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

鱼生

文/开开550 遇到豌豆那年,鱼生刚念大一。 新生聚会乱糟糟的,后来起个哄分作几团,包夜的包夜,唱歌的唱歌,鱼生她们几个随着一票男生去了桌球室。 在鱼生的印象里,桌球应该是奥沙利文那样绝对绅士主义的游戏,而眼前情绪高涨的男生们,看上去更像是在稻田里钓田鸡。 他们呼喝着,笑骂着,尽力在女生们面前表现的再夸张一点。鱼生看的有些犯困,但相比去网吧和KTV,这边还稍微安静些,也许过不多久便可以提早散场回寝室了。 豌豆从教练室里走出来,嘴里含个皮筋,两手正把长发束之高阁。 “室内不许抽烟啊,小子。” 豌豆路过这桌,丢下句话,走了。 男生面面相觑。 “干嘛的这是?” “教练吧?” “女教练?” “咳!就一招牌,花架子,用来吸引顾客的。” 鱼生不高兴了。 “凭什么说女教练就是花架子啊?人家能在这里做事,肯定就有独到的一面。” 豌豆听见了,坏笑着过来。 “小妹说笑了,我就一帮忙的,装模作样在旁边说几句,也不怎么会玩。” 男生们笑着表示明白。 豌豆瞅一眼,“呦,八球啊。” 一男生挤兑,“玩儿盘不?” 豌豆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就说说还可以,来真的不行的!” 男生们都兴奋了。 “没事儿!玩儿呗!” “就是就是,我们也不会玩的!” “随便打打嘛!” 名叫阿强的男生推了推白边眼镜,看破了豌豆的伎俩。 “别闹了。”阿强劝住几个同学,“能在这家店做教练的,闭着眼也能玩儿死你们。” 鱼生眼前一亮,见豌豆也收了嬉皮笑脸的模样。 豌豆说,“小哥倒是常见来玩。” 阿强谦虚道,“乱玩罢了。” 男生们又推波助澜。 “阿强可是打过业余联赛的啊!” “对啊!打遍天下无敌手!” 阿强笑着让大家安静一下,对豌豆说,“你看,我朋友都被你吓到了,不如我们玩一盘啊?” 鱼生抢出来问,“赌什么的?” 豌豆悄声说,“不好吧?” 鱼生没理她,执意看阿强。阿强回头嘀咕几句,很大度的说,“就随便玩玩,别赌大了,输了的请对方喝汽水吧!” “行!”鱼生说,“可别赖皮啊!” “怎么会,”阿强笑着摆摆手,然后指一下冰柜,“我喜欢喝可乐,无糖的那种。” 豌豆叫服务生摆好球,挑了球杆给阿强。 “不不,”阿强笑的很英伦,“我球杆在那边会员柜里。” 豌豆“喔——”了一下,见阿强潇洒的去取球杆了,便对鱼生挤眉弄眼。 “你同学还挺专业呢!那球杆两百多呢!” 鱼生瞪眼,“你不许输啊!” “为啥?你同学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不许就是不许!” “喔喔喔。”豌豆像赵子龙一样倒提着球杆,吊灯幽暗的散光打在她的肩头,伸手向鱼生,“手套紧了,小妹帮我松一下。” 鱼生牵豌豆的手,棱骨分明,纤瘦有力。 “你叫什么名字?”豌豆笑。 鱼生捏着手套的指尖拽了拽,调整好。 “你赢了再告诉你。” “女士优先。”阿强提着一个布袋,组装兵器似的拿出两截球杆,缓缓的拧在一起。 “开球不是我的强项啦!”豌豆嘟囔着走到桌前,对鱼生挤一下眼睛,便收了笑容,左手握一个凤眼,俯了身子去。 阿强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强打小就喜欢玩桌球,野球场上也是见过不少高手,在这漫长的过程中阿强得出一套理论,有些人打球的样子不好看,但是球技却很好;还有些人打球姿势很好看,当然,球打的更好。综上所述,打球姿势好看的,打球一定很厉害。…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