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爱我最初的样子

你只爱我最初的样子

文/沈三废 陈文觉得自己越来越浮躁,已经没法安安静静的看一本书,也没法捡着节假日去当文艺青年逛逛书店,她宁愿窝在床上从清晨睡到日暮,中间还不带翻身的那种,某日她跟我说,“我昨晚梦见小栗旬了,真是太帅了,没想到真人这么帅啊,我路人转粉了。”我就纳闷,这什么时候梦也能成现实了。 陈文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黑长直的头发像瀑布,双眼皮特别深,羡慕死她那帮每天都要费尽心思贴双眼皮贴的朋友们,皮肤因为她这两年是个足不出户,百分之百的宅女,所以一般在灯光下都感觉白的发光,总之就是个给人第一印象很好看的女孩子。可在我心里不一样,通常都是下午三点多左右,她给我打电话,开头连句问好都没有,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我好饿啊,快来救救我,我要吃回锅肉盖浇饭。”然后还不等我回答对面就传来忙音。 “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啊讨债鬼!”每次挂完电话,我能想到的就是这句,然后老老实实的去给她买饭一路送到家门口,门打开后她对我也是一句问好没有,双手捧着饭就席地盘腿坐在了地毯上,面前的ipad播放着韩国综艺节目,上面的明星们热热闹闹,她整个屋子里死气沉沉。 每次她吃饭前都要盗用那条不知道哪里来的段子,“我从没想到会和死亡如此接近,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怕,多亏了我身边这位侠士出手相救,否则再晚几秒钟,我就饿死了。”这个时候,颓废的陈文已经24岁了,同龄人要么有了恋人,要么已经结婚了,甚至有孩子的都大有人在,可她没有,我也不敢提这个话题。 陈文23岁的时候是有男朋友的,许嘉,一个特温柔特好脾气的男人。当时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这几个朋友都双手加双脚赞成,陈文这个大大咧咧有的时候都能忘记三餐的人,太需要许嘉这样勤俭持家的另一半照顾了。可刚过了一年吧,就听到了他们分手的消息。我们以为是陈文的不对,打电话苦口婆心的劝她少作,好好和许嘉在一起。我就记得陈文用听不出来一点感情起伏的语气说,“你们都被骗啦,我才是付出最多的那一方!”然后嚎啕大哭。 不敢问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于是当许嘉离开后,照顾陈文的那一方又变成了我们这几个朋友,而我住的和她近,照顾陈文的那个人又变成了我。 “看看你这家,太闹心了,还叫家吗?”我弯腰帮她拾着地上散落的衬衫。 “所以说嘛,有你这个处女座朋友在真是太棒了!遇到你简直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她嘴唇上飘着一层厚厚的回锅肉里的油。 “我是上辈子不知道倒了什么霉!”我装做恶狠狠的回答,却没听到身后的她反驳,要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俩早就开玩笑的吵开火了。 “许嘉联系我了。”冷不丁的,陈文冒出了一句。 “许嘉说,他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许嘉还说,认识我挺高兴的,还让我照顾好自己。” “许嘉又说,改天请我吃饭。” “原本我想说,别改天了,就今天吧。然后一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跟鬼一样,我实在没脸去见我喜欢的许嘉。” 陈文说这些话的时候正在洗碗,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一颤又一颤。 2 陈文是个标准女汉子,换灯泡抗水啥的完全不在话下,也从来不耍性子,特爽快的一个人,聚会什么的只要有她就能从头嗨到尾。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有着一头洒脱利落的短发,许嘉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她的。 现在想一想,许嘉到底喜欢陈文什么呢?是男孩子洒脱的性格,还是没有小女生那样缠人的性格呢?这个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后来陈文喜欢上他时,为他改变了很多东西。 都说一个女生喜欢上你之后,所有尖锐个性都会自然而然的收敛,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变成百依百顺的婊子。你让做什么她一点反驳都没有,准确点说就是没有主见。刚开始陈文也没有那么喜欢她,依旧很洒脱甚至有的时候会当着许嘉面和别的男生称兄道弟,有一次许嘉吃醋了,两三天都没有理她,就那个时候,陈文才开始察觉到他对自己的重要性,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改变的。 人都是不逼一下,不露出真实感受的。 “后来我开始跟普遍恋爱中的女生一样,喜欢缠着他,变得爱粘人,偶尔还会撒娇,许嘉和别的女生讲一句话我都紧张兮兮的,偶然间听到他说喜欢女生留长发,于是暗自下决心要留头发,又听到他说喜欢温柔体贴的女生,于是又慢慢的改掉了自己五大三粗的毛病,最后变得再也不像自己,然后这个时候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 “你看,爱太多是错,爱太少也是错。” 陈文垂头丧气的窝在沙发里,不紧不慢的跟我说着这些话。 “分开的第一天,我就忍受不了,十几个十几个的电话打过去,原本许嘉还会接,还会很温柔的安慰我,后来他就不接了,我敢肯定他把我的电话加进黑名单了。” “我想不通啊,我做错什么了呢?一切都在按照他喜欢的样子发展啊,怎么半路把我踹了呢?” “现在我明白了,当一个人喜欢上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就是这个样子吸引的他,没必要改变,你说是吧?”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却不受控制地在点头。 3 好像很多人都是这样,我也大概明白为什么许嘉会放弃。其实我也喜欢曾经那个敢爱敢恨留着短发的陈文,每个人都这样,希望改变,但又受不了改变,恰巧那个时候心里又没有很想坚持下去的念头,于是心理开始作祟,开始暗地里等待说再见的那一刻。 我觉得很悲哀,这个世上除了家人,谁还能接受不一样的你,谁还会在这个大家都还年轻的时代,抱着要忍受你的种种,和你过这太难过的一辈子? 最后许嘉提前撤退,陈文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回到了原点,却再也找不到最开始的自己。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