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想安定的时候,恰巧遇到你

文/田媛 1 我爸是个不修边幅的北方粗条汉子。 从我打小记事起,我妈就跟我唠叨我爸的各种不是。 我爸吃饭时不小心把米粒粘在嘴边,我妈说:“你可千万别跟你爸一样邋遢。说一千万遍都记不得。我现在是不得不忍。” 我爸不会做饭,切菜时把土豆切得比案板还厚,我妈说:“你要是学你爸切菜,估计你做的饭就没人吃了,我现在吃是饿了,硬着头皮吃。” …… 我爸总以沉默应战。 好在我家的吵吵闹闹永远都像是海风吹过的大洋。浪花跳动别有一副情调。要是风平浪静倒让人觉得没生气了。 我为我爸鸣不平,“既然我爸这么多毛病,你当年凭啥嫁给他?” 我爸我妈认识两个月就结婚了,在90年代初期。和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一样,相亲。 一提到相亲,总觉得是两个适龄的男女青年坐在一起,男孩前言不搭后语地问着冷不冷饿不饿,女孩羞涩地摆弄着衣角,偶尔笑笑。 可我妈当时第一次见我爸,扭头就走了。连话都没说。没什么特殊原因,因为我爸长得太黑。 我现在的肤色还经常被同学们吐槽黑妹,这也是拜我爸所赐。 在我爸之前,我妈有着一个处了三年的男朋友,在县城的派出所工作。那男人的模样按我妈的话来说,叫高大威猛。按我爸的话来说,叫凶神恶煞。 我妈和那男人感情一直平稳,订了婚,就等着张罗喜事了。无奈有一天,那男人和一个商场里卖毛衣的女孩出双入对。那个年代里毛衣总是稀罕物,而我妈在塑料厂造塑料,大约是那男人觉得有了“毛衣西施”,生活会像穿上毛衣一样温暖。 总说如今的人情感复杂,我看也未必,物质的匮乏或许会造就思想的闭塞,但不见得会让爱情的河水枯竭。 我爸当时在城里的工厂工作,一天到晚见不了几个女人。第一次相亲就碰见我妈,一下子惊为天人。 自我妈高贵冷艳地在相亲时扔下孤独的我爸以后,他俩就没再联系。想来也是,联系多尴尬。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妈的前男友火速发喜帖,与“毛衣西施”结婚。速度之快,好比是不小心落入虎口的人又侥幸逃脱,赶紧奔命。 而我爸,则落寞地在工厂里的单身宿舍思考人生,思考革命,思考爱情。 半个月以后,我爸像是打了鸡血,踌躇满志。穿上了过年才穿的新衬衫,还借了两支钢笔别在胸前。提了两包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过节时工厂发的月饼,请了病假,去了县城。一路打听找到了我妈的家。从城里出发是清晨天蒙蒙亮,找到我妈的家时已经是太阳下山。 而我妈正处于失恋的漩涡里。备受打击,卧病在床。 后来。 后来他们就结婚了。从尴尬的相亲到躺到一张床上,前后不到两个月。 然后就有了我。 这么些年来的日子里,虽有磕磕绊绊,但也不至于风餐露宿。 该找个怎样的人,怎样才能少一点爱情上的蹉跎呢。 想来,结婚又哪里是多么复杂的一桩事情。是缘分你拦不住。是对的人他终于会来到啊。 像我爸妈一样,就是恰巧遇到你。 2 五一时候我在中央商场和男友纠结要不要买一件价格昂贵又十分喜欢的裙子。 我说要买,“我真的好喜欢。”他说不要,“买了你明天就后悔了。” 我们都只是学生,拿着爸妈一个月打一次的钱,虽然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是猛然间添置个大件,还是要思忖几分。 正当俩人权衡利弊时,我碰见了Y。这是我来南京这两年第二次见她。她出落地越发动人了。脸很白净,有肉感,好美味的样子。 Y是我初中同班同学。在我12岁刚上初中还没例假时,她就已经是14岁了,并和高一的男孩子谈着恋爱。她的男友来我们班找她时,总是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像拿烟一样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棒棒糖从嘴里夹出来,用满嘴的糖味问第一排蹬着大眼睛的女孩,“Y呢,帮我把她叫出来。” 当年这个男孩的行为在现在看来,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可在我当时看来,有个这样潇洒的男友,简直是酷炫。 Y着实和那个棒棒糖少年谈了三年不长不短的恋爱。横贯了我们的初中时代。 年少时我们总把爱情想得单纯,觉得童话一样的爱情不就是Y这样的吗。如果Y不和棒棒糖少年结婚生子,那生活里就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事情啦!   Y在初中毕业前夕就和棒棒糖少年挥手再见了。 可我们当年的那一大串大呼“再也不要相信”的小女生如今都有了恋人并且沉溺其中。 初中毕业的夏天,我收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Y离开了家乡,去了南京,跟着一个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烟从嘴里夹出来的男人。 我在素面朝天,兢兢业业备战高考时,Y已然结了婚并怀孕。和那个吃烟的男人。 我在第一年高考失利纠结要不要复读时,Y已经在品尝初为人母的喜悦。 我来大学第一年见到Y时,我依然像12岁时,穿着牛仔裤和白t恤。而Y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回来。我问Y“为什么结婚会这样快?” Y想也没想,“我感觉我活着就是为了结婚,早想结了,从进初中起就想,只是和棒棒糖在一起的时候没到法定结婚年纪。到了以后他就去找大胸女人了。恰巧遇到他了呗。”他就是那个吃烟男人。 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二次见Y,寒暄几句,就道别了。她急着去付账,一件衣服是四位数。 我的男友看着她的背影说:“感觉她是另一个年龄段的人。” 我哈哈大笑,“另一个年龄段?她和你一样大。人家现在能捧着儿子,你行你也捧一个?” 男友沉默一阵子,岔开话题:“那裙子你到底还要不要?” 我看着Y和棒棒糖少年的感情,从青黄不接,到瓜熟蒂落,又到尘埃汹涌的三年。我知道当初的他们是怎样的痴迷和难以忘倦。 可是冷不丁地,猛然间,Y就跟着吃烟男人远走他乡了,就在Y最想安定的时候。这是多恰巧的时候。 就这么遇到你啊。 3…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