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会碰到一个眼瞎的人

文/梦萦春秋 (1) 耗子和宋雪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小两口去北京玩了一遭,回来顺道来天津看我。 耗子有些发福,其余的倒没什么太大变化,宋雪却完全变了模样,过去160的身高,有120多斤,好在宋雪人长得漂亮,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虽然体重有压力,但不妨碍宋雪是美女。如今,腿细腰瘦,看样子最多不到100斤,更夸张的是圆脸居然变成了瓜子脸,直接升级为女神。 不会整容了吧,转头一想,耗子也是穷逼一个,绝对没钱给他媳妇儿整容。 不会吧,宋雪竟然减肥成功了!这世界太出人意料了,居然真有减肥成功的女人,这都能办成,那得多狠! 我刚在为耗子娶到这样一个狠角色感到不幸,又看了一眼宋雪,我擦,我也宁愿要这种不幸。这世界太不公平了,连耗子这样的都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我到现在还单身。抱头痛哭。 耗子,你太不像话了,你看你把你媳妇儿饿成啥样了。我说。 更漂亮了吧?耗子笑得合不拢嘴,一手揽过宋雪。宋雪文文静静地躺在耗子怀里笑着。 秀恩爱死得快,有老婆了不起啊! 我打电话给大熊,说,耗子和他媳妇儿过来了,咱们老同学在一起聚聚。 大熊火速赶来,看了一眼宋雪,就恭维起耗子,耗子,你小子真有眼光,媳妇儿这么漂亮,比起大学找的那个宋雪,强多了。宋雪胖得跟个球似的,走路跟滚没啥区别,丑不丑先不说,你看看嫂子,漂亮,真是漂亮。 宋雪一脸黑线,幽幽地回道,我就是宋雪。 大熊嗯哼半天,忽然冒出一句,你是宋雪?整容了? 宋雪气得两眼发绿,没再搭理大熊。 我从桌下恨踢大熊一脚,让他闭嘴。 结果那天整个餐馆都弥漫着大熊悲怆的惨叫声。 下手有点重。 (2) 201X年。上完课,我回宿舍,看到耗子情绪低落地斜靠着墙,坐在床上,出神地看着手机。一副死了没埋的表情。 咋不去上课?掉钱了?表情那么难看。我说。 我向赵佳表白了。耗子闷声回我。 这表情,一看就知道,没成功,跟哭丧似的。 她咋说?我问。 她说,你是一个好人,也很优秀,我们可以当好朋友么?过了好一会,耗子才回道。 你是好人?上次你把学院试验田里的苹果偷得一干二净,最后宿舍其余人一个没吃到不说,还害得我们跟着你写检讨,想都想不到,学院居然给我们安了个纵容犯罪罪,我们冤不冤。好人还有标准吗? 你优秀?上学期一共八门课,你挂了七门,最后被全校通报,留校试读。优秀还有标准吗? 不过,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落井下石。 呃…她可能暂时还不想恋爱,别那么悲观,要不你再试试。我安慰耗子,说。 你别安慰我了,我懂她的意思,我追过好多人了,她们也都这么跟我说。耗子摸了一把眼泪,说。 大老爷们你哭个屁啊,不就表白失败了嘛。年纪轻轻,就这么经受不起打击,哭哭啼啼,以后能有啥出息。 然后,想到我自己,我他妈也没表白成功过。 我和耗子一起抱头痛哭。 一个星期后,赵佳和隔壁班的班草好了,据说人家还得过国奖。 (3) 过了没多久。耗子,心情忽然好转起来。 一天,耗子高高兴兴地哼着《快乐老家》回到宿舍。刚进宿舍门,就迎面飞来一只袜子,稳稳地贴在耗子脸上。 臭得耗子大口喘着粗气,吼道,这是谁扔的袜子? 大熊也吼道,你他妈用洗衣机洗你那一大盆袜子,老子洗的衣服全被熏臭了,以后我还怎么穿,我现在只有身上穿的这件衣服能穿了。你赔我衣服! 不,不会吧?有那么严重吗?能把洗衣机洗臭了?耗子支支吾吾地回道。 不信,你自己去闻闻。大熊还没消下气去。 没等耗子走出门口,一群人黑压压地挤到我们宿舍,来找耗子算账,叫嚣着让他赔衣服。说楼管大爷刚刚调出监控录像,就是耗子洗了那一盆袜子后,洗衣机洗衣服才开始变臭的。 两个多月前,耗子一次买了36双袜子,说,这样节约又环保,最后穿完一次洗,不但可以节省时间,还节约用水。 懒就是懒,还他妈找那么多理由。大熊嘟囔道,然后又问我,你上次买了多少双? 十五双。我说。你呢? 二十双。大熊理直气壮地回。不过我穿完接着洗,而且我脚不臭。 我,我也是。我回。 然后,我俩默契地把头转向床下放的那堆袜子。 那不是我的。我俩异口同声地喊道。呃…至少不全是。 耗子穿完36双袜子后,觉得才都穿了一次,应该不是太臭,而且用洗衣机要花钱,他心疼。决定再轮着穿一遍。 结果接下来的几天,臭得宿舍的人怨声载道。耗子略带尴尬地说,习惯了就好了,习惯了就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宿舍的人果然没有再抱怨宿舍气味难闻,而隔壁宿舍也没人再来我们宿舍。原因是,他们嫌味道太重,呼吸太困难。 耗子终于在穿了两遍后,决定去洗。结果,洗完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这件事沸沸扬扬闹了好久,最终实在没办法,楼管大爷直接找维修处把洗衣机换了。 耗子,也顺其自然地成了学院里的“名人”。我们都觉得耗子是实至名归。…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