒犯:伟大著作的精妙深邃之处,需要同等高妙的心灵才能领悟,怎么他们都说得好像完全懂得一样呢?

我只好开导他说:“我们能表达出来的东西只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一小部分。如果生活是一片海,人的感受力是一座冰山,表达力就只是冰山的尖角。艺术家当然还有像您这样心灵高贵深邃的人,虽然表达力远远超过我们凡夫俗子,但也往往只是表达了我们凡人能感受到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呀。”他听到此处若有所思,我进一步道:“这也好比小学时候的您看《红楼梦》也觉得是了不起的著作,现在您看它也仍然是伟大作品,伟大作品所以伟大就是可以引起普遍的共鸣,难道小学时候您的水平能跟您现在的理解相提并论吗?”在听到我把那些留言赞同的人跟小学时期的他等同起来后,他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因为安慰了愿意安慰的人,我也得到了安慰。当然,我还不至于得意忘形到以为自己真的能安慰到人。不过是愿意被你安慰的人因为你的安慰的善意,暂时忘怀烦恼。而烦恼——破财的心疼、失恋的痛苦、变老的恐惧、平庸的挣扎——过一会还是要漫上来的。

烦恼种类繁多,当然远远超过我粗略举例的这几样。“人生是时时刻刻地不知如何是好”,虽然矫情,但近真相。据说在无性繁殖的世界里,每个个体都是一样的,就像孙大圣寒毛变出的无数个孙大圣,我是我,别个也是我,彼此间完全平等一致没有竞争。我想那里大概不存在幸福但也不会有痛苦。但“高级”如人类,“我”是“我”,别人是别人,于是我们只看到冲突、征服、占有与不满足。生而为人,很抱歉是被种植了孤独和不安在基因里的。所以庄雅婷说“我未见一个幸福的人”,有趣的是另外一个女作家廖一梅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她说:“我见过很多聪明,优秀,敏锐,有力,深具魅力的人,但从未见过一个幸福的人。”

从前,我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完美,才会有那种陷于不安的时刻。后来,我见到了更多得天独厚的人,他们或者漂亮,或者富足,或者聪明,他们甚至又漂亮又富足又聪明,我发现他们的不满足不安全一样的那么明显。我想,我未见一个真正强大的人,没有谁不需要被安慰。

安慰一个人其实是没有用的

安慰一个人其实是没有用的

你也是一个不会安慰人的好心人吗?世界上空有热心肠却干着急的好心人太多了。为啥大家已经使劲安慰了,你却觉得好像还是没能帮到Ta呢?这是因为,安慰一个人,其实本来就是没有用的。

♦ 如果没有用,为何确实有人得到了安慰?

这要从我们为什么需要安慰说起,打些个比方吧。

好比说,当一个人失恋被甩的时候,Ta关注的是问题“Ta为什么要甩了我”,但这个问题,只有那个甩人的人清楚,任凭被甩的人自己怎么想,都不见得能得到确信的答案。但是,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Ta产生了情绪,Ta认为这情绪就是那问题造成的,为了专心思考“Ta为什么要甩了我”,Ta试图把情绪放在一边,让自己淡定下来,却还是想不清楚。情绪,却如潮水般涌来,使Ta被情绪所困……

在笔者看来,通常,我们正是因为被情绪所困,觉得自己不淡定了,所以才觉得自己需要被安慰。

除了失恋问题,还有很多事:

再好比一个大三的学生,不知自己究竟应该考研、出国还是工作,Ta很纠结,Ta认为自己之所以纠结,完全就是因为不知如何选择而造成的,为了专心思考“我究竟应该选择哪条路?”,Ta试图把情绪放在一边,让自己淡定下来,却还是想不清楚。于是越想越纠结,去求安慰了。

好比一个考生走出高考考场,觉得自己某道题做错了,很烦恼,Ta认为自己之所以烦恼,就是因为那道题,很担心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前途,无法淡定,于是,去求安慰了。

为什么说“当局者迷”、“关心则乱”?因为,当一件事情与自己相关时,就会十分在意“答案”和“结果”,所以不安。为什么有些人,自己的感情生活遇到问题,总是“关心则乱”,但解答起旁人的问题,却是“旁观者清”?因为,当一件事情与自己无关时,不论最后是什么“答案”和“结果”,自己都不会有任何损失,所以,旁观者不会感到害怕,可以站在高处、冷静地、大胆地做各种假设、各种猜想、各种分析和判断,而不是因为害怕某些事情的发生,而想都不敢想,更不用说理智地分析了。

为什么人会“当局者迷”,出现脑袋短路的情况?因为情绪影响了心智的正常运转,在当下,首要的是处理情绪。只有情绪处理好了,才能让心智恢复运作。

市面上推崇的心理学家式的安慰,正是解决情绪问题的。具体操作步骤是:

建议安慰者先倾听,听懂那个人是因为什么事,而产生了什么情绪,再用自己的理解复述听到的话和听到的情绪(用心理咨询的术语来说,就是“内容反应”和“情感反应”。),通过这样的方法,让我们想安慰的那个人觉得自己被倾听、被理解了。

具体到上面的三个例子来说,可以是这样:

□ 失恋的:

听你说完,我也说说我的理解,你看是不是这样?是Ta要和你分手,但是又不说清楚为什么,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难过(情感反应),对不对?

□ 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向的:

听你说了很多,我听下来,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应该选择怎样的方向,你担心选择不好会影响你的前途,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纠结(情感反应),对不对?

□ 题做错了,担心前途完了的:

你说了那么多,也听我说说?你知道自己题做错了,担心成绩受影响,会影响你的前途,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烦恼(情感反应),对不对?

(如果对方觉得你说得不对,你就让Ta再修正补充)

这样一来,对方就会觉得,你是在认真听自己说话(先听再说),而且没有随便揣测自己的意思(询问、确认对方的真实想法和感受),没有随便给自己扣帽子,非常虚心,没有觉得自己的烦恼不值一提(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又非常愿意体会自己的情绪。对方会觉得,自己是得到了关注和陪伴的。

为何得到了关注和陪伴能够缓解情绪呢?

笔者虽然没有找到相应的研究,但大胆猜想也许是这样的:人类以前每天做的事,大多跟生计相关,也没什么需要特别费脑子的,所以一旦遇到什么烦心事,好比追猎物追不上,摘果子够不着,跟大家求安慰,一抱怨,大家就能凑出个法子来解决了,反倒是那些闷在心里不爱求安慰的,倒有可能活不下来。所以求安慰这坏习惯,才保留了下来,即使到了今天,求安慰未必真能使事情产生转机,还是想要求安慰,即使可能会被人嫌烦,还是会想要这样去做,也许正是习惯了,而且,谁知一定没用呢?

果真如此的话,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时候仅仅是陪在一个人身边,Ta就会开心一点——因为这让Ta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不是孤立无援,有人帮,就不用那么怕了。

因此,在解决情绪问题上,安慰确实是有用的。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被安慰的人,你听到了这些安抚情绪的话,是否觉得烦恼就一扫而空了呢?

实际没有。这令人遗憾。

这就是安慰没有用的地方:

♦ 情绪生于问题,但我们无法代别人解决问题,所以情绪还是会反复

只安慰情绪,显然不解决问题,因为情绪生于问题。问题不解决,情绪就会反复。

所以,如果想用安慰来“把人治好”,归根结底,还是要解决问题才行。

为什么安慰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人的经典回答是给建议?

这绝不是偶然。

你当然可以说,是因为见不得那人伤心难过,所以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经验一招毙命对方的问题,让对方闭嘴不再说,以求自己内心的安宁,但是,也有很多无意间出了很多馊主意的人,其实是觉得,光同情人家的伤心难过,好像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问题还是存在,还是没被解决,所以对方还是会难过,所以出于好心,安慰者觉得一定要给到办法才算到位,才算对对方尽责,出了馊主意,也只是因为太关切……他们才不是没耐心听对方倾诉情绪。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小心就成了一个乱出主意的人,尽管我们一开始早已告诉自己,要好好倾听对方的情绪?

因为,事实上,仅仅是倾听情绪,远远不够。

很多求安慰的人,真的需要建议。

不信,去心理咨询室问问,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巴巴地要求一个素昧平生的心理咨询师能给出一个万全的办法?

求安慰的人,需要建议是不假,但是,当他们需要建议时,我们真的能给出真正适合他们的建议吗?

一般人求安慰的时候,都是找自己的朋友,可惜的是,那些智慧上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朋友,往往并不具备更高明的解决问题的智慧;

那么就去找那些“高人”吧?但找“高人”也有一个坏处,就是“高人”比起那些朋友来说,对于求安慰的人并没有很深的了解,所以很可能在简单的了解之下,就仓促判断,这样的“高见”,也未必真能帮上什么忙。

那么,有没有可能,既是朋友,也是“高人”呢?

首先,在智慧上相差很多的两个人能够维持友情的情况,委实不多见,即使 “高人”和“凡人”真做得了朋友,那么朋友之间也不见得真有很深的了解,毕竟谁也不是谁肚里的蛔虫……也许,有时你也被捧为“高人”,你甚至你的朋友也认为你很了解Ta的时候,当你觉得可以很放心地用自己脑袋里已存的知识、经验、方法去处理对方的问题的时候,你也许还会发现这样的问题:

从自己朋友嘴里说出来的话,不论Ta自己如何努力说得详尽、保证对你毫无隐瞒,你也只能从你收集到的信息中得到一个大概的理解,而这个费尽辛苦才形成的理解,说不定还是有问题的,因为:

① Ta用语言表达出来,是第一道信息流失,你用自己的知识经验理解,是第二道信息流失,在流失的过程中,信息很难保证不会失真。

② 你朋友说的话,是基于Ta自己对事情的诠释,而非一定是事实,Ta自己的诠释,可能和其他当事人的诠释又不一样。如果你朋友说的,和事实出入较大,那么你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理解要想和事实没出入,基本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③ 一个人自己说出来的话,未必代表Ta本人心底里的想法,这可能是故意不说真话,也可能是意识不到自己真正的想法。而假如你根据Ta浮面上的话就做了判断,给出了建议,说不定和Ta本人真正需要的建议,正好背道而驰。

④ 此一时彼一时。经历过一段时间,事情本身、人们心里的动机和感受,也许就变了。也许你当时的理解,很幸运地没错,但过一段时间,Ta自己的想法变了,你的建议也许就不适合了,而人家拿着你当时的判断,刻舟求剑,也是有问题的。

正因为,要克服种种困难,为别人提供真正有用的建议,是这样难,近乎是一种难得的幸运,所以那些所谓的“半仙儿”才会被夸得特别神,所以,心理学专业经常被外行误认为和算命有联系——因为不明白心理咨询、心理治疗过程中所使用语言的特点,不明白这些语言的运作机理,认为“随便说说就能改变别人”很神奇,所以才觉得神。

如此难得的幸运,真不是一般人能撞上的,所以,解决问题,完全靠别人帮,是不现实的,指望自己三言两语地安慰一下就能解决别人的问题,也是不太现实的,很多时候,到底还是只能由那个人自己拿主意。

这真令人泄气。安慰一个人,除了安抚Ta的情绪,我们还能做点啥呢?

♦ 安慰别人,除了安抚情绪,我们还能做点啥呢?

□ 帮助Ta自己拿主意:可以给Ta建议,但反复强调,还需自己拿主意

求安慰的人需要的是好建议,尽管你未必你给得出好建议……但是你可以抛砖引玉,为Ta提供思路,一起头脑风暴,想出更好的办法。

但是为了防止你的想法被Ta不动脑筋地全盘吸收——这很不好,因为很多时候,那人全盘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只是因为自己想要逃避,而逃避是不解决问题的,盲目接受建议也等于病急乱投医,其实是自己不想对自己负责——所以你需要反复强调,这事儿需要Ta自己拿主意。

有个同事分享了她的做法,她说自己现在安慰别人,会这样说:“照我以前的话,我会这么跟你说……(巴拉巴拉一堆建议),但是我现在,还是觉得,这事儿还是你自己拿主意比较好。”

笔者认为这样就不错。因为“……,但是……”的句式让人更注意后半句,而且“以前……,现在……”的句式,让人更注意“现在”。这是一个把人从过去已发生的事情中,拉回当下的好句子。要说像哪个心理治疗流派的话,这就很像是现实疗法的调调。

□ 敬畏Ta的挣扎,陪伴Ta成长

有人说,负面情绪之所以很容易令人沉溺,是因为总有一个人可以给我们呵护和安慰,而我们太享受这种呵护了。

正因太享受,所以有时我们会像是个盼着自己生病的孩子,因为生病了,身边的人就会来照顾自己。

但这样是不行的。等待着被照顾,只会一直软弱,像个孩子似的长不大。

只有自己扛过去,心灵才会一点点变得坚强起来。像个大人一样,为自己负起责任。

成长的过程是值得敬畏的。人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成长呢?想必,成长过的人都明白。

当你发现,那个人的内心正在经历一番斗争,你要告诉Ta,Ta愿意这样直面现实、面对自己,解决问题,是多么地了不起。

给Ta打气,不要轻易泼凉水。请给Ta力量,支持Ta,陪伴Ta,相信Ta能够凭借自己的所有智慧,找到问题的答案。

□ 视情况,也可以先转移注意力,再回过头来说

如果你担心那人会情绪失控做傻事,可以在听完Ta倾诉之后,先陪Ta做点能让Ta开心的事,好比说,只要对方喜欢的话,你们一起去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打场球,都是可以的,让Ta先转移注意力,让情绪冷一冷,然后再回过头来提起这件事,让Ta重新看这件事,也顺便说说你的看法。

当然,还是要反复强调,让Ta自己拿主意,反复强调,无论发生什么,都陪着Ta,愿意帮Ta。很多时候,当你真心帮助一个人,这就是最好的帮助了。

原文/心灵咖啡网

如何安慰好一个人

如何安慰好一个人

你也是一个不会安慰人的好心人吗?世界上空有热心肠却干着急的好心人太多了。为啥大家已经使劲安慰了,你却觉得好像还是没能帮到Ta呢?这是因为,安慰一个人,其实本来就是没有用的。

如果没有用,为何确实有人得到了安慰?

这要从我们为什么需要安慰说起,打些个比方吧。

好比说,当一个人失恋被甩的时候,Ta关注的是问题“Ta为什么要甩了我”,但这个问题,只有那个甩人的人清楚,任凭被甩的人自己怎么想,都不见得能得到确信的答案。但是,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Ta产生了情绪,Ta认为这情绪就是那问题造成的,为了专心思考“Ta为什么要甩了我”,Ta试图把情绪放在一边,让自己淡定下来,却还是想不清楚。情绪,却如潮水般涌来,使Ta被情绪所困……

我想,通常,我们正是因为被情绪所困,觉得自己不淡定了,所以才觉得自己需要被安慰。

除了失恋问题,还有很多事:

再好比一个大三的学生,不知自己究竟应该考研、出国还是工作,Ta很纠结,Ta认为自己之所以纠结,完全就是因为不知如何选择而造成的,为了专心思考“我究竟应该选择哪条路?”,Ta试图把情绪放在一边,让自己淡定下来,却还是想不清楚。于是越想越纠结,去求安慰了。

好比一个考生走出高考考场,觉得自己某道题做错了,很烦恼,Ta认为自己之所以烦恼,就是因为那道题,很担心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前途,无法淡定,于是,去求安慰了。

为什么说“当局者迷”、“关心则乱”?因为,当一件事情与自己相关时,就会十分在意“答案”和“结果”,所以不安。为什么有些人,自己的感情生活遇到问题,总是“关心则乱”,但解答起旁人的问题,却是“旁观者清”?因为,当一件事情与自己无关时,不论最后是什么“答案”和“结果”,自己都不会有任何损失,所以,旁观者不会感到害怕,可以站在高处、冷静地、大胆地做各种假设、各种猜想、各种分析和判断,而不是因为害怕某些事情的发生,而想都不敢想,更不用说理智地分析了。

为什么人会“当局者迷”,出现脑袋短路的情况?因为情绪影响了心智的正常运转,在当下,首要的是处理情绪。只有情绪处理好了,才能让心智恢复运作。

市面上推崇的心理学家式的安慰,正是解决情绪问题的。具体操作步骤是:

建议安慰者先倾听,听懂那个人是因为什么事,而产生了什么情绪,再用自己的理解复述听到的话和听到的情绪(用心理咨询的术语来说,就是“内容反应”和“情感反应”。),通过这样的方法,让我们想安慰的那个人觉得自己被倾听、被理解了。

具体到上面的三个例子来说,可以是这样:

□ 失恋的:

听你说完,我也说说我的理解,你看是不是这样?是Ta要和你分手,但是又不说清楚为什么,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难过(情感反应),对不对?

□ 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向的:

听你说了很多,我听下来,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应该选择怎样的方向,你担心选择不好会影响你的前途,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纠结(情感反应),对不对?

□ 题做错了,担心前途完了的:

你说了那么多,也听我说说?你知道自己题做错了,担心成绩受影响,会影响你的前途,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内容反应),所以你很烦恼(情感反应),对不对?

(如果对方觉得你说得不对,你就让Ta再修正补充)

这样一来,对方就会觉得,你是在认真听自己说话(先听再说),而且没有随便揣测自己的意思(询问、确认对方的真实想法和感受),没有随便给自己扣帽子,非常虚心,没有觉得自己的烦恼不值一提(你觉得这对你很重要),又非常愿意体会自己的情绪。对方会觉得,自己是得到了关注和陪伴的。

为何得到了关注和陪伴能够缓解情绪呢?

我虽然没有找到相应的研究,但大胆猜想也许是这样的:人类以前每天做的事,大多跟生计相关,也没什么需要特别费脑子的,所以一旦遇到什么烦心事,好比追猎物追不上,摘果子够不着,跟大家求安慰,一抱怨,大家就能凑出个法子来解决了,反倒是那些闷在心里不爱求安慰的,倒有可能活不下来。所以求安慰这坏习惯,才保留了下来,即使到了今天,求安慰未必真能使事情产生转机,还是想要求安慰,即使可能会被人嫌烦,还是会想要这样去做,也许正是习惯了,而且,谁知一定没用呢?

果真如此的话,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时候仅仅是陪在一个人身边,Ta就会开心一点——因为这让Ta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不是孤立无援,有人帮,就不用那么怕了。

因此,在解决情绪问题上,安慰确实是有用的。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被安慰的人,你听到了这些安抚情绪的话,是否觉得烦恼就一扫而空了呢?

实际没有。这令人遗憾。

这就是安慰没有用的地方:情绪生于问题,但我们无法代别人解决问题,所以情绪还是会反复。

只安慰情绪,显然不解决问题。

所以,如果想用安慰来“把人治好”,归根结底,还是要解决问题才行。

为什么安慰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人的经典回答是给建议?

这绝不是偶然。

你当然可以说,是因为见不得那人伤心难过,所以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经验一招毙命对方的问题,让对方闭嘴不再说,以求自己内心的安宁,但是,也有很多无意间出了很多馊主意的人,其实是觉得,光同情人家的伤心难过,好像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问题还是存在,还是没被解决,所以对方还是会难过,所以出于好心,安慰者觉得一定要给到办法才算到位,才算对对方尽责,出了馊主意,也只是因为太关切……他们才不是没耐心听对方倾诉情绪。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小心就成了一个乱出主意的人,尽管我们一开始早已告诉自己,要好好倾听对方的情绪?

因为,事实上,仅仅是倾听情绪,远远不够。

很多求安慰的人,真的需要建议。

不信,去心理咨询室问问,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巴巴地要求一个素昧平生的心理咨询师能给出一个万全的办法?

求安慰的人,需要建议是不假,但是,当他们需要建议时,我们真的能给出真正适合他们的建议吗?

一般人求安慰的时候,都是找自己的朋友。可惜的是,那些智慧上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朋友,往往并不具备更高明的解决问题的智慧。

那么就去找那些“高人”吧?但找“高人”也有一个坏处,就是“高人”比起那些朋友来说,对于求安慰的人并没有很深的了解,所以很可能在简单的了解之下,就仓促判断,这样的“高见”,也未必真能帮上什么忙。

那么,有没有可能,既是朋友,也是“高人”呢?

首先,在智慧上相差很多的两个人能够维持友情的情况,委实不多见,即使 “高人”和“凡人”真做得了朋友,那么朋友之间也不见得真有很深的了解,毕竟谁也不是谁肚里的蛔虫……也许,有时你也被捧为“高人”,你甚至你的朋友也认为你很了解Ta的时候,当你觉得可以很放心地用自己脑袋里已存的知识、经验、方法去处理对方的问题的时候,你也许还会发现这样的问题:

从自己朋友嘴里说出来的话,不论Ta自己如何努力说得详尽、保证对你毫无隐瞒,你也只能从你收集到的信息中得到一个大概的理解,而这个费尽辛苦才形成的理解,说不定还是有问题的,因为:

① Ta用语言表达出来,是第一道信息流失,你用自己的知识经验理解,是第二道信息流失,在流失的过程中,信息很难保证不会失真。

② 你朋友说的话,是基于Ta自己对事情的诠释,而非一定是事实,Ta自己的诠释,可能和其他当事人的诠释又不一样。如果你朋友说的,和事实出入较大,那么你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理解要想和事实没出入,基本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③ 一个人自己说出来的话,未必代表Ta本人心底里的想法,这可能是故意不说真话,也可能是意识不到自己真正的想法。而假如你根据Ta浮面上的话就做了判断,给出了建议,说不定和Ta本人真正需要的建议,正好背道而驰。

④ 此一时彼一时。经历过一段时间,事情本身、人们心里的动机和感受,也许就变了。也许你当时的理解,很幸运地没错,但过一段时间,Ta自己的想法变了,你的建议也许就不适合了,而人家拿着你当时的判断,刻舟求剑,也是有问题的。

正因为,要克服种种困难,为别人提供真正有用的建议,是这样难,近乎是一种难得的幸运,所以那些所谓的“半仙儿”才会被夸得特别神,所以,心理学专业经常被外行误认为和算命有联系——因为不明白心理咨询、心理治疗过程中所使用语言的特点,不明白这些语言的运作机理,认为“随便说说就能改变别人”很神奇,所以才觉得神。

如此难得的幸运,真不是一般人能撞上的,所以,解决问题,完全靠别人帮,是不现实的,指望自己三言两语地安慰一下就能解决别人的问题,也是不太现实的,很多时候,到底还是只能由那个人自己拿主意。

这真令人泄气。安慰一个人,除了安抚Ta的情绪,我们还能做点啥呢?

□ 帮Ta自己拿主意:可以给Ta建议,但反复强调,还需自己拿主意

求安慰的人需要的是好建议,尽管你未必你给得出好建议……但是你可以抛砖引玉,为Ta提供思路,一起头脑风暴,想出更好的办法。

但是为了防止你的想法被Ta不动脑筋地全盘吸收——这很不好,因为很多时候,那人全盘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只是因为自己想要逃避,而逃避是不解决问题的,盲目接受建议也等于病急乱投医,其实是自己不想对自己负责——所以你需要反复强调,这事儿需要Ta自己拿主意。

有个同事分享了她的做法,她说自己现在安慰别人,会这样说:“照我以前的话,我会这么跟你说……(巴拉巴拉一堆建议),但是我现在,还是觉得,这事儿还是你自己拿主意比较好。”

我认为这样就不错。因为“……,但是……”的句式让人更注意后半句,而且“以前……,现在……”的句式,让人更注意“现在”。这是一个把人从过去已发生的事情中,拉回当下的好句子。要说像哪个心理治疗流派的话,这就很像是现实疗法的调调。

□ 敬畏Ta的挣扎,陪伴Ta成长

有人说,负面情绪之所以很容易令人沉溺,是因为总有一个人可以给我们呵护和安慰,而我们太享受这种呵护了。

正因太享受,所以有时我们会像是个盼着自己生病的孩子,因为生病了,身边的人就会来照顾自己。

但这样是不行的。等待着被照顾,只会一直软弱,像个孩子似的长不大。

只有自己扛过去,心灵才会一点点变得坚强起来。像个大人一样,为自己负起责任。

成长的过程是值得敬畏的。人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成长呢?想必,成长过的人都明白。

当你发现,那个人的内心正在经历一番斗争,你要告诉Ta,Ta愿意这样直面现实、面对自己,解决问题,是多么地了不起。

给Ta打气,不要轻易泼凉水。请给Ta力量,支持Ta,陪伴Ta,相信Ta能够凭借自己的所有智慧,找到问题的答案。

□ 视情况,也可以先转移注意力,再回过头来说

如果你担心那人会情绪失控做傻事,可以在听完Ta倾诉之后,先陪Ta做点能让Ta开心的事,好比说,只要对方喜欢的话,你们一起去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打场球,都是可以的,让Ta先转移注意力,让情绪冷一冷,然后再回过头来提起这件事,让Ta重新看这件事,也顺便说说你的看法。

当然,还是要反复强调,让Ta自己拿主意,反复强调,无论发生什么,都陪着Ta,愿意帮Ta。很多时候,当你真心帮助一个人,这就是最好的帮助了。

左岸记:我已经不敢再轻易给人出主意了,就算是授之以渔,也要是对方真的想学。一个真想改变的人,他是不可能找不到好的方法的,而旁人最大的用处应该是像文中所说的“起到缓解情绪”的作用。所以,不在喜悦时许诺,不在忧伤时回答,不在愤怒时做决定。

来源/左岸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