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次白头到老,说再见太潦草。

    任凭再庞大的才华,得不到爱人,也只是一具空心。 很多时候都有冲动丢下现在的一切,哪怕身无分文也能放自己去天涯海角,任何地方。所以才怕留恋,厌恶被依赖,一味觉得自己只适合被回忆。可现在舍弃不了的,是这一年多的安稳,竟也开始期盼嫁作人妻相濡以沫的过完这辈子。是不是停留太久了,才这么枉念。 很小就开始离开故乡独自生活。忍受过没钱的日子,也被欺负排挤背叛过。十七岁的生日,站在北京冬天的路口,接着父亲打来的电话,跟他说自己很好,会记得去吃面。挂了电话,自己站在那里不敢哭出声音,因为他说,爸爸知道你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即使那么迷茫那么无法把握未来的时候,也未曾想过放弃梦想这么卑微又狂妄的事情。手上留有两处茧子,一是写字磨出来的,二是拎画袋磨下的。现在的我已经不会画画了,可打心底里爱恋那段与色彩炭铅厮混的时光;也不再写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了,一字一字的卖钱然后换做物质安慰自己,而那些曾在自己幻想里行走和感动过的孩子们,也早就忘记我了吧。 如今已逐渐被生活驯服,开始变的傻气与过往不咎。走了四年还是回到了这里,喧哗都市的角落开起一家小酒吧,养着猫养起了花花草草,给自己煮咖啡泡茶,得过且过一天又一天,不再有那颗爱人便波澜万丈的心。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非谁不可的。我是写故事的,却都没办法给自己一个邂逅的桥段圆满的结局。这就是生活,想要的不是争取和努力就能得到,一时运气不是一世。 我一直都不是好脾气的姑娘。这些年,情话假话也听了一些,或许由于曾等过两年的一个承诺,最终不了了之,对男人的诺言变得苛刻固执,一旦被违背便无法再原谅。这是骨子里的自卑懦弱情愫吧。于是,对爱的不坚定与悲哀,让爱自己的人也被牵连。 若一无所有一无是处,谁还会像个天真的孩子对我说着海誓山盟遥远承诺?我也曾算是个文艺女青年,也说过写过不少矫情的话,可我不是仙女,不需要吃饭被供奉便好。我知道挣钱与存活,没有靠男人养活,一个人生活到第七年,现在别人看到的都是光鲜艳丽一面,被羡慕被宠爱,于己,只浮生若梦。有谁还会在乎我不开心。 一路在丢失一路在寻找。我怕我还会离开,你这么纤弱游弋的爱人,怎么给我一处牢固扎下根重新生长的未来。也会自嘲,我这样热爱漂泊不定的过客,收得了一时任性,怎会长久,却期望你用力地拉住我,相信我。 你知道吗,我想割舍自己的过往与任何身份,离开这样的城市。生活并没有很难,我的快乐只是你不懂的悲伤。尽管笑话我的痴人说梦。厌恶与诋毁这么脆弱的自己,可也怕再无人怜惜。贪图爱人的温润气息,怕沉溺这现世的美梦里,丧失回到你迟疑那一瞬的勇气。 那句话,你没说出口。就忘记罢。 犹如困兽。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