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旅途故事:我想应该是为了遇见你

文/深蓝扣 对于一个彻头彻尾的颜控,我想你是我此生遇见过的最好的皮囊。 那年夏天,我20,你18。我往南你向北,通往岭南的一处服务站,人不多,本想继续南下去看园林,但是一场大雨,浇断了我的搭车计划。说也奇怪,只有那方圆不足十里的地方暴雨突袭。你和你的小伙伴们在这里停车加油,我就一个人,所以被老板娘安排和你们拼桌,然后我就看到了你360度无死角的脸,我内心早就澎湃了可依然一张扑克脸。我安静地吃着饭,听着你无边的吐槽,说这趟行程多么多么的无聊,景点多么多么的坑爹,东西多么多么的难吃,姑娘多么多么的难看,你的钱花的多么多么冤……我在你的对面低着头继续吃着,你每多说一个字,我对你的好感就降一分…… 外面的雨还是很大,我想我暂时出不去了,吃完东西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你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了我的背包。 你:兄弟,你的包? 我:嗯。 你:一个人? 我:嗯。 你:出来旅游啊? 我:旅行。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谁知道你对我的故事着了迷。你执意让我上车,一路上你和你的小伙伴觉得我很惊奇。临近傍晚在城郊的服务站附近我们找旅馆,直到我亮出身份证,你们才知道我是女生。那时候我在你眼里看到了两个字:“好奇”。大晚上的你们几个涌进我的房间,听我走南行北,上山下河,夜深了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9点来钟我说去洗澡要睡了,明天要赶早出去搭车。你们这群刚成年的小P孩儿不依不饶非要跟我走。我说我只能带一个人而且我的装备没有多余的,你用最快的速度进了城,弄回来一堆装备,用一脸“我很棒吧”的表情对我说:这下你可以带上我了吧! 你让你的小伙伴们开走了你家的车,说要跟我混。我假装很嫌弃你,可是我知道我舍不得这对太好看的眼睛……我一边向你普及基本的户外常识,一边带你向高速路的减速带走。一脸兴奋的你,完全看不出来一两天前还在抱怨出行多么无聊。很顺利搭上了一辆长途运输车,一路向南,你说你第一次坐这么长的货车很激动,我翻了个白眼说你没见识。没过多久我就带着你跳车了,你问我这是哪,我说我也不知道,我都是看心情走的。你瞬间觉得我不太靠谱,我跟了一句:你现在想离开还来得及,不然明天你就不知道被我拐哪去了。你哼了一声说:你要是能把我卖了,我跟你姓。 因为是在减速带下的车,没见村镇。你没带什么口粮,因为你觉得只要是风景区就会满山便利店。我只带了自己的那份,分给你之后,食物很快见底,连绵的山丘都是石头和和杂树。你虽然说你天天打篮球但是我对你的负重能力表示深深的怀疑。你第一次背背包,果然很快身体就出现了不适,所以并没顾着去找梯田,先去找村子。也就五六公里就有人家,我尝试着去敲门,非常幸运,女主人是山东人,我立马用方言和她拉近距离并说明了来意。山东女人就是热情,很豪爽地就留我们进来吃饭。男主人上山干活去了,留她在家看孩子。把包放下的时候我才发现你的包很不专业,如果要上山,你的腰背一定会很难过,但我想如果你撑不过就赶你走。帮女主人洗完菜她就坚持不让我动手了,说多了个人不习惯,我就去客厅了。 我:不管你待会是不是吃到不合自己口味的饭都不许表现出来也不许浪费,没有为什么,吃完东西记得帮人家收拾。 你:哦! 其实那顿饭你吃得挺香。是啊!山东女人做出来的手擀面顶饿~估计也是你从小到大第一次背这么多东西走这么远的路。吃完饭,女主人死活不让我们洗碗。趁着这个时间我熟练地用画纸包了30块钱压在了客厅的菩萨旁边,你说你也要掏钱,我说下次吧。告别了好心人家,我拉着你去找这个村子的小卖店,其实只有一些柴米油盐,能带走的都是像2块5一包的高奶饼干一类的东西,你很嫌弃可是没有别的选项。下午的时候,天放晴了。我站在这个村子的最高点规划完路线说了一句,上山! 一路上除了树还是树,慢慢地你开始抱怨,为什么要跑来这种破地方受罪,连瓶可乐都买不着。我一路上走走停停各处张望不理你。进来山区里面,开始有断断续续的野果树,我也断断续续地在地上捡果子吃。你说:不脏吗?我说:掉在地上的才是熟透的。说完就递给你一只。 你说:嗯!挺甜。这是什么果? 我说:不知道。 你说:不知道你就往嘴里塞!? 我翻了个白眼没理你,继续走。你没什么力气了也就停止了抱怨,看看我到底能把你拐到哪。在一些很窄小又陡峭的山路上你的手掌被荆棘划破,你还不小心摔了一下,3个半小时的徒步你已经喘成狗,再高的颜值也顶不住扭曲的表情,我们之间距离越来越大…… 在下午4点左右的时候,我看到了规划好的露营地点。我坐在一处裸岩上,脚下就是我想要的风景,我平静地吹着风,等着你赶到。我身后的这段小上坡能成功地阻隔视线,不过3平米的空间一侧是杂树丛生的山路,一侧是连绵不断的梯田。在山脊的断崖处我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就像累了爬不动了的样子。然后我远远就听到了背后你崩溃的叫喊声,你不停地爆着粗口,问候着我的家人,嘶吼着种种我欺骗你的罪,离我不足数米的背后我甚至能感受到你的杀气,要和我扭打到一起的怒火,然后一切在你爬到我坐着的那块裸岩上的那一刻平息。 就像一座即将喷薄的火山顷刻间熄灭了一样,空气里只剩你的心跳和喘息声。你虚脱般地放下背包坐在我的旁边,半天没有说话。我们就那样坐着一直到太阳落山,伴着薄薄的雾,夕阳像血液一样红……然后你很乖很听话地搭帐篷,铺睡袋。老规矩,男女混帐篷,头相反朝向,确保帐篷的两个门帘都有视线。大晚上山里的夜很凉,但是依旧是那块较平坦的岩石上,四周是平静的死寂,偶尔有昆虫的叫声,你和我一样抱着膝,盯着天上的那一片片闪烁。 你弱弱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我:不怪你,你只是没经历过而已。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我刚刚开始旅行时和你一样没头没尾地乱窜,到后来自己找风景,到后来碰到的奇人异士,然后遇见你。不过你没什么特别,从小爹妈离了婚,爸是老板钱管你花个够,所以这骄横的性格就这么有了。高中之后不想继续念书就不念了,出来到处逛,然后遇见了我。 不过我知道你这孩子不坏,但是我没对你说出来。 我们都很快地睡着了,几乎在躺进睡袋的那一刻,想一想那一天的脚程几乎在40公里左右还是山路。 因为补给不多,所以第二天醒来我就踹醒了你带着你下了山。走了不久回到了国道上,没怎么搭车就到了一处稍大点的县城,你杀进饭店,点了一大桌吃的,然后几乎用秒杀的速度灌食。我说:你这个吃法下午就不能动弹了。你鼓着腮说:没事。 果真吃完之后,你胃涨得不行,我们就近找了家客栈休息,可是没过半个小时你就来敲我的门非要让我陪你去看医生。我说没必要,医生也顶多给你开个消食片让你歇着,我一脸“早告诉过你”的表情扔了你一句:不听老人言呐~回去歇着吧!就关了门睡自己的回笼觉去了。晚上吃完饭你拉我去客栈的天台吹风,抬头问我为什么只差几公里的距离就没有星辰了。我说:星光嫌弃人类聚集的地方。你扭过脸来忽闪着不知比星辰明亮多少倍的大眼睛对我说:我不明白。 我:你不明白的多了,休息去吧,明天我们一早就出发。 接下来在山上的几天里,再没听到你的抱怨,我带着你上山偷果子被狼狗追,教你爬树找鸟巢,教你生火,教你避开有毒的植物,你不小心弄坏了帐篷,我索性用尼龙绳在树干上编了张网睡在上面(虽然被硌得不行),还有南方山区里吃不完的野果。 后两天都睡到被刺眼的阳光晃醒,醒来后被对方横七竖八的睡姿笑尿,找泉水,找野生菌,南方山区野花丛里有你抓不完的蝴蝶。 你不再骄横,表现出18岁应有的烂漫和阳光,拿着根长棍四处标画领地,帮我分担负重。后面去村里找吃的,你已经相当的有礼貌,虽然还是打碎了人家一个碗。 一周之后我们返回“人间”,你兜兜转转带我找到一家尽量大的餐厅豪爽请客,说是犒劳我,之后定下的那家酒店也够败家。回到各自的房间后你还给我叫了客房服务,推拿缓解疲劳,说实话这是我旅行6年来受到的最好待遇了,不过我知道离分别不远了。 第二天的电影院里,我被你偷袭。好吧!我承认是因为这张脸太赞,所以我没忍心打下去,不过关于做你的女友跟你回家之类的提议我一直在“呵呵”。 你略显尴尬地陪我回了酒店,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理你敲门,不接你电话。我知道跟你这傻孩子解释不通什么是心动什么是爱。后面的路我不能陪你走。第二天清早我悄悄地离开了,到现在你都不知道我的全名。 我一直在责怪自己的是我把你扯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却不辞而别,我不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你会多失落和想不通。6年里你是我最没技术含量的伙伴确是我最牵挂的伙伴,那场把我淋得狼狈的大雨应该是为了遇见你,这么多年过去你应该更英挺了,希望你过得好,我生命中的阳光。

vol.21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总缺不了一个你

关于未来,不是不害怕的。怕要太久习惯一个人,怕无法深爱他人也怕无法被他人深爱,怕辜负了光阴也怕辜负了这么努力生活的自己。原来,我害怕的那么多,可是却要假装着忽略那些爱和怕,也假装着长大。你知道的,笨拙的我多么热爱笨拙的生活方式。可是自你离开,我开始学着变聪明,试着让自己像个大人。

给我现在的你

文/乐 你,就是我自己。 我大学的时候,很需要钱。 到处找实习,基本上,学校专门贴实习的那个地方。 我总是去,看到合适的,都会打电话问。 超市卖酸奶,去给人家发传单,这些基础的,低附加值的工作,基本上我都积极参与过。 我当然没告诉过父母,我就是需要钱。 钱用来干嘛,我也不知道,反正到手了很快就没了。 买衣服,买鞋子,买书,谈恋爱。 这些样样都是需要钱。 我是金牛座嘛,对物质的欲望总是旺盛的。 我喜欢出去玩的时候住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 我总觉得,出去旅行是挺折腾的事,如果休息不好,饮食不好,出去玩的意义就丧失了。 所以,我没有存下来钱,没有过上小康生活。 我大学赚了很多钱,起码和我同龄的孩子比,我的同学比。 我的生活消费一直居高不下,可是,我并不快乐。 出去玩的时候,当然开心了,吃好的,喝好的,拉开窗帘,能看到城市夜景的房间。 可是这种快乐很短暂。 后来,有那么一个学期,我不想打工,不想赚钱了。 其实原因,就是因为北京那个冬天很冷,风特别大。 我每天躲在图书管理,一大早跑去食堂吃早餐。 其实真的不是我多么勤奋,而是如果我起来晚了,食堂最好的饭菜就没了。 一上午都会饿的半死不活的。 我每天六点起来,刷个牙,洗个脸,背个破旧的包包,就泡图书馆。 其实我在图书馆里,也不看什么正经书,基本上就是经济学,文学相关的。 消磨时间。我那个时候,对面坐了一个同院的女生,天天在看CPA。 后来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的问了她,我能不能看一下她的教材,就这样我连CPA也看了。 可是,我学习的目的,那时候,真的不功利,就是为了消磨时间。 我不喜欢网络游戏,不喜欢肥皂剧(那个时候),不喜欢一起八卦。 逛街,兜里又没什么钱,所以,在图书馆消磨时光成了好的方法。 我只记得,慢慢的,规律的生活让我的生活变得脚踏实地起来。 我的身体状态好了许多,学习成绩一路飙涨,第一次拿到成绩单,我吓了一跳。 所有的老师都给予我很大的好评,我第一次尝到了红利带来的感受。 后来,我终于开始正式工作了。 找工作,其实是件挺心虚的事情,找来找去,朋友问来问去。 我死要面子的个性就咬牙说,我其实拿到了好的外企Offer。 可是那时候我拿到了许多外企的拒信。心灰意冷极了。 可是,我毕竟还泡过图书馆,平时又不是不勤奋看书的人。 找到工作后,我开始没日没夜的加班,其实我真的不是什么有志青年。 我就是不知道下班去哪里,逛街,那个时候我们楼下是新光天地。 我还就喜欢看第一层和第二层的衣服,都贵的要死,包包就更别想了。 加班的另外一个福利是空调,北京的夏天,我回家开空调,电费是个问题。 但是在公司,有茶水喝,有服务人员伺候,还有空调吹。 我要做的无非就是Excel,看看报告,接接电话。 可是,后来,性质就渐渐改变了。 我们身在一个环境里很难真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我从助理分析,升值到正式的分析,发了年终奖。 事情坏了,我有钱了。 消费娱乐,滚滚红尘,一下子全来了。 我还记得第一天拿到奖金的时候,我一个人下楼下,在香奈儿买了3千多的化妆品。 然后又去商场里买了快两万块钱的衣服。隔天就开始约朋友唱歌,在携程订去三亚的机票。 按理说,努力换来回报,天经地义,有什么值得商榷的。 我那个时候就觉得,拼命工作,拼命赚钱,再拼命享受生活。 我那么年轻,不对自己好点,怎么对得起自己。 可是,生活质量升上去了,再降下来就困难了。…

下雪时,你能不能在我身边

文/烟波人长安 一 200X年,冬天。一天晚上,我在家接到一个电话,陌生号。 电话里是个男声,一张口,傻逼,哥回来了。 我的鼠标在电脑上停了两秒。 哦——有事儿么?我拉长声音说。 你大爷!电话那头瞬间爆了。你就这一句想说的? 我定了定神,问,你这是又自驾游来了,还是长住啊? 电话那头也顿了顿。长住。哥以后在北京混了。 挺好。我说。 然后我们沉默了几秒钟。 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挂了呗。我又说。 电话那头瞬间又爆了。这位仁兄劈头盖脸骂了我十几分钟,从人一走茶就凉、树倒猢狲散说到兄弟情谊就是个屁、当年一块儿逃课一块儿偷电一块儿夏天站学校主路上看姑娘大腿这些事迹都被我吃喝拉撒掉了。 老子就不该给你打电话!他嚷。 我把手机开了功放,扔一边搁着,不说话。等他歇下来喘口气的时候,我重新把手机拿到嘴边。 首都人民欢迎你,刘佳。我说。 二 半小时后,我和刘佳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外头下着雪。这个场景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小桌子,铜锅,啤酒瓶。我穿着羽绒服,刘佳穿着黑色大衣。我头发上落的雪都化了,衣领是湿的。 怎么想回来了?我问他。 有个女的说想我了,让我在这儿陪她一辈子,食宿全包,生小孩还给钱。你说我能不来么?我能不来么?刘佳吃着涮肉,含含糊糊地说。 他习惯性扯蛋,我也懒得理他。 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招了,说,有个朋友开了家装逼小书店,喊我来帮忙。 书店?我愣了片刻,说,那你趁着还没饿死,早点儿回去吧。 去你的。刘佳说,人家有副业,合作一家驴友网站,我是来当参谋的。 我点点头。你自己的网站呢?我问。 卖了。他说。卖了不少钱。我在杭州买了房子,每个月收租。 挺好。我说。 你干嘛呢?刘佳问我,没换地方? 没。我埋头吃肉。 刘佳还有一搭没一搭想找话说,我随口应着,先顾着吃,一会儿干掉了三盘羊肉。刘佳想吃肉的时候,桌子已经空了。 你大爷!他直接从我盘子里抢。 搏斗十分钟,他就抢到一筷子,但没吃,在盘子里拨弄来拨弄去。 有事儿就说。我扫他一眼。别糟蹋粮食。 你这两年……见过璐璐么?就知道他得问这个。 见过呀,怎么了?我反问。 她还好吧?刘佳又问。 你想听好听的还是难听的?我开始捞锅底。好听的是她心里一直都有你从来没正眼看过别的男的至今单身家里还供着你的像而且一天对着你的照片哭三回,满意么? 滚,说难听的。刘佳说。 她结婚了。今年年底抱孩子。我说。 不骗你。我补充。 刘佳半天没说话。末了挤出一句,那就好。 倒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就好。他又重复一遍。 三 璐璐是刘佳的女友,前女友,ex。 俩人从大二开始谈恋爱。过程很狗血。那时候刘佳已经比我们所有人都牛逼了。那些年个人旅游还没那么流行,没有那么多兜里揣十块钱就敢出去体验生活的青年男女。结果大一寒假返校,刘佳居然开回一辆破破烂烂的二手车,还上了牌。他往车里装了两箱干脆面一箱矿泉水,说是要出去自驾游。 当天他就走了,去了内蒙古,说去看藏羚羊。 我们一宿舍六个人,刨去他剩五个,都没有发现藏羚羊不在内蒙古这个巨大的bug。我们都在猜,刘佳的破车最远能开到哪儿,还下了赌注。 我猜六环。十块钱。 后来我输了这十块钱。一个星期之后,刘佳传给我们一张坐在马背上的照片,还加了一句话:大爷的,这儿没有藏羚羊,你们也不提醒我一声。 大家自动忽略了那句话,凑在一块儿猜测照片的真假,最后纷纷表示不信。公园也能骑马。他们说。 再后来,刘佳寄给我们一人一张内蒙古发来的明信片。谁都不说话了。 又过一星期,刘佳风尘仆仆地回来。破车在我们学校主路上发出大象一样的吼叫声,很拉风。 学校已经开课十天,我们有十二个主课老师,每一个都是开学后头一回见到刘佳。每一位老师都很亲切地和刘佳说,再这样玩儿一回,他就不用毕业了。 刘佳完全没听进去。勉强上了几天课,他又走了,青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