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无所谓的背后

  文/夏苏末 我和我的父亲,从小关系就不好。 给他失望,从小生成的嫌隙如死结一般,在我成长的过程中…

总有一天,我们都能强大到什么都无法扰乱我们的内心

我对自己再固执,也想心底长驻某个人;我对世界再不屑,也想认真去牵某双手。这个人,他能读懂我的固执,理解我的不屑,看透我坚强下的脆弱,抚平我微笑后的忧伤。其实我不冷漠,那只是我的外表;其实我不卑微,那只是我抵御伤害的一种方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