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友情里的一厢情愿

文 张小娴 我们常常会有一些美丽的误会,比如说,你以为某人是你的好朋友,然而,你在他心中那张名单上,却不是名列前茅的。 你有什么心事都向他倾诉,他与之倾诉的,却又是另一个人。 别人问你:“你有几个知己?” 你总是把他算在内。 别人问你:“你对知己的定义是什么?” 你总会把你和他的友情看做是知己的标准。

你相信缘分吗?

你相信缘分吗?

文/小岩井 1 以前总觉得,所有的缘分未到或缘尽于此,都不过是不够相爱、不够勇敢的托词。 但随着看到感情的起起伏伏,聚散离合越来越多,好像渐渐明白,人世间,是真有缘分这一说的。缘起时,一个不经意的决定就邂逅了心动;缘动了,千难万阻都会水到渠成。有缘分开挂的爱情,可期不可求。 缘分到底是个啥?它是种自我安慰的幻觉,还是上帝给的额外奖赏? 我想生活中大家都有过类似的经验,那就是新认识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有莫名的熟悉感。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缘分。 2 去年年底,我的好友龙猫失恋了,他很伤心,因为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龙猫对待爱情,非常相信缘分,对此我常嗤之以鼻,我向来认为,所谓相信缘分或者看眼缘之类的托词,不过就是看脸的修饰说法。 那天我约他一起吃喝酒聊聊,等我到了地方,他却临时来电话说有工作来不了,放了我鸽子。 百无聊赖,我就没去约好的店,随意走进一家日料店,点了些寿司,清酒,独自小酌。这时背后有人认出了我,喊着我名字。 我回过头,是我大学里认识的两个女生,雯子和马丹。虽然多年未见,但以前算是有点交情,于是便坐了过去闲聊。 一聊之下,才得知雯子前两天刚辞职,准备离开这座城市,回家乡发展。回首这两年在这里的收获与失去,快乐与悲伤,大家都很唏嘘。她离开的原因,也更多的是因为情伤。 我心里正想着呢,怎么一到年底失恋的人就这么多,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原来龙猫那边出了乌龙,临时的工作取消了,于是赶了过来。 当龙猫坐在雯子前面的时候,我忽然有种在联谊的奇妙感受。两个本没有联系的失恋之人,却因为我阴差阳错坐在了一块。 我们随意聊着,又意外发现龙猫与雯子竟然是同一个地方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也开始熟稔起来放开了开玩笑。龙猫很擅长捧哏,雯子性格直爽,很会吐槽,两个人一搭一合,非常有意思。 之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咖啡馆,一直聊到很晚,在马丹的怂恿下,两人留下了电话号码。 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觉得是次愉快的聚会。直到一个多月后的圣诞节,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张照片,是雯子发的,一堆龙猫的玩具。然后是龙猫发的照片,一起吃饭的画面。 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连忙打电话给龙猫,他羞涩而喜悦的告诉我:“托您的福,我们在一起了。” 这世界变化快,原谅我没明白。 龙猫说,本来那天分开后,他们也就没联系了,他本来就不是主动的人,虽然觉得女孩不错,但考虑以后发展两地,又刚刚认识,没可能的…… 谁料两周后他开车回家乡,却意外地在路上碰到了雯子,两人都非常惊喜而意外,送她回去的路上,看着女孩明亮而喜悦的眼神,他说,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就开始害怕分别的到来,他想,这次是真的缘分到了。 半年过去了,他们的感情非常稳定,每次聚会出来,我都很欣慰看着他们仿佛老夫老妻一般的互相调侃以及点滴的默契与关怀。等一切准备妥当,明年就打算结婚了,衷心祝福。 这件事是朋友圈中的美谈,因为任何一个决定的改变,都不会有最后的结局。 如果那天我没有约他喝酒,如果那天他没有接到乌龙电话,如果那天我没有随意走入日料店,如果那天雯子她们不是刚好去那吃饭,或者没有认出我,如果后来龙猫没有过来,那就不会有第一次相遇。如果没有第一次相遇,即使后来他们再碰到,也只是两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而不会走入彼此生命。 这么一想,人生真是神奇,你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决定与选择,都可能完全改变你的命运。 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一个看似平淡实则充满无限可能的蝴蝶效应? 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爱上谁,或者是你曾经视若无睹的老同学在多年后的不期而遇;或者是你身边某个木讷的同事一个雨后的顺路送行;或者是假日里一次心血来潮的短期旅行;更或者是你本来排斥,勉为其难参与的一次相亲…… 这种不确定,正是有些人相信缘分的魅力。 缘分本身就像量子理论中的不确定性,跟著名的薛定谔的猫一样,不到你亲手打开的那一刻,它永远不会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 所以关键还是,信者得爱。 3 我所理解的缘分,是双向的好感。当我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的时候,恰好发现,你也在看我。 就算真的有缘分,我想它也只负责让你们相遇,可是最终让爱情着地的,究竟是什么? 是勇气!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开始,就已经失恋了。 没有拥抱,没有签收,没有告白,没有,统统没有。而你可能会说,这一切只是缘分未到。扯淡。 缘分对每个人都是公平,如果遇到了心动的人,却不敢行动,只会偷偷躲在一角,那真是神仙也帮不了。 我们的生命中会遇到许多让自己心动的人,然而我们能抓住的却少之又少,有时候觉得是爱吧,有时候又觉得只是单纯的欣赏。太多有缘无分,就是因为想得太多,做的太少,在美好故事发生之前,先给自己画地为牢。错过别人心中最需要接近的一刻,贻误时机。 上帝只负责让你们相遇,感情的事,是成是败,还是要靠双方自己努力与勇气。 当然,人生很多时候,是没有对错,只有错过的,谁都不想,谁都不是故意,而一切还是不遂人愿的发生了。 如果杨过不曾遇到小龙女,如果郭襄不曾遇到神雕大侠,如果张君宝不曾遇见郭女侠,他们是否会遇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缘分呢? 《神雕侠侣》的尾声,13岁的张君宝第一次遇到了16岁的郭襄,她为他绑扎伤口,却为即将离去的杨过流着泪。一百多年后,张三丰从身边摸出一对铁铸的罗汉来,交给徒弟俞岱岩道:“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侠赠送于我……”张三丰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为何有缘相见,但却无能为力。 也许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而最遗憾的是,我们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世界凭什么温柔待你?

文/陈大力 1 我有一个合租的朋友,平素跟她感情非常好。虽然分隔两间,但她常常跑到我房间来睡,我是上铺,她便睡我旁边空出来的上铺,两张铁架床是连在一起的,共用一个梯子。 有一天天燥热得过了头,她跑来我旁边的床跟我谈天到深夜,还腻歪地相互道了晚安。半夜,一阵刺耳的火警铃声响了,我跟她同时被吵醒。坐起身在床上愣了三四秒,二人同时察觉不妙,准备踩梯子下床。 我刚挪到床边离梯子近了,还没什么具体的动作,就被她一把推开: “让我先下去。” 好歹我也是经历过汶川地震的,彼刻也怕,但没有那么慌。 我就等着她下梯子。 冲到楼下后,心惊胆颤的众人才知道是地下室一处开水管出现了小范围的爆裂,触发了烟雾报警器,完全没有什么火灾。她冲我笑:“吓死了!”然后长长舒一口气。我也笑,并努力地忘记她刚刚用力推开我的场景。 我告诉自己,也许再迟几秒钟,我即使不会推她,也会自己本能地迅速踩上梯子。 2 我认识一个学姐是唱民谣的,小有名气。我接触过她很久,她是个非常享受音乐的人,抱着一种“玩儿”的心态,甚至给曾经看事情非常功利的我带来了很大启发。 后来她参加了一个节目,因为一句在荧幕上过分的玩笑和电视台后期有意指的剪辑遭了殃。成千上万把锋利的刀子指向了她,我在许多人的评论下曾经看到的形容词无一例外地通通出现了。“绿茶婊”、“装”、“故意激怒大家,都是为了炒作”、“想红想疯了”。仿佛大家通过一个一分钟不到的视频,已经对她知根知底,熟悉到可以贴一个斩钉截铁的标签。 我心里很难受,想要评论一句“可是学姐不是那样的人啊”作为辩驳,打好字又删掉了。我这样说,有人会在意吗?没有人会在意。同样的,极少的人会在意自己的言论给别人多大的抹黑与伤害。抓到一点由头,就把一个人一棍子打死。网络时代的常态了。 哪有每个人都对陌生人宽容的事情? 我跟朋友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就说,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是做到绝对的完美无缺,让闻声匆匆赶来的气势汹汹的责备者无从下口。二是干脆什么都不做,不出现在公众面前。 若是希望每个人都客观全面,言辞温和,你有了不得已的错轻轻地给你指出来,你会很难过的。因为你会发现,千万的网民,根本没有几个能这样做的人。在对某人的一片骂声中加入自己的一句,泼洒了恶意,总有许多人感觉痛快。 ——谁要管真相? 3 我之前写了一篇文章叫《而我还要拼了命地努力,才能换来一个普通的人生》。文章以“我”——一个最后读到研究生的角色的口吻,讲了一个与人生的所谓「不公」一起成长的故事。 被转载到微博后,我看见有人在评论里破口大骂:“哪个傻逼学校的研究生就这么点修养?!都读到研究生了,还这么点眼界?!” 我当时一惊,心里想如果他知道了这是我在高考结束后,以一个17岁女生完全的涉世不深写的一篇文章的话,他又会怎么看待。 跟朋友一讲,朋友倒是比我生气:“他凭什么这样讲?他认识你吗?不知道你是虚构的故事,就说这种话!” 而我只能一笑。 ——要求一个17岁,甚至还未步入大学的女生写出人生的深明大义、要胸怀雄伟,也要阅历百态,当然难免有些苛刻。 ——但是要求一个不认识你的人在虚拟网路上从来不要因为他碎片化的、极度片面的了解而口出恶言,同样是苛刻的。 因为下一篇文章,下一个事件面前,作为非当事人,作为看客,我可能也会犯跟他一样的错误。 4 所以,对世界感觉心灰意冷了? 慢着,我还没讲完。 与我合租的室友是个很好的女生,性格热情,我自理能力差,在很多小事上她都会照顾我,甚至在自己生活费紧缺的情况下垫钱给我买了急用的机票。 我和她依然能和平相处。当然,这种“善”的弥补不能让所有人沉默下来。如果有人要继续骂,总是有骂的理由的。你去看看微博,“你没什么特别不好的,但我就是要来骂你”这句话,在多少个人的微博下面出现了?网络是一个绝佳的发泄“恶意”的地方。但是说网络催生了大家的“恶意”,就是对网络不公平的言辞了。因为这种“恶”,是本就存在的。 火警铃响了,潜意识里我也会希望先逃走的那个人是我,第二点才会考虑别人。我某一次为一个熟悉的朋友受人非议打抱不平,下一次有个不认识的人遭受风暴,我也会看热闹,还可能在一片骂声中为一些顺溜的言辞点赞。 同样的,信息爆炸时代里,我对别人的了解也是片面的。我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有一天忽视了全局,洋洋得意地站在道德高地,挥舞着一面叫作“完美”的旗帜,攻击着这尘世的瑕疵。 ——人群在哪里,“善”就在哪里,“恶”也就在哪里。 5 我不能将自己从前文所说的“人群”中脱离开来。我如果要指责什么,更是没有资格的。因此,这不是一篇控诉,而是自我检讨。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瞬间成为暴民,因了一个急迫的或是无关紧要的由头,展现出美好的反面,展现出优雅、友好、平和、坦诚的反面。而事情一过,又能继续善良。 我开始觉得这就是复杂世界运转的方式——别嚷嚷了,你我都不是至高无上的道德楷模,也不是光芒万丈的雄辩师。我们的好与不好,都揣在自己身上,像是随身携带的物品,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只是傻子才要求每个人都善良,都美好。 世界凭什么温柔待你? 茫茫人世,你亦是带着污迹的灰尘。

vol.34所有的旧爱都不应该留恋

文/老丑 他和初恋女神,分手六年多,却突然某天在某微信群再次相遇。 在群里潜水的这些日子,他得知女神如今有了家,也有了娃,而自己仍旧单身一枚,所以一直没敢勾搭。 直到有天,女神在群里甩了一个链接,链接是一个萌娃大赛的投票地址,她拜托大伙,一定要帮她孩子投一票。 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群里也没人吱声,投票帖里,女神小孩的票数仍然没动。 终于,他按耐不住了,再次点开链接,直接授权登录,迅速投票,截图,把截图放到群里,跟着说了句:已投! 他又把这个链接复制下来,分别用两个小号帮女神投了票,跟着又敲了句:我让其他朋友也帮投了。 没过一分钟,群里的其他人也纷纷截图,说帮投了。 没过十分钟,女神从同学的微信群里加了他,连连道谢,说自己第一次发这种投票链接,多亏他帮忙圆场。 他故作镇定,连说没事。 几轮寒暄之后,女神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开始问他现在的情感生活,再追忆当年的蹉跎岁月。 他淡淡一笑,一边嘲笑自己当年不懂事,一边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单身的现实。 女神故意顺着他的话茬,一边安慰他将来一定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一边抱怨自己的婚姻也并不算顺利。 简单的几句安慰和抱怨,使他内心不断翻腾。当晚他一夜未眠,静坐在十多平米的小单间里,顺着她的朋友圈一条一条翻看。 三十多岁了,怎么一点也没变,他不由得感叹。 要是能重新再来一次,该多好啊,他继续感叹。 一张一张的照片,一点一滴的回忆,他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接下去的日子,但凡女神在群里发什么活动,不管活动是要注册,填资料,还是索要电话和地址,他都帮着完成,也帮着声援。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女神除了在群里说声“谢谢”之外,并没有过多的表现,有时连一句单独的感谢也没有。 于是他在公众号后台给我留言,问我今后是否还要耗费精力,继续帮她。 另一位读者的经历,似乎和他惊人得相似。 只不过这次故事的主角颠倒过来,变成一个已婚男士和他的未婚旧爱。 分手三年多,有次前女友主动过来约他吃饭,找他借钱。他答应了,看在前缘旧情的份儿上。 没过一个礼拜,前女友把钱还回来了。 但一个多月后,她再次找他借钱,这次的金额却远比上次要多。 他手头其实没有那么多钱,但怀揣着对旧爱的眷恋,又夹杂着暧昧的幻想,他仍旧奋不顾身,东补西借,最终把钱凑齐借给她。 毕竟这次借钱的数目有些大,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整日忧心忡忡,不得安宁。因为他没打借条,没约定归还时间,他既瞒着妻子,也骗着旧爱。 幸好,半年多时间,她把钱还给他了。 但半年多以来,她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他,他打电话过去也不敢多聊,怕对方多想。所以那些时日,推测与怀疑常与他相伴。 他不晓得下次旧爱借钱,自己应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否值得,所以他也过来问我。 是啊,即便旧情人们年近三十,仍可凭借犹存的风韵,或者当年的倩影,让这些男生神魂颠倒,常常转身的一个微笑,一声呢喃,也可以让他们奋不顾身地上路。 可回头想想,这些旧爱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美丽无罪,寻求帮助也没有错,这些毋庸置疑。 其实困惑的根源,真就是男人自己。 想当年,小到帮女友写作业打午饭,大到替她们抛头露面甚至大打出手,那时男生们的动机,通常是得到女友的眷顾,希望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帮助,可以换回对方的下半身或者下半生。 长大后,当男生变成男人,非分之想却一直都在,这种以小换大,以低成本的投入换取高收益的回报的屌丝心态,也一直都在。 比如投票的男生,想用自己额外的精力,去和女神再叙旧情。 比如借钱的男生,想的则是用借钱的恩情,换取婚姻之外的偷腥。 相比于这些惯于暧昧的男生,专一和长久却始终是女生的天性,无论前前后后换了几任,她们的心却始终渴望安稳和平静。 况且经历了渣男无数过后,她们的智慧以及所见过的世面,也是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们始料未及的。所以能让她们心动的,又怎么可能是这几张小小的选票,或者是终要归还的借款呢? 所以对于那些心怀不轨,想占人家便宜却干着急占不到的男生而言,趁早死了与旧爱再续前缘这条心,才是成熟之选。 你们就单纯地做朋友不好吗? 有时间,我可以帮你投票,没时间你也不要怪我。 有闲钱,我可以借钱给你,但你也必须打上借条按上手印才行。 你过来找我,我以朋友的准则待你,不夹杂别的感情,不怀揣其他目的。 并不是我不留恋那段岁月,而是如今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你了。 如此的距离和感觉,难道不好?  

不与自己对抗,你就会更强大

文/无优 还记得,被誉为华语世界首席心灵畅销书作家的张德芬女士在她的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发人深思的话语:“前阵很抑郁,(现在)终于放下了。(我是)怎么做到的?找到那个让你痛苦的人、事、物,心里清楚明白你的痛苦跟他或它无关,完全是自找的。如果能够负起这样的全责,不试图去改变、解决他\它,只是单纯在痛苦中煎熬,不去编织故事,那么,你被煎熟的时候,就自然放下了。这种放下赋予你力量,走出来后才看到自己以前多傻!” 最初读到这段话,会有点讶异,原来心灵修炼的大师也会有内心煎熬的时刻。但是细细品味,却令人会心一笑,毕竟,你我都是具有七情六欲的凡人,固然人世间太多我们在意的事情会引发那些最本能的情绪;而如何面对我们的情绪,却可以成为有智慧的选择;其中最了不起的,莫过于可选择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仔细想想,我们在自己最低落的时刻,是不是常常抱怨:“都是他把我害成这样!”那个我们所谓的“他”,不管是自己的老板、恋人还是家人,仿佛都已经罪大恶极。其实,每当我们如此抱怨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仿佛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只能被动接受环境和他人对自己的迫害。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心灵畅销书《不与自己对抗,你就会更强大》中,作者这样告诉我们,“实际上,每个人都会遭受到两支箭的攻击:第一支箭是外界射向你的,它就是我们经常遇到的困难和挫折本身;第二支箭是自己射向自己的,它就是因困难和挫折而产生的负面情绪。第一支箭对我们的伤害并不大,仅仅是外伤而已;第二支箭则会深入内心,给我们造成内伤,我们越是挣扎,越是想摆脱它的困扰,这支箭就会在我们的心中陷得越深”。 比如,失恋是第一支箭,这支箭并不可怕,但因失恋而产生的怨恨、自责和羞愧等情绪,才真正让你难以承受。有的人会沉浸在自责中,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蠢;也可能把怨恨投射在他人身上,觉得对方怎么这么“坏”;或者选择逃避给自己带来痛苦的源头,“不再相信爱情”。但是,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在未来,当遇到同样困境的时候,如果没有突破,我们仍会重蹈覆辙。 为自己的情绪负责,我们可以这样做: ①接纳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我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我非常在意这个人、这件事,这种情绪本来无可厚非,只是不要让负面情绪控制自己。 ②不责备:其实带给你痛苦的人、事、物,只是一种客观存在,而不是一种迫害。 ③不逃避:直面痛苦,即使这意味着要面对自己内心最深的恐惧。并没有从痛苦中解脱的所谓捷径。对于那些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为自己的情绪承担责任,是因为在我们自己的人生经历中没有养成合理疏导情绪的习惯。任何负面情绪一旦累积久了,会变成苦毒、疾病,会反映在我们的肠胃、皮肤等等身体器官上。如果我们已经为人父母,更可以培养孩子的情商,对孩子的负面情绪不是一味否定,而是接纳、疏导。  为自己的情绪负责,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但却是心灵成长的最好选择。我们不能改变自己遇到的人和事,但是可以改变自己面对人和事时的态度。不去浪费时间痛苦抱怨或自怜自艾,就是用正能量去行动的开始。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