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车火车慢慢聊

文/尤西 就想离开厦门,其他的都无所谓。舍长说怎么了你是。永安大雨,厦门炎热。 大一时很羡慕家在远方的同学,他们能坐火车,在火车上吃饭、聊天、打牌、睡觉。冬天时,他们从南到北,上车前寒风又湿又冷裹紧毛衣,下车时大雪白茫一片毛衣外面套上棉袄,打了个喷嚏,生半个寒假的病。 后来我看到了铁轨,看到了火车,穿崭新的帆布鞋走在铁轨上,闻到阵阵臭味,火车疾驰而过刮起的风把我往道路旁边推,那时还不知道红色车厢里的是乘客不是货物,蠢蠢地举起手机拍照,火车上的人大概心里在笑着说:这个傻姑娘。 第一次看见的红火车成了我的微信头像,第一次踩在铁轨上的照片成了我的微信相册封面。再后来我也坐上了照片里的红火车,在火车上吃饭、聊天、打牌、睡觉,睡醒了和刚认识的人从我们的15车厢散步到第一车厢(其实是想去看开火车的人,结果当然没有见到),度过了非常愉快的17个小时。后来又坐了动车、吹自然风的绿皮火车。最常坐的是动车,又干净又快又舒适,却一直喜欢不上。 再一次坐上红火车,要短暂地离开厦门了,这是我小小的出逃,蓄谋已久终于成行。我是十分高傲的人,约等于执拗,不喜欢我的我不会去讨你喜欢,也常常因为这么高傲而不肯先低头,最终失去一些人和一些其他的,却仍改不了这样的脾性。硬座七个小时,还好是靠窗,睡觉看书听歌睡觉,不知不觉地想起一些东西,想要逃掉的感觉没能逃掉,控制不住的想。 到永安就好了,做其他的事就没空想起了。永安真是不错的城市,小小的,灯光不多,打车很便宜,坐摩的吹着风很舒服,暴雨下完天气凉爽,从火车站到宾馆很近,从宾馆到汽车站也很近,有超市买想吃的东西,走在路上的人很少,道路也干净店铺也多。永安叫燕城,有条江叫燕江,所以更没有理由不喜欢它。 空调开的冷冷的,洗个澡,看电视,都不想睡觉了。放书包,不小心踩到一只过路的蟑螂,清脆的一声响,舍长说还没死再踩一下,我不去,于是她走过去淡定地补了一脚。后来在心里暗暗想,做蟑螂还是不能太明目张胆哒,毕竟“打不死的小强”只是一个传说。 我们去桃源洞,穿了大学的舍服T恤和旧牛仔裤,拿出旧旧的学生证,售票员一点不怀疑,给了学生票。没有太阳,天气也很配合地等我们下山后才下起淅淅沥沥的雨,过了锁洞桥,开始往上爬,爬山最怕台阶,一级连一级往上延伸,看着就累,爬几级就喘,不如走野路来的轻松有趣。到观音殿,虔诚的人们点燃一大束香,鞠躬拜拜。我也摘下帽子,双手合十,向她许愿。这一次,好想好想愿望成真。 然后是一线天,武夷山走过一线天,云洞岩走过一线天,桃源洞的一线天最长最窄最顺,虽然后面的小孩子们很不屑地说一点都不窄很宽,哈哈,心里小邪恶地想孩子们乖等你们长大长胖后再来爬一次吧~不过感觉云洞岩的一线天更刺激一点呢。 舍长问来永安想干么,早餐粿条,桃源洞,电影,夜市啤酒烧烤?可以。第二天呢,汗蒸还是按摩?我发了个惊恐的表情,你的生活是不是太高端了。舍长应该是撇了撇嘴,是比较重视你想干嘛好不,带你参观我母校?可以有。你真的很没要求诶。有啊,要喝很多酒。酒鬼。反正跟你在一起不怕喝醉。把你卖了。呜,那我只好认栽了。 所以我们去看电影,然后散步去夜市,看卖饰品的卖玩具的卖衣服的卖小吃的,长长的热闹的一条街,自由又欢快,感觉这些才是与我同等级的,那些越高贵的地方越让人束缚,装饰富丽堂皇反而令人拘谨不敢亲近,果然就适合当个小人物,市井小民,不会觉得格格不入。点完烧烤舍长说要不要吃肉片你在这儿等我去买,把东西给我就走了,我趴在桌子上突然觉得很幸福,嘴上笑笑的,心里暖暖的,好久没有这样受人照顾了,真好。 回宾馆,电视在播《花儿与少年》,关于许晴,争议很多。大多数人不喜欢她,舍长说她也不喜欢,我说我好像可以理解。舍长就无语了。然后我想,完了,如果我对许晴的行为性格是可以理解的,是不是意味着我和她是同一类人,是不是在别人眼中我跟她一样是不可理喻无法理解的? 所以大概我也没办法很好地融入这个世界吧。许晴,如果忽略她的年龄,也许就不会被这么多人诟病,她希望大家都是真实的,追求内心的舒畅愉悦,行为处事也跟着内心的感觉走,然而也许就连她自己偶尔也会说一点点言不由衷的话,做一些她本不愿意做的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么复杂,要做到完全真实相待,把真性情暴露于人前,需要顾虑很多,而她是不愿意将就的人。我在想,那些跟她做朋友的人,或者说跟她相处过的人,即使曾经闹过不愉快的那些人,会不会其实在内心里隐隐地羡慕着始终能做自己的她呢? 有时候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有时候很无所谓别人怎么看。 反正不认识。 认识的又怎样。 这样矛盾又这样理所当然,那些冲动到不想回忆起来的事,大概就是这样做出来的,但是不后悔,觉得做了就做了,不做才后悔呢。尽管是冲动的事,也是心里想做需要些勇气才会去做的事。剩下的那些,想反正我就开心这样,不需要你们理解,随便你们觉得傻或幼稚或莫名其妙。 说要去永安,越快越好,说暴雨也要去,最好马上走,说要喝很多酒,最好喝醉。舍长问怎么了你是? 厦门最近不想呆了呗,想看看我的酒量有没有进步咯,其实也没怎么啦。始终言不由衷。想要克制自己的想念之类的这种话真的说不出口,其实一点也没有减少,喝完酒倒头就睡半夜醒来时,火车上靠着车窗半睡半醒时,即使走在路上不说话的时候也偶尔会想起,我也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比在厦门时强烈,而回到厦门面对面时却不由自主地冷淡。有时候想既然这么不好受那么让我们回到一切还没开始的最初吧,可是真的会不甘心不舍得,觉得心里想要的是另一种结果,我不知道这种感觉算是什么。但总之,也许我是生气赌气了,又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一切就好了。真的不想这样持续下去了,也不想再说“哭”这个字了,尤西尤西,加油。 第一天:午餐吃什么?肯德基。晚餐吃什么?夜市。 第二天:早餐吃什么?睡觉。午餐吃什么?活肉。 你真的太好招待了。哈哈,那我下次就好意思再来了,大家都不会觉得有负担也不会觉得被亏待。怎么说呢,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我的属性应该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雨露就滋润。还以为不会有人问怎么被误会的,所以有人问的时候就让我觉得这是关心吧。广西的哥们说,不希望你跟那些人接触过多。这也让我觉得被关心了。我们讨论大冰,我说对他不喜欢不讨厌,或者说喜欢和讨厌各半,喜欢他的书和身上豪爽不羁的江湖气,讨厌他有些强势的气场和话语中似有若无忽悠年轻人的感觉,比如说“他妈的”会故意加重语气然后就有一阵欢呼,等等。他说嗯这是现实,不是他说的理想世界。也对也对,现实中哪有人是完全被喜欢被接受,而地位越高越受人瞩目的人身上越有令人难以理解的特点或者说怪异之处,或许因为他们有这样任性的资本或许正因为身上的那些奇怪个性使他们获得今时的成就,不懂,不深究。 明天要去看《小时代4》,小时代的结局,是在中山街的新华书店看完的,喜欢新华书店,因为可以坐在地板上看书。也因为看过了书,所以电影也想去看,书的作者导演了自己写的书,他最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给别人看到什么,加上一些属于作者本人的个性或偏爱,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一个人做一件事,如果完全摈弃了自身的个性色彩,换成了另一个样子,那不是很恐怖么?所以我们总是能从一个人的言谈举止给这个人下一些关于他们性格的定义,所以才会有行为心理学这类科学,所以我们可以仅仅依据一个人的背影或者他走路的姿态判断出这是自己认识的谁谁谁。我们的性格心理,总会通过我们的行为不经意地流露,这很正常的。 说要去看电影,并不是电影多好,喜欢的是四人间的情谊,也不懂为什么被大家说成物质奢华拜金,尤西可是非常想有一个像顾里一样能罩着我的闺蜜,就像有了盔甲,将自己软肋紧紧包裹保护,似乎遇到的任何问题,再也不会不知所措,想到还有个人在,就心安。可是这样的顾里,好让人心疼,她一个人承受所有人的依赖,就是将所有人的苦痛揽在自己身上。网上有句话大意说:生活本就不容易,如果你感觉容易了,那是因为有人在替你承受着本该属于你的不容易。当时看到这句话,就心疼。 突然半夜醒来,想着那就把这篇文发了吧。最近总是睡一觉要醒好几次,执拗的我,高傲的我,我不承认我想你,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我想你。 晚安。。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