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苦其自身,必将掌声雷动。

    文:颜夕遥   前阵子有个很久没有见面的前同事约我吃饭,叫小雯。家在北方,毕业后一个人南下广州工作。 印象里她是个很瘦弱也很脆弱的人,经常因为生活和工作的种种而一脸愁容。面对过大的工作压力会掩面哭泣,面对上司的严苛会默默流泪,闲下来的时候也会经常跟我们抱怨家人和朋友们对她的不满。大家一开始会安慰她,后来发现安慰起不了多大作用后,都只是默默听着。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负能量,她在公司留下的朋友少之可怜。 我们电话约好在离我家很近的餐厅见面,当天她来得很准时,见到她的时候我很意外,她与印象里的小雯截然不同,嘴角总是饱含笑意,说起话来也是神采飞扬,连谈话都变得轻松自在。交谈中才知道,她现在和同事们相处变得很好,每天都很努力地工作和学习,并且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也升了职。一切似乎都美好起来。 分别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是什么让她改变了,她很不好意思地笑笑:经历了才知道,以前的我太矫情,要想战胜脆弱,还得苦其自身。 回家的路上,我陷入了沉思。其实这种情况我们都遇到过,小雯同样脆弱的人,生活里随处可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在辗转难眠的深夜打开手机翻出一排排通讯录,竟然找不着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又或者在情绪不好的时候打开了好朋友的对话框,敲下了很多很多话,在摁下Enter键时缩手犹豫了一下,然后一个字又一个字的往回删掉,也不知道这个往回删的过程是不是就叫做成长。 但开始明白,每个人都会有赶不走的阴郁和这个年纪的烦恼,何苦为人徒增负能量。即便心中汹涌澎湃,也要开始学会独自承担和坚强。一时的安慰的确可给予人短暂的温暖,但也能让长久筑起来的堡垒瞬间崩塌,让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控制,甚至让情况糟糕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是每一次跌倒都有人扶着你站起来,通往美好之路并不容易,一味地放任,只会令我们脆弱得不堪一击。面对生活那份淡定需要慢慢积累,坚强乐观的生活态度不是与生俱来,更是需要独自承担。 做人首先要看得起自己,但是不要太看得起。很多抱怨和牢骚看得过重不仅给自己徒增无趣,同时还牵连到别人。站在远处看自己真没那么凄凉没那么多舛,与其夸大事实赢得同情,不如放宽心态让其淡去,那么下次他人的理解和体谅你会懂得更感恩和淡然。 让软弱和自己独处,淡然一些,时间和生活会教会我们自己弥合伤口。情绪糟糕的时候为自己买束鲜花;捧着爆米花看一场电影;又或者听一首许久没听过的老歌;实在想哭就在家好好哭一场,总要去找到当下最合适的方式来化解情绪,心中才能慢慢回复柔软,而那些阴郁和风雨,别怕,它们总会过去。 一味地用眼泪和脆弱来逃避问题并无多大作用,哪怕是硬着头皮去接受和面对自己不愿面对的事情,过后才发现那是一块前进路上的垫脚石。 生活是这样一件甘苦自知,敝帚自珍的事情。你若愿苦其自身,才能掌声雷动。

所有苦难都终将完美涅盘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最敬爱的父亲,和所有正经历苦难的人。 文:渊罗 我们身边有很多好的故事,多到散落一地我们都想不起去捡。 我的父亲是七二年出生的,九零年落榜。照爸爸说,复读一年肯定能考上不错的大学,但家里没有条件,兄弟姐妹 6 个,差不多都是结婚生子的时候了。被我爷爷一句“榜上无名,脚下有路。”打发去东北投奔大爷爷,大爷爷是军队出身,当时地位算很高的。 背上蛇皮口袋,揣着奶奶烙的糟面饼,登上了北去的火车。当时是他第一次坐火车,淮安没有直通沈阳的火车,要到徐州转车。在徐州转车时,因为在月台上乱窜,被巡警发现,检查背包,发现几块糟面饼,就挥手,去吧去吧。 到了大爷爷家,以为凭大爷爷的身份怎么也能安排个差事。但是大爷爷革命出身,从来没有为家里人谋过一点福利。儿女也都平凡的生活着,到现在最好的也不过是在银行工作。当时,大姑和二婶在家里糊火柴盒,挣点钱,我爸也就跟着她们一起糊。大爷爷看这也不是事啊,跟爷爷不好交代,大婶做生意挺赚钱,就说给点本钱去跟大婶学做生意。我爸就像是《人生》中高加林那样的人,放不下作为知识分子的脆弱的自尊,不愿意去吆喝,也确实没有经商天赋。摆了个杂货小摊,他却在一旁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来人了也不知道招呼一下,得也不是做生意的人。在东北蹉跎了半年左右,连来回路费都没挣着。 后来,又去了河北沧州,我姑奶的女婿,应该叫表姑父了(我们那这么叫),在粮食站做站长,爸去投奔他。这下该有个好事做了吧。我爸就去了面粉厂,面粉厂当时机器很老旧,一开机满天都是粉尘,眼睛都睁不开,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硅肺,面粉厂工人的职业病。在那做了一两个月,实在做不下来。又踏上归途,这回总算挣着路费了。 九十年代初,正是民工流开始的时候,村里不少人都去上海,广东挣大钱了。爷爷一看,你去上海吧,当时我二姑也在上海,正好有个照应。 二姑托人在上海城郊给他找了一份工,肠衣厂。就是猪小肠,用来灌香肠的肠衣。当时还没开工,要先建场地,在地上铺上砖头,我爸爸要去很远的建筑工地上拖砖头。每天累的半死。终于,厂子建好了。开始工作,工作就是把猪小肠里的秽物刮出来。大家知道,肠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那味道,臭不可闻,工作完那地方还是他们睡觉的地方。我爸只能在报平安的电话中说工作还不错,跟二姑说起来也只能这么说。 老板后来叫他去专门托运小肠,从屠宰场,在四十里外,用人力三轮车。屠宰场总在半夜杀猪,我爸就得在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骑着空车赶往屠宰场,屠宰场是流水线,猪肚子划开,猪心,猪肺搁这边;猪肝,猪腰子搁那边;大肠抛这边,小肠抛那边。我爸就得上去抢小肠,把它盘好,装车,装了上百斤。踏上归途,总得在别人工作前把它拖到地方。遇到爬坡时,死命踩脚蹬,轱辘也不转,爸总羡慕从身边飞驰而过的自行车,要是我骑车也能像骑自行车一样轻巧就好了。 老板看大家工作辛苦,就买了条鱼,要犒劳大家。请旁边的老奶奶代为烧一下,大家都满含期待,结果端上来尝第一口就吐了,太咸了,不知道是搁了多少盐。“我知道你们都是卖苦力的人,要是不咸,这鱼不够你们吃的。”就是这么咸也得吃啊。 “我一定不会一辈子做这种事的,我和他们不一样。”老爸当时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在苦难中砥砺。也就是这样,半年后回家身上也揣了有 200 块钱。 回家就张罗着结婚,毕竟岁数也不小了。在附近的小学里开始做代课教师,高中在当时也算是不低的学历至少教小学是足够了。当时教高中的也不过是淮阴师专毕业,现在的淮阴师范学院,那时候还是个中专。我爸做什么都比别人要强,就是代课也比正规师专毕业的正职老师好。当时广播操比赛。别班排队都乱糟糟的,你你你,快到自己位子上站好。而老爸的班级,喊着口号出列,随着音乐排好队。比赛结果自不必说。 我大一些的时候,老爸就又重回上海,在一个小型的百货商店当售货员兼收银员。有的时候也无证驾驶货车拖货什么的。我也在当时,六岁前后去过几次上海,在上海“挣大钱”的亲戚确实不少。前后有二姑,小姑,我爸,姨父,舅父。我爸也在那个时候开始重拾课本,在别人打牌,喝酒,聊天的时候,背政治,看医书。参加自学考试,稍微了解一下就能知道,自考和成人高考不同,而是难得多,二十多门课程门门过,都要及格还要花好几年才考得完。爸愣是一天补习班没上,只是利用别人玩乐的时间学习,考进了南京中医药大学,大专学历。 而后,一切似乎开始变好了。 爸在上海当时拿 1300一个月,回到淮安当医生只有 450 ,我从乡下转到城里念书就花了他两月工资。我想这巨大的落差也肯定困扰了他良久,但选择医生这条路肯定比在百货商店更有前途。 我有个情节记得很清楚,老爸对妈妈说:“要是我能在淮阴拿到 1500 块,就不用你工作了。”当时妈妈从乡下刚来城里没找着工作了,还在带一些以前在足球厂的活过来,手工足球,我也不知该怎样描述这样的工作。总之对颈椎,对手臂都有损伤,而且还有苯,会致癌。 10 年过去,早就不止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1500 了,当时的诺言现在看起来像是笑话,但未尝不是那个时间,对幸福的考量。 我爸也绝对如一开始所说是个学霸,复读绝对至少本校毕业没有问题。执业医师考试全市第一,主治全市第三。然而就是因为走了很多弯路,耽搁许久。 他规劝我不要像他一样走那么多弯路,可以说每一次听他说起:“你爸当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还不停学习。……” “我当时就想,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绝不会一辈子做这种事的。……” “你知道那个小肠又脏又臭,看着都像吐。……” “老爸当年走过的路,不希望你重走,太难了。……” “还好我坚持下来了。……” 我都不禁泪流满面。说不得又要哭了。 想到现在自己的堕落,却不由得在深夜中辗转反侧。每句话在耳畔萦绕,让我挣扎于彻夜书行的文字间。 我爸有句话,我常能在他的笔记本扉页,在微信的签名上看到,“追求是信念,飘逸即人生。”执着信念的人,都终将成功。我早也想以此为创作的源泉,在电脑中留下《飘逸人生》的文件夹。但迟迟没有动笔,惶恐于幼稚的笔触,肤浅的思虑,还有待锤炼。 我的父亲,苦尽甘来,而我也相信,家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至少我现在就享受着不错的物质条件。 我相信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而所有的结果都是辉煌的,人生无论经历多少苦难,都终将完美涅盘。

二十岁出头的你,是不是急着想要更多

文: 沈善书 前几天晚上,和朋友阿勇坐在马路边一起吃烧烤。他说,我他妈不就是想早一点成功,有自己的一辆车,有十几万做点小生意,然后和其他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时有面子吗。将来等生意做起来了,再找个女人结婚。 他原本打算继续和我说,但停顿了几秒后,便拿起一瓶啤酒大口大口的直接喝,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他有很多欲说还休的话,都咽进肚子里。 听完他说的这些,我没有立马回答,也拿起酒瓶大口喝酒。当时我在心里想着,他十九岁,我二十出头,可是我们为什么都那么急不可耐的想要获得一切?本来二十出头正是奋斗的年纪,无法与别人三十岁、四十岁的人生相比。 有些人拼搏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才能得到如今的收获,而我们,刚刚十八岁成人、二十出头就逼着自己赶紧获得三四十岁时的成功,买车买房,名利双收,和心爱的人游遍各地。 兴许是酒精的作用,我大声朝着阿勇说你他妈的急什么急,做什么都有一个过程,连过程的体验都没有就想获得回报,凭什么?我几乎是带着呵斥的语气大声说完这句话,而后,又埋怨自己,在心里想着,我这么说他,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我也着急,我也担心母亲等不及我成功。 我与你一样,在成长的路上总是很着急,着急赚钱速度太慢,着急爱情来得太迟,着急赶快获得成功。朋友阿勇和我吐槽他的种种心急,他分析过自己的心急,大抵是因为想要的太多,嫉妒别人拥有的,所以也希望自己赶紧得到,好把别人比下去,或者说,当别人和自己炫耀时,自己也能低调的说一句,你他妈的嘚瑟什么,老子也有。但是现在,他没有。 阿勇说,现在的我除了青春是资本外,什么都没有。我说,这很好,因为青春是很多没有了的人所羡慕的。况且,年轻是一切机会的可能。 说真的,我们总喜欢观望着别人身上的美好,而忽略了别人也羡慕我们身上所拥有的。我们总喜欢以别人的生活,来给自己贴标签,下定义,附形容词,却不知道,此刻拥有的也是资本。 那天晚上吃完了夜宵后,我和阿勇又买了几瓶啤酒坐在河堤边吹风瞎侃。他和我说了自己的梦想,我也知道了他的无奈。 他性子急,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生活不如意,所以想付出了赶快得到收获,想在生活上早些获得成功。后来他反问我的性子为什么那么急,我如他的回答一样,也担心一直过着目前不喜欢并且窘迫困顿的生活。 他举杯,朝我示意碰杯,并让我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他说,来,为我们外表响亮实际空虚的梦想碰杯。 当杯子碰撞在一起时,我恍然觉得我与他的梦想就像此时此刻酒杯的声音,很响亮,但喝完了酒瓶里的酒以后,又回归虚空。 也许是这样的吧,我们很多人既想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在爱情、事业、学业、梦想上付出后,渴望马上收到回报,别等太久。但是,无论做什么都得有一个过程,只是希望现在的你不要太心急,因为我也在慢慢磨平着急的心。 生活中的我们总是很焦急,尤其是刚刚二十出头的我们,更是心急火燎的害怕自己还没赚到更多的钱买房,房价又继续上涨;害怕还没摆脱目前窘迫的现状,生活又给自己泼了一瓢冷水;害怕遇见了好的爱情,却因为种种原因败给现实。于是,为了摆脱这些害怕,我们急切的催促自己赶快成功,赶快多挣钱。 我另一个大学同学张龙,毕业的时候瞒着家人跑去北京在一建筑工地上班,他去之前我就问想好了不后悔吗,他说不后悔,一个大男人总要走南闯北看一看,四海为家闯一闯。哪怕在北京打拼得遍体鳞伤,也证明了自己曾为想要的生活而努力过。等到将来有了小孩后可以骄傲的告诉他,你老爹以前为了这个家庭奋斗过。 张龙去了北京后,有一回发QQ视频给我,四周全是高楼大厦,他站在一栋正在修建的高楼上,拿着一瓶二锅头朝着我笑眯眯的说,班长,你觉得我样子屌丝吗?我说形象是有点屌丝,但是你太牛逼了,真的一个人去了北京。 他又和我说,其实你不知道,我在这儿好孤独,我想回家了。张龙说完这句话,不顾四周工友的存在,立马大声哭了出来。 他边哭边骂,骂这狗日的生活,他说自己刚去的时候找工作差点被骗,也差点露宿街头,最后还是想到在治安亭度过到北京的第一夜。我在视频这头安慰他说,哥们儿,没办法,咱们想要出人头地前就必须先得像孙子那样努力着。 最终,几个月后, 张龙回来了,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打我电话说他还是选择回到家乡找工作。他说自己去北京不是因为梦想,而是因为冲动,为了给自己的青春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北京挣钱要快些,好多挣些钱到二十五六岁回农村老家修房结婚。 你看,这又是二十出头便想要立马钱权双拥获得成功的例子。 我们年轻,所以我们敢闯敢拼。张龙说自己之所以选择一个人奔波在陌生城市奋斗打拼,也是为了给自己的青春一个交代,为了老来不后悔,为了以后说自己年轻时的经历给下一代听。 无论是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打拼,都不容易。只是我们对年轻的自己,要求得太多,想要的也太多。但这样会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我始终相信努力会有收获,至于收获的价值大小,在于努力过程中如何耕耘。现在的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太着急,因为别人三四十岁拥有的成功,我二十几岁凭什么白日做梦浪费时间? 二十岁出头的我们,别妄想太快就能拥有太多丰厚的人生经验和成功。现在的我们除了拼劲,除了青春,除了梦想,一无所有。无论生活这杯酒多么艰涩难喝,你都得闭着眼睛一口干。 无论怎样,都希望你不要总想着一步登天的成功,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一步一步来比较好。 希望你能饶恕二十出头焦急获得成功的自己,你想要的,付出了便会有,只是时间会给你一个考验,这个考验便是等待收获的过程。如果在这个过程里,你能合理的规划时间,好好生活,那么得到的经验比你真正想要的结果好很多。

我始终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因为那是本质问题

因为我想给自己一个牛逼的机会,趁自己还年轻;因为我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
因为我就是那么一个老掉牙的人,我相信梦想,我相信温暖,我相信理想。我相信我的选择不会错,我相信我的梦想不会错,我相信遗憾比失败更可怕。

年轻人,在心里竖一杆精神与物质的天平

亲爱的,我只是不想你同她一样。

人生不是只有男欢女爱

为什么想成为中产阶级呢?很简单,出版社招个图书编辑都提出了最好是中产阶级的要求了,有钱有闲,不为工作而工作,能够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忽视工资待遇呗,他们有能力过一种自己所喜欢的生活。

没有伞的孩子,只能自己奔跑

如果父母不是有钱人,那么就只能靠自己。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那些埋怨别人命更好的人其实不明白,不是别人比你更幸运,而是别人比你更努力。

努力和收获,都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有时候,我们活得很累,并非生活过于刻薄,而是我们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围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行走在人群中,我们总是感觉有无数穿心掠肺的目光,有很多飞短流长的冷言,最终乱了心神,渐渐被缚于自己编织的一团乱麻中。其实你是活给自己看的,没有多少人能够把你留在心上。

祝我们再遇见,都能比现在过得更好

文/张皓宸 上个月,朋友跟一个大佬级别的经纪人吃饭,把我顺道捎上了。刚一落座,那个大佬就讲起前段时间去美国旅行的经历,劝我们好好打拼,争取今后能到那个自由的国度去看看。聊了一会儿见他的朋友还没到,就斟满茶水,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我们每个人身体里其实都装着一个宇宙。 阿Ken是个香港人。 因为一直怀抱着大陆梦,于是从港大毕业后,他拒掉了香港公司的offer,直接投奔成都。张艺谋说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受他影响,阿Ken对这座城市情有独钟。 故事的开始就发生在这里。 来成都的前两年,阿Ken全然陶醉在自己的游客身份上,靠着家里的钱吃喝玩乐。他异常钟情于火锅,几乎隔两天就会吃一次,还必须是牛油锅底,辣到嘴巴红肿满身大汗才能爽快。最好笑的是,他还喜欢上了打麻将,成都的麻将叫血战到底,一桌四人胡到最后一人为止,他说这种畅快淋漓的“厮杀”打牌方式非常带劲。这份比成都人都还爱成都的情怀,让阿Ken短时间内就交到一帮挚友。 到了第三年,阿Ken败光了家里给他的钱,回头看身边的人都在各自的岗位忙碌,才从桃花源里醒了过来,开始考虑到生活的问题。对一个普通话还说不标准的香港人,找工作其实不易,多次碰了壁,最后因其是艺术设计毕业生,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婚纱店设计婚纱。 一晃又是两年。26岁的阿Ken从刚进店的学徒到自己动手设计婚纱,看似步履不停,却遇见了自己的瓶颈,店铺不大,生意也就还好,况且因为放不下面子的缘故,有些单子还得让给另一个女设计师。那个时候,他骗家人说他在一家外企上班,小日子风风火火的,但实则底薪加提成,一个月下来也就只能解决温饱,根本攒不下钱来,手里靠两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勉强地过活着。为了省钱还时常逃掉朋友组的酒局和出国旅行,渐渐的朋友也少了,最喜欢做的事情变成下班后宅在家里枯燥地上网,写写博客。 真称得上是穷困潦倒。 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阿Ken接到了笔大单,说是那个要嫁人的富二代是阿Ken博客的忠实粉丝,点名要他设计的婚纱。第一次见面沟通被对方邀去仁和春天顶楼的咖啡馆,他丝毫不敢怠慢,打扮得油光蹭亮地去了。 还没来得及消化女生的劲爆身材,就地震了。当时大地就像哀嚎似的,天瞬间暗了下来,所有人都疯了,四处乱窜,尖叫声和杯子的破碎声此起彼伏。阿Ken想都没想,拉起女生就往应急通道跑,女生吓得一边哭一边叫,高跟鞋都跑掉了,于是他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直接拦腰把她扛了起来。小小的楼梯间止不住地晃悠,天花板一直在落灰。那种恐惧,看客们无法感同身受。 两人安全到了街上,乌压压全挤满了人,女生下了地站不稳,整个人就摊在阿Ken身上,他当时非常尴尬,因为她的胸,真的太大了。 后来事情的发展非常顺天意,女生逃了婚,跟阿Ken好上了。但女方的家长一直对他耿耿于怀,见面聊了工作后更是戴上了有色眼镜,“不可能”三个字给了他们这段恋情最好的回应。 地震后余震不断,整个城市都人心惶惶的,阿Ken一慌神不小心向妈妈说漏了嘴,给家里人知道他在婚纱店工作,于是家里人坚决反对,劝其改行。面对家庭和爱情的压力,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 好在那个大胸女生是个典型的“我喜欢谁关你屁事”的白羊座女孩,瞒着爸妈偷跑去阿Ken的店里,一有机会就给他加油打气。久而久之,他被女生感染,于是重新振作,跑去女生家立誓说,给他一年时间,如果还是没有改变,他就放弃女生。 说实话,这份冲动不全是女生给的,而是他真心觉得自己在设计这块可以搞出名堂,他也从未想过离开这座城市。而爱情给他最好的助力,就是有了责任以后,自己的行为不会太荒唐。 阿Ken说他有次无意看了张艺谋的一个采访。他说当初拍《活着》的时候,他可以跟葛大爷谈剧本到凌晨三四点,葛大爷撑不住睡着了,他就看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谁眼睛还睁着就跟谁说。跟张艺谋合作过的人都说他精力特别旺盛,一进摄影棚就亢奋。 亢奋绝对是做一件事最源头的动力。 就好比习惯早起的人,拉开窗帘后看见蓝天白云就莫名兴奋,厨师看见食客狼吞虎咽地吃自己做的菜心里就觉得异常满足,摄影师遇见一个好模特,一股脑拍完才能发现自己满身都是泥泞。 怀着这份心情,阿Ken花了半年时间,让自己彻底爱上画婚纱,然后没过几个月,他就被一个国内知名的独立设计师团队挖去当设计总监,北京成都两地飞,加上自己是香港人的优势,让内地的客户有种国际化的归属感,赚的盆满钵满。 再问女生他们的恋情如何归置时,对方却说她要移民了。 明白事已至此,阿Ken没有多挽留。在双流机场跟她告别时,女生抱住他的脖子,在肩膀狠狠咬了一口,说放弃她吧。阿Ken没有回答,只是拍拍女生的背,像是安慰。 成都刚进入夏天,一切都变得懒样且随意,让闲适的节奏更添几许,只是地震后的天府之国,鲜有蓝天,每天都是雾蒙蒙的。女生走后,阿Ken经常去他们相遇的咖啡馆小憩,想起当初他扛着女生逃跑的画面,觉得又可笑又励志。 这些年,他们靠手机联系,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阿Ken会飞去美国找她。于是不管女生之前是刻意不回短信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叫嚣着分手,见到他后必会以缠绵代替。来来回回几次,女生的父母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他们这段异国恋。 直到11年年底,女生突然跟阿Ken说她订婚了,这次是她喜欢上对方,逃不了抢不了。不信邪的阿Ken飞过去想弄清事情的原委,结果出了机场,就看见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在宾利车里等着他,然后非常友好地带他去参观自己的制药厂,吃了当地最昂贵的西餐,并承诺会爱她一辈子。如同坐了一次跳楼机,心情直上直下,阿Ken面如死灰地默默飞回国。 女生结婚之后,因为老公抽大麻闹得有些不愉快,找过阿Ken几次,但对方的手机成了空号,一切聊天软件的头像都是黑白,问身边的朋友,也说他就跟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后来,她老公的制药厂被警方查出来做毒品加工,背后竟牵扯起由她老公牵头的国际贩毒链条,女生被证实清白后吓得跟他离了婚,跟家人搬到纽泽西的一个小镇上生活。 故事到这里暂且划上句号。 经纪人大佬抬手跟前来的朋友打招呼,等到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一落座,我跟朋友惊着了,那张脸作为金牌影视制片人经常出现在新闻上。经纪人简单介绍了他,除了投资影视,还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就连去年双十一淘宝流量最高的那家护肤品店也是他的。 我跟朋友默默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谈话,风衣男一直在询问人才输送和绿卡的问题,看样子是准备移民。经纪人打趣说他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过去了,起初我俩不明白,后来走的时候,他轻轻在我们身边说,他就是阿Ken。 那晚我失眠了,想到阿Ken消失的那两年,一定做了最大的坚持,如同当初坚持设计婚纱一样,坚持让自己更有能力去追回那个女生。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迷茫和窘境,其实就归咎于过去不愿面对的改变或多年来不曾根治的恶习,如果因为做一件事而无法坚持,那么到了20多岁需要对外界承担一份责任时,就欠自己一个交代。 我相信,阿Ken去了美国后,一定会在纽泽西跟女生相遇,上天会给勇敢的人最好的福气,好弥补他们动荡的那几年离合,也证明他当初的坚持,没有让自己的后半生有丝毫悔意。 别给自己找太多放弃的理由,因为比你好的人还在坚持。而这个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 祝我们再遇见,都能比现在过得更好。

路再难,也要走

累了 不要倒下 想想家中的父母 也要挺住 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 倦了 不要放弃 其实放弃的不是一些事物 是自己 珍惜自己 烦了 不要抱怨 上帝不知道你是谁 要好好生活 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 受到打击了 不要垂头丧气 不要认为自己天生可以把每件事都做好 但要努力把每件事都做到自己的最好 不要动不动就说自己孤独 其实你就不懂什么是孤独 有家人 有朋友 没经历过风吹雨打 哪来的孤独 不要觉得自己很重要 缺了你地球照样转 更不要认为自己无足轻重 对于你的父母来说 你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一定要把你最快乐 最乐观的一面 给他们看 因为 只有你快乐 他们生活才有意义 不要为了追求自己更美好的生活 而继续让父母处于永无止尽的劳累责任 他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不应为我们而活 要积极 不要堕落 不要把我们的颓废归咎于社会这个大环境 为什么别人能为了理想而奋斗 堕落是因为内心的懒惰 每天走路 关注一下脚下的草 身边的花 枝上的叶 他们如此卑微的生命都美丽的活着 相比之下 我们反而显得更渺小 要为自己而活 做自己喜欢的事 要为别人而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