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了一只猫

快递了一只猫

文/徐周周 你爱喝雪碧汽水, 喜欢听Coldplay的歌, 总是不上最后一节晚自习去打篮球 …… 而我总是跟在你后面,要是哪天你突然转过头,我想说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你不觉得他长得像猫吗?” “啊?” 和他认识的人都说他像猫,但在徐樱桃看来韩鑫岑和猫一点也不像。他谁也不像。   徐樱桃是相信一见钟情的,因为她就是在第一次看见韩鑫岑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那么的不可思议而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在进入青春期的第一个春天,桃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篮球场旁的小路上,像南方小城有意下的一场粉嫩的春雪,为了弥补冬季的潮湿和从未下过一场大雪。徐樱桃走在桃树并不那么繁密的树荫下,漫不经心地和室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午后的阳光宠溺地打在树梢上,桃叶绿得很通透。她想,如果说青春是青色的春天的话,那么真正的春天其实没有那么纯吧。所以,所有情事都是在春天发生的。   所以,徐樱桃是在春天认识韩鑫岑的。那是星期五下午的第三节体育课,她和同学在篮球场边跳皮筋,而运动神经不发达的她总是跳错,最后索性不跳了,一个人坐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大家。其实徐樱桃懊恼急了,那个时候的她还会因为这种小事憋红了眼睛,就这样矫情地沉浸在自己的小别扭中,浑然不觉一个球滚在了她的脚边,直到一道阴影投射下来。这道阴影很快地弯下腰捡起了球跑开,留下一声好听的对不起。有很好闻的洗衣液味混杂着些许汗味,她揉了揉眼睛,不解地望去,是一个很纤瘦的背影。阳光晕在他硬硬的短发上,毛茸茸的很好看。而原本一个不小心就会显得艳俗的粉色短袖架在他身上自显得风清月朗。他像寒冽空气里柔和的光线,是她拒绝不了的温柔。原来真的会有小鹿乱撞的心动。而这时,在很多人的防守下,他从容地投进了一个三分球,看着他孩子气的开心,动人得她也跟着乐了,不自觉地就咧嘴笑开了怀。望着他,徐樱桃想在春天里的青春应该是粉色的吧,住着一个像他一样干净可爱的少年。   当天晚上她就打听到了他叫韩鑫岑。高她一个年级,大家都说他很优秀。笨拙的她无话找话地问了他很多个无聊问题。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你喜欢哪一个季节?” “冬天。” “为什么?” “凉快。” 那年冬天,徐樱桃把蓄了很久的长发剪短了,这样风扫过脖子就会很凉快,这样他就会因为喜欢凉快而喜欢她了吧。而那些问题,他的回答,她都记得。她以为,只要她变得有和他一样的喜好,一样的性格,她说出“我也一样”,他们就会很般配。那个时候她就是凭借这种原始的笨拙喜欢着他。春天也好,夏天也好,秋天也好,冬天也好,一直。   “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因为没有不喜欢的理由。” 那个时候,韩鑫岑总是笑得一脸灿烂,像六月的骄阳照射在苍山的皑皑白雪上。任谁也学不会。而她总是怦然心动。她告诉他,她真的真的好喜欢猫。 “以后,我要养很多猫,玩猫追我。” “徐樱桃,你是不是傻。” “啊!你的三分扣篮在魔都一定是最厉害的吧,这样的话,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吧。那你可以追我吗?” “不能扣三分球……”   那,你能追我吗?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