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恋爱的理由

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谈恋爱了。每天早上,楼下有几百个男生拎着小笼包等他们的女朋友,女生们梳洗打扮完了,就下楼排队领走她们的五只小笼包和一只男朋友。等我下去的时候,只有一只猫端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舔着它的屁眼子。

我从来不信这世间会无路可走

我从来不信这世间会无路可走

在我们至短至暂的生命里,希望并非聊胜于无的东西。它是所有生活的庸饶日常。改用廖一梅在《恋爱的犀牛》中的一段话。它是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它支撑着我们日复一日的梦想。让如此平凡甚至平庸的我们,升到朴素生活的上空,飞向一种更辉煌和壮丽的人生。

不要轻易辜负曾真心对你的人

文/陈公子 1、 小美是我的大学学妹,这次要说的是她的故事。 2、 小美上大二那年,结束了异地三年的初恋。 据说那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但最终结束的匆匆了事颇不负责,可以单讲一个故事了。 简单来说就是,小美受不了这一年只能见两次面的频率,而且万事都没人在身边只能自己扛着,距离远了感觉似乎不需要男朋友也照样活了,于是在机缘巧合下就仓促分手了。 当时我作为小美的知心学姐,在小美朋友们的怂恿下,就介绍了个学长给她认识。 学长比小美整整大4岁,已经是毕业年了,但准备留在本地找工作,所以理论上也是可行的。 学长叫大竹,学计算机的,身高180+,长相干净,性格温和,母亲是音乐家,父亲做生意的——种种条件算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大竹偷偷喜欢小美很久了。 小美在学校里是舞蹈队的,跳民族舞,长相身材都是A,娇小玲珑型,喜欢她的人也不在少数,但真正追的人寥寥无几。 大概许多暗恋者都是在舞台下仰望的姿态,深深觉得自己追不上。 3、 那时,我们引荐大竹给小美认识之后,小美也觉得眼缘不错,就和大竹慢慢接触起来。 小美告诉我,他俩刚接触的那段时间里,干的最多的就是两件事: 一,上自习; 二,散步。 上自习就不说了,没什么可描述的。 散步就不一样了。 每天晚上,天刚黑的时候,大竹就准时来到学校北门等小美。俩人先是从北门进入学校,沿着操场篮球场教学楼等等一直走到南门,先把校园内部走个遍。然后再从南门外面的街道,沿着校外绕着学校一直走到北门,算是第一遍校园散步结束。 如果时间还很充裕,且俩人聊得正欢,那散步路线会反着再来一遍。 如果俩人都不想走了,大竹就会送小美到她宿舍楼下,然后在楼下隐秘的地方腻歪一会儿,最后目送小美上楼。 当然,那会儿的腻歪还仅限于语言上的——牵手都没有。 散了大约有三个星期步,小美开始跟我吐槽了。 我长这么大还遇到过这么纯洁的人!小美这么说。 我反问她,你这纯洁是指散步纯洁,还是指连手都不牵纯洁。 小美义愤填膺:反正就是纯洁!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女性荷尔蒙魅力! 我无语凝噎,说你可以主动呀…… 小美笑了笑:再散一周步!就一周!我肯定会逼他表白的。 跟小美聊完后,我决定发挥点乐于助人的精神。 我找到大竹,埋怨了他只懂得叫人走路不懂得拉着人家小手一起走路的恶习,顺便也表扬了他柏拉图一般纯洁高尚的交往精神,然后大竹反驳了。 大竹说,不是我不想主动啊,我总觉得小美不喜欢我。 我大惊,问,为什么?! 他想了想,说,哎,每次散完步,我们在她宿舍下面都会呆一小会儿,但小美那个时候总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问他,怎么个不高兴的样子? 大竹说,就是看上去很没精神,有点疲倦,不像散步时那样了。 我又问,散步时是什么样子? 大竹说,我们散步的时候聊得挺开心的啊。也基本上什么都聊,兴趣爱好啦,人生理想啦,娱乐八卦啦,共同话题也蛮多的,我就喜欢她简简单单的开心的样子。 我不禁啧啧啧,呸,还人生理想呢。 大竹顿了顿,说,不过有时候她也不说太多话,我以为她累了,就会早点结束散步送她回去。 然后大竹又说,但是基本上每次,在她楼下的时候我俩都不说话,就面对面站着,她总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让我感觉她其实并不喜欢我。 我意识到这中间有点问题,但问题在小美身上,于是我又回头找了小美聊天。 哎我真热心。 我把大竹的想法和我的疑问委婉转达给小美之后,小美沉默了。 然后,小美突然又抱着我一顿笑,笑完了跟我说,姐我没有不喜欢他,你放心吧。 我想再问的时候,小美就绕开了话题,我也就没继续问了。 那时候我觉得,大竹是真心喜欢小美的。 大竹在我们引荐给小美认识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了。 他了解小美的所有喜好,也知道小美不喜欢的东西,在引荐他俩认识之后,每天早晚都定时问候, 甚至连小美同宿舍的姐妹都通通照顾到,每周都会送一堆小零食之类的东西过去, 当然也包括帮宿舍六姐妹免费修理电脑。 ——这所有的行为,他一直保持着。 4、 小美的第一次拥抱来的非常……无法描述。…

城市里爬行的蜗牛

文/善观雪 早起,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突然看到了陆陆写的文章。文字里的脆弱、眼泪、迷茫显而易见,完全不是往日我们认识的那个干练坚强不服输的女孩。 我们是大学同学,她是班长,很努力。不仅学习刻苦,还勤工俭学,自己赚钱来支付学费。毕业后,大部分同学都找工作了,她却继续深造。好不容易挨到毕业,从河南漂到成都又漂到南京,两年过去,总算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却始终没有遇到一个能够呵护她的人。眼见着周围的人一个个步入围城,而自己还无动静,她不免有些心焦。其实,身边也有男孩的追求,可是,她又有一股读书人的骄傲,不愿轻易向现实妥协,心里守着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誓言。每每打电话回家,躲不过的是结婚嫁娶的话题。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结婚更早一些,许多比她小的伙伴,如今都当爹当妈。原本以她为傲的父母言语里不免有了抱怨,甚至有些悔意,让一个女娃娃读这么多年书,有什么用?就这一句刺痛了她。 一个人的城市,一段孤独的心情,再苦再难也是不怕的,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不就是希望能够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吗?可是偏偏爹娘最不理解。坚强如她,无人倾诉,只躲在深夜的被子里哭泣。第二天,一早起来,看着镜子里哭肿的眼睛,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生活又明媚起来。 虎子是我的另一个同学,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他的梦想是当一名有责任心的记者,将社会黑暗面一一曝光。他也这样努力着,一年后进了报社,有段时间他经常给我打电话,聊起他的工作,丰富多彩又充满了刺激,我从他的话语里看到了似锦前程,很为他感到高兴。后来,他的音讯渐渐少了,我以为是他忙。时隔半年,却突然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因为一次采访,得罪了某集团老总,被开除了,连同三个月的工资被当罚款没收了。再后来,依稀还是会有一些他的传言,去企业做策划,去旅游局当导游,去乡村支教,甚至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贩卖过山鸡,去餐厅当过服务生… …都不顺利,让人听来唏嘘感慨,心疼不止。 就在前几天,收到他给我写的一封信,里面有一张照片,我在照片上看到了他的样子,憔悴得我完全认不出来了,黑瘦,但笑容灿烂。他摆了一个地摊,用布在路边搭了一个简易帐篷,卖面条。索性,身后那个和他有着一样笑容的女孩让人有些许安慰。同学告诉我,那是他的女朋友,我顿时便心安起来,有爱情滋润的人生总是丰盈而富足的,哪怕一切看起来都不那么如意,也足够让人可以奢望一个幸福的未来,就像他在信里提到的那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因为这一句,惹出我许多的眼泪。 我的很多同学都是这样,从农村走出来,背负着家人的希望,学历不高,没有背景。一个人努力地打拼,每个月的工资都存进银行卡,省吃俭用地算计着每天的生活费,到过年的时候将一年的辛劳所得全部交给父母。啃老族与他们很遥远,在城市里安家落户似乎也只是一个遥远的梦。身边的人衣着华丽地玩着IPAD,畅聊着旅行的经历,吃着各种名贵的糕点,轻而易举地就拥有了房子车子。而自己却总是在原地踏步,再怎样努力似乎都是黯淡的,没有值得炫耀的谈资,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名牌衣服,手机还是最古老的那款,在人群里那么不起眼。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回乡结婚生子,不再做无畏地挣扎,只是还有一些人勇敢地留了下来,就如陆陆,就如虎子。 我又何尝不是呢?走南闯北地执拗地寻找着自己心中的理想,尽心尽力地工作,按时上下班,不迟到,不早退,不邀功,不争宠,不和任何人争吵,工资不高,职位普通,但每天坚持阅读与写作,坚持练英语口语,坚持上培训班提升自己,尽管在现实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可是,还是有一种小小的力量在支撑着自己前行,就像一只小小的蜗牛,虽爬行缓慢,但终究不放弃。 我想,蜗牛也会有眼泪吧,只是它的眼泪只有土地知道,因为他总是低头爬行。即便难过,它还是会勇敢地走在路上,慢慢地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也许有一天理想会因为烈日或者暴雨而搁浅,也许理想会因为现实的残酷和外界的置疑被吹散,但只要自己还在路上,就一定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前行的希望。就像周杰伦《蜗牛》的歌里唱到的那样: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