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爱情

文/倚窗听雨

习惯了舔着夜色,在一盏似浓非浓的茶香里轻歌曼舞,偶尔邂逅一段远古的爱情,然后把自己沉浸在无边的寂寞中,去和文字缠绵,时而伤感,时而甜蜜,这早已是我多年来落下的旧病,无法医治。

当北方的秋还未来得及细细打扮,一个转身,冬就快要跨进了门槛。换上暖衣,关闭清寒,把光阴在文字里演绎,一遍又一遍……

才一低眉,忽然间看到了冬林笔下那个少年,戴着眼镜,在窗里,在书中,像一只泊岸的船,与我隔着茫茫的海的。在那样一个雨花氤氲着凉意的清晨,手捧一本唐诗正在沉吟,冷不丁他从插图中走来,整个心都浮动起来。

爱情,竟然是这等美好。年少时在村后,偷偷被拉过的手,想起来就会脸红,像极了八月熟透的酸枣。后来躲在树桩后面,目送他上军校,愈走愈远。那时候,爱情似一汪清水,清澈甘甜。每每夜色下,念来心就“怦怦”跳个不停。

读书,读到泪流满面,莫过于宝黛之爱情。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总虚化?一个妄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起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在众多的女儿香中,唯有她的眼睛洞察了他的灵魂,他们不为仕途,只奔生命本真。爱得干净而纯粹。

原来,你来之前我都是在恍恍度日,你来后我的世界青山绿水,花开嫣然。

一段木石前盟,在镜花水月的故事里辗转千年,最终魂断香散。

一座城市的沦陷,造就了一段倾城之恋。特殊的时代背景,扭曲着一段感情,生与死的考验,拉近了两颗孤独的心。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感动着多少人?战火纷飞的岁月,或许爱情更简单,我们都好好活着,一起到老。

“你不来,我怎敢老去?” 作家王臣告诉我们,“说一万遍我爱你,不如好好在一起”。

好好在一起,说得多好呀!读到此句,我哽咽了。或者说,我太感性,动不动就触动了泪腺。

对于爱情,我依然心存美满。喜欢看夕阳下蹒跚的老人搀扶着走路的笑脸;喜欢听公园里年轻的情侣们嬉笑的声音,喜欢鬓边的细语呢喃;喜欢这时光深处有一个人懂我心底的冷暖。只是,有些爱,我不敢涉足,怕碎了,心就会淌一地鲜血。

看网络文字久了,相遇了很多爱情。无论是笔尖下的编撰,还是真情的流露,都敲打着心扉。谁是谁的谁?一次点击,一份夜的守候,一段屏前的懂得,都在文字的世界里倾城。在想,有多少孤独的灵魂还在夜的蛊惑下游弋着?无处安身。

网恋,到底算不算爱情?我无法回答。我想网中的故事就像书中的故事一样,太美!美得只适合恋,不适合爱。恋,可以是惦记和思念;爱,却是一种责任。

曾经认定,一个女人的忧伤可以在文字里,以分行分节的形式,被某一个人接到掌心里融化。从此,文字不再薄凉。

很多年前,也有人呵护我如三月的花。他常在深夜,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时光里听我说话。说,愿意这样听我说话,一直听下去……他许下的诺言很简单,可终究没有实现的空间。久了,我们都累了。

誓言终究抵不过似水年华,你不来,时光会老,我也会老。“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 ,我左手里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于丹)”

在微信上,看到一句话:“有话说,就有爱。”从开始的无话不说,到后来的无话可说。爱情老了,可你怎么还那么年轻?有时候,爱情真的比我们老得早。

“我不会说话,可你病了,我心里难受。”你说。夜里,正在写字,你来了电话询问病况。我冷冷地回答。心里有些抵触情绪,埋怨你的不会说话。其实,我的每一次任性都被你包容,用心暖化。对于女人来说,呵护比爱情更为重要。

终于理解了苏芩的那句话:恋爱的内容越是热闹,冷却的速度也就越快。深切的爱情,让人终于不再害怕寂寞,因为那个无人的世界里,才全都是他。

风吹开了轻掩的窗帘,远处灯火阑珊,听得见你耳畔飘过的鸣笛声,我知道你还在路上。

这个夜里,我写完柔软的字,搁下笔,就去找你。亲爱的,你应该懂得任何文字,都不及放牧天涯。牵着我的手走吧!这一生太短,短到无法奢侈时光的午餐,转眼就到了晚餐。我怕,你会忘了带我走。

 

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文/萤火春

我们总是无端患上了偏执的病,并且做一些莫名的坚持,而故事的最后仅仅是感动了自己,殊不知,最美好的东西就在身旁。那么,趁着清醒,让我们在姹紫嫣红里笑看流年,在聚散别离中学着珍惜知足,不辜负这段锦瑟年华可好?

——题记

冬天,我的小城很冷,遇到偶尔有风的日子,窗子就开始呼呼作响。我靠阴面的屋子阳光就变得愈加奢侈,而此刻,我就坐在床上,捧着一杯菊花茶,循环着一首《菩萨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有人说,单曲循环,要么是旋律让你迷恋,要么是歌词戳中了你的泪点,而此刻的我该是属于那种情况呢?也许,是后者罢!我明知道回忆是条没有归途的路,却总是不肯离去,就那样,看着星光黯淡,想起一些物是人非的过往。

我说不出来,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爱了那样一个温润少年。只是,在这十一月的天空下,想起你明媚的脸,我的心底又开起幽幽的花,它摇曳在心尖上,泛着忧伤的颜色,站在某个疏落的街头,看行人匆匆,我的安静就显得无比突兀。听风过,我看它吹起了落叶,又吹起了我的发,也吹起了我的思念,想悄悄问句,远方的你,现在可好?现在的你是否偶尔会想起那个傻傻的女孩?想起那些年在一起说过的话,听过的歌,走过的路?也许,也许。。。

我听过若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也听过向来情深,奈何缘浅,只是我依然没能做到洒脱自如,波澜不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就那样静静地守在熟悉的路口,看斜阳偏西,看春日迟暮,看结局凉透,看自己恍恍惚惚。正如那个喜静自己一样,我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无声无息里藏着无限柔情,我以为我会那样一直陪在你身边,看你欢喜,慰你忧伤,陪你从短发到齐腰长发,从青涩流年到暮年古稀。可是,你啊,怎么就那么匆忙呢?怎么可以在我毫无防备时轻轻说出那句告别的话,徒留我一个人在原地,任我的眼泪决堤成殇?我送你的《我只在乎你》到最后却成了我一个人的《可惜不是你》,怎能叫人不难过?

在那最初提笔的时光里,我是那样喜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句诗,只是,在走过几个路口,经过几个秋之后,在这个萧寒的季节里,窗前那轮寂寞的半月就添上了几分苍凉。远远望去,它遗世绝立的美,一如从前,只是,我深深明白,那月光再美,已不再安放你的思念,而那段芬芳记忆,也早已在风中香消红黯,委地成泥。我不是个固执的女孩,却在爱情世界里犯了痴傻的错,带着一个故事走了很久,守着一方温暖画地为牢,直到故事老去,温暖透支,才发现心上有个锁,写着偏执。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徐志摩在追求才女林徽因时写出的动情句子,寥寥几句,深情背后藏的是一份豁达。或许年少,或许浅薄,很多时候,我们都缺少他那份达观的态度不是吗?面对爱情时,我们多么像个小孩子,当爱来临时,尝过最初的甜蜜,便紧紧攥在手里,时间长了,就变的贪心,想要获得更多的甜蜜,却不想,爱甜到过度就成了忧伤,当爱情离去时,我们歇斯底里,就像到手的棒棒糖硬生生被人夺去,委屈又不甘心。只是,还能怎么办呢,除了慢慢接受,学会承受,还能如何?

后知后觉,原来,有些人只是遇见,擦肩而过时,是初见,也是告别,不需言语,忽略情节。有些人只是路过你心坎上的柔软时光,孤单的行程里,他的到来只是为了陪你走一段路,为你的生命上色添亮,美化你的生活,无须执着,他来,欢喜不已,他走,默然相送。还有一些人,他惊艳了你的时光,温柔了你的岁月,给了你天长地久的誓言,却没能陪你到最后,也许,我们谁都没有错,因为时间,距离,现实都逃不了责任,所以,我们不能自我凋零,也不必偏执成狂,就将那个谁也代替不了的他放在心底吧,心口可能会隐隐作痛,却也提醒你那是爱过的痕迹,我也觉得,经历过那样一个那遗憾的结局,你会进一步读懂人生,懂得珍惜。

可曾记得你一度痴迷烂漫青春偶像剧那些年?前前后后,你是不是已记不得看过多少偶像剧?你有没有对所谓的爱情产生过幻想,幻想自己在到了该恋爱的年纪,会遇到那样的一个白马王子,他自时光深处而来,一款白衣,英俊潇洒,会对你极尽温柔,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自己会幸福成那些剧中的女主角。只是,时光变迁,年纪渐长,你越来越发现,生活是部纪实录,而白马王子,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后来,你是不是也为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感叹过?

韶华流逝,我们终会脱去稚嫩的青壳,穿上成熟的外衣,抛却幻想,去学着面对,学着独自生活,时间是个睿智的老人,他会教我们如何去看待离别,教会我们沉淀,也会教我们如何爱护自己。所以,无论生活给予了你什么,都要相信,那是为了让你离幸福更近一步,要始终相信,走过荆棘就是花开,路过风雨就是晴天。

关于爱情,我想,最好的状态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在爱情未来临前,不焦不燥,带着一份从容过好每一天,尽量完善自己,以便在它到来时用最美的姿态迎接它,在爱情离开后,不怨天尤人,悲伤过后要懂得放手,成全,学会安慰自己,相信路上会遇见更好的一个人,在它离开时能用最适当的状态完成一场盛大的告别。

趁着年轻,趁着拥有青春,我们要做的就是感受它,感受它的珍贵与美好。不要枯燥乏味,也不要暗淡平庸,更不要设法挽留无望的失败,好好把握每一分快乐,把握活着的每一天就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