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自己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爱你

你爱自己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爱你

前天晚上,有个二十四岁的妹子跟我谈到自己的现状。她曾非常爱自己的男友,一直把他宠到认为她为自己做任何事都理所应当:他考试前所有的重点都是她画,甚至连小抄都是她给做好;住在海淀区的他家要叫快递,他妈妈居然找住朝阳区的她来帮忙… …姑娘从一开始为他做事觉得是巨大幸福到渐渐疲惫,渐渐觉得他成为自己的负担。尤其是“跟部门出去旅游,随便一个男同事正常的照顾,都让自己觉得比男友更加体贴”,结果,“现在我已经不爱他了,却又不敢随便分手,因为担心也许分手后,就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换到五年前,我会详细听姑娘讲述跟这男生相处的点点滴滴,跟她一起分析他的心态,找寻下这份感情的问题所在。而现在,我只是建议她:“爱情和生活一样,需要先让自己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给自己多留一点余地,不要总讨好对方。”

其实,正是因为我自己也是付出型的人,才切肤地感受到这种人的症结所在:不论是对恋人还是对其他亲密关系,我们习惯主动给予,习惯在满足他人需要的时候得到“被需要感”,再从这种“被需要感”中确认自我的存在,确认自己对他人的意义。而因为这种付出太过自然,渐渐便被接受者忽略,甚至连感谢的话都不再有。但人岂能只付出而不被滋养?心里的爱一点点干涸,于是结束这段已经空虚的关系,开始沉寂疗伤,等伤口痊愈,再开始下一个轮回。

是被际遇狠狠地惩罚了以后,我才相信,爱情原本该是一场四手联弹的钢琴表演。两个人都有必须负责完成的部分。不要替代对方去生活,不要免去他本该承担的责任。每个人都应该首先专注于把自己的部分弹好,你的精彩,不能保证这段曲子没有瑕疵,却能让大家都享受那些华彩的片段。迎接爱情的你,同样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先为自己的爱的能力充满值,才能在爱情中尽情舞蹈。

每个人的生命原本就是流动的,独立的。你不能走进他的生命中,因为他不是一个口袋,不能将你封存;他也不能走进你的生命,因为你不是一条河流,不能把它吞没。你们各自是一段旋律,能够和谐地互相缠绕共舞,却也各有各的独立灵魂。

昨晚读张德芬的新书,她说到一个朋友困扰于丈夫已经一个多月不与自己做爱,她乞求、诱惑、愤怒,都没有用,直到有一天,她感觉累了,没有化妆,一整天都跟自己待在一起,读书,听音乐,抱着绒毛小熊起舞。丈夫晚上回来后,凝视了她一会儿,便将她拉进了卧室… …

你看,你爱自己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爱你。

至于那种“以后再也找不到合适伴侣”的担忧,姑娘啊,你想想刚刚跟谢霆锋复合的王菲,想想60多岁找了20多岁男友的婚纱设计师Vera Wang,想想60多岁跟20多岁的扬?安德烈在一起的杜拉斯… …

那些精彩的女人,那些内心强大又充满爱的力量的女人,命运不会允许她们的爱情不精彩。(文/苏辛)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是他生日那天。
我在路上拿着给他的礼物漫无目的的走着,想象着他在和朋友一起开心的过生日,吹着牛逼,亦或者在家里享受着温暖的庆祝。那天手里的礼物那天一直攥着,可是却再也不想踏进关于他的地方的一步。和他分开的这段日子里,已经把我所有的勇气都耗尽了。我没有勇气再拿起电话,拨打那个号码,即使那个号码日日夜夜都在我脑子里盘旋着。最终把礼物扔到了垃圾桶里,心里默默的对他说了声“生日快乐”。然后蹲在地上哇哇的哭,我知道,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最好的便是,不再打扰他。

随便进了一家书店。进入书店的一霎那,我笑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变的像他,种种行为,种种想法,我讨厌变的像他,那会让我在一次次的做事的习惯中瞬间如藤蔓蔓延一般的开始疯狂的想念他。但我同时欣喜觉得我像他,那让我觉得他从未离开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直到最后确认要买之前,我其实都对这句话没有太大的感觉。
但我依旧买了这本书,不知是当时是不想空着手出去还是怎么反正我还是买了。
回到家,放进了书柜里,就那样放着。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当我在日后决定出来住的时候我不忘记在众多书之外拿着了这本书,在两个夜晚的时间里看完了它。

张嘉佳的文字,其实很难下定义。
就好像起初对这本书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喜,却发现从头到尾,依然深陷在他的故事里。笑点里夹杂着泪点,泪点里夹杂着说不出的感觉。本指望用来打发一些独处的时光,看完之后,一个人的时候,却还默默回想了很久。

茅十八时过境迁的沉默表白,或是幺鸡藏起一只杯子的淡淡暗恋,抑或暴走萝莉遭遇出轨的隐忍和伤痛,还有文静秀气的小玉的爆发和放手……有时候,看他们的故事,总觉得像是看着曾经某个时刻的自己。每个人走的路或许不同,但曾经的奋不顾身,又如此的相似。

每段感情或许都是一场拉锯战。有人心安理得,被爱得有恃无恐,有人倾其所有,却只能面对无动于衷。越是想要守护对方,却越是走不到那个人的心里。从执著到放手,从温暖到怀念,有过那么多不甘心,本以为会一直不放手,却又在最后无言地接受了。

原本想停留在你的世界和你一起前行,最后却只是路过而已。

因为,“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但作者不愿意连篇累牍地煽情催泪,更愿意在把你惹哭的时候伸过来一根棒棒糖。

他喜欢讲故事。也擅长讲故事。比起眼花缭乱的摆谱,他更愿意简简单单地去讲一个故事。让人笑着想读下去,笑着想拍桌子,然后笑着若有所思的故事。

小人物的故事,往往更打动人心,也更容易身临其境。

但至少,对我来说,在自己独处时孤独却又难过的每个夜晚,我,找到了自己温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