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挣不开旧日羁绊的可笑生物

人都是挣不开旧日羁绊的可笑生物

“我前两天去了趟南京。”

当我听到歪牙说出“南京”两个字的时候,神经莫名地紧绷起来。“你去干嘛了?”

“其实也没干什么,把当年的地点重新走一遍罢了。在绿柳居吃了素烧鸭、锅贴,还有糖芋苗,他们家现在居然也搞团购了。然后又在新街口逛了一圈,一路向北走到广州路,穿过南园重游了一回南大,顺便把汉口路的脏小吃也扫了一遍。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梅花糕么,这回去吃了几个,又他妈被烫着了,干!北京西路在建地铁,树都没了……”他好像很兴奋,整个人都在向内探寻,进入了一种沉迷的状态,似乎想要在脑中重新描出每个地方的精确细节,然后一股脑儿复述给我。无论如何我得打断他。

“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你不觉得现在这个时间去很不合适么,毕竟,再过几天你就结婚了。”

“结婚怎么了?我只是去那边玩玩而已,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他说话的时候整个脸都涨得通红,声音也高了许多。

“可那是小西曾经呆的地方,也是你他妈当初想呆的地方,早不去晚不去现在去,你确信你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她已经不在哪里了。而我和她也早完了。”他继续辩驳,“这几年你是看着我走过来的,你该知道我的态度。”

我大概想起我最初认识歪牙时他的样子,黑框眼镜箍着一个精瘦的脑袋,好像什么都逃不出那道框一样。不管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是一副忧郁的样子,尤其当他说话时,眉头皱得能插进几张名片。开始我并不懂为什么他呈现出这么一副满身负能量的样子,直到好多年后才得到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解释,也无非是感情事业的不顺而已。

几乎每个人都曾在这些事上遭遇挫折,每个人的疗伤方法与周期也各有不同。有些人尚未喘息就带着旧患奔向下一场试炼,而有些人则选择自己默默消化苦果。歪牙属于后一种,他的疗愈过程缓慢而吃力,可当觉悟到来时,却几乎完全是一瞬间的事情。“有一天我从朋友家出来,喝得微醺,从公交上看到有个女生含着笑独自从路边走过,那一刻,我的整个精神似乎就此放松了。”“觉得人间还是有不少美好的事?”“不错。”“和那姑娘有下文么?”“连上文都没开头。”……

“既然过去的事过去了,你就更没什么理由故地重游了。”我对他说。

“我只是觉得遗憾,对那些失去的可能性。”他缓缓说着,右手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燃猛抽了一口。

“有时候我想。如果下大雨那天我听到短信声,及时出现在我们约会的地方,那之后的嫌隙会不会就不会产生?又或者如果我当初不那么痴迷于新奇的玩意儿,专心备考,是不是就能循正途早早入行干自己的事业了?时间向前推,一些选择如果换作另一个选项,结果大概会大大不同吧?”

“所以你是想在曾经的地方复盘?”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听起来非常愚蠢。但人不就是这么种生物么,明里拼命挣脱曾经的羁绊,实际上骨子里藏着各种不服与悔恨。”

“然后,带着这些不服和悔恨奔向新生活,这才是该有的态度与做法。”我再次打断他的陈述,因为我想就此停止这番对话。我不想他的倾诉深入下去,勾起我过往的一些回忆,那些我不曾认真,不曾坦诚面对的青春。

文/Why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