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上关于『女人的温柔从哪里体现?』的一些回答,女汉纸们感受下。

我走之后,找个好男人,生一堆孩子,好好的活下去———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

绿茶婊和女汉子

上学期在饭堂碰到过一对情侣,由于广东男生大都天生瘦削,那枚身材正常的女孩在男友面前显得格外膀大腰圆——然而她却拨弄了一下头发,娇羞地把矿泉水瓶推过去给男生:“帮我拧开它好么,我是从来也拧不开这些东西的。” 男生配合地帮她打开,问她:“那你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办啊?” 女生答:“只好不喝喽。” 我还曾经认识一个女孩子,样子算是娇小可爱,平时跟小姐妹疯闹成一团,也会开些小粗俗的玩笑,但一旦有男生在场,说话立马低了个八度,连东西都拿不动了。小姐妹不识趣地跟她打闹,不出几分钟她就开始泫然欲泣:“你弄疼我了……” 后来她热血上脑的男朋友还私下找过她的小姐妹:“我警告你以后不要老是欺负她!” 总记得有一回课间还没出教室,就见到此女捂着脸从走廊这头哭到那一头,她的男朋友和小姐妹在后面追着哄。 所以说,作,都是惯出来的。 大多数女人,自己真实的面目是一个样,到了男人面前,又是另一个样。 你以为我是要写一篇吐槽绿茶婊的文章么?那么你就错了。根据我个人的阅读研究,八卦与事例是随笔的黄金开头,但我真正想痛斥的,其实是无所不在的掌握着话语权的——男人。 这个月当我认真准备研究生面试的时候,偶尔刷刷微博校内,看到不少女性好友都转发了一篇“如何分辨渣女”的帖子:那篇文章以第一人称说自己就是传说中的“绿茶婊”,分享了自己如何利用天下女友爱吃醋的弱点,霸占前男友以及插足他人恋情的经历。那位作者笔力欠佳,但凡稍有判断,就不难分辨出她正是一位被“绿茶婊”伤害过的“吃醋女友”,假托“绿茶婊”的身份把自己描述得猥琐腹黑,为情商低的吃醋女友们争取公道,也提醒男人们远离像她这样的“绿茶婊”。 我当时看得挺好笑的,心想我在这儿为前途操着心的时候,怎么就有这么一批女孩子,在不遗余力地为爱情假想敌费神费力? 转发这些文章的女孩子大都会附上一句“唉,我就是这样情商低的女朋友,难怪被人利用”。但纵观所有的转发留言和帖子本身的内容,没有一个字是针对劈腿男友的指责。 2006年TVB的收视奇迹《溏心风暴》,说的是香港鲍鱼商人唐仁佳大小老婆及子女的争产案,其中最受欢迎的角色,就是李司棋扮演的正直聪慧的大老婆。剧情中,丈夫唐仁佳糊里糊涂优柔寡断,给小老婆各种特权,到头来“大家长”李司棋主持公道时,总是痛骂小老婆,甚至把对方赶出家门,却一次又一次地原谅和包容自己的丈夫。 香港编剧林奕华说,这就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乍一看这个故事里女强男弱,凡事都是大老婆说了算,可是说到底都只是大小老婆在斗法,大老婆几时跟丈夫争过高低?她所做的一切强势行为,归根到底,都是在维护丈夫这个真正的“一家之主”。这里面就是典型的伪女权:女人再聪明能干,最大的造化也不过是为一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 亚洲人的思维模式大抵如此:丈夫出轨,小三不得好死,但丈夫本身则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所以网上出现了“绿茶婊”这样的词语。所以网上出现了那么多自诩“女汉子”的凶女孩,叫嚣着“碰到绿茶婊,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因为斗心机我们不是她对手”;“男朋友们醒醒吧,只有我们女人才最清楚女人安的是什么心”。 那些自认为胆量大真性情的女孩子们,所接受的关系模式,也无非是自己和另一个女人,为了男人像泼妇一般的当街拉扯头发扇耳光。 许多女孩都认为,当自己苦口婆心地跟男人陈清利弊,男人就会对那些心机重的“绿茶婊”敬而远之。但最终她们都会悲哀地发现,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男人从来都不是用大脑来想问题的。 前天跟一哥们儿出去聚餐,他向我问起我们高中几个出名的美女,顺便感叹现在大家都用朋友圈,很难看到美女的自拍照了。我说,我好友里有一批这样的女人,今天逛个街对着镜子拍张照,明天吃个饭附一张自拍,眼影腮红加磨皮,全是一色儿的锥子脸大眼睛……我屏蔽了一大半了。他惊讶地看着我:女人不就应该这样么? 在我的男性好友们一个一个转发分享“职场成功要诀”、“如何适应社会”这类现实命题时,我的女性好友大都在关注“星座配对”、“如何与男友相处”。我至今记得在琼瑶的《情深深雨蒙蒙》里,如萍对书桓说:男人的心里有一个世界,女人只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落;但在女人的心里,男人就是全世界。 小时候看她说这段话,只觉得这说不出口的暗恋苦闷低入尘埃,听来心绪万千柔情无限。如今回头看这句话,道理还是一样的道理,却又读出另一种凄苦来。 因为彼此的位置不同,所以那何书桓逃婚之后守在她姐姐病床前,家里人只觉真爱无价,如萍却成了同学耻笑的靶子。因为彼此心里的世界不同,何书桓为祖国痛心疾首意欲从军的时候,如萍却为了家庭闹剧跑到河边去自杀。 女生聚会时谈起各自的男朋友或暧昧对象,女方当事人从来不掩自豪,句句不离男方的姓名。有句话叫做:当你不断地提起一个人,无论是夸他还是骂他,潜台词都是爱他。 而男生聚会里,话题里的女生大都只是装点。除了少数的真爱党,大部分男生提起女生都不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显示出自己的“男子气概”。我甚至听过一个男生这样提起发展中的暧昧对象:“这个女孩子长得不错,你们谁要,我可以转让!” 我哥们儿跟我开玩笑说,其实我们老同学当中那一批没考上大学、样子长得差不多、绯闻一堆的美女,随便哪个约他,他都会欣然前往。我说,现在这些锥子脸美人不都烂大街了么,你喜欢的是这种?他说,跟性格无关,只是觉得这样的女生——可,以,一,炮。 他本身的女朋友优秀出众,一流名校学历,无论是成绩还是社会活动都很出色。当然他说这些话也只是跟我聊八卦,并不一定是真的心存出轨之念。但可以想见的是,再怎么般配的精英模范夫妻,男方心里的幻想对象都很可能另有其人。 男人往往可以把生活归类整理,把不同的女人放在不同的分工来填空,履历清白有头脑的可以娶回家,艳史丰富漂亮的可以约约炮。而女人从懵懂的少女时代就开始为男人勾心斗角互掐,把男人当做自己的私有财产乃至于全世界。很多女人把“你很适合娶回家”当做一种褒奖——这句话固然是称赞女孩子清白自爱,但何尝不是间接指出女生的容貌不够艳丽?也有很多女人把“男人都不敢娶你回家”当做一种更大的褒奖——这句话摆明了夸她漂亮且善于社交啊,难道不该得意?男人的话语,向来是女人对自我价值的重要评定标准。 男人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多少人被兄弟抢了女朋友还能够相逢一笑泯恩仇。但女人间的友谊总是异常脆弱,昨天还手挽手逛街秀自拍,今天就可能因为看上同一个男人而发展到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当我哥们儿指着他朋友,戏谑地向我介绍说:这是个高富帅,之前暧昧的女孩还没在一起就成功约炮了。我认为这是在抹黑对方人格,那男生却微笑不语默认有这回事。我这才恍然大悟:“噢对,你们男生觉得这是一件光荣的事。” 试想如果谁在介绍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提及她刚认识不久就和别人开房,那又会是什么效果。 所以男人写得出《亮剑》和《康熙大帝》,这些让男人读来热血沸腾的小说里,女人所占的篇幅不足十分之一。而女人写的则是《步步惊心》和《甄嬛传》,这些故事里,从头到尾爱的是男人,恨的是男人,天使与魔鬼都是男人,一群女人斗得你死我活,终究还是为了一个男人。 儿时在张爱玲选集中读到她的随笔,说她在公交车上听到几个女人谈话,从头到尾不离丈夫和儿子,她当即不禁感慨:女人啊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女人都是失声的,“梳洗罢独倚望江楼”的不是忧郁少妇是温庭筠,“昔日横波目今成流泪泉”的不是痴情女子是李白,“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不是空闺怨妇是王昌龄。那些男人借由女人的口吻,说尽女人对男人的相思,用以比喻自己不得志的人生。 近代时期新文化运动提倡解放一切,当中自然包括了解放妇女。人缘极好的创造社核心人物郁达夫,就是高喊着解放女性的一员。然而他任由家里的结发妻为他传宗接代,自己阵势极大地追求起了美女王映霞。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他却不愿离婚,托词说那女人无依无靠自己要对她负责。王映霞这也忍了。后来屡次争吵不和,郁达夫怒不可遏,竟给王映霞冠上了“下堂妾”的名头——原来在这位提倡解放女性的进步分子心里,妻妾成群的观念根本从未消弭。 唯独鲁迅看透了这些男人为女性争取权益背后的真相,作了他唯一的一篇爱情故事《伤逝》,写进步青年涓生带着少女子君求得恋爱自由个性解放的故事,但他却加了一个嘲讽的结尾:涓生很快过了热恋时的热情,嫌弃子君嫁给他之后只懂得洗衣做饭照料他起居,再不像恋爱时那样听他大谈拜伦雪莱。加上子君与环境不错的娘家断绝往来,涓生自己事业无成,遂将霉运全部怪到子君头上,决心分手,害得子君迅速抑郁而死。 女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太爱一个男人,却不知奉献出全部的人总是要被看不起。早在唐代,白居易就作诗教导我们: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那些男人鼓励新文化新思想,想当然地把旗帜插在了女人的领地。女人见有人为自己说话,自然是点头称是前赴后继,然而说到底,掌握话事权的仍然是男人。涓生鼓励子君自由恋爱,兴趣过了便将她弃如敝履。郁达夫苦追王映霞,曹禺苦追郑秀,沈从文苦追张兆和,一个个都是女孩子听来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但男人通常会选择性地忘记追求的过程,热情过去之后暴露出本性,对身边的女人往往是加倍伤害。 所有爱情的开头,总是男人在说,女人在听——就连锦心绣口的张爱玲,二十四岁遇上胡兰成,也沉默了几个小时听他的滔滔不绝。这种相处方式大抵是性别特征使然:男人总是表达型,而不管多聪慧的女人,都更倾向于做接受型。 这个社会对女人的定位从未公允,例如说起我的研究生项目可能需要三年甚至以上,我哥们儿冷笑:呵,恭喜你,读出来就跟女博士差不多了。——对于高学历女性的歧视,就是典型霸道的男权。连我爸公司招聘的时候男女平等,我爸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忍不住嘲笑说:居然招那么多女的,到时候一个个生了孩子辞职就有你们好看了。听了这话,我妈气得数落了他半天。但仔细想来,这样的性别成见却错不到哪里去。 说起性别成见,我们说起性格好不做作的女孩子时,一般会用上“女汉子”这样的称谓。所谓“女汉子”,就是像汉子的女孩子,意思即是:坚强、独立、直率、大方,这些美德都是男性特质,女孩子是不具备的;谁一旦具备了这些美德,她就不再是女孩子了,而是“女汉子”。 所谓女性特质,无非是容貌、身材和顺从的性格。不少男性朋友都跟我提到过,其实不管我写多少文章说多少良言有多大的梦想或者履历多么清白经历多少有趣的机遇,他们提起我的第一句话和中心思想,总是离不了“身材真好啊”。 就如同《鹿鼎记》里写吴三桂爱陈圆圆,结果不过是把她推上千古骂名换来自己荣华富贵;李自成爱陈圆圆,最得意的时候不过是说:“我连天下第一美人都睡过了”;那虚构的人物美刀王胡逸之爱慕陈圆圆,二十三年来听她说过五十五句话,可根本不在乎她想的是什么,想见到的只是那一抹软玉温香。 男人看女人向来都是如此。你以为,他们真的在乎女人的思想么?无论你在社交网络发的是就业信息人生规划,还是逛街购物酒吧自拍,这根本就不能使男人的印象动摇分毫。如果男人把你划分到“宜其室家”的好女人位置了,他们心里的另一个位置,也就为你心目中的各种“婊”腾出空来了。 亚洲偶像剧里向来少不了痴情男二和邪恶女二,斗气的男女主角往往在两位异性之间游移不定——到了结局,女一号从来都是明确拒绝男二号的,但生活中男主角决不会像电视里那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通常偶像剧出来,往往是痴情男二赢尽人气,作为“绿茶婊”形象存在的女二号却受尽了唾骂。 我在网上看到说,男人的梦想是“建功立业,三妻四妾”,而女人的梦想则是:男人建功立业之后可以三妻四妾可他偏不,他只爱你一个。 人各有志,倒不能以燕雀鸿鹄一概论之,也不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只是希望各位女生以后在痛骂其他女生“绿茶婊”的时候,在得意洋洋地自称“女汉子”的时候,想想那些男人被你捧到了什么样的位置。有的时候女性歧视是你们自己招来的——连自己都把自己的同类们放在了贱若尘埃的境地,又怎么能怨恨那些男人看不起你们呢? —————————————————————————————————– 关注城市病人微信:citypatient2012 获取更多优质美文 手机访问:http://www.weidian.cc/w/wangindex.php?userid=27183 电脑访问:http://careful-life.taobao.com/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