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6愿我不负流年里的你

愿我不负流年里的你

00:00/00:00

窗外下起了凄凄沥沥的雨,偶然惊醒,又是一场空明。不知怎的,这样安静的夜晚,听着这凄沥的雨,总感觉,原来秋天这么好。我总是习惯,在这样深的夜里,一个人空明的清醒着,一个人,想很多的事。

刚刚看完了一本书,很精彩,我喜欢这样带有些许悲伤的故事,因为我认为那样的文字是有灵魂的,它们被赋予了诉说的能力,给人描绘了一个不知的故事。

我不知道作为作者,是抱以什么样的心情来诉说一个故事的,但是,我通过文字,感受了这些文字的传奇。故事里把青春写得凄凄惨惨,可事实上我们的青春平平淡淡,有时候,看完一个故事,我会感叹主人公的凄惨,但转念一想,一切都是虚幻。可是,我又爱那些文字,它们好像有魔力一般,令我深深痴迷。

在我关上手机睡觉之前,看到了一条访客记录,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也许,我早就把他埋进时光的年轮,可是,就是那么猝不及防的,他自己出来了,我们都没有权利吩咐任何人不要走进来或跑出去,一切的遇见,都是缘来缘去,不管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那天,做梦梦见我的少年还在,而我,只需要等他到来。一切的过往的人都是成长路上的风景,看过,就过了。梦里的自己,大彻大悟一般说,自己都没有变成更好的自己,又怎么能遇见更好的你。所以,无需着急,我在这里,好好的做自己,等着一个你。

曾经写过,流年堪乱人相依,昨日年华里兵荒马乱的我们,都在今天变成沉稳安然的人。逝去的是青春,丢失的是那份纯真的少年情。多少年,我们都还记得一个当初,不忍忘怀,那些人啊,青春年少的我们,都在奔跑中离散了所有,仅仅剩下回忆。

想对那些年的人安然的问声好,可是又觉得难以启齿,又或许,没了那个必要,你长成了你的样子,我长成了我的样子,缘来的时候我们没有相守岁岁年年,缘去,我们便两两各不相干好了,这样从陌生回归陌生。我们都是泛泛之辈,文字再强大,也写不出我们这平淡的青春。

青春是呼啸而过的风,吹走了一些人,吹醒了一些人。年少的如花美眷,年少的绝代风华,都是年少的事儿。我曾在年少的路上遇见你,我亦未辜负年少的我们,愿我不负流年里的你。

 

vol.15那些年,花开未谢

vol.15那些年,花开未谢

00:00/00:00

我们都对了还是错了,我们都爱了但是忘了。走的时候你哭了还是怎的,我只是痛了但还是笑了。

一直以为回忆是所谓老去的人们才会去做的事情,而忘记是时间赋予我们的与生俱来的能力。直到后来慢慢发现,太多绝决的想法是一时兴起或一厢情愿。记起还是忘记,从来不是我们可以轻易控制的,这 才有了一个说法,那就是时间会帮助我们看清,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于是,我总是陷入回忆。在拐角飘香的咖啡店,在绿树红花相映的石板路,在车水马龙喧嚣不止的街道边。

总是怀疑自己在记忆叠加的过程中出了某些差错,以至于看到一个情景就去联想过去的某时某刻自己和谁经历过同样的事情,熟悉之感犹在,却又无法拼接出故事的原貌,残缺的记忆仍旧困扰耳边。想得越是用力越是徒劳,直至不得不放弃,然后怅然若失。

我想,我们终究该写点什么,致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那些年。

那些年,我们高中。坐在操场周围的栏杆上聊梦想,天真地以为只要握着的手不放开,就可以一辈子不分离。我们一起上课、一起逛街,一起八卦,哪个女生收到了哪个男生的情书,哪个男生拒绝了哪个女生的告白。然后事不关己咯咯地笑个不停。天知道那时的我们哪来那么多单纯的快乐。

那些年,我们高中。校园里没有湖水也没有树林,老师每天紧跟着提醒我们赶快看书赶快学习。我们整天抱怨也整天欢笑,过着自以为很苦实际上很幸福的日子。一场高考是个开始也是个结束。最后一次聚会菜肴丰盛无比,我们却不知道自己上一口咽下的究竟是什么味道。会喝的不会喝的都在那一天没有形象的烂醉,后来的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人里好多也是第一次举杯。

那些心酸和眼泪并存的日子,说不上是泰戈尔口中相似的幸与不幸,说不上是韩寒口中最差还是最好的时光,只是每当安静下来不经意划过脑海的片段,提醒我们那些波澜不惊的分分秒秒里,我们曾怎样惊心动魄的走过。

都说孩子有梦想,老人有回忆。二十岁上下的我们,二者兼备。我们是孩子,却也终会慢慢老去。

不想承认我不喜欢看那些泛黄的日记和老照片,因为悲伤的情绪总是不可避免。里面看见的只是终究会离我远去的风景。又有谁会知道某年某月的某一刻,他曾出现在我的记忆里,并且因此而泪流满面。

不是所有的我和你,都能叫做我们,没有多余,没有缺少,这样刚刚好。时间可以随心所欲的将你、我,变成我们,然后是你们。从此生活变成另外一个版本。

轻叹流年弹指一笑间。朋友越来越多,却越来越适应独来独往的生活。常常在人群里看见一个与你相似的背影,心跳瞬间停摆又乱了节奏。于是我写下这一段残章断句,追忆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的时光。

我们的那些年,绽放过无与伦比的青春之花,无论即将要经历什么忘记什么,我会记得:花开未谢。

 

vol.12小洲村:告别秋日暖阳

。、记忆、不經意間的美麗、蓝色

00:00/00:00

主播:添依

大四那年,我在小洲村的一家摄影工作室实习,为老师介绍的摄影师当助理。那是开始转凉的十月末尾,我和男友分手,相恋两年终究敌不过毕业的魔咒。

南方的秋日很美,来工作室拍婚纱照的人络绎不绝。我每天跟着师傅出外景,希望用忙碌来冲淡分手的痛。而我们去的最多的外景地,是村子东南的一大片原野。

也是在那片原野,我遇到了他,就像遇到了秋日的整个暖阳。

整个过程流畅极了,仿佛预先排练好的话剧,灯光场景道具,唯独没有台词。他蹲在一棵树下画画,而我正跑在那片原野里传递礼服。然后收工的时候,他跑来找我的师傅,递一根烟给他,自己再点上一根,然后指着我:“她,借我一下。”

这样的话,倘若是在以前,我一定觉得浪漫到死。但此刻我刚吃了爱情的伤,哪还有功夫去顾及这是不是一句玩笑话。于是我收拾好自己瞬间的心动,抬头看他霸道的脸,语气冷峭地拒绝了他。

师傅脸上有玩味的笑,他也是。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掉头走了。

那天晚上收工的时候师傅拉住我:“别往心里去,他不是有意冒犯。他也受过伤。”

我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脑海里又想起他离开时的那个背影,瘦削落寞,像一个伤口。那一刻,我的心底竟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感,仿佛天地间只余我们这一对伤心人。直到半个月后,我突然又遇到他。

那是个阴天,我收拾好工作室锁门回家,走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他骑着摩托车风风火火地开过来,而他的身后,坐着一个穿着热裤的女孩,双手环住他的腰在笑。那一瞬间,不知怎的我的心凉了半截。他显然也看到了我,咧开嘴朝我笑。而我只当看不见。

他的表情有点怪,半晌之后开着摩托追上来,单脚支地伸手拉我。“你想干嘛?”我没好气,心里好奇他为什么丢下那女孩来追我。

“交个朋友嘛。”他笑得傻傻的,一点都不像艺术家,倒像个流氓。

说到艺术家,我的师傅和我说过他的故事,他竟然在国内拿过很厉害的油画奖,还在布鲁塞尔举办过画展。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有作品,原因是他失恋了。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有点愤愤不平,总觉得他太傻,但心里又被他的真性情感动。在现在这个速食爱情的时代,像他这样的男人,似乎只存在小说和电影里面。不过我始终弄不懂那个黄昏他为何说那样的话,我有自知之明,也从不相信一见钟情。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故意调戏。

“没必要。”我不知哪来的脾气,或许是因为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拜托,不要搞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嘛。”他继续油嘴滑舌,然后递一个头盔给我,“走,带你去兜风。”

“这位先生,我和你不熟,请不要把我和其他崇拜你的女生混为一谈,现在我要回家,麻烦你让道!”我心里有气,虽然不知道气什么,我只是噼里啪啦说完,然后小跑着去搭公车。

而他站在原地,默默地点了一根烟。我从窗口看着他,有点伤感,我想或许我误解了他。但是又怎样,我们本就不该有交集。

后来我继续实习,这期间他没有再出现,虽然我的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想再见到他。但直到我实习期满离开小洲村,这个像流氓一样的男人也依然没有出现。也不是没有想过问问师傅,但总觉得没有立场。我们本就是这时间荒野中的一个照面,没有任何剧情,也没有任何铺垫,我们注定只是陌生人。

离开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小洲村走了很久,每条巷子每座石桥,我看着这个小小的村子,它有岁月的风霜,却容不下我对爱情的一点点奢望。不过这是爱情吗?我不懂。我只是在凉风肆虐的秋日末尾,躲在一片墙角,一个人伤心地哭起来。

我想我们终究是要告别爱情的,就如同告别这小洲村的秋日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