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捡回来,或者直接扔去喂狗

作者/苏紫紫 要到毕业季了,所以最近收到的来信中,越来越多的出现大学生的诉苦或者各种纠结的事情,大家一起抱怨着生活中的种种细节,却又闪着初生的梦想的光辉,有的跟我说,紫紫啊,我好想炸了学校啊,真的学不到什么啊;有的说,你怎么能活的这么自在啊,我还在纠结我的毕业论文啊,却一边写一边迷茫毕业了要干什么啊。 啊啊啊啊``` 哎,认真读信的我,虽然很讨厌被当成大学生知心姐姐或者知心妹妹,一开口就是问我该怎么做,我不是你,也不在你的处境,我除了围观加感叹,其实能切实坐点什么的地方少的可怜。 但是我真的想说,以这种心态毕业或者继续上学,还不如把全身刷白了,然后用大红的字体写上“还我学费”几个夺目而销魂的字,围着学校裸奔一圈然后宣布爷不读了,这样还稍微有点魄力。 你想你辛辛苦苦12年,考上个大学,也许家里卖地卖房,父母在那边面朝黄土北朝天,我们却在这边男生面对游戏背靠妞,女生脚蹬高跟搂着爷,想想也怪不容易的,就算是混时间也是个力气活。或者是有靠谱点的学生苦苦读书,浪费了时间挥霍了精力,却换回自己的无限迷茫,也许刚刚毕业出来混,才华横溢小心翼翼也只能拿个2千的底薪,运气不好的话住个地下室第一天就撞上北京驱逐蚁族,明抛媚眼说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暗下捅你总之要逼你滚回老家去,别在首都占了“土著居民”的地,更别呼吸,污染了空气。 这,是何必。 玩也玩的山寨,学也学的无力,活也活得憋屈,若是你们非要我回信给个答案,好在大家成长的道路上多放一个屁,驱驱身上的怨气,我愿意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把心捡回来,或者直接扔去喂狗。 其实我对大学生的生活实在没有什么话语权,因为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学生,起码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我不会太经常按部就班的上学,可能你会经常看到我在学校里,却不经常看到我在课堂里;经常看到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观赏着课堂上各位经典的造型,偷偷拍照,留下“案底”,却不见去老师面前打打小报告,展示一下积极进取心;经常看到我在你身边,却不经常看到我和你有什么交集;经常在我这里看到太多大学负面混时间磨光阴的事情,却不见他们争荣誉和学分时那份卖力的神情。 你看,我真是个只看得到阴暗的坏东西。 但是,没有阴暗哪里来得光明,你试试叫印象派莫奈那帮人忽略暗部只画亮面只画光明,到最后还有没有这伟大画派都是个问题。还是那句话,面对这阴暗,我们该做的不是感慨现在大学生怎么都变成这德性,包括自己。而是有必要想一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或许在这压抑的社会中还没有被强奸致死的内心,该被我们捡回来了。 我常常跟老师说,我不想这么做,这作业太多,没有必要也不会有结果,好在咱们学院有的老师比较开明,懂得学生的内心,经常大手一挥就说:那你不这么做也成,结合你自己的事情去做吧,不过分数真给不了那么多,其他学生规规矩矩,有人要有意见了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你是在违反大家的“规则”。 很感谢这些老师,顶着这么大压力,还能给我留一片天地,让我有个地方喘息。不过,也并不是那么顺利,我要是哪天因为违规太多,玩大发了,也实在说不过去,老师们能保我的有限,一切都还看自己的造化。 有人又说了,也就你们老师能包容一下啊,而且也不是全部老师啊,制度在这里,老师再好又怎样啊,学校不错又怎样啊,社会不是学校啊,这么大的压力,这么深的浑水,能不被淹死呛死躲猫猫死就很不错了,要是真要保持自己的内心,还不知道已经挂了几次。 这话很对,制度在这里,谁能保你一直很安定。所以如果哪天我不幸玩的不好玩闪了腰,挂掉了,大家别愤怒说学校连个学生都容不下, 我还真不怪我的老师们,说句人话,他们相对来说已经很好了,已经很做到尊重学生个性了,容不下我的,一定只是规则。 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曾经有一段时间吵吵嚷嚷要退学,理由是学校条条框框实在太多,最重要的是,真学不了太多东西。 虽然有的老师很好,很有为人师该有的品性,虽然这个地方不是北大,没有会商制度,也不是清华,没有看官级排一次照片顺序,但是毕竟也是体制的一员,有好便有不好,就比如有的老师还真是让人想找个502胶水把丫家各种锁堵上,有的时候还真不想呆板的在那里花50多个小时去做什么“字体基础训练”,也就是把标准字放大用铅笔描成5x5cm,因为明知道这东西和自己以后做的事情完全没有关系。 后来仔细想了一下,选择权在我,有些事情虽然很让人蛋疼,但是一定有解决办法的,也不一定非要退出学校才有绝对的自由。 心里有自己,有自由,无论到哪里都应该能活出自己的天地。 努力寻找平衡点吧,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也是我们必须学会的事情。 收到的来信中很多人想退学都是和我一样的原因,或者想放弃生活也是什么“我适应不了,这里太多肮脏的东西了”,对,现实是很残酷,但是选择权是在我们手上,所以千万别说什么我要放弃自己是因为生活强奸了你,别扯,要真是这样,百分之五十也是你自己勾搭它的。 而我们学会的妥协,只不过是相信利益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放弃自己的一些东西,忍着眼泪磨平自己,却还要昧着良心苟延残喘下去。 生活方式远不止这一种吧,除了迎合,我们是可以很自己的,但是我们往往在这现实中演戏演的太多卖力,游戏结束了还出不来,不停地演下去,一直到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样子。 我一铁哥们儿在一家所有人挤破头都想进去的公司负责人力管理,经常跟我说,他宁愿要一个肄业的“坏学生”,都不愿意要一个正常毕业的大学生,特别是应届的“优秀学生”,为什么?不是什么手头能力更不是什么有没有从业经历——只是前者还有些人样,有点血气,而后者,不是没有血性,而是在从小到大都在独木桥上走,时间久了也就抛弃了本性,只懂得竞争,不懂得爱,只懂得争取地位,争取高薪,不懂得最基本的应该是善良和诚信。 看,这就叫太入戏了。 你连说一句真话都要左右徘徊,犹豫不尽了,那还有什么值得别人去珍惜。 其实很多时候, 善良一点就好,真实一点就好,饶那么大一圈子,学来各种圆滑事故,何必呢,把心拿回来,好的坏的都坦然面对,在你身边的人永远会在,不在你身边的人也强求不来。 利益是会出现分歧的,合作是会泡汤的,资本是可以转移的,而以心交心,除了那人那一天心突然不跳了,你们都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将你们冲散。 今天看到一句话,放在这里当结尾正合适——Always aim for achievement and forget about success–Helen Hayes.不要掉进成功论制造的陷阱里,那里漆黑一片且充满人性的恶。 把心捡回来吧,趁我们还没有糟糕到自己都厌恶自己,或者不要回头,直接把心扔去喂狗,修炼到一定级别,你没有心也能到你要的地方,只是我不确定,你还认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无论怎样,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祝你好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