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才是完美的感情


女人一旦遇到比自己优秀的男人,就容易恨自己不够完美。恨身材不够完美,恨五官不够完美,恨智商不够,冬夜里甚至害怕对方看到那条不够性感的秋裤失了兴致。甚至连分手后长久的一段时间里都要沉浸在无数的反思中,回忆无数的小细节,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这貌似是许多女人的逻辑:在不够好的男人面前她们是嚣张女王,在条件不错的男人面前她们立马变身小矮人。

她们是真的贪慕虚荣么,然她们自己内心深深觉得这与虚荣无关,相反那样的爱情在她们眼里是纯粹的。“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现在是人上人,就算未来跟着你去乡下种田,我也愿意。”可是反过来呢?如果他现在真的是个乡下小伙,就算他未来或许是富翁,也一定没有多少姑娘愿意下嫁。

为什么?因为他有更多的选择,而他选择了我,不是别人,而是我!这世上那么多性感的、聪明的女人,可是我却有比她们都美满的爱情。她们喜欢这种模式带来的虚荣感,好像只有这种仰望的感情才令到她们昏头和满足。

当一段感情可以被拿来炫耀的时候,她们就同时被这段情绑架,在这样的感情里忘记了自尊,忘记了自我,耀武扬威灿烂走过每条街道,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幸运儿。直到最后那份幸运不再属于她们,她们好像就立即跌落悬崖,沉浸在不可自拔的反省中。

可如若她们不清醒,她们永远不会知道,爱情的幸福指数并不和男人的社会地位成正比,而是成反比。在那样的感情中,男人往往很快就会厌倦在感情里失去风采和独立的她们,而她们没有办法从中获得足够的踏实与满足。

你爱着他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王。没有你的爱,他还有什么其他可以向你的世界炫耀呢?是你点亮他,而他就真的错以为自己很闪亮。在爱情的世界里,抽离掉那些凡俗的角色,他或许还不如一个奋斗男知道如何疼惜自己的女人。

每每遇到大叔控的女孩子们,向我痛诉难以与同龄男人相处的种种苦恼与不堪。在每个女人的某人阶段,她总是很容易爱上带着光环的男人,被他们历练出来的成熟幽默所打动,被他们刻意展现的豁达自信所征服。再然后呢?他很好,可是那必须是他的好与你有关系,你才能因此活的足够好。他很好,可是那些好和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你所得到的不过是虚无的风光。就像你站在崖边,欣赏到常人难以望到的美景,然而你永远不会感觉像站在田野里那样自然踏实的呼吸。

人总是要这样渐渐活得好。孤僻,反省,找寻自我,继而活出真我。

人总是要在繁华落空之后才懂得,怎样的感情才是纯粹的、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

我爱你并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才是最真实的我。我不害怕,你因为那些不完美而丢弃我。我也不害怕你不是真正属于我,因为你也不过是那个不够完美的你。

可是这样的我们在一起,才是完美的感情。(文/T太太)

痛苦往往因为所求与所需非同一人


True love is like ghosts. Everyone talks about them, but few have ever really seen one。真爱如鬼魅,人人都在谈论它,但是却少有人亲身体会。

这个春天来的有点迟,冷空气侵袭而下,但是抵挡不住生物法则。到了春天,蠢蠢欲动的不只是树枝上的嫩芽,还有那一棵棵蠢蠢欲动的心思。到了春天,就到了想谈谈情说说爱的时候了。

在情人节过后的那一周,有一个朋友失恋了。对于爱情而言,也许只有恋爱是缘份。但对于自我而言,失恋未尝不是缘份。爱上错的人,才容易找到真正的自己,才肯承认,你所求与你所需原来并非同一人。

失恋的那位,情人节兴致勃勃奔到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城市,忐忑等待着见未来的公婆。不料,不仅长辈没见着,连带着那一位也消失了。他太懂得怎么哄一个女孩,她甘之如饴明知道是欺哄。半夜四点,在陌生城市的大街上乱转找了一整天,哭着回来。

她问,你真的想娶我吗?他说,我不娶你,我娶谁呢?你不嫁我,你嫁给谁呢?这样的话犹言在耳。转眼间,却人去楼空。明知道不合适,只是贪心那甜蜜的梦,不肯醒来。比谁都清楚,可是太想得到,乱了方寸,迷了心智。

这样的姑娘,要的是恋爱,而不是婚姻。现世有许多女人,到了待嫁的年龄,却死死没办法往婚姻里跳,高不成低不就。不为其他,因为恋爱还没有谈够,更因为从未自我放纵过,从没有被别人纵容过,所以如何能丁是丁卯是卯的坐在那里讨价还价般的谈论感情。

传说在森林的某个隐秘角落里,有位仙女守护着许许多多一对对的时钟。那是每一对恋人的时钟,但很多都隔着时差,有很多已经坏掉再也无法修复。为什么每天在一起的恋人都不在同一个时区内呢?仙女说,因为他们的心和心之间有时差,即使在同一个城市。如果所有的恋人,他们的心都在同一个时区,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为恋情悲伤的人了。

心灵住在不同时区的人们,或许会彼此相爱,但迟早是痛苦。我的心住在东八区的中国南方,四季如春,阳光充足,天空一览无余。你的心住在零时区,雾都伦敦,阴晴不定,琢磨不透。

《我愿意》这部情人节档期的电影,剧情真的很俗气。但有几句台词精彩绝伦。——你的梦想还在吗?我的梦想还在,只是涨价了。猪肉都可以涨价,为什么梦想要比猪肉廉价。

不是我的梦想涨价了,只是我的梦想已在另外的时区里。因为,我早已经不在原地等你。在你决定放弃的那一刻,我们渐行渐远,早就物是人非。如今我要的,你已不懂得,更加给不起。电影里的女主角在结尾总能清晰伶俐的知道,哪个才是心中所爱。不要被欢乐结局麻痹,忘了学习如何才能不摇摆纠结。

求你所求,看清所在,才不容易空嗟叹。明明是要云中漫步,却又害怕跌落如泥。又或者明明是求细水长流,却又埋怨没有烟花四射。诸如此类,只能重新投胎才有法拯救吧。

最好的人生莫非是所求亦是所需。然大多数人面临的结局只能选其一,这才是真正用得着智慧的地方。(文/T太太)

一开始是错,最后只能一直错下去


很多人问,做为一个已婚少妇看这种偷情电影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有心理阴影?或许曾经会,但现在却不会。婚外出轨向来是好莱坞拍不烂的戏码,如今又添上了诸多的炮友戏剧片。现在的人们到底是情太浓需要爱几个才够本,还是因情太淡只愿蜻蜓点水不愿深爱。

这个答案只能自己知晓。真正感觉尘埃落定的人,我所识未见多少。大多数人都在新的感情状态下,仍缅怀着那颗过去的心,以及不肯死的自己,全然不愿意去欣赏当下的那个全新的自己。

电影《一夜迷情》的剧情大概是许多成熟男女的都不陌生的场景范本。注定这样的人都容易会意乱情迷,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 他们是生活中那一类不敢行差踏错,觉得这样才有安全感的人。他们是害怕付出太多,害怕被掏空,害怕控制不住的人。

因此,即便他们有不甘的过去,还是一见倾心结为连理。 就婚姻而言,这是最好的结局。就感情而言,当然是有某些部分无法安放。无法安放的灵魂,这件事,绝对不分男女,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躁动的心,遇到风一般的灵魂,被吹皱一池春水。偷情中的人们,眼角眉梢都是灵动的春风,轻易就透过心的那一丝缝隙,飘散进去,荡漾一室春色。看似比以往的他们都要风情万种,都要更为有趣和欢乐。可是当那些结束之后,他们立即回复到了平常的状态,散落在地上的高跟鞋在天明之后就不再受宠。是他们虚情假意吗?他们其实更愿意相信那一夜全部都是真的,因为那迷情像一个映证,映证出他们婚姻的苍白,更映证出他们仍然有一颗不死的心。

谁愿意承认自己的心真正死掉了呢?没有人内心愿意承认这一点,不管他们口里嘴里如何说的。精神出轨亦或肉体出轨,没有二致,出发点都是因为完补现实生活的破碎点。可是,哪有任何一段感情没有破碎。偷情的撕扯是最顶级的一种破碎。他们哪里会不知。

我想起《廊桥遗梦》,曾经那个电影让很多人固执的相信,它是真爱,是错失,是一个喜泪交织的玩笑,是令人心痛的,却又是另类的莫大安慰。老式的爱,就连老式的偷情,一点点萌动都是惊心动魄,在心底掀起的轩然大波,至死难忘。然而如今的一夜迷情不是。 那越来越变成现代人无聊时候玩的一个游戏。

当不再有太多真心敢于错付时,安全感就变成他们爱情最后的浅薄归宿,也是那唯一的归宿。这类人最终都会退回到婚姻,那是他们永恒的堡垒。

不要说你多么爱,真正大无畏的爱从来不怕没有结果。你们好像是彼此相爱,然而却更加庆幸的是,不仅能获得错乱的刺激感,还能彼此退回到另一半的身边。这不是爱,这是哄骗自己的游戏。

怕失去、怕付出、怕坠落,如今的尘世中,大多数的纠结与伤痛,原因都只有一个:不知道自己可以活的能有多好,连这份简单的自信都没有。所以,一开始就是错,最后只能一直错下去,错到老去死去的那一天为止。(文/T太太)

 

你给自己的爱编错了故事


周刊出过一期,主题是我们都爱便利店,封面也很有爱。这个城市的人,没有办法不爱便利店。尤其是单身的日子里,左手拿一碗鱼丸,右手抱一本新出街的杂志,慢慢踱回家,那瞬间感觉不再那么空虚。

我们也都总是希望有一个如便利店般的情人,24小时不打烊,永远不会拒绝你的要求,永远在那里等着你对你说“欢迎光临”。很多姑娘往往对爱情抱着这样美好的理想:遇到一个只为自己营业的便利店情人。最后,她们一直到青春逝去都不曾遇到这样的男人,然后抱怨这世界为什么找不到一个热衷爱情的男人。

许多人身在爱情中的时候,太容易变成一个编剧,好像爱情就应该是她们认为的那个模样。他们天生脑子里有一个程序,在进入爱情状态的那一刻,立即自动被按下开始键。直到有一天,这个程序不再能与大脑兼容运行的时候,他们发现这是全天下最不公平的感情。

为什么我就算再忙,还是永远记得生日、纪念日甚至他父母朋友的生日?为什么我的手机从来不会在被需要的时候突然没电关机?为什么我好像总是一副stand by的状态,而他永远可以找到理由say no。

为什么?并没有人要求他们必须要做到这样,是他们自以为这样才是爱情,他们没有办法理解不按剧本演出的人,他们无法懂得那些不在理解范围内的付出与牺牲。他们按照自己以为的爱情剧本演出,却发现对方一点不配合,让她感觉自己正在演一个可悲的独角戏。

爱情里从来不是这样,因为你做到了,所以对方也必须排除万难做到,不然就是不够爱。因为,每个人为爱情付出的方式和道理都不相同。对于女人而言,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牺牲和付出,而是理解对方的牺牲和付出。

很多年前,我渴望一只美丽的音乐盒,他却觉得只能送女友音乐盒做生日礼物的男人是多么的丢人。当女人还在沉迷于偶像剧那些温馨小浪漫的时候,男人却没有办法陪着你演绎你最爱的画面。你所希冀的,你所看重的,对他而言或许真的只是幼稚的把戏。你失落,你伤心,你以为他不懂你,你以为你们的爱情没有办法融为一体。

后来发现,越是年轻时候,分手的理由越是微不足道。等到发现原来现实中有那么多更残忍的鸿沟和重压,不是24小时随叫随到的温柔可以解决的时候,斯人已不知在何方。然后怀念过去那些纯粹的感情,以为自己再也遇不到美丽的爱情。

其实,爱情永远都是那个模样,不曾改变。不是因为你变了,不是因为时代变了,不是因为你运气太糟糕,是你对爱情的理解太狭隘,是你没有学会欣赏对方的爱,是你当初不知道你的爱情没有办法变成你喜欢的那个故事。

一个人只懂得欣赏自以为的爱情,一定没有办法拥有一段长久的感情,因为没有人能永远按照他的爱情剧本演出。

多少人因为编错了故事,错过了一份真挚深沉的爱,再也无法找到一个更好的故事。(文/T太太)

反正都是死,不如放手去活


灼热的空气里渐渐飘散带着一丝凉意的秋风,新婚姻法的讨论慢慢也不是那么举目皆是了。当夹杂着狂风暴雨般的谩骂大战结束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平心静气的想想对错。那一条简直太容易戳中太多人的G点,房子与婚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一对冤家。

我认识一个女孩,在我看来,她迄今为止都没有好好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她努力挣钱,生怕在这个城市变成谁的包袱,不购物亦不愿花钱打扮。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怕万一我爱上的那个人没有钱买房买车。

在这个国度,如果说谁对爱情还有稚子之心,往往都是不那么自以为了解爱情和婚姻的人。这个时代,一夜之间,好像多了很多需要感情顾问的迷茫的人们。不是他们忘记了如何去爱,是他们逾越不了外界给的枷锁。

在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中,导演插进了很多普通人的镜头。看到的时候感慨良多。有勇气在世俗与爱情中找到平衡的人,才能相信他可以将爱情进行到底。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爱情。

很多人觉得多么可悲,感情已经被现实侵占。我却觉得乐观,当整个社会被财富引领着向前的时候,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不愿意自己的感情屈服于现实。

很多人说以前的婚姻才是真感情,不要求房子也不要求车。那是因为那个时代,大家都不需要买房亦用不上车。然而细细想父母辈的婚姻观,其实现实的多,因而才有如今的断裂和纠结。

不是我们变坏了,是社会周遭给予想坚持的人们太多太多的压力。

我身边有许多没有房子仍然踏进了婚姻的朋友,我亦见过为了改变人生甘愿无名无份的许多人。当抽离喧嚣的纷纷舆论之后,关于婚姻,我觉得并不像舆论所呈现的状况那般不堪。但是舆论让我们害怕,让我们怀疑自己是个懦夫,不是在即将屈服的路上,就是已经选择了屈服。

当女人们站在电视相亲的舞台上,对着下面的男人挑身高挑工作挑性格挑内涵的时候。当多少曾经有理想有志气的男人,为了一个房子奋斗放弃自我的时候。却还是有那么多女人跳出来骂,说那条法律让女人变成了弱势群体。而那些形影得瑟,好像扬眉吐气的男人,其实也未见得多有勇气去对抗现状,他们只是不堪重负借机抛弃一下责任感。

纷纷乱象下,制造出了许多闹剧。以前是三不原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现在是纯求炮友,连多认识一些都嫌浪费,最好是身份不明。

其实,爱情和婚姻,就像附着在时代这棵大树之上的藤草。你弱,它就弱,风吹草动都可以将之覆灭。你强,它就强,雨打风吹仍然无转移。树,其实都是一样的树。只是太多人的心,只见树不见藤,以为缠着树才得生存,忘记了自己也是有根有生命力的一棵藤。

反正都是死,不如放手去活,不虚此生。

如果有谁指责你,那不过是他们太早屈服,或者他们连反抗都不曾有过而已。(文/T太太)

信任:信任不过一张皮?


什么样的人更容易被人信任?我们通常认为信任需要彼此了解,其实,在我们还没有跟那个人深入交流之前,他的相貌已经在影响你对他的信任了。

经验说:信任是靠长期的相处才能建立的。我才不会随便相信一个不认识的人呢!

实验说:即使是陌生人之间,对不同的人之间的信任差异也是存在的。这种信任是经由以往的经验积累而形成的。

没有了解,哪里来的信任呢?想想谁是你最信任的人?你一定会考虑这个人是否靠谱以及TA与你的私人关系如何,而绝少考虑TA长得帅不帅漂不漂亮。但在对一个人知根知底之前,你其实很难了解这些信息,那此时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帮助我们产生信任感的呢?现在就告诉你如何变成一个“看起来”更值得信赖的人。

科学研究发现,在不相识的情况下中,相貌好的人会更容易得到信任,与此同时,他们还也会被认为更有钱。可是相貌似乎是天生注定的,对我们拿来提升自己的“信任”属性可能没有什么大用。有人可能会问:“我就长成一副猥琐大叔的嘴脸,是不是除了削骨整容之外,就没有办法,只能认栽了?”对此,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想,虽然长相不太容易改变,但是我们还是有可能通过梳妆打扮让自己看起来更为整洁干净,值得信赖的。

而且,除了改善硬件条件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控制环境变量而实现让自己更值得信赖的目标。

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很早就发现当一个人感觉自己被别人注视的时候,TA的行为会有所不同。有一个经济学的游戏里,要求参与者来分钱,当实验者给参与者呈现眼睛的图片时,参与者会表现得更为慷慨。甚至仅仅是用来募集捐款的咖啡罐上手绘的眼睛都能让人有更倾向于做出奉献。

考虑到社会对待有魅力的人的方式会有所不同,英国阿伯丁大学的实验心理学家 Lisa DeBruine 和她的同事认为这个效应可能会跟当事人的相貌有关系。为了验证这个假设,研究者从学校里找了78个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在这个实验中,参与者会被要求在不同的回合中做出决策,以便把一笔钱分成两份,一份给自己,另一份给合作者。他们有两种选择:(1)自己来分钱,但必须分为相等的两份;(2)让合作者来分钱,而这个人会把这笔钱分更多给对方。也就是说,通过信任合作者,参与者能够得到更多的钱。实际上,这个合作者并不存在,实验仅仅关心被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表现出对合作者更多的信任。

为了对参与者在被观察时受到的影响进行调控,研究人员会告诉他们,在一些回合中合作者会看到他们的照片,其他回合时则不会。衡量魅力水平的时候,研究者采取了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参与者的自我评价,用1到7分给自己的长相打分(其中,1分代表一般般,7分代表华丽丽);另一种是他人评价,由一组10名与参与者无关的人员依照同样的标准给被试们打分。

实验结果显示:在他人评价中得分较高的同学在合作者能够看到自己照片时,比不能看到照片的情况下,更多地做出信任合作者的行为。相比于没有被人看着的时候,当参与者感觉自己被人看着的时候,他人评价得分排名第三名的同学选择信任的次数提高了69%,而倒数第三名则降低了31%。这个结论已经在《进化与人类行为》(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杂志上发表。

在这组实验中,我们注意到信任行为仅与他人评价的魅力值有相关,而与自我评价无关。DeBruine认为,这种不相关说明人们采取行动时并不是由于对个人魅力的自信,她说“这里很有可能存在一种学习效应–真正有魅力的人会通过经验发现面对面的交流比通过电话交流的效果要好”,从而可能归因为别人看到了自己。

弗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的实验经济学家Ragan Petrie同意这个观点。而相貌的自我评价与信任的不相关的结果,她觉得并不意外。她说:“起作用的不是个人如何看自己,而是TA认为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

帅哥美女在知道别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会更多地表现出信任。因此,如果你想叫你一个帅哥或者美女相信你说的话,看着TA说话就对了!韩剧里更有帅哥把这招用到极致,手段就是把那位美女约到公开场合进行表白,方式不限,关键一定要让她感到别人都开始“注视”她,这个时候的成功率可是相当高的哦~0~

使用注意事项:这招针对帅哥美女的时候比较有效。如果对方长像比较抱歉,这样可是会起反效果的,对这种情况,建议还是私下偷偷地告白比较妥当。

不过,没有人会总是上当,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使用这样的方法最多也只能暂时骗取了他人的信任;纸是包不住火的,假象总有识破的一天。所以,真正有效的做法还是经由事实来证明自己足够靠谱。

用心理学来启动,用实际行动来强化,不要辜负了别人对你第一眼的好印象哦!

说说交朋友这件事

几年前,成功几乎全靠“人脉”的说法开始流行。这使得很多在工作中不太善于交际,以及一些刚刚大学毕业,尚没有社会社交经验的人,大为紧张,手足无措。于是,有很多人开始不像以前的自己,也很难像带自己的前辈一样,踏实做事,认真学习钻研专业方面东西。更多的,是听那些所谓大师们关于“人脉”的视频课程,或者争相阅读近年来那些社交明星们难辩真假的陈年故事。我就亲眼所见,我招聘的几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到新岗位后,从没见过他们新添置过与专业有关的书籍,倒是职场兵法、如何交到对你事业有帮助的朋友、怎样积攒人脉之类的书,买了一堆。我问他干什么?他说:“那些专家和精英们都说,成功,85%是靠人脉。我要学习,怎样交朋友,交哪些朋友,才能攒出能帮助自己在事业上成功的人脉。”我听完,直冒冷汗。

我不否认,任何人做任何事,都缺不了与别人的合作,乃至他人的帮助。但如果将成功的85%都理解中国式的人脉,未免太失之于偏颇。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很多人过于急功近利,竞相去交那种看似能在自己的职业发展前途方面能帮到忙的所谓朋友,却往往冷落了其它类型,更加值得交的朋友。他们心目中和花名册上的所谓朋友,统统变成了可以套现,或者未来可以兑现的“资源”,任何与这种人脉不沾边的朋友,统统出局,或者在其心目中被贬的一钱不值。

这实在是让我有一点担忧。所以,忍不住就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交友的经历,谈谈我交朋友这件事的看法,以及理解。

人之一生,都想得到财富,从而变得富有。这事儿应该,这观点也没错。但何为财富?怎样才算富有,却需要我们好好理解理解。在我的心目中,所谓的财富,是指有较好的经济基础(起码不要把日子过成街头流浪的样子),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丰富,也就意味着要经历各种艰难困苦),有较高层次的精神生活。在工作中,我们能独挡一面,事业有成,在生活中,我们有可以探讨人生,怀疑人生,可以有一定的时间和精力追问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之类的话题。特别是在我们意志消沉,或者思想偏离了轨道时,有人愿意站出来,指着你鼻子大骂……显然,在这其中,钱,或者能让我们赚钱的那些资源和人脉,只是一部分,远不是绝大多数,更不是全部。

在我的朋友中,这些类型似乎全有。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活得乐观,开心,觉得自己富有的原因。

记得刚刚参加工作时,我有个同事,跟我同一个宿舍,上下铺。因为我们是同一个部门的,所以工作之余,在宿舍,往往会争论很多专业方面的问题。节假日和周末的时候,我们相约一起出去爬山,游水,甚至一起合作偷过路边一棵树上的荔枝。他是兰大毕业生,学计算机专业的。在上世纪90年代,这绝对是个碉堡了的专业。所以我鼓动他在我们那个win32上编程,帮我做个废品统计软件。他很是意气风发,很快便在DOS系统下,帮我做了一个。但只能统计十项,后面的一放就是半年。那年春节放假,我们俩都没回,在宿舍里,不知为何,就聊起了这个软件,我很不客气地批他:“你这样子做事,还不如门口那个捡垃圾的。人家捡完垃圾,还会搬回来,分类存放,卖掉。你倒好,制造个垃圾放那里,用又不能用,扔又舍不得扔。你要真是兰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你就把那东西整出来。”这哥们一听,气坏了,除夕也不过了,直接窜回办公室,捣鼓了好几个通宵。等到节后开工时,他气呼呼给我一个盘,说:“整好了,拿去用。看你还敢说它是垃圾,我扁死你。”我拿去一试,果然好用。也因了这个软件,我们两人在公司里名声大噪,为我们后来各自的成长,奠定了个好基础。后来,我们就发展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互相间相扶相携,走过了很多历程。如今,他已经开了自己的公司,自己当老板去了。

我还有一个朋友,比我大30多将近40岁。他算是这个行业真正的前辈。但因了他不善交际,一讲话脸就红,所以很少跟人来往,整天埋头在他的专业里。另外一方面,他的脾气又很暴,讲话不会拐弯,一讲话很容易把人冲翻。所以公司里无论老少,都愿不跟他来往。我也是。可是,一次,偶尔遇到行业标准方面的问题,我查遍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就是找不到我想要的那条。正好他经过,听到我发牢骚,于是凑过来,告诉我,这个标准,美国行业协会的XX版本里有,但后来因为争议,在XX年取消了,虽然那个有争议,但还是可以拿来参考,可以在哪里找到。我一听,被他的专业和博学吓了一跳,立刻惊为天人。后来才知,他是我们这个行业全国标准化委员会的委员,在修订标准的过程中,他提出的修改意见最多,被采纳的也最多。从此,我就卯上了他,只要不懂的,立马冲过去问。再后来,我到新公司任职,还将已经退休的他请了过来。虽然直到现在,他说话沟通方式,不会变通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他在专业领域里,却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

我讲到的第三个朋友,则比我小7、8多岁。他是我招进公司的。但说实话,在变成朋友前,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因为他确实太普通了,放在人群中,你几乎看不到任何特长,任何出众之处。而他做了很多年工作,一直在基层管理的岗位上,没有过大的突破。我们之所以变成朋友,是我离开原公司后。有一次,他跟别人来玩,我家房子漏水,我捣鼓了半天没弄好,于是他说:“李经理,我来帮你弄一下。”结果不屑两分钟,就搞掂了。而后,在吃饭间隙,他将我们家坏了的东西,几乎都弄好了。我才发现,在工作职场之外,他有极强的动手能力。后来去他们家,发现,他几乎没有买啥家具,家里的大部分用的东西,都是用一些公司废弃的东西自己动手做的,整个家井然有序,干净整洁。后来我们一起结伴同游,发现,在生活方面,他是个非常细腻的人,一路行程安排的非常顺畅,吃饭点菜搭配的非常合理,对一路发生的小意外,有非常细致得体的应对。我还发现,他对养花养草,打理家务,有自己非常独到见解。至今认识十年,我们一直这样保持着交往和联系,偶尔在一起,吃饭,聊天,感觉挺好,之间,谁也没觉得对方的身份有啥问题。就是这么淡淡的,可以平和聊天相交的朋友。

最后讲到的这位朋友,是位80后。我们的成长背景和从业经历,完全不同,我们在工作知识方面,几无交集。大家领域完全不同。我们是一次出差杭州,偶然撞在一起吃饭,认识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引起我们两个人的话题。但交流下来,两人观点和看法却大相径庭,却都觉得在碰撞中,各有收获。就这样,我们建立了联系。平日沟通并不多,但他出差深圳,或者我出差上海,都会打个电话,而后大家就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神侃一通。他讲的,大多是些最新的科技啦,情报啦,一天到晚弄一些奇趣和新鲜的东西。而我讲的,大多是制造业管理如何创新,我们面临怎样的瓶颈啦之类的话题。而后,我们就在这种几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信息碰撞中,各自带着与对方交流所获的新鲜知识离开。不知不觉,我们交往已经6、7年了。这些年中间,有些年我们一次都没碰到过,有些年我们会碰到7、8次。虽然期间他开了两家公司,我也筹建过一家公司。但我们从没有讨论过合作,或者做生意之类的话题。我和他都认为,并非所有的朋友和资源,都要拿来赚钱。像这种,互相给对方触发的朋友,其实是超越了钱和生意的。

我的朋友当然不止这几种,也不止这几个。但我说实话,类似这样,未必一开始便斤斤计较,交了能得到多少直接好处的朋友,也是朋友。他们有些,确实会变成你发展中的人脉和资源。但有些,却未必是,也未必能,但对我们的人生,他们同样是我们不可或缺,真真实实需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