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致我们逝去的青春

前任3 相爱相杀 沟通 分手

暑假随记-1

    文/阿雯姐 人生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有的只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罢了。 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也不回头,人们称之为“执着”, 有时候执着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有时候它却会害你吃很多苦头,但是人生因为执着也增添了不少色彩。 我的人生不长但也鲜有些许执着,我更愿意称其为“偏执” 但是世事确实无常。 就像画画,它总是用不同方式激起我内心的不服输,尽管有段时间我是非常不耐烦的。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去学好它,我总算明白了接受一样事情是有这样一个过程的,好奇-喜欢-不耐烦-坚持-惊喜。 有时候执着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就像我以前执着的认为这件事是对的但到头来发现我真是错的太离谱了。 我一直认为某某是个单纯善良的好孩子来着,无数次被打压得体无完肤之后,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 去学车的时候,有幸能与一位律师叔叔聊上几句,我们在数学与英语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我认为英语比较重要,叔叔认为数学,觉得英语无用。我想起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学英语,他说没有用的时候,我在想代沟就是这样产生的。 以前在微博上看过看过这样一篇文章,微博上说喜欢看爱情小说和偶像剧的姑娘其实是在做白日梦,幻想自己能有和小说一样的故事,爱情小说对于女同志们的重要性就像游戏对于男同志们的重要性是一样的,让男同志们理解并且不要打扰我们,当时我就囧了,神逻辑。 前几天美术版聚会,传说是用于讨论高考志愿,我们一帮穷得响叮当的人充大款去了某家酒店吃大餐,奢侈的边吃边讨论,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聚会了而且人还不齐,没有想象中的难舍难分也没有传说中的痛哭流涕,是性格让我这样还是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然我眼睁睁看着50快人民币从手中被夺走时,心都快疼死了。 更别说结束后KTV又交出了25,还好我玩的尽兴。 同学来我家借宿一晚,小姑娘们睡前总会有很多话聊。我们聊了很久,在这之前我们其实存在着一些误会,突然觉得很奇妙,谁能想到最后一次聚会我们还能这样聊天? 当然还有那个我想听他唱歌的男孩,当年使尽浑身血术都没能听到,如今如愿了,倒不如不听。从前我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她的背影

文/开开550 张菁的背很直,我喜欢在后面看她走路的样子,有点旁若无人,又有些小家碧玉。 走着走着我会想和她在背后做些别的事,这么直的背,这么圆的屁股。 她回头问我,“你是回民吗?” “姓马就一定非得是回民?” “那就好,我知道一家肘子非常好,我带你去吧。” “我不去。” “这么了?” “我是回民。” 她用一秒的时间压住怒火,“真的假的?” 我摊手,“我家就住礼拜寺后面的小区,你说真的假的。” 这次她用了三十秒,“那我们去吃口水鸡吧。” 那个“吧”字她念的特轻声,但我还是听的心旷神怡。   我俩在一江湖朋友的生日上认识的,都喝多了,在选择隐秘的呕吐地点时意见一致,顿时惺惺相惜。张菁坚决不允许她吐的时候我在旁照顾,恶狠狠的把我推开,推就推吧,结果吐我一身。 我拍她后背,“这回没偶像包袱了吧?可劲儿吐,吐完舒服些。” 张菁骂了句脏话,然后说,“老娘都被你看光了。”   这句话让我非分之想了很多年,但那时的张菁一点都不老,她小我一岁,花儿一般的年纪,有时一早起来会觉得今天和昨天长得不一样了,隐约中察觉到什么,可毕竟悟不透韶华易逝。 我把张菁看光后我俩成了挚友,交换了电话号码,还加了QQ。张菁十七岁那年用一块方方正正的诺基亚7610,眼镜也是红边黑框的复古,纹理烫过的长发挂在胸前,发梢荡啊荡的。 凭张菁的长相来说,这种身份我是不满足的,我们应该再深入一些,再坦诚一点,那该多好。   一家牌匾油腻的成都小吃,操着川普的点菜阿姨,我这样给张菁形容完,见她还在认真的看菜单,便问她,“你知道川普是谁吗?” “别贫,小黄瓜要不要,麻辣的,挺清口。” “放宽了点,哥请你。” 张菁指尖在糊着一层薄垢的塑料纸板上磕一下,“那再点一份小黄瓜和一份口水鸡,两份炒饭。” 阿姨收神通似的抄起菜单走了,张菁说,“我请你,甭客气。” 那口水鸡是肉食鸡做的,油的不行,可张菁却吃的顺口。 “你不怕胖啊?” “我不会胖的。” “为啥?” 张菁哼一声,“我才几岁。”   是啊,她才几岁。 我俩的朋友圈子交集,她有场就喊我去,我有场也捎带着她,人人都知道我俩冰清玉洁,不是我马可没本事,是她有个上海的男朋友。 我问她,“你去过上海吗?” “去过啊。” “常去么?” “还好吧。” 我俩最喜欢找些没人的地方凑一起赖着,要么抽烟聊天,要么只抽烟不聊天。张菁不喜欢点烟这种事,总是抢了我的来吸,又或者自己吸的腻了,转手把那半根递给我,如此一来我俩便时常间接亲吻。   张菁从不在外人面前抽烟,于是去哪里抽烟都值得思考。 “要不我们去如家吧。”我一脸严肃,“环境优美,童叟无欺,适合居家旅行外出打鸟。” 张菁白我一眼,“想什么呢?去ktv吧,开个小包。” 在灯光球的旋转下,她点几首蔡依林的歌,我按一排周杰伦,然后我靠在黑皮沙发上把自己调整成充气娃娃状,张菁就在我身上选个舒服的地方枕着。 “上海大不?” “嗯。” “你男朋友呢?” “嗯?” 张菁用力在我腿上拍一巴掌。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就那样儿呗。” “说说嘛。” 张菁一撑,起来了,电视里放蔡依林的《说爱你》,她拿起麦就唱歌。  …

有你,我不曾流浪

沿途,我们私奔般恋爱,到哪里都是家。只要牵着你的手,到哪里都不算流浪。很多女生都像要用一种稳定的生活,不想颠簸,可是如若陪在你身边那个人的肩膀是温热的,那么,到哪里都不算流浪,和他的每一次经历都会在回忆里开出一朵飘香的花来。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我感激每个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人,我知道他们都是我的一部分,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还陪伴在身边的,常来常往,保持联系。

在路上走散的,原谅我只能在心底和你说声再见。

我想我会爱你很久很久

与你一别。此去经年,该是永不再见

有一种爱叫你不说,我假装不知道。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在我说饿的时候,即使是凌晨一两点给我送夜宵。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陪我深夜在楼道里数着难过掉眼泪。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在听到我感冒咳嗽后给我送一瓶自制的止咳糖浆。

两个人分手一段时间后,终于可以好好的坐在一起聊天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我感谢命运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跟他说再见,我想我们当年真的是用力爱过对方的。但现在我放下了,过去再也不能影响我。

《青春再见》第二章

其他三人笑着看着乔子戌黑着脸迈着大步子进包间。“操,TMD,那个安双也不是什么好鸟,还在那边笑语嫣然的嘲笑老子。”

《青春再见》第一章

白木木的泪,顿时落下。原来在他沈遥的世界里,她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人。她狠狠的用右手擦掉眼泪,梗着脖子一字一句道:“所谓的天长,不过是你随便承诺的地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