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橘子的时间

文/月圆甲子 久纯坐在我对面,把一方牛排啃得有声有色,“张宵宵我和你讲,这两天我都快把自己掐死了。”她擦了一下嘴角的酱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过马路我看到F欲探未探的手,好想牵他,我只好使劲掐自己。哎那城市的人真喵了个咪得多,好像不要付钱的群众演员,在我们之间晃来晃去增加我跟丢他的可能性,为了克制想拉他的冲动,我只好更使劲地掐自己。昨儿晚饭后在我房间看电视,他就躺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我只好把自己掐死了,才能不去抱他。” 我笑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久纯你就是一色女呐。” 她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击,低下头慢慢地转中指上的戒指,“我戴着这枚戒指,不是给F看的,是给自己看的。提醒自己已经很幸福,不能想要更多。但有的时候也会想告诉他,这一圈闪闪发亮的碎钻,是我妈买给我的。” 我没有接话。她苦笑了一下。“我怕极了他寻找我的眼神。我紧张了一路,接近出站口的时候,觉得喉咙都已经不能发声了。我通过出站口拿起火车票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他等在那里的目光。他冲我笑,不急躁,不寻找。幸而如此,不然我真怕自己会哭出来。” 服务员收走了我们油腻腻的铁板,端来了一盘抹茶千层。我剜了一勺,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你还爱F吗?”她用叉把蛋糕一层一层地挑开,再一层一层地堆上,用了很久:“我不知道。但我有应该去爱的人。我还有个男朋友在等着我,一个什么也没有做错并且深爱我的男朋友。…… 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当初我就是因为异地离开了F,是我先走的,他现在不爱我,一点都没有关系。他能愿意和我是朋友,这样很好。” 我放下叉子大笑了两声:“死女人有你这么吃千层蛋糕的嘛,是要把口水当奶油抹啊。哈哈哈哈哈。不过你有没有听说过,分手后如果还能做朋友,就说明从来没有爱过。” 久纯总算活动了一下那几乎要石化的脸,“这种话听得多了,有道理的有道理,但未免太过泛泛。我还听过一句话,最喜爱的人要和他做朋友而不要做恋人,因为朋友是一辈子的,恋人却可能分手。” 我没有和她争论下去,静静听她断断续续地说: “我没有遇到过比F更敢于争取、表达更直白的人。他的喜欢毫不掩饰。 “我们高中开始地下恋。每天午饭他都会从食堂带好多橘子摆在我的桌上,就是因为他,我爱上了吃橘子。 “后来他转到其他班,走的那天好多人围着他。我远远地看他,装作漫不经心地从他身边经过,可是他却一直迎着我的目光,直勾勾的穿过人群。 “再后来我们考上了大学,离得很远。最后一次约会他送我上公交,然后骑着他的红色自行车一路追着我。他的目光穿过车窗,锁住了我的双眸,我们对视的时候,他就会很阳光地笑,一直到我被公车里的人挤得移了位置。我瞧见他寻找我的眼神,我瞧见他不再笑,尔后我再也瞧不见他。 “我捂着心口给他发短信,‘F,再见。’出乎意料地,他很快就给了回复,‘会再见的!’我不知道他在丢掉我的那个十字路口,握着手机站了多久。 “他那时把个性签名写成,’Together is Forever.’ 多美的话,F。 “这次我离开的时候,他没有来送。我依旧给他发短信,’F,再见。’他回复,‘一路顺风!’我知道做朋友,也能永远在一起。” 我起身去自助区拿了一个橘子,递给了久纯,“你有一个橘子的时间。吃完这个橘子,好好爱你应该爱的人。我在外面等你。” 我知道我亲爱的久纯,不怕在陌生人面前流眼泪,却怕极了在朋友面前出丑。 所以我亲爱的久纯,你有一个橘子的时间,请慢慢享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