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6别人不是你的彼岸

文  /马德 人生的轻松,就是能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不用献媚于谁,也不必跟谁说讨好的话,他玩他的,你活你的。两不相干,然后,两相安。 你在意谁,在意到极致,就会活在这个人的阴影里。这种在意,不外乎两种情况:想求取和怕得罪。也就是说,人生的疲惫,更多的不是在自己这里拎不起,而是在别人那里撇不清。 别人,成了自己沉重的彼岸。 越在他人那里唯唯诺诺,就越会在自我的言行里战战兢兢。生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进一步畏首畏尾,退一步左顾右盼,是进亦忧退亦忧。在这样的境况里,最累人的,不是做,而是拿捏着分寸去做。 一个低声下气的人,无论凭恃他人,得到过多少,繁盛也好,光鲜也罢,最终,在自我矮化的奴才人格里,冷暖自知,甘苦备尝。 不是一路人,就不会在一个语言系统里。不在一个语言系统,就不会在同一个世界中。 知心的话,不必说给不懂的人听,说了不懂还在其次,最怕的,是说了不屑。不懂已是伤害,不屑便是亵渎。 散淡的人,只与散淡的人合得来。而奸邪的人,看起来跟谁都合得来。这不奇怪,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有的人只认对的人,有的人,似乎跟谁都对。只因为,有的人,是奔着相宜的心去的;而有的人,是奔着可逐的名利去的。 在交往上,目的性太强,原则性就会差。在左右逢源的人那里,找不到纯美的人性;在蝇营狗苟的人那里,找不到纯净的人格。   这个世界,总有狷介甚或狂傲的人,看起来,没有几个可以合得来的人,他们不迎合,不投降,只是不想生命苟且于世俗。 伟岸的人心中常常都有一些孤傲,他们遗世独立,盛享着内心孤独的清凉。 每一个窝藏着的私心,都会影响到对他人公允的评判。盛大的完美,未必坍圮于风雨,却可以瓦解于私心。一千次地改变和完善自己,终难抵别人的一颗辽无际涯的私心。 所以,不要苛求在所有的人那里都有好的评价。讨好了所有的人,就意味着要彻底得罪了自己。一个人,平庸点不可怕,变得八面玲珑才可怕。 你最终要活在相悦的人心里。不为不值得的人去改变,不在飘忽而逝的生命过客那里留恋,也不必为朵朵过眼烟云烦扰。 与其要别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有多假就有多热情

  作者:马德 曾有一朋友,今天遇到这个人,好得跟三生有幸似的,明天遇到另一个人,好得又跟海枯石烂似的。你就看不出他跟谁不好,跟谁都好到一塌糊涂。 后来,便离他远远的。这样的人看似情深,实则交浅,温暖有余,厚道不足。跟谁都好,就意味着跟谁都好不到哪儿去。人前热闹的人,转身便是苍凉。 真正交深的人,朋友不会多。无论多么大的世界,心灵能共鸣的人不会有几个。况且,有真性情的人,往往有着强烈的爱憎。共同的厌恶,让彼此扎堆。然后,共同的爱好,才让心灵相互靠近。 谁也不得罪,看似厚道,其实是一种世故。跟谁都要好,看似热情,实则是一种圆滑。这种世故的可怕之处是精明到不留空隙。这种圆滑的虚伪之处是完美到没有缺点。 跟一个有缺点的人交往,比跟完美的人交往更让人踏实。缺点是真实的, 只有完美才显得那么虚幻 人生的有些事情是无法摆脱的。譬如,会遇上操淡(腻歪)的领导,会遭逢踩着对方玩的同事。你希望这个世界简单而纯粹。没有上下级关系,以图自在;同事间没有利益冲突,以期轻松。事实上,这样的空间根本不会有。你希望活在其中,只是因为自己在当下的泥淖中挣扎得太久 既然逃不开复杂,不如让自己活到简单。你简单了,实际上好多东西也就纯粹了。在上司那里,不苛求什么,便无须看其脸色。在同事那里,不争斗什么,自然不必费尽心思周旋。这么说并不意味着人生的一切都不要了,而是想让你明白,若不能有所放下,就不会有所解脱。 这个世界没有两全其美的生活,也不会有一心只为你好的人。你能看到有什么,也得看到不会有什么。你能知道要什么,也必须明白不要什么。 复杂是复杂人的命,简单是你的命。让复杂的人复杂去,你安守自己的简单便是。在人生各自的尘梦里,不必以命相抵,更无须一命换一命。 喜欢什么,就会以什么为价值判断。 喜欢钱的人,眼里只有两类人: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譬如,这样的人介绍谁,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嗯,他们家挺有钱的。而不会说:嗯,这家伙挺有才的,写了一手好毛笔字。 一个爱钱的人,即便自己穷得叮当响,也喜欢谈有钱人如何如何。如果肉身不活在有钱的日子里,就让思想活在他人的富有里。总之,身体和思想,总要有一个在钱上。这叫自我价值沦陷。 一个人倘若沦陷在自己的价值判断里,就会为此扭曲和癫狂。扭曲,就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癫狂,就是可以做到别人不敢看。人生是个大戏台,常常是台下的觉得台上的太可笑,而台上的又觉得台下的太可怜。其实,每个人都站在不同的戏台上。不过是,此处笑笑他人,彼处又被他人笑笑。 没有谁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好与不好都在别人眼里。你有用就是好,没用就是不好。世俗的层面,价值就是一切。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被他人赋予了各种价值判断罢了。 由此,你就会明白世间的冷与热,亲与疏,阿谀与恶语,谄媚与冷颜。因为看到了本质,所以才寻得见心底的安静和轻松。 生活平顺的人,大都活得云淡风轻。只有为命运相逼的人,才会有强烈的宿命感。 一个人在生活中艰难挣扎,开始不信命,挣扎得久了,也就信了。因为后来,寒冷延及骨髓,自己的体温已经捂热不过来了。所以,雪中送炭解救的有时候不仅仅是一个困难的人,而是一颗即将绝望的灵魂。 叫嚷着命运不公的人,其实还未真正触及命运。被命运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已经不愿谈及命运。尼采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会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当一个人不愿回望命运,恰是命运回以凝视的时候。 一个从厄运的深处走过来的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都过去了。而紧接着的另一句话是:这,也会过来。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