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排骨

文/姓氏乔 渝李永远在蹭饭。 也不知道是真饿假饿,反正他老来我家蹭吃蹭喝,这一来二去我也很是习惯了。 渝李在朋友圈里对我竖起大拇指,他说:“可希做的糖醋排骨真是一绝。” 我乐呵呵的一顿欢欣鼓舞,从此以后最喜欢做糖醋排骨。 后来有一天,渝李说要自驾游。 找大奎搞了一辆二手小车,然后就没再出现过我生命里。 从那之后,我常常想念渝李,把糖醋排骨已经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却再没有当初同他分享的那个味道。 我才知道,有些人一旦走了,你的生活就不再是那么回事了。 那本来该是怎么回事呢。 按照朋友们的说法,本来应该是等着有一天渝李终于向我告白,我俩光速喜结连理,揣着所有人的份子钱吃一辈子的糖醋排骨。 然而我们都错了,这个说法连起点都没有。 或许渝李闯入我生命的第一天起,他就没打算向我告白。 毕竟我和他故事的开场,就不算什么好开场。 那天大奎和他媳妇儿闹矛盾,一路杀到离婚办理处,俩人拿着户口本在门前一通大吵。 其实说来很可笑,家长里短的事情,竟然被大奎他们索性闹出了离婚。 媳妇儿今年想生孩子,大奎说不行咱得再缓缓。 媳妇儿说那别说了,咱俩离婚吧,别耽误我青春。 大奎气的不行,拿起户口本就往离婚处冲。 他媳妇儿在后边儿追过来,“你别忘了拿结婚证!” 亲友团闻讯通通全副武装亲自上阵给以支援。 我站在大奎的阵线上,渝李却踩在了他媳妇儿的营地。 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吵了好一会儿了。 我说生了孩子就变黄脸婆,别的媳妇儿巴不得缓缓呢,嫂子你也别着急嘛。 渝李说生个孩子是幸福生活的保障,别的男人巴不得早点当爸爸呢,妹夫你好好想想。 我瞥了渝李一眼,这个狗逼,挺会学人说话的。 后来这场唇枪舌战升级成一对一赛制,每两个人组成一个小组进行单独辩论。 于是我和渝李顺其自然的成为一个小分队,脸红脖子粗的理论了半个小时,突然渝李叹口气:“妈的,有点饿了,去不去吃东西。” 我一愣,“东门这边有家韩记不错。” 渝李点点头,我俩就从大部队中撤出了。 后来大奎点评我们,天生一对,狼心狗肺,朋友有难不血战到底,打半场溜出去吃东西。 我傻呵呵的笑,渝李也笑。 这就算是结识了。 大奎和他媳妇儿当然没离成,当天吵完就揣着各种证件去吃香喝辣了。 大奎聪明,很看出一点我和渝李的苗头来,从此以后朋友聚会,也不知有意无意的总有渝李。 我很高兴,捯饬了一堆面霜面膜精华液,对外标榜成贤妻良母的形象,等着渝李上钩。 渝李这个人也很不要面子,蹦跶蹦跶着就来我家蹭饭。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提前给捎了个电话,说朋友送了一只哈士奇,要养不养? 我在电话这头连连点头,哪有白送不养之理,何况还能名正言顺的和渝李拥有一个共同财产。 后来我才知道我他妈多傻逼。 哈士奇既不是财也不是产,渝李离开之后,我只能做个勤奋朴实又伤春悲秋的铲屎官。 然而当下我还是很开心的,蹦蹦哒哒的把冰箱挨个翻了一遍,做个什么款待贵客好?就做个糖醋排骨。 半个小时以后渝李就来了,它怀里的小狗瞪着两只大大的三白眼看我。 我说:“哈罗,渝李送来的狗,你就叫小李子吧。” 渝李摸摸它,“她是你妈妈。” 这场景简直温馨的不能再温馨了,我端出刚做好的糖醋排骨,“正要吃饭?你是不是来点。” 渝李笑的春风和煦,“来多一点。” 从此以后,渝李就爱上了我的糖醋排骨,我就爱上了渝李。 也因为蹭饭这件事,我头一次觉得我妈对了,我妈说:“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就抓住了他的心。” 其实追根溯源也不是我妈说的,但我无数次从我妈嘴里听到了这句话。 她常常追忆她跟我爸的光辉事迹,“你爸以前是厂里出了名的帅哥,多少女孩子争着抢着喜欢啊,我就凭着一手好厨艺……” 我打断,“得了得了妈,你那点破事儿,留着给你的牌搭子说去吧。” 渝李又常常从我这儿听得一些关于我妈的抱怨,但是渝李没抓住精髓,他说:“你妈妈做饭好吃?带我去,带我去。” 我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看似涉世不深的眼睛,甚至误以为他是要跟我去见家长,我说:“行,我妈正愁没人称赞她的厨艺。” 于是我们挑了个周六,大包小包的就跑到我妈小区里去蹭饭。…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