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时,你能不能在我身边

文/烟波人长安 一 200X年,冬天。一天晚上,我在家接到一个电话,陌生号。 电话里是个男声,一张口,傻逼,哥回来了。 我的鼠标在电脑上停了两秒。 哦——有事儿么?我拉长声音说。 你大爷!电话那头瞬间爆了。你就这一句想说的? 我定了定神,问,你这是又自驾游来了,还是长住啊? 电话那头也顿了顿。长住。哥以后在北京混了。 挺好。我说。 然后我们沉默了几秒钟。 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挂了呗。我又说。 电话那头瞬间又爆了。这位仁兄劈头盖脸骂了我十几分钟,从人一走茶就凉、树倒猢狲散说到兄弟情谊就是个屁、当年一块儿逃课一块儿偷电一块儿夏天站学校主路上看姑娘大腿这些事迹都被我吃喝拉撒掉了。 老子就不该给你打电话!他嚷。 我把手机开了功放,扔一边搁着,不说话。等他歇下来喘口气的时候,我重新把手机拿到嘴边。 首都人民欢迎你,刘佳。我说。 二 半小时后,我和刘佳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外头下着雪。这个场景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小桌子,铜锅,啤酒瓶。我穿着羽绒服,刘佳穿着黑色大衣。我头发上落的雪都化了,衣领是湿的。 怎么想回来了?我问他。 有个女的说想我了,让我在这儿陪她一辈子,食宿全包,生小孩还给钱。你说我能不来么?我能不来么?刘佳吃着涮肉,含含糊糊地说。 他习惯性扯蛋,我也懒得理他。 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招了,说,有个朋友开了家装逼小书店,喊我来帮忙。 书店?我愣了片刻,说,那你趁着还没饿死,早点儿回去吧。 去你的。刘佳说,人家有副业,合作一家驴友网站,我是来当参谋的。 我点点头。你自己的网站呢?我问。 卖了。他说。卖了不少钱。我在杭州买了房子,每个月收租。 挺好。我说。 你干嘛呢?刘佳问我,没换地方? 没。我埋头吃肉。 刘佳还有一搭没一搭想找话说,我随口应着,先顾着吃,一会儿干掉了三盘羊肉。刘佳想吃肉的时候,桌子已经空了。 你大爷!他直接从我盘子里抢。 搏斗十分钟,他就抢到一筷子,但没吃,在盘子里拨弄来拨弄去。 有事儿就说。我扫他一眼。别糟蹋粮食。 你这两年……见过璐璐么?就知道他得问这个。 见过呀,怎么了?我反问。 她还好吧?刘佳又问。 你想听好听的还是难听的?我开始捞锅底。好听的是她心里一直都有你从来没正眼看过别的男的至今单身家里还供着你的像而且一天对着你的照片哭三回,满意么? 滚,说难听的。刘佳说。 她结婚了。今年年底抱孩子。我说。 不骗你。我补充。 刘佳半天没说话。末了挤出一句,那就好。 倒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就好。他又重复一遍。 三 璐璐是刘佳的女友,前女友,ex。 俩人从大二开始谈恋爱。过程很狗血。那时候刘佳已经比我们所有人都牛逼了。那些年个人旅游还没那么流行,没有那么多兜里揣十块钱就敢出去体验生活的青年男女。结果大一寒假返校,刘佳居然开回一辆破破烂烂的二手车,还上了牌。他往车里装了两箱干脆面一箱矿泉水,说是要出去自驾游。 当天他就走了,去了内蒙古,说去看藏羚羊。 我们一宿舍六个人,刨去他剩五个,都没有发现藏羚羊不在内蒙古这个巨大的bug。我们都在猜,刘佳的破车最远能开到哪儿,还下了赌注。 我猜六环。十块钱。 后来我输了这十块钱。一个星期之后,刘佳传给我们一张坐在马背上的照片,还加了一句话:大爷的,这儿没有藏羚羊,你们也不提醒我一声。 大家自动忽略了那句话,凑在一块儿猜测照片的真假,最后纷纷表示不信。公园也能骑马。他们说。 再后来,刘佳寄给我们一人一张内蒙古发来的明信片。谁都不说话了。 又过一星期,刘佳风尘仆仆地回来。破车在我们学校主路上发出大象一样的吼叫声,很拉风。 学校已经开课十天,我们有十二个主课老师,每一个都是开学后头一回见到刘佳。每一位老师都很亲切地和刘佳说,再这样玩儿一回,他就不用毕业了。 刘佳完全没听进去。勉强上了几天课,他又走了,青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