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想去偏远地区支教当一名志愿者


@ 唯依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环游世界。然而现在的我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看更多的风景。世界不会变,时间一直走,就算看不完整个世界的风景,也要看更多的景色~


@ ั๓゜唱一首挽歌 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那会儿就是当警察抓坏人觉得很威风,感觉自己会像现在电影里那样又帅又厉害


@ 踏雪无痕(椴树蜂蜜)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被嘲笑的梦想更伟大


@ 第七个读者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科学家


@ 陈陈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再美好的梦已被现实击碎,梦在,然心已不在 


@ 麦儿熟了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曾梦想开一间书屋,每天一睁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喜爱的书,可以看到很多和我一样爱书的人。


@ 葵心向阳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没有美好的梦


@ 人潮擁擠我抓緊尓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年少的时候我们都说凌晨扫马路的阿姨很辛苦,全班同学都写作文夸她,那时候我居然想着长大了我也要扫马路


@ 小柠檬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不记得了


@ 谢小悦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梦想着,找份个自己喜爱的人。平安而幸福的过一生


@ ?LiCHenSHi?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梦想变成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当喜欢的那个人遭遇危险,我救了他。然后他就爱上我了


@ 有何不可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年少的时候想赚很多钱去藏地去全球旅行 在每一处留下脚印。现实总是很残酷。为了生活为了生存而奋斗


@ 淡墨微醺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当个明星,挣大钱!


@ 一花?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随心而活…… 


@ 朵小小小小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和爱的人环游世界


@ Willa Tes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叛逆,追星,爱慕班上某位男生,期待邂逅一场美丽的爱情。只是现在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了


@ sunshine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梦想当个工程师,可是现在一直处于初级设计,一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会质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份工作。坚持的到底对不对。


@ 大脸妹。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小时候啊,我特想当警察,后来又觉得女侠很帅,现在成了个女汉子


@ 许越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当女警?


@ 高脚杯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还担忧了挺久、后来读六年级、我们去了另一个学校、我和他大概就是好学生坏学生的分化。那会就开始要脸吧、哈哈哈哈哈。就没有什么联系、后来就更少。他初中没读完出去工作、我就读书啊、然后前几年联系上了。唔……我俩一说话就杠上。其实我如今脾气挺好的。哈哈哈哈……至此认识的第十三年。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追求。


@ 心安。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就是长大后要成就一翻事业,哈哈哈,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 


@ 谁陪你颠沛流离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跟喜欢的男人成家。童年的我,没有父母陪伴。

过春节总是冷冷清清淡淡。

拒怕、孤独、抵触、被人嘲笑,和他在一起是能看到的。

一直希望以后我能在嫁的另一半的亲人家,一家人住在一起热闹的过日子。

他符合一切假定。

离开他,兜兜转转遇到很多人,都无法满足我对未来生活简单的需求。


@ 瑰美人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哈哈哈哈哈……说个故事。其实我觉得挺像梦。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上最坏的男孩子每天欺负我。然后乐趣就是惹毛我、然后等我打他。不会还手、打完下次还继续欺负。那会其实也不懂什么喜欢不喜欢吧、至少我不懂。但是同学会起哄啊、说他喜欢我。一直这样两年、因为家里隔的都不远、说起来家人其实认识。我那会就好担忧、万一家里父母同意了、我嫁给他、他会不会每天欺负我呀、那多可怜。


@ 心安。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那个时候想学摄影,现在只想赚钱 


@ 没安全感的豆芽菜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做一个警察。感觉一身正气无处安放,想锄强扶弱保一方平安,高考之后读了警校,得过奖学金,然而,公务员考试却屡屡名落孙山,直到招警考试改革,无缘再考这样的岗位,自己的梦想成为奢望。


@ 曲曲妹子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当幼儿园老师,太喜欢孩子了,觉得他们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心情不好或者累的时候看到他们都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想要去山区支教可现在自己的温饱能解决过好自己的生活就不错了吧。


@ two个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年少时曾梦想当一名军人,儿时的梦想没有实现,现在是教师


@ 水中月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16岁写下愿望。,长大了要离开家。。到陌生的城市,看陌生的风景。。这辈子不结婚。28或者29岁的我。。突然发现。。现在回头看看。。虽然过的不好,但是也算是实现年少梦想


@ 茔。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少年的誓言就是梦


@ Ales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记得,曾经豪情万丈立志要做琼瑶第二,有一段时间做过副刊编辑,发表过很多大小豆腐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再也不提笔了。


@ 梦嬴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做个有钱人


@ 灯下的秘密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想要简简单单的生活,然后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 Rebecca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记得,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


@ 就好。

「周日答」年少是的梦。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做人,要多点真诚,少点套路

你骗了我,我仍然相信你,这是智慧。你为我捧场,我为你捧场,这是好朋友。


今天说你笨,明天说你傻,这是爱你的人。经常批评你,又肯来帮你,这是贵人。帮他百次不记恩,半次没帮就记恨,这是小人。



做人有好的心态很重要,懂得感恩才有一切。不要忘了扶你一把的人!


做人: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


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看懂一件事,你就长大了。看清一件事,你就开窍了。看破一件事,你就理性了。看透一件事,你就成熟了。看穿一件事,你就到头了。看淡一件事,你就放下了。看明一件事,你就聪明了。看好一件事,你就成功了。看过一件事,你就经历了。看准一件事,你就给力了。


做人:什么都可以舍弃,但不可以舍弃内心的真诚,什么都可以输掉,但不可以输掉自己的良心。


人生有尺,做人有度,掌控不了命运,却能掌控自己,不求生命辉煌,但求无悔人生。


走过的路,才知道有短有长;经过的事,才知道有喜有伤;品过的人,才知道有真有假。


穷,不能欠人钱不还;难,不要说话不算数。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永远不要丢掉别人对你的信任。不管碰到任何事,善良,永远不过期;不管遇到任何人,真诚,才能走进心里。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和在一起的人慢慢相爱

林语堂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80岁那年,在《八十自述》一书中这样写道:“我从圣约翰回厦门时,总在我好友的家逗留,因为我热爱我好友的妹妹。”


这个妹妹名叫陈锦端。林语堂十七八岁时对她心生热爱,相爱却未能在一起,直到80岁犹是难能忘怀。正应了白居易那句诗: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有一次,陈锦端的嫂子去香港探望暮年久病缠身的林语堂,当听说陈锦端还住在厦门,他双手硬撑着轮椅的扶手要站起来,高兴地说:“你告诉她,我要去看她!”


他的妻子廖翠凤虽然素知他对陈锦端一怀深情,但也忍不住说:“语堂!不要发疯,你不能走路,怎么还想去厦门?”想想也是,他颓然坐在轮椅上,喟然长叹。


陈锦端若是知晓这些事,心有何想?


于女人来说,青春时节曾被几个男子爱过或许并不值得骄傲,骄傲的是,是否有那么一个人,虽不能白首偕老,但他将她放在心间一辈子,如印记。若能得这么一人,此生足矣。


于男人来说,一生爱过几个女子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那么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想起都满心欢喜,想去见她,就像红蜻蜓想望见油亮绿草,有着小松鼠穿梭树林的轻松。这有多好。


爱,或许无须计较在一起时有多热烈,单看不在一起后,能否爱如当初。隔了迢迢山迢迢水,你知她在那儿,她知你在这儿。好好地活着,美好相望,而不是从此陌路,相忘于江湖。


遇见陈锦端前,林语堂喜欢一个叫赖柏英的女孩。


赖柏英和林语堂在同一个村子出生成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去河里捉鲦鱼、捉螯虾。他记得很清楚,赖柏英有个了不得的本事,她能蹲在小溪里等着蝴蝶落在她头发上,然后轻轻地走开,居然不会把蝴蝶惊走。


她还喜欢在落雨后的清晨,早早起床,去看稻田里的水有多么深。


她笑起来的时候,多像清澈湖水,阳光洒下来,明媚一如花都开好了的春。


是否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有那么一个女孩,一起成长,谈天说笑,天真无邪的年纪许下许多美好诺言,他说娶她为妻,她说非他不嫁。


林语堂爱赖柏英,赖柏英也爱林语堂。只是后来,一个远走他乡求学,急于追求新知识见识新天地;一个留在故乡,她的祖父双目失明,她要孝顺祖父,最后嫁给本地的一个商人。


人人都说,初恋是男人一生都无法解开的魔咒。后来,林语堂常常还会想起,在故乡,有个女孩,她行在清晨的稻田里,风吹树,树上积雨落,湿了她的发梢和她的蓝色棉布长衫,她忽然就笑起来。


时光多疯狂,它使孩童那么快就成长为少年,又推着少年离开故乡,去远方。


1912年,林语堂去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这个少年很优秀,在大学二年级时曾接连三次走上礼堂的讲台去领三种奖章,这件事曾在圣约翰大学和圣玛丽女校(此两所学校同是当时美国圣公会上海施主教建立的教会教育中心)传为美谈。然而,于林语堂来说,最好的事是在这儿认识陈锦端,两人陷入热恋。


陈锦端是林语堂的同学的妹妹,用他的话说,“她生得确是其美无比”。才子钟情佳人,佳人爱慕才子英俊又有美好名声。


一切就像小说一样,相爱的男女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女方家长站出来,棒打鸳鸯。


陈锦端出身名门,她的父亲是归侨名医陈天恩,而林语堂,他不过是教会牧师的儿子,虽年少多才那又如何,门不当户不对,陈锦端的父亲看不上他。


这事情其实寻常,哪家父母不想为自己的女儿物色一个金龟婿呢?


他爱她,她也爱他,但他们中间横亘一条河。这河不比银河,王母娘娘拔簪划河,而牛郎织女终是夫妻,年年七夕尚能鹊桥相会。而他和她,隔河相望,无桥可渡,绝无成亲机会。


陈父不给这对恋人渡河之桥,但他愿意为林语堂搭另一座桥。陈父和林语堂说,隔壁廖家的二小姐贤惠又漂亮,如果愿意,他可做媒。


这廖家二小姐就是廖翠凤。她的父亲也很不简单,是银行家,在当时的上海颇有名望。


林家父母倒很满意陈父的提议,要林语堂去廖家提亲。


父母之命不可违,林语堂去了廖家。


廖翠凤对林语堂的才气早有耳闻,又见他相貌俊朗,十分欢喜,她愿嫁他为妻。


想想多酸楚,他心中至爱陈家姑娘,却要和陈家隔壁的廖家姑娘订立媒妁之约。可是,他能做什么呢?许多年后,谈及此事,他不无感慨:“在那种时代,男女的婚姻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的。”


但,最终令他下定决心娶廖翠凤的,或许是因为,廖母和女儿说:“语堂是个牧师的儿子,家里没有钱。”是的,廖母也不看好这门亲事。但是,廖翠凤很干脆又很坚定地回答:“穷有什么关系?”


一个姑娘,生于富有之家,却不嫌弃你贫穷,不怕嫁给你吃苦受累,多好,除了爱她娶她,努力使她过上好生活,男人无以为报。


于是,林语堂和廖翠凤定下婚事。


陈锦端得知这消息,她拒绝了父亲为她觅寻的富家子弟,孑然一身远渡重洋去美国留学。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交涉。她的心上人,将娶她家隔壁的姑娘。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役里,她也是伤兵。如果他和她都奋力争取,铁了心在一起,结局又会怎样?他和她都没有去做。他们爱得太冷静,他们都是爱情的逃兵。


没有谁知道,每当回首这爱情往事,陈锦端是怎样的心情。历史只简短记载,陈锦端留学归国后,多年不婚,一直单身独居。直到32岁那年,她与厦门大学教授方锡畴结婚,长居厦门,终生未育,只是抱养了一对儿女。是否可以猜测,女人若不爱男人,即使有婚姻也不愿和他生儿育女?究竟只是猜测罢了。


1919年1月9日,林语堂娶廖翠凤为妻。


结婚的时候,林语堂做了一件奇事,他把结婚证书一把火烧掉了。不过,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把婚书烧了吧,因为婚书只是离婚时才用得着。”


多智慧的一句话。或可看作是他对廖翠凤许下盟誓,对她好,一辈子不离弃。


即使如此,可是,试问天下有几个女子能容忍丈夫烧掉婚书?


廖翠凤能。


廖翠凤生于富贵之家,但她却能快乐地和丈夫一起过平常日子。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生活辛苦,不过巧妇不会难于少米之炊,简单的饭菜她亦是能做得花样百出。实在揭不开锅时,她默默当掉首饰维持生活。这样的女人,要林语堂如何不对她刮目相看,如何不爱?


她知林语堂心中一直不曾放下陈锦端,但并不计较,居住在上海时,她常常邀请尚未婚配的陈锦端到家中做客。每次得知陈锦端来,林语堂都会很紧张,坐立不安。孩子看见了,颇为不解,便问妈妈。她坦然微笑,和孩子说:“爸爸曾喜欢过你锦端阿姨。”


笔耕之余,林语堂喜欢作画自娱,他画中的女子从来都是一个模样:留长发,再用一个宽长的夹子将长发挽起。孩子又发现了这个秘密,问父亲:“为何她们都是同样的发型呢?”林语堂也不掩饰,抚摸着画纸上的人像,他说:“锦端的头发是这样梳的。”


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不过只是在怀念。天长日久,烟火岁月,他早已爱上他的妻子。他不过只是在怀念少年时爱过的姑娘。他明白他的妻子不会打翻醋坛子和他吵闹。


世间哪有不争吵的夫妻?为别的事,倘若真的争吵了,他总会先闭口不言,这是他的妙招:“少说一句,比多说一句好;有一个人不说,那就更好了。”的确,夫妻吵嘴,无非是意见不合,在气头上多说一句都是废话,徒然增添摩擦,毫无益处。他说:“怎样做个好丈夫?就是太太在喜欢的时候,你跟着她喜欢,可是太太生气的时候,你不要跟她生气。”


她忌讳别人说她胖,但她喜欢人家赞美她挺直的鼻子,所以她生气时,他总是去捏她的鼻子,说一些欢喜的话,她也就笑起来了。


这样一对夫妻,多好。


谁说先结婚后恋爱不可以呢?


“我和我太太的婚姻是旧式的,是由父母认真挑选的。这种婚姻的特点,是爱情由结婚才开始,是以婚姻为基础而发展的。”他还说,“婚姻就像穿鞋,穿的日子久了,自然就合脚了。”


人人都知道他一直都在念着陈锦端,但是,他的智慧在于,不和生活较劲,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旧情人再好,往事多美妙,不过都是过往,最要紧的是怜取眼前人。和在一起的这人,好好生活,岁月静好。


“我们现代人的毛病是把爱情当饭吃,把婚姻当点心吃,用爱情的方式过婚姻,没有不失败的。”他说,“把婚姻当饭吃,把爱情当点心吃,那就好了。”


其实,生活的道理人人都懂一箩筐,然而懂得又能做到的人,却是太少。


结婚50周年,是为金婚。那一年,林语堂送给妻子廖翠凤一个勋章,上面刻了美国诗人詹姆斯·惠特孔莱里的《老情人》一诗:“同心相牵挂,一缕情依依。岁月如梭逝,银丝鬓已稀。幽冥倘异路,仙府应凄凄。若欲开口笑,除非相见时。”


他对她心怀感恩,对于他们的婚姻,他引以为荣,他曾得意地说:“我把一个老式的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


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看你怎样去欣赏它,又怎样去驾驭它。倘若你智慧,即使婚前你和爱人不相识,婚后你也是能和爱人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的。


1976年3月26日,林语堂逝世于香港,灵柩运至台北,埋葬于阳明山麓林家庭院后园,廖翠凤守着他度晚年,直到她也闭上眼睛停止呼吸。


和在一起的人慢慢相爱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恰巧遇到你

1

我爸是个不修边幅的北方粗条汉子。

从我打小记事起,我妈就跟我唠叨我爸的各种不是。

我爸吃饭时不小心把米粒粘在嘴边,我妈说:“你可千万别跟你爸一样邋遢。说一千万遍都记不得。我现在是不得不忍。”

我爸不会做饭,切菜时把土豆切得比案板还厚,我妈说:“你要是学你爸切菜,估计你做的饭就没人吃了,我现在吃是饿了,硬着头皮吃。”

……

我爸总以沉默应战。

好在我家的吵吵闹闹永远都像是海风吹过的大洋。浪花跳动别有一副情调。要是风平浪静倒让人觉得没生气了。

我为我爸鸣不平,“既然我爸这么多毛病,你当年凭啥嫁给他?”

我爸我妈认识两个月就结婚了,在90年代初期。和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一样,相亲。

一提到相亲,总觉得是两个适龄的男女青年坐在一起,男孩前言不搭后语地问着冷不冷饿不饿,女孩羞涩地摆弄着衣角,偶尔笑笑。

可我妈当时第一次见我爸,扭头就走了。连话都没说。没什么特殊原因,因为我爸长得太黑。

我现在的肤色还经常被同学们吐槽黑妹,这也是拜我爸所赐。

在我爸之前,我妈有着一个处了三年的男朋友,在县城的派出所工作。那男人的模样按我妈的话来说,叫高大威猛。按我爸的话来说,叫凶神恶煞。

我妈和那男人感情一直平稳,订了婚,就等着张罗喜事了。无奈有一天,那男人和一个商场里卖毛衣的女孩出双入对。那个年代里毛衣总是稀罕物,而我妈在塑料厂造塑料,大约是那男人觉得有了“毛衣西施”,生活会像穿上毛衣一样温暖。

总说如今的人情感复杂,我看也未必,物质的匮乏或许会造就思想的闭塞,但不见得会让爱情的河水枯竭。

我爸当时在城里的工厂工作,一天到晚见不了几个女人。第一次相亲就碰见我妈,一下子惊为天人。

自我妈高贵冷艳地在相亲时扔下孤独的我爸以后,他俩就没再联系。想来也是,联系多尴尬。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妈的前男友火速发喜帖,与“毛衣西施”结婚。速度之快,好比是不小心落入虎口的人又侥幸逃脱,赶紧奔命。

而我爸,则落寞地在工厂里的单身宿舍思考人生,思考革命,思考爱情。

半个月以后,我爸像是打了鸡血,踌躇满志。穿上了过年才穿的新衬衫,还借了两支钢笔别在胸前。提了两包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过节时工厂发的月饼,请了病假,去了县城。一路打听找到了我妈的家。从城里出发是清晨天蒙蒙亮,找到我妈的家时已经是太阳下山。

而我妈正处于失恋的漩涡里。备受打击,卧病在床。

后来。

后来他们就结婚了。从尴尬的相亲到躺到一张床上,前后不到两个月。

然后就有了我。

这么些年来的日子里,虽有磕磕绊绊,但也不至于风餐露宿。

该找个怎样的人,怎样才能少一点爱情上的蹉跎呢。

想来,结婚又哪里是多么复杂的一桩事情。是缘分你拦不住。是对的人他终于会来到啊。

像我爸妈一样,就是恰巧遇到你。

2

五一时候我在中央商场和男友纠结要不要买一件价格昂贵又十分喜欢的裙子。

我说要买,“我真的好喜欢。”他说不要,“买了你明天就后悔了。”

我们都只是学生,拿着爸妈一个月打一次的钱,虽然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是猛然间添置个大件,还是要思忖几分。

正当俩人权衡利弊时,我碰见了Y。这是我来南京这两年第二次见她。她出落地越发动人了。脸很白净,有肉感,好美味的样子。

Y是我初中同班同学。在我12岁刚上初中还没例假时,她就已经是14岁了,并和高一的男孩子谈着恋爱。她的男友来我们班找她时,总是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像拿烟一样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棒棒糖从嘴里夹出来,用满嘴的糖味问第一排蹬着大眼睛的女孩,“Y呢,帮我把她叫出来。”

当年这个男孩的行为在现在看来,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可在我当时看来,有个这样潇洒的男友,简直是酷炫。

Y着实和那个棒棒糖少年谈了三年不长不短的恋爱。横贯了我们的初中时代。

年少时我们总把爱情想得单纯,觉得童话一样的爱情不就是Y这样的吗。如果Y不和棒棒糖少年结婚生子,那生活里就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事情啦!

 

Y在初中毕业前夕就和棒棒糖少年挥手再见了。

可我们当年的那一大串大呼“再也不要相信”的小女生如今都有了恋人并且沉溺其中。

初中毕业的夏天,我收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Y离开了家乡,去了南京,跟着一个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把烟从嘴里夹出来的男人。

我在素面朝天,兢兢业业备战高考时,Y已然结了婚并怀孕。和那个吃烟的男人。

我在第一年高考失利纠结要不要复读时,Y已经在品尝初为人母的喜悦。

我来大学第一年见到Y时,我依然像12岁时,穿着牛仔裤和白t恤。而Y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回来。我问Y“为什么结婚会这样快?”

Y想也没想,“我感觉我活着就是为了结婚,早想结了,从进初中起就想,只是和棒棒糖在一起的时候没到法定结婚年纪。到了以后他就去找大胸女人了。恰巧遇到他了呗。”他就是那个吃烟男人。

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二次见Y,寒暄几句,就道别了。她急着去付账,一件衣服是四位数。

我的男友看着她的背影说:“感觉她是另一个年龄段的人。”

我哈哈大笑,“另一个年龄段?她和你一样大。人家现在能捧着儿子,你行你也捧一个?”

男友沉默一阵子,岔开话题:“那裙子你到底还要不要?”

我看着Y和棒棒糖少年的感情,从青黄不接,到瓜熟蒂落,又到尘埃汹涌的三年。我知道当初的他们是怎样的痴迷和难以忘倦。

可是冷不丁地,猛然间,Y就跟着吃烟男人远走他乡了,就在Y最想安定的时候。这是多恰巧的时候。

就这么遇到你啊。

3

用我妈的话讲:“你表姐啥都好,就是脑子缺根筋,但也就是漂亮。”

小时候寒暑假,我总寄居在表姐家。农村的池塘捕鱼,黄河里游泳,捉知了卖钱,抓蝎子酿酒,我全都在我表姐的带领下玩过。还有一些凶残的游戏表姐也一一教我,比如用长竹竿钩别人家的葡萄树,比如用土块互相对砸,甚至还用蜡烛烧着白瓷杯子来煮泡面。那时的表姐已经十五六岁,教五六岁的我玩这些,现在想来也确实有点“缺根筋”。

表姐没读过多少书,二十岁出头时,我妈就把她带到城里,安排进我妈朋友开的火锅店当服务员。没什么生存技能的女孩要想做点正经行当,也只能在饭店打打下手了。对了,在当服务员之前,表姐当过一阵子裁缝,自从把顾客的衣服肩膀裁得不一般齐,就被老板辞退了。

安排好了工作,我妈开始张罗表姐的婚事。表姐自己谈了一个,是附近商场的电工,有个稳定的工作,我妈是很欣喜的。没几天就让表姐把男友带回家看看,美其名曰,坐一起吃个饭。

我妈亲自下厨,大鱼大肉摆上桌。让我爸目瞪口呆,我妈已经好多年没这么仔细做菜了。

饭桌上,电工哥哥高谈阔论,夹菜勇猛,喝起酒来也毫不逊色。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电工走后,我爸妈惊呼:现在的年轻男人是怎么了!

在我妈百般阻拦下,表姐终于忍痛与电工拜拜。

后来表姐失踪了。

听我妈的火锅店朋友说,是表姐和厨师小吴又谈起了恋爱,怕我妈又要出兵,就赶在我妈获悉前与厨师小吴一起卷铺盖走人了!就在一夜之间!

这一走就是两三个年头,期间表姐给我妈打过几个电话,报了平安,让家人放心。

最后表姐再回到家乡,是因为她和厨师小吴分手了。他们自行了断。在异乡没人阻拦他们恋爱。

此时的表姐已然是26岁。这在农村已经是大龄女青年了。

急坏了我的舅舅舅妈,表姐被接回农村。没到一年就和邻村的一个25岁青年二薛结婚。二薛是他们薛家二儿子。

现在俩人在村里有着二层的小洋楼,还有一辆三五万的小车作为代步工具。虽谈不上富足,但也美满。

我想表姐大抵也还记得那个在饭桌上抨击现实,大义凛然的电工。那个我们欣喜他有编制单位的电工。她肯定也还记得那个厨师小吴,那个让她私奔的小吴。

表姐好几次都站在婚姻的门槛上,可总是和婚姻打着擦边球。按我妈的话说,“那叫时候未到。”

表姐回村后,因为年纪有点大,就介绍过一个对象,就是二薛。

然后,也没有为什么了,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后来也有了生命的缔合。

就是恰巧遇到你。

谁不喜欢青梅竹马的事儿,谁又不喜欢从一而终的事儿呢。

只也许,多的是偶然。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在家长最催促结婚的时候。

恰巧遇到你。

在最想安定的时候,恰巧遇到你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周日答」你对现在的工作满意吗?

@采姑娘的小蘑菇 

没有工作!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希望说好的单位可以进去!


@夜一 

对工作满意,对自己不满意。喜欢的工作却觉得自己胜任不了


@空格 

不满意。要如何做才能显得不虚伪,原谅我不懂得如何斗争。


@谁陪你颠沛流离 

不满意,不是自己想要的


@低头阵阵的小宇 。 

不满意,昏君当道。


@VV 

迫于生计的工作,通常都不让人满意 只是为了活着,而不是为了生活


@難. 

我还在上学…..对这学校不满意…不是我自己选的学校


@O_o 

不满意,因为不喜欢那个城市


@? 雅雅小公举 ? 

不满意,承受着心理压力,太累。


@陌上微凉 

周五答,对现在工作还行吧!


@『』 

不满意,毛爷爷太少


@zq 

今天刚提交的辞职,自毕业到现这份工作将近三年,没有什么不舍,只有面对现实,却由不得更改现状的无奈,有一些心塞。还好,现在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未知的未来我会更加努力!


@体面的贫农 

满意,自由。


@玛雅 

不满意,在工作中找不到我


@LiCHenSHi? 

做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表现让领导认可。又可以自我学习自我挑战!还有不错的薪资/::>


@医生啊医生 

还在实习期呢 是大公司,呆久一点应该可以学到挺多东西的,至于挣钱还不紧张,因为还没有什么负担。一句话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情慌忘归。 

不满意哦,整天被骂怎么能满意,当然,我也不能让他们满意


@Bruce Lee 

不满意,太闹心


@朵小小小小 

至少,忙碌起来让我觉得我还活着。


@伊诺 

满意,喜欢


@英敏 

为了生活,能力有限,只能安慰自己知足常乐


@林歡歡 

今天刚收到裁员通知,办公室五个人要走两个,最后留下两个领导和我。最要好的同事走了,感觉没什么意思了。愿以后大家都好好的吧


@阿布  

不满意


@樱…花 

还行吧


@茔。 

不满意吧。干一行恨一行?我喜欢不用跟陌生人打交道的工作[捂脸][捂脸][捂脸]应该大部分人都不满意眼下的工作


@荼蘼 

之前的不满意所以辞了,现在在找满意的路上


@?渡 

不满意。老板事儿逼


@笑靥如花 

刚换了新工作,周二正式上班,希望一切都好


@Amoryy 

不满意,因为跟同事代沟太深,他们套路太深!承受不起


@two个 

满意。可以锻炼自己的性格,试着去承担责任。忙碌又有工资可以拿!


@婷哒 

如果满分是100分的话,对于现在的工作我打70分


@Ivy 

三月份加入的新公司,目前来说一切都OK。一天饱和的工作量,平易近人的领导,轻松的工作氛围……


@_想起_妳 

我对现在工作的想法就像奥尼尔对罚球的想法,皆因千里马遇伯乐——可遇不可求。


@一笑一尘埃 

不满意,没有法定节假日!


@你比以前会笑了 

我对現在的工作不满意,如果当初努力一点也许能上高中,还能考个大学读英语,还可以报名公务员考试,可惜时间回不去,目前是护士……


@小歪 

说不上满不满意,反正我觉得只要不讨厌就还是不错的。反正养自己没问题


@十八孩儿 

不满意,因为我想回家种地


@小迷糊 

还好,没有百分百的。只有如何适应


@小恪 

不满意 没工作~


@Micky 小主 

不满意,没有激情,没有目标


@大脸妹。 

还好,因为是自己选择的。


@大王叫我来巡山 

不满意,可是要生存啊……


@张坤 

不满意,天天加班,还没周末。


@木小南 

不满意,因为现在除了工作就是睡觉,然后再工作,再睡觉,一点自由没了,连花钱的地方都木有,不知道赚钱干嘛……


@Willa Tes 

不满意,因为还在学习


@空曰奈森 

现在的工作是微店店主,不满意,是因为没生意,货源少


@就好。 

不怎么满意。 工作没有什么挑战性。


@酸辣小柠檬 

对工作不满意,因为老板太抠了,所以我现在无业了


@雕刻时光 

不满意,越做越烦,没钱途,想要出走


@高脚杯 

不满意。 曾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如果现在不想工作了,你该出去走走。 看来我得行动了mo-:|-)


@Ccc 

不满意,没有挑战,工资少……


@谢小悦

我爱边防


@面包 

八分满意。对于目前的能力为止,算是遇到一个符合自己实力的公司,虽然之前一直纠结不断投大公司有名的公司,可是都是被拒绝,或许能力还达不到。至于目前这个公司,有自己的发展空间,能力还是看自己如何把控。目前就是基于这个基础尽可能锻炼自己能力,等在这个公司学到没法让我有进一步提高的时候,就是跳槽去更好的公司的时候。补充一下,我是应届毕业生。


@麦儿熟了 

不满意,目前在合肥,一个非常不发达的城市,与自己期望差太远,内心总还是向往着上海那种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


@Destiny ‘ 

尚可


@陈陈 

差不多,但是我知道没有哪个工作是完美的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手机响起,妈妈又打电话来了,这次是多少天了,我也多久没打电话回家了,接起电话,果不其然妈妈又说谁谁谁介绍了一个男孩子,各种不错,还说:人家是大学生,家世也好,不知道还会不会看上你。我应了一句:我还看不上他呢!这个不知道是家里介绍的第几个男生,从以前的特别抗拒变成你喜欢就让他加我微信呗,结果每次都只聊一次就无下文,甚至有一次男孩子那边的家里人特别喜欢我,一直追问我们的进展如何,我气冲冲的对那个男孩说:你去和你家人说不喜欢我,让他们给你介绍别的女孩子!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子哪里突发一想说了句我们结婚吧。我也回了一句:我不想结婚。然后这事最终告一段落了。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一个人这些年,经历的只有自己知道,在父母眼里只是认为我内向,不怎么会去和男孩子接触,可是只有闺蜜们知道,我经历了一段不堪的感情,也只有她们知道烂醉的自己,哭得狼狈的自己,从小到大都这样,别人家的女儿一受伤就会找着爸爸心疼一下,一不顺心就找妈妈倾诉一下,,而我呢做核磁共振的时候一个人,尽管心里不安的跳动,每个月复查依然做完检查然后赶着去上班,做手术的时候也让父母不要来了,结果一边手插着吊针,艰难的洗漱,甚至住院的一个星期坚强得不委屈不掉一滴泪。可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的习惯,难过的躲起来哭一场就好了,学会在家人面前不露一点痕迹。朋友发过一段话给我,大概的意思就是从小到大摔倒了就自己起来擦干眼泪的孩子会特别独立,感谢父母给了这么一个坚强的自己,但是却也丧失了接受及表达爱的能力。我当时回句可能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吧!我也很羡慕那些娇弱会撒娇的女孩子,那样的女孩子才会特别让人想去保护吧!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记得一次去广州复诊,医院没有我吃的那个药了,要我去药店或者其他医院找,那天的我几乎是崩溃的,可谁也不知,几乎找了很多的药店和医院,有的不肯开药,有的没卖,广州那边也有自己的朋友、却也不敢麻烦,我记得深刻的两个画面是一个我随便上了一辆的士,司机问我去哪?我说我也不知道,先开着吧!司机看我的样子也只是缓缓的开着,当时我真不知道去哪里,后来冷静下来说了某一个医院!抱着一丝希望还是没有,出来之后又走了很长的路,有药店就进去问,结果还是都没有!我走到一个路口,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就只想蹲下去大哭一场!可我并没有,我走到最近的一个地铁然后到火车站坐车回深圳,上车我睡了一觉,然后就什么想哭的情绪都压在心里的最底层了。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近几年,哭得少了,只记得两次哭得崩溃,一次是手术完出来,不知道怎的,推出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当时对麻醉有反应,就一直在吐,做完手术不能起来,只能平躺,打着吊针一直吐,身边我哥和我的一个朋友在,当时并没有告知朋友们,也让父母不要来了,感觉挺折腾的,当时的我真的认为做完手术可以回家的,朋友也是后来知道,做完手术才赶到的医院,后来就是我一直在吐,她一直在帮我擦、当时觉得自己狼狈又没用。手术后的一段时间里,有点轻微的抑郁,哭不出,在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一个人盯着水流一个钟甚至更久的发呆,大家坐着聊天的时候,平白无故的不安,感觉全身有什么东西,不停的用手去按摩缓解身上的不适,我记得爸爸当时看出我的不对劲,和我谈了很久很久,说他之前也有一点抑郁的事,让我没事就多去走走和朋友聊聊天,后来,我报了健身房,夜校,买了一把乌克丽丽,画册…让自己的日子忙得不可开交,在家人和闺蜜的帮助下,我慢慢得好起来了,虽说身心都留了疤,但是依旧努力让自己心里装满阳光。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后来的日子吃了一年的药,期间不敢喝一滴酒,第二次崩溃的哭,是好了一段时间之后和朋友出去喝了点酒,是听到你交女朋友要结婚的消息,我哭得控制不了自己,我总是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你对我来说应该丝毫伤害都没有的,第二天起来发现眼睛肿得厉害,又一次的鄙视了自己。至今,都很难找到让自己心动的男孩子,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找到!甚至想听家里人的介绍,找个差不多的就结婚算了,也许终其一生,我也等不到了!甚至有想过一个人以后要去哪里养老,这种想法有时觉得自己挺不孝的,可是我也不想,我还是相信我的不将就终会给自己带来很好的结果!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看到妈妈老是说她朋友的女儿一个个不是结婚就是订婚的,我知道她很想也看着我穿婚纱的样子,毕竟他们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她也希望能有个疼我的人!每次这样的一个话题,爸妈都会意味深长的找我谈,我只想说我也一直在努力,也想还您们这样一个婚礼。再等等我,我快好了,也应该准备好了。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文 / Crazy    题图 / topit.me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我想还爸妈一个婚礼

手机响起,妈妈又打电话来了,这次是多少天了,我也多久没打电话回家了,接起电话,果不其然妈妈又说谁谁谁介绍了一个男孩子,各种不错,还说:人家是大学生,家世也好,不知道还会不会看上你。我应了一句:我还看不上他呢!这个不知道是家里介绍的第几个男生,从以前的特别抗拒变成你喜欢就让他加我微信呗,结果每次都只聊一次就无下文,甚至有一次男孩子那边的家里人特别喜欢我,一直追问我们的进展如何,我气冲冲的对那个男孩说:你去和你家人说不喜欢我,让他们给你介绍别的女孩子!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子哪里突发一想说了句我们结婚吧。我也回了一句:我不想结婚。然后这事最终告一段落了。
一个人这些年,经历的只有自己知道,在父母眼里只是认为我内向,不怎么会去和男孩子接触,可是只有闺蜜们知道,我经历了一段不堪的感情,也只有她们知道烂醉的自己,哭得狼狈的自己,从小到大都这样,别人家的女儿一受伤就会找着爸爸心疼一下,一不顺心就找妈妈倾诉一下,,而我呢做核磁共振的时候一个人,尽管心里不安的跳动,每个月复查依然做完检查然后赶着去上班,做手术的时候也让父母不要来了,结果一边手插着吊针,艰难的洗漱,甚至住院的一个星期坚强得不委屈不掉一滴泪。可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的习惯,难过的躲起来哭一场就好了,学会在家人面前不露一点痕迹。朋友发过一段话给我,大概的意思就是从小到大摔倒了就自己起来擦干眼泪的孩子会特别独立,感谢父母给了这么一个坚强的自己,但是却也丧失了接受及表达爱的能力。我当时回句可能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吧!我也很羡慕那些娇弱会撒娇的女孩子,那样的女孩子才会特别让人想去保护吧!
记得一次去广州复诊,医院没有我吃的那个药了,要我去药店或者其他医院找,那天的我几乎是崩溃的,可谁也不知,几乎找了很多的药店和医院,有的不肯开药,有的没卖,广州那边也有自己的朋友、却也不敢麻烦,我记得深刻的两个画面是一个我随便上了一辆的士,司机问我去哪?我说我也不知道,先开着吧!司机看我的样子也只是缓缓的开着,当时我真不知道去哪里,后来冷静下来说了某一个医院!抱着一丝希望还是没有,出来之后又走了很长的路,有药店就进去问,结果还是都没有!我走到一个路口,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就只想蹲下去大哭一场!可我并没有,我走到最近的一个地铁然后到火车站坐车回深圳,上车我睡了一觉,然后就什么想哭的情绪都压在心里的最底层了。
近几年,哭得少了,只记得两次哭得崩溃,一次是手术完出来,不知道怎的,推出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当时对麻醉有反应,就一直在吐,做完手术不能起来,只能平躺,打着吊针一直吐,身边我哥和我的一个朋友在,当时并没有告知朋友们,也让父母不要来了,感觉挺折腾的,当时的我真的认为做完手术可以回家的,朋友也是后来知道,做完手术才赶到的医院,后来就是我一直在吐,她一直在帮我擦、当时觉得自己狼狈又没用。手术后的一段时间里,有点轻微的抑郁,哭不出,在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一个人盯着水流一个钟甚至更久的发呆,大家坐着聊天的时候,平白无故的不安,感觉全身有什么东西,不停的用手去按摩缓解身上的不适,我记得爸爸当时看出我的不对劲,和我谈了很久很久,说他之前也有一点抑郁的事,让我没事就多去走走和朋友聊聊天,后来,我报了健身房,夜校,买了一把乌克丽丽,画册…让自己的日子忙得不可开交,在家人和闺蜜的帮助下,我慢慢得好起来了,虽说身心都留了疤,但是依旧努力让自己心里装满阳光。

后来的日子吃了一年的药,期间不敢喝一滴酒,第二次崩溃的哭,是好了一段时间之后和朋友出去喝了点酒,是听到你交女朋友要结婚的消息,我哭得控制不了自己,我总是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你对我来说应该丝毫伤害都没有的,第二天起来发现眼睛肿得厉害,又一次的鄙视了自己。至今,都很难找到让自己心动的男孩子,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找到!甚至想听家里人的介绍,找个差不多的就结婚算了,也许终其一生,我也等不到了!甚至有想过一个人以后要去哪里养老,这种想法有时觉得自己挺不孝的,可是我也不想,我还是相信我的不将就终会给自己带来很好的结果!
看到妈妈老是说她朋友的女儿一个个不是结婚就是订婚的,我知道她很想也看着我穿婚纱的样子,毕竟他们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她也希望能有个疼我的人!每次这样的一个话题,爸妈都会意味深长的找我谈,我只想说我也一直在努力,也想还您们这样一个婚礼。再等等我,我快好了,也应该准备好了。

-Cr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