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友情,不只是陪伴

  文:孙博雅 我们渴望陪伴,却从来不曾得到过陪伴,克里希那穆提在《爱与寂寞》里说道,“有依赖,就不可能有爱。”灵魂只能独行,因为我们都有能力决定自己的方向,却没有能力控制别人的道路。如果偏要把别人拉到你的生活轨迹上,或者你又要强行的进入别人的世界,最终的结果无非只有两种,要么在自己的世界里等死,要么在别人的世界里被扯到四分五裂。        因为有了依赖,我们就有了要求。        失恋的时候,你抱怨朋友为什么不能通宵达旦的陪着你,安抚你受伤的心灵;        无聊的时候,你抱怨朋友为什么不能陪你聊天看剧打游戏,你就那么忙么;        离开的时候,你抱怨朋友为什么不到车站送你一程;        最好的友情,不是陪伴        不顺心的时候,你抱怨朋友为什么不主动关心你的情绪,了解你的状况。        我想这样未免是对好朋友的曲解。有句常说的话,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不以君子自居,附庸风雅,但是君子有一样品质是值得所有人学习的,那就是独立。        在独立的基础上,我们来谈友情。        好朋友应该懂你。和你有相同的思维方式,便能感同身受,懂你的想法,懂你的感受,在这种懂得面前,语言是不必要的,她甚至可以懂你的沉默。        所以她不会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一些无关痛痒的安慰,相反,最最重要的,他能够给你的思维另辟蹊径,能够给你的问题,一个你认为正确、却想不到的解决方法。如果他也无能为力,至少有一个懂你的人存在,仅仅是这种存在,就让你觉得心安。        有人说 友情认真起来比爱情还玩命。        为什么要玩命呢?      …

将爱深藏于心

如今,已经毕业了,大家都各自回到属于自己的城市,很高兴,我们还联系着,哪怕只是你朋友圈点个赞,我都心动不已,这样的关系,我已经满足了。

我们的幸福,与他们无关

在这世界上会有这样一个人与你,就像树叶的正反面,可以一同感受到这阵风吹过留下什么耳语,可以在阳光上变换着闪光,一样的脉络,一样的质地,只是一个浅绿的像春天,一个翠绿的像夏天。

未完轼!杂记!

陈奕迅唱着,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只是,你走了,对于我这路过的风景,是否还有留恋,是否还有纪念?­

我想,没有了吧!­

至另一个自己

告诉过你不要走那么远。所以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不能拥抱,不能倾诉,我怨过你,可到最后却心疼你,你说从淑女到女汉子是我感染,可是我知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不愿意永远都是个小女人。

青春是没有刻度的尺子

时光带给我们的伤痛再多也盖不住心里的阳光,就算太阳已下山,可是余温还在!站在洒满落日的山头,感谢上天给了我一把没有刻度的尺子测量青春,让我永远不知道青春到底有多长……

友情是爱情的升华版

用心的對彼此的朋友同事,只因為那是我認識的人而不是因為你也對她有好感。

友情万万不能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

我希望能在这个朋友的身上看到奇迹,看到不一样的结局,毕竟那时大家还是个不太明事理的学生,可现在不一样,大家都是一脚要踏上结婚的人,想法会比较成熟些,稳重些。

谢谢你陪我分享,那些不能跟情人说的话

文/李慧 是夜,我照例在网上晃悠,你的头像在闪,点开来,你说:对不起。 我以为是你一贯的吸引人听故事的伎俩,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了?然后呢? 你说,我把我们俩的故事改编成小说,讲给一个女孩子听。 当时正坐在电脑前啃西瓜,停下来想了想我们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只是相交十多年的朋友,讲讲又何妨。 接下来,你把那个故事断断续续地发给我看。 “我跟她认识快20年了……” “她小时候很文静的,剪个学生头,后来扎两个小羊角辫。那时候书法写的很好……” “我跟她说,我蛮喜欢她,她每次都说我是开玩笑。估计这也是一种拒绝的方式吧……” “以前夏天的滨江公园,基本到处都有我们的足迹,和那些伤心的快乐的故事……” “也不知道算不算……算是一个回忆吧!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不过她在我面前,什么都说,什么都做。有不开心的事就说,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着哭着,我又让她笑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知己吧。她说过,知己是不能拿来当情人的……” “她很敏感,很细腻,也很容易受伤。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就是个小女生。她的外表,只不过是她用来保护自己的面具。” “是啊,她没为我哭过。却在我的面前,为他哭了好多次。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想起那悲催的过往。) “以前我们聊天,总是胡天海地诗词曲艺。后来我们聊天,她三句话里就有他。以前聊天,都是她听我说,现在都是我听她说他的故事……” 我才突然顿悟过来,你说过的那些看似调侃的表白,也许大概可能是真的吧。 以前我从未把这些当真过,以为是你一贯的嬉皮笑脸油嘴滑舌占嘴头上的便宜。甚至明确地跟你分析过这样的心理以求阻止你这样说我认为不靠谱不着边际的话,我问你是不是说的太多次了,你在自己心里暗示你是这样的喜欢我,是真的,结果次数多了,你就会一厢情愿的相信这都是真的呢?其实内心深处,你的喜欢,是幻觉,是你的以为,其实是不存在的。 我常常大笑着反驳你,你喜欢我?!你喜欢我哪一点?! 你会腆着脸装作英勇就义状:我喜欢你每一点。 那个时候你在写小说,写了厚厚的一个大本子。我实在是看的头大,开头的时候明明都是华丽丽的开场,后来那些英雄都是无比猥琐的消逝了。而且有的时候还真的是以一种作者极端不负责的情况,你把他们的戏码都切掉了。 末尾还有你的女粉丝(其实就是你暗恋的姑娘)给你写的鼓励性的评语。 那个时候我常常笑你,写的是太监小说。 记得马上就要07年高考的时候,我们搬了教室,坐在实验室里做最后的冲刺状。 那个时候我拿着你的诺基亚天天埋头开赛车,老刘一个白眼接着一个我都置若罔闻,你居然也还在旁边看着我开那个烂车评论得津津有味。有的时候有老师从后门开进来,你会丢过来一本书,掩住我嚣张的小动作。 所有的甜言蜜语,你都半真半假的跟我讲过,我比较迟钝,当时就是当男人的笑话一样随风而过。 后来,他跟我讲的话,甜蜜的,哀伤的,我却觉得如此受用。 和你在一起谈笑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跟你抱怨:你都跟我打了这么多年的甜言蜜语免疫针了,我怎么还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 你笑了,眯眯眼很传神:有抵抗力啊,你对我的话已经完全免疫了。 现在要我来说我有多残忍已经太迟。 你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三句话里有两句话是在听我讲他。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自己当时的一门心思的爱情,笑自己当时真的爱得起。 原来执迷不悟,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感情。还有一颗美好的心。 我们一直是多么纯真的关系,在滨江公园吹着夜风,或者在草坪的席子上躺着什么话都不讲,或者在烟雾中什么都讲。我在你面前,太放肆,太原形毕露了,所以从一开始,我对你的定义,就是什么话都能讲的朋友。没有性别的朋友。 我们讲废话,讲文学,讲高中,讲生活,讲爱情,讲未来。 却始终没有好好听过你讲你的心迹。 有一次我们去KTV,在你的妹妹用普通话毫无曲调的念完周董的《夜曲》的RAP之后,我们笑翻了,又不能大声笑怕打击人家,后来憋着笑给你唱了一首刘若英和范玮琪的《不能跟情人说的话》,我从未好好唱过这首歌,但是听到的时候,脑海里想的第一个就的你。 谢谢你总是陪我分享,不能跟情人说的话。 我反反复复你也从不笑我,老是骂他却又离不开他。 你会在我哭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安慰我,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随时可以借我。 你总是在听到我跟你抱怨他的时候,静静的听着然后抽着烟不发一言,末了,你会嬉皮笑脸的来一句,没关系,还有我在嘛! 那天和几个同学唱完歌回家,你一个一个的送走她们,和她们一个一个拥抱,都知道这次分开之后都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相见。最后一个送的是我,你送到我的房子前,在门前的花园,你说,我亲眼看看你住的地方,看看这些花,挺好。 然后你说,我走了。看着你现在生活得挺好的,咱们后会有期。 我看着你走远,我知道,你始终是敬畏我的,我欠你一个友情的拥抱,甚至离别的时候连手都不曾握。 后来,你在我的留言板里写了一首诗: 一二三四五,江边有小屋。 六七八九十,算作是初识。 从十到十五,不见江边屋。 十五至二十,再会再相至。 后面再加五,廿载云似雾。 一晃,我们认识了快要二十年了,做了二十年月白风清的好朋友和知己,你说,2014年7月13日我们就正式认识了二十年了。 你说,我们好好庆祝这么久长的友谊,这么纯洁的异性关系。 你说,2014,爱你一世。 【谨以此文献给纯洁老是受伤的双人鱼化石(徐华)先生】

这个城市,有没有一个可以随时心疼着收留你的人?

文/薇薇安 一、 和朋友聊天,说到我看到了一个故事,说一个人为了测试她的友情,就到处打电话借钱,结果人生百味,最后感觉很受伤。 朋友说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真实的经历。在一天,她突然要急用钱,很大的一笔金额。找了父亲弄到了50万,却还不够。到处打电话给同学和朋友,反正一切自己觉得可以开口的人,并承诺绝对可以在两天内还清。 结果有的人明明有钱,却连一点钱也不肯借。当然也有马上答应,并且二话不说立刻转帐给她的同学。还有,手头也不富裕,拿出全部借给她的朋友,还问用不用帮她再去找家人借。 据说最后这钱借的没用上,第二天就全还了。但她说从这件事上,她看清了谁值得深交,谁不值得再认真了。 听到这,我也想起我未数不多的一次借钱经历。也是急用周转,但绝对可以在一两周内全额还清。一向脸皮薄的我,也打了许多电话,那个从读书就认识的朋友,家里条件算小康,却说一分钱也没有可以借给我的。连做生意的两个表哥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一个是最多只有一万元可以借给我,另一个却是你要多少,他尽手上最大的现金流借给我。 对于没借我钱的人,我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但对于那个肯拿出他最多现金流的表哥,我却是感动不已。他还半开着开玩笑说,相信你说的,可以尽快还啊,因为做生意的钱是不停周转着用的。 其实最后这钱没借,因为问题及时解决了。 二、 以前有个同事,和男友吵架了,离家出走,打电话找我借钱,说手上暂没现金,想借去酒店开房住一晚。我让她来我家,她死活不肯。说以前也是去同学家去过几次了,挺不好意思的。 后面聊起这事,有人问我,如果是你,要离家出走,会怎么样?我也笑着说,当然去酒店开房了。那人继续问,那这个城市有随时愿意收留你的人么?我很努力的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这样的人。虽然也有同学,也和朋友,也有亲戚。但好像没有一个亲密得我可以毫无忌并处之泰然可以奔赴的地方。那一刻,我突然感觉我好悲哀。 三、 年纪越大,似乎可以深交的朋友就越来越少。想想我青春期时,也为冷战中的友谊流过泪。后来,也为朋友对我没对她那么义气而愤愤不平。甚至,也为我真诚对别人,别人却从未拿我当回事而感叹。 网上不是有句话,说是友情这事,要是认真了,比爱情还伤人。虽然我个人觉得吧,在我这个年纪没那夸张了,而且我还是觉得爱情对我的杀伤力更大(好吧,我承认我有点重色轻友了),但实际上友情在我心目中的份量从来也是不轻的。 不知道是不是处女座的挑剔作祟,本来被我一点点放进心里的人就不多,偶尔如果对方有点伤了我的感觉的,还会把别人再往心门外推一点。总似乎与别人保持着点距离。所以,于我,有段亲密得委屈时可以随时依靠,得瑟时可以随时放肆,关键危险时可以随时叫救命的关系的人,还真是不多。 有时对友情这东西,确实有种很强的无力感。不知道这个城市,有没有一个可以随时心疼着收留你的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