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十年后

十年前,十年后

文/jessinca

十年前我们是父母的孩子,十年后我们是孩子的父母;十年前我以为自己是一棵大树,十年后我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棵小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

父母

十年前我们是父母的孩子,十年后我们是孩子的父母;

十年前我不知道家的温馨,十年后我才体会家的温暖;

十年前我渴望离家去远方,十年后我渴望从远方回家;

十年前我对父母大吵大嚷,十年后我希望父母再骂我一次。



爱情

十年前你是我的同桌,十年后你成了别人的妻子;

十年前我唱着同桌的你,十年后我想着同桌的你;

十年前我们面对的唯一问题是考试,十年后我们除了考试所有的问题都要面对;

十年前我在你家楼下记住了你嫣然的回眸一笑,十年后我在你家楼下看到你训斥孩子的严厉面孔;

十年前我渴望马上结婚,十年后我渴望再谈一次恋爱;

十年前我们谈及爱情,总是羞涩,十年后我们谈及爱情,却是生涩;

十年前我渴望爱情,但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十年后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情,却不再拥有爱情。



生活

十年前我骑着自行车,吹着欢快的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

十年后我开着私家车,接着不断的电话,走在应酬的路上;

十年前我渴望住进五星饭店,十年后我住进五星饭店,却想回家;

十年前我渴望坐一次飞机,十年后我最害怕的就是坐飞机;

十年前我踢完球,走过咖啡屋的窗前,希望女生对面的男生是我,

十年后我望见咖啡屋外走过的刚刚踢过球的孩子,希望我是其中一个;

十年前我们被父母和老师逼到课桌前,认真听讲,

十年后我想再次听讲,却找不到课桌;

十年前我鄙视饭店门前的酒鬼,发誓一辈子也不喝酒,

十年后我就是饭店门前的那个酒鬼;

十年前我渴望有朝一日坐上自己的私家车,不再走路,

十年后我渴望走路,不再开私家车;

十年前我希望显露出的是成熟,十年后我去美容,希望青春永驻;

十年前我顿顿想着吃肉,十年后我顿顿想着吃青菜。



校园

十年前看到班主任的大眼镜便倍感恐惧又心生忌恨,

十年后梦到班主任的音容笑貌倍感亲切又黯然神伤。

十年前一边表扬把外语老师气哭的同学,一边说“这老师不行”,

十年后一边安慰被学生气哭的女同事,一边说“现在的学生真差”。

十年前还有几分“卫朗清瘦”的我,讥笑老九太胖,

十年后只剩一片“宋玉情怀”的我,被老九讥笑‘后来者居上’。

十年前在寒冷的冬夜翻过一丈高的围墙,去打摇杆游戏兴致盎然,

十年后在温暖的家里堆座床上喝着热咖啡,打网络游戏倍感无聊。

十年前在篮球场上我可以一口气得三十分,

十年后我负责防守的家伙可以得三十分!

十年前向往军校的我,和同学们表达我的从军理想,

十年后转业一年的我,和战友们回顾军营的酸甜苦辣。

十年前有做不完的复习资料需要完成,

十年后有理不清的人际关系需要打理。

十年前只有考试是唯一的负担,

十年后除了考试有太多的负担。

十年前总爱翻看高考简章,想着自己如何上个名牌学校

十年后总爱关注招聘启事,想着自己怎么找到一份兼职。

十年前对班里的桃色新闻倍加关注,

十年后漠然接过请帖去参加同学婚礼,管他新娘是谁。

十年前向家里人保证“王八蛋才谈爱情”,

十年后倍受伤害的我对着朋友大喊“爱情是王八蛋”!

十年前见小混子欺负人,我能“路见不平一声吼,不畏头破血又流”,

十年后见路边行乞的老人却舍不得兜里的两块硬币!

十年前我“为赋新词强说愁”,

十年后我“为说愁强赋新词”!



工作

十年前我们为打一个电话四处寻找公用电话,十年后我们有了手机,依然四处奔波;

十年前我月薪的目标是1000,十年后我月薪6000元,依然无法快乐;

十年前我最怕的就是批评,十年后我最难得的却是批评;

十年前200元钱我可以花一个月,十年后2000元钱我才可以吃一顿饭;

十年前我们穿着统一的校服,朴素中透出的是阳光般的灿烂,

十年后我们穿着名牌的服装,华贵中流露出的是淡淡的忧郁;

十年前我们可以蓬头垢面,满脸汗渍的去上课,

十年后我们必须衣冠楚楚,面带微笑的去上班;

十年前我痛恨F·B(腐败),十年后我F·B了。



信念

十年前我以为自己是一棵大树,十年后我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棵小草;

十年前我唯一可以浪费的就是时间,十年后我除了时间什么我都可以浪费;

十年前我们可以说青春无悔,十年后我们只能说青春不在;

十年前我们可以游戏人生,十年后我们却处在人生的游戏中。



十年前总是计划着十年后,十年后总是怀念着十年前。我们细数心底的那些,温暖而又美好的事情,我们憧憬未来,拥有现在,我们的情感总是那么丰富,记得要乐观,记得好好爱自己,爱父母,爱他人。十年会过得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

 

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

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

文/韩梅梅

永远不要找别人要安全感,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别人给的安全感其实都是幻觉。但你要相信,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

在失去斗志的日子里,我会坐车回到曾经住过的地下室。

那个曾经的新小区,现在已经略微显得有些旧了,但仍旧绿树成荫,亭台楼阁。住在地面上一栋栋高楼里的人们,仍然把各种汽车停在楼下,小广场里,保姆们推着小孩聚在一起聊天,家庭主妇抱着小狗出来散步,她们面色轻松,自在悠闲。

推开一栋高楼脚下的那扇不起眼的小门,一股熟悉的潮气扑面而来。地上,地下,完全是两个世界。

如果能够描绘出一张透视图的话,偌大的北京城,会一下变成上下两截。上面鳞次栉比、灯火辉煌,在它的反面,有一个巨大的,宛如蚂蚁巢穴一般阴暗的地下世界,那里,曲里拐弯地住着成千上万的人。他们穿着朴素,大多数都做不到每天洗头。每天,他们在这个城市上上下下地移动,面对着一种巨大的落差。

搬离这里已经好几年了。那个曾经阴暗潮湿的地方,现在更加阴暗潮湿。沿着灯光昏暗、曲曲折折的楼梯走下去,空气越来越糟糕,两侧的墙壁已经被霉菌爬满,脏出一朵又一朵的大花。

在曾经住过的地下二层,我在阴冷的过道里站着,头顶上,挂着各种洗过的衣服。一个年轻女孩,穿着睡衣和拖鞋,端着一个饭盅,从我身边走过。我知道,那个饭盅里,装的是刚用厕所门口的开水箱泡好的方便面。路过的空气,印证了这一点。

10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地下室,让我安顿下来。

8个人一间,地下二层。不开灯,就伸手不见五指。传呼机,要放到地下一层的值班室才会有信号。刚来的时候,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那时的自己,非常容易满足,也没有特别远大的理想。唯一的目标就是:在北京生活下去!

地下室里,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有的来考研,有的念托福,有的找工作。那时候,大家都很年轻,每个人心中,都有某种理想。

室友A,在民办学校读考研班,每天上完课,回到宿舍吃完盒饭,又抱着书去人民大学上自习。从自习室回来,又拉上帘子,坐在床上看书。天天如此,周而复始。

室友B,在中关村做销售,每天风吹日晒地奔波,为了抢业绩,经常一整天不喝水,不吃一顿饭。

室友C,疯狂地背西班牙语单词,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失败,她发誓一定要到西班牙去念书。因为,她的男友在西班牙。

室友D,在沙河一家民办学校上班,每天上下班要花4个小时在路上(那时候北京的交通,还没有现在这么拥堵,可想路程的遥远)。

室友E,在三里屯一家酒吧工作,晚出早归,很少回来。

室友F,在一家设计学校学习设计,也很少回来。

室友G,来北京陪男朋友读研,经常换工作。找到一份,干不了几天,辞了。

我,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

我们,都没有什么好的家庭背景,也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我不知道大家从遥远的家乡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想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大多数人,只能靠自己。

虽然苦苦挣扎,但是从没怀疑过未来。

每当我看见室友A和室友C坐在床上,在小台灯下奋力地背单词、投入地看书时,我都能感觉到那种每一分钟都舍不得乱花的疯狂,那种疯狂的感觉真好!当我从半夜醒来,看到她们的台灯仍然亮着,听着她们轻轻从嘴里发出的念书声,我总是很羞愧,这种羞愧激励了我,我开始想写一些什么。

后来,我开始尝试写作。除了上班,我就去图书馆写,去网吧写,或者在地下室管理员的小桌上写。

生活的压力,前途的渺茫,每天折磨着我们的心脏。时不时,就能看见有人坐在床上默默流泪。生活是那样苦,眼泪是那样咸。我们时时刻刻都感觉到艰辛。与这种艰辛一样让人感受深刻的,还有一种对比和羡慕。

有一天,我骑车回来,看见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开着一辆红色的汽车从身边经过,她停下车,慢慢地走出来,提着一袋水果。不知为什么,当时那个情景,我至今都记得,可能是因为那辆车的颜色,太红,太好看了!而她的脖子,是那样的长,那样直。

我真羡慕她啊!羡慕她精致的生活和从容的步伐。而自己,却那样灰头土脸。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羡慕,它就是一种习惯。

有时,当我躺下去,我会想,从这里数上去,10层的人们在干什么呢?也许,楼上的人在看着电视,喝着牛奶,而我们一关上灯,就陷入无边的黑暗。

我躺在那里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搬到上面去住?

会的。

一定会的!

就是这样,有一种盲目的“相信”。我其实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努力的结果会是什么。我只是一味地相信未来。而事实证明,相信未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因为相信了,所以未来真的来了。因为有了这个“相信”,我才有力量在后来挺过无数现实的凶狠和惨痛。

最早搬出宿舍的,是室友D。她跳槽了,从那个民办学校,跳到了一个国际学校。她高兴地告诉我们:虽然那个学校也在郊区,但是,可以提供宿舍。她说,去面试的时候,校长是个外国人,对她十分好,虽然只是去做一个生活老师,但她有一种受尊重受重视的感觉。而且工资也比过去高了。

然后是室友E,在酒吧街工作,交了一个又一个的外国男朋友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心待她的德国人,她办了签证,要和他一起去德国。

室友F搬出去的时候,邀请我们今后多去找她玩。原来,她应聘到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就和人合租了一个小单间。就在地下室的楼上。我后来真的去看过她一次,800元一月的小小单间,她请我吃了一块香甜的老婆饼。

室友A,终于考上了研究生。一年的苦读,终于有了回报。她走的时候,把书全部卖了,非常轻松。

室友们的一个个离开,告诉我,她们的生活,正朝着越来越好的轨迹转动着。送走她们的时候,我都很高兴,因为大家来到这个城市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走,就是一种改变!

最后,我们都走了。离开了地下室。在各自的道路上继续走着,继续流浪着,继续寻找着,继续笑着,继续哭着,继续辛苦着。

大多数人,就再也没有联系。

但我相信,不管未来大家生活得如何,没有人忘得了那个永远亮着一盏灯的地方。

一个人,通过努力,可以找到幸福。

一个人,也可以不断修正,找到幸福。

不管通过什么途径,只要心中有信念,坚持,坚持生活下去,愿望总会实现的。

人,最怕的就是失去信念,随波逐流。要相信,命运绝对不会抛弃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自我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