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回家的路

1 篇文章

最长的三里路
文/倪萍 一生中走过很多路,最远都走到了美国的纽约,可记忆中走不够的却是从崖头长途汽车站到水门口姥姥家门口那条三里长的小路。 从一岁到三十岁,这条路来回走了一百多趟,走也走不完,走也走不够。 第一次单独走,也就六岁吧。 六岁的我,身上背了大大小小一堆包,胳膊挎的、胸前挂的、背上背的、手里拎的全都是包,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被包包围着,远看就像个移动的货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