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6别人不是你的彼岸

别人不是你的彼岸

文  /马德

人生的轻松,就是能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不用献媚于谁,也不必跟谁说讨好的话,他玩他的,你活你的。两不相干,然后,两相安。

你在意谁,在意到极致,就会活在这个人的阴影里。这种在意,不外乎两种情况:想求取和怕得罪。也就是说,人生的疲惫,更多的不是在自己这里拎不起,而是在别人那里撇不清。

别人,成了自己沉重的彼岸。

越在他人那里唯唯诺诺,就越会在自我的言行里战战兢兢。生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进一步畏首畏尾,退一步左顾右盼,是进亦忧退亦忧。在这样的境况里,最累人的,不是做,而是拿捏着分寸去做。

一个低声下气的人,无论凭恃他人,得到过多少,繁盛也好,光鲜也罢,最终,在自我矮化的奴才人格里,冷暖自知,甘苦备尝。

不是一路人,就不会在一个语言系统里。不在一个语言系统,就不会在同一个世界中。

知心的话,不必说给不懂的人听,说了不懂还在其次,最怕的,是说了不屑。不懂已是伤害,不屑便是亵渎。

散淡的人,只与散淡的人合得来。而奸邪的人,看起来跟谁都合得来。这不奇怪,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有的人只认对的人,有的人,似乎跟谁都对。只因为,有的人,是奔着相宜的心去的;而有的人,是奔着可逐的名利去的。

在交往上,目的性太强,原则性就会差。在左右逢源的人那里,找不到纯美的人性;在蝇营狗苟的人那里,找不到纯净的人格。

 

这个世界,总有狷介甚或狂傲的人,看起来,没有几个可以合得来的人,他们不迎合,不投降,只是不想生命苟且于世俗。

伟岸的人心中常常都有一些孤傲,他们遗世独立,盛享着内心孤独的清凉。

每一个窝藏着的私心,都会影响到对他人公允的评判。盛大的完美,未必坍圮于风雨,却可以瓦解于私心。一千次地改变和完善自己,终难抵别人的一颗辽无际涯的私心。

所以,不要苛求在所有的人那里都有好的评价。讨好了所有的人,就意味着要彻底得罪了自己。一个人,平庸点不可怕,变得八面玲珑才可怕。

你最终要活在相悦的人心里。不为不值得的人去改变,不在飘忽而逝的生命过客那里留恋,也不必为朵朵过眼烟云烦扰。

与其要别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vol.34所有的旧爱都不应该留恋

所有的旧爱都不应该留恋

00:00/00:00

文/老丑

他和初恋女神,分手六年多,却突然某天在某微信群再次相遇。

在群里潜水的这些日子,他得知女神如今有了家,也有了娃,而自己仍旧单身一枚,所以一直没敢勾搭。

直到有天,女神在群里甩了一个链接,链接是一个萌娃大赛的投票地址,她拜托大伙,一定要帮她孩子投一票。

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群里也没人吱声,投票帖里,女神小孩的票数仍然没动。

终于,他按耐不住了,再次点开链接,直接授权登录,迅速投票,截图,把截图放到群里,跟着说了句:已投!

他又把这个链接复制下来,分别用两个小号帮女神投了票,跟着又敲了句:我让其他朋友也帮投了。

没过一分钟,群里的其他人也纷纷截图,说帮投了。

没过十分钟,女神从同学的微信群里加了他,连连道谢,说自己第一次发这种投票链接,多亏他帮忙圆场。

他故作镇定,连说没事。

几轮寒暄之后,女神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开始问他现在的情感生活,再追忆当年的蹉跎岁月。

他淡淡一笑,一边嘲笑自己当年不懂事,一边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单身的现实。

女神故意顺着他的话茬,一边安慰他将来一定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一边抱怨自己的婚姻也并不算顺利。

简单的几句安慰和抱怨,使他内心不断翻腾。当晚他一夜未眠,静坐在十多平米的小单间里,顺着她的朋友圈一条一条翻看。

三十多岁了,怎么一点也没变,他不由得感叹。

要是能重新再来一次,该多好啊,他继续感叹。

一张一张的照片,一点一滴的回忆,他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接下去的日子,但凡女神在群里发什么活动,不管活动是要注册,填资料,还是索要电话和地址,他都帮着完成,也帮着声援。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女神除了在群里说声“谢谢”之外,并没有过多的表现,有时连一句单独的感谢也没有。

于是他在公众号后台给我留言,问我今后是否还要耗费精力,继续帮她。

另一位读者的经历,似乎和他惊人得相似。

只不过这次故事的主角颠倒过来,变成一个已婚男士和他的未婚旧爱。

分手三年多,有次前女友主动过来约他吃饭,找他借钱。他答应了,看在前缘旧情的份儿上。

没过一个礼拜,前女友把钱还回来了。

但一个多月后,她再次找他借钱,这次的金额却远比上次要多。

他手头其实没有那么多钱,但怀揣着对旧爱的眷恋,又夹杂着暧昧的幻想,他仍旧奋不顾身,东补西借,最终把钱凑齐借给她。

毕竟这次借钱的数目有些大,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整日忧心忡忡,不得安宁。因为他没打借条,没约定归还时间,他既瞒着妻子,也骗着旧爱。

幸好,半年多时间,她把钱还给他了。

但半年多以来,她一次都没有主动找过他,他打电话过去也不敢多聊,怕对方多想。所以那些时日,推测与怀疑常与他相伴。

他不晓得下次旧爱借钱,自己应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否值得,所以他也过来问我。

是啊,即便旧情人们年近三十,仍可凭借犹存的风韵,或者当年的倩影,让这些男生神魂颠倒,常常转身的一个微笑,一声呢喃,也可以让他们奋不顾身地上路。

可回头想想,这些旧爱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美丽无罪,寻求帮助也没有错,这些毋庸置疑。

其实困惑的根源,真就是男人自己。

想当年,小到帮女友写作业打午饭,大到替她们抛头露面甚至大打出手,那时男生们的动机,通常是得到女友的眷顾,希望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帮助,可以换回对方的下半身或者下半生。

长大后,当男生变成男人,非分之想却一直都在,这种以小换大,以低成本的投入换取高收益的回报的屌丝心态,也一直都在。

比如投票的男生,想用自己额外的精力,去和女神再叙旧情。

比如借钱的男生,想的则是用借钱的恩情,换取婚姻之外的偷腥。

相比于这些惯于暧昧的男生,专一和长久却始终是女生的天性,无论前前后后换了几任,她们的心却始终渴望安稳和平静。

况且经历了渣男无数过后,她们的智慧以及所见过的世面,也是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们始料未及的。所以能让她们心动的,又怎么可能是这几张小小的选票,或者是终要归还的借款呢?

所以对于那些心怀不轨,想占人家便宜却干着急占不到的男生而言,趁早死了与旧爱再续前缘这条心,才是成熟之选。

你们就单纯地做朋友不好吗?

有时间,我可以帮你投票,没时间你也不要怪我。

有闲钱,我可以借钱给你,但你也必须打上借条按上手印才行。

你过来找我,我以朋友的准则待你,不夹杂别的感情,不怀揣其他目的。

并不是我不留恋那段岁月,而是如今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你了。

如此的距离和感觉,难道不好?

 

vol.33只要是认真的在生活,都值得被尊重

只要是认真的在生活
00:00/00:00
凌晨两点。
我已在火车站出口处等了48分钟。我听到车站广播重复提示着:由广州东开往厦门的K297次列车晚点57分钟到站,请各位接站人员耐心等候。
正当我发信息给弟弟抱怨每次接他都会遇到晚点的时候,老天很配合的制造了凄惨的氛围,慢慢下起了毛毛雨。
虽只是初冬,但深夜刺骨的冷意让人牙齿打颤。从被窝里出来随手拿了件羽绒服,可算是派上用场了,把脖子缩进衣服,不给冷风留一丝缝隙。
等待的时间总是加了倍的漫长,在这期间有好几趟火车停留,一次接着一次的空欢喜考验人耐心。远远的听到火车鸣笛声,慢慢的近了,“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节奏越来越慢,只听得一声延长了好几倍的“滋……”,“轰隆轰隆”变成了“咔嚓咔嚓”,随后慢慢静止在了站台旁。
开门,一批乘客背着包袱下车,紧接着一批乘客扛着行李上车,关门。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鸣笛,一阵缓缓的振动,电动机带动着车轴,车钩唤醒了短暂沉睡的车厢,一圈一圈向前滚动,“咔嚓咔嚓”,“轰隆轰隆”,履带与枕木的摩擦声,越来越小,在这黑夜的深邃里,悠远而清晰。
近了,远了。有人归,有人走。
出口处聚集了不少人等候。除去前来接站的,剩下的都是一些的士和摩托司机,夜里车辆少,价钱也能比白天高些许,多跑几趟,希望多拉一些客人,赚多一点钱补贴家用。
他们聚在一个角落里取暖,跺着脚抽着烟聊着天说着有些淫秽的笑话,他们抽很便宜的烟,开很随便的玩笑,时不时还逗逗我这来接站的唯一一个女孩,起初是略带调戏的搭讪,我礼貌的答了几句,他们便很认真的说女孩子那么晚还是不要出来的好,别说接人回去了,自己都不安全。我感激的笑笑,没事我很安全的。
他们跟我扯了几句又回去角落里互相挤着取暖。有一个年龄最小的摩的司机怕是还未有18岁吧,他们便一直拿他玩笑,笑他还不知道女孩的滋味。其中有一个女司机,大概四十几的模样,扎着短短的马尾,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给人感觉很舒服,许是女人总比男人柔弱,容易取得信任,即便是在深夜,每一趟列车停站她总能最快拉到客人。一晚上来来回回几趟,收获应该是不错的。
可是想想,如果不是不得已,有哪个女人愿意彻夜不眠的守在火车站,一趟一趟的拉客人,忍受着警惕与不信任,只想能赚多一点是一点,好似那些乘客心里只想着自己会不会被骗,会不会有不安全,而没有人想过,一个女人在深夜里载客,她会不会有危险。
谁不想,在这冷冷的初冬,躺在自家的床上,钻进暖暖的被窝,怀里拥着自己的爱人,一觉美梦,睡到天亮。谁又想,在这深夜里,盼着一趟又一趟的列车,守候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前去询问却总是遭受那么多的不耐烦和不理睬,那些趾高气昂擦过他们肩膀的人,脸上满满都是厌恶,而他们,却也似乎是麻木的接受了这理所当然的对待。
有许多负面新闻让人心生寒意,但谁都知道,这些人也许遇得上也许遇不上,这个世界有好人的地方就有坏人,有坏人的地方就有好人。而我们现在,宁愿相信所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坏人,而不再敢轻易去相信任何一个好人。
我时常单独远行。记不清路过多少地方,停过多少站台。每次出站,面对陌生的人群,听着陌生的口音,总会神经绷紧,迎面而来的司机用各种口音的普通话热情的问要不要坐车,要去哪里,有些甚至能一直跟在你后面追问。有时候因着陌生感赐予的那份喜悦,我会笑着说,不用,谢谢。有时候是带着疲惫的脸庞面无表情的拒绝,不用,谢谢。有时候坐上车也会有莫名其妙的警惕,但后来想想反正如果遇到也就认了。
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的确也遭受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比如在兰州的时候被人骗钱,比如在去往南昌的火车上被人吃豆腐,比如在青海湖被藏民大叔勒索,比如在西藏的时候被藏民小孩抢东西,在觉巴山的时候被一个老头强抱,比如在河源车站被摩的司机狂追……而我总是很少会写到这些,甚至你若不问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也不会提起。
但比起这些不愉快,我遇到更多的是很感动。我不能因为在兰州被人骗过钱,就忘了在敦煌有个陌生的大叔请我喝酒吃烧烤,我不能因为在青海湖遇见了野蛮的大叔,就忘了在身无分文的时候,是青海的司机一辆车接着一辆车传递的把我送回西宁,我更不能因为路上抢东西的小孩,就忘了在饿的动不了的时候,路边的阿妈给我端来的晚饭……
并非是特意制造假象这个世界很美好,而是我们都需要去相信,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劲。
有许多东西,一直都存在,只要你相信。
其实,每个为了生存而努力的人,都很不容易。我想无论是谁,只要是认真的在生活,都值得被尊重。

vol.32每个暗夜下的我们都是另一个人

vol.32每个暗夜下的我们都是另一个人

00:00/00:00

我独爱台灯。

记得高三那每夜背书奋战的时候,我独爱那刺眼的白炽灯下油笔的暗影;大学里考试前夕夜夜奋笔疾书的时候,我爱那白炽灯散发的冰冷的光,打散夜晚下我的暗影;后来频繁去一家昏暗的咖啡店,我又爱上那台幽暗的台灯,照着的我,只是一个人,没有影子的人。

这座城市,从晨光初露到夜半歌声,每天有无数个人走进或走出。有人带着梦想匆匆踏入,却也有人带着失意落荒而逃。有人独自一人前往这个陌生的城市,也有人相伴一起走在夜夜路灯下。每个孤独或是结伴的人,他们都忽略了身后那个真正孤独而坚强的影子。

我想说的是,每个暗夜下的我们都是另一个人。不同于白天混于人世的自己,那个我们在每个夜里独自为梦想繁忙。

我和Y小姐只见过一次,大三的时候,从家回学校的路被大雪封住,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北方,一场大雪后的封道并不是短短几个小时可以清除的。第二天下午还有考试的我,是怎么都不可能等待道路上的雪被清除后才回学校,于是,我人生二十年,第一次一个人坐一夜的火车回学校。

我家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坐火车要十一个小时,买票的时候碰到一位也正在给他女儿买票的大叔,他在后面听到我和妈妈的对话,跑过来问要不要和他女儿一起结伴回学校。

作为女孩,不到万不得已,家里是绝不会任我一人做夜车,这样也好,我们都有同伴,父母也放心的多。我和那个大叔相约晚上等车前在候车室见,虽然晚上上车的时候人群拥挤,不过还是很快见到了Y小姐。

就这样,第一次人生做一夜火车的经历,和一个陌生的女孩畅聊了一晚。Y小姐是个体型胖胖的女孩,是个美术生,她给我看过她们的学期作业,那复杂的画面和Y小姐口中要画三天三夜的情景,着实令我惊讶。可是,Y小姐却说,她真正喜欢的是跳舞。

她小学三年级以前还是学校舞蹈队的成员,即使那个时候舞蹈团演出她始终都是个替补队员,她也丝毫没有减少对舞蹈的半分热情。可人生总有些东西,在某个时候告诉你,这不是你现在该拥有的。

Y小姐三年级的时候和父母出去游玩,在深涧的溪水里玩的太过猛烈,不小心着了凉,发一夜高烧,导致视力下降,且越发严重,不得已配戴眼镜,吃治疗近视的药,所有在那个年代可以治疗近视的方法,Y小姐的父母都尝试过。

也就是那一年,摄入过多激素的Y小姐体重迅速增加。

“就那个时候我体重开始迅速增加,而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一年的时间,体重增加了10公斤,你能想象一个要跳舞的人体重增加10公斤之后的样子么?而且我才12岁。”坐在轰隆隆的车厢里,Y小姐一脸无奈的说。

“真是想象不到呢。”我看着对面的Y小姐,圆圆的脸颊上有个浅浅的坑,让她看起来特别可爱。“你没有尝试过减肥么?”

“有啊,但是已经抑制不住身体走形了,所以啊,我很快就从舞蹈队退出了,可是我是那样的不舍,我潜意识里有个人告诉我,我不该一直这样……”

火车在一个小镇的站点停下来,车上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走过,有的是刚上来的,身上还带着外面雪天的寒气。我转头透过车窗看一群大包小包的人,从那个窗户有些破陋的门进进出出。说也不知道这扇门隔开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世界。

“那你现在依然还想跳舞?”我转头看着Y小姐说。

“想啊,眼睛近视已经是很难改变的事实了,不过最近我在尝试带隐形眼睛。而且我已经在减肥了。”说道减肥的时候,Y小姐眼里散发着坚定的光芒,我仿佛看到那光芒之后她婀娜的身姿在舞动。“我还报了晚间舞蹈班,回去后会一边减肥一边重新学跳舞的,好多年不压腿不弯腰了,身体已经僵硬了。”

“有人陪你吗?”我觉得这是一件自己执行起来很困难的事。

“没有啊,即使没有,我还是愿意一个人孤独的前行,这样迷茫孤寂的夜晚……”

火车又继续轰隆隆的向前行驶,窗外的黑夜不知笼罩了多少个城市的梦,后来我和Y小姐断断续续的又聊了很久很久,谈了人生又谈了理想,却都感叹时光的无情和梦想一直在远方。

清晨,当我们的双脚踏在这座城市的白雪上,纯白的世界不同昨晚一样黑的令人发慌,而是带着淡淡坚定的希望。我们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告别这寒冷孤独的夜,带着点点兴奋和疲惫迎接新一天的曙光。

我和Y小姐就只在那夜见过,之后我都是通过微信了解她的生活。她白天依旧正常上课,而晚上她的空间里多了很多舞蹈室的图片,那个宽敞明亮的舞蹈室里,她穿着一身黑装在白炽灯下摆着造型。她的影子在灯下汇聚在她脚底,为她撑起一个舞台。

她瘦了,她的舞姿也越发有魅力了。

她和团队一起参加比赛的前天晚上,她在发表了一个朋友圈留言:

青春可以不张扬,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能发出万丈光芒。或许曾经有些梦想来了又走了,只要心底还拥有对它的渴望,时光总会再给你一次希望。愿这一次,你不再束手彷徨。

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的夜里她练到多晚才回家,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的她又少吃了多少饭才能保持身材,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夜里她的身影在路灯下是多么寂寞彷徨。每个暗夜下的我们都是另一个人,为梦想不惜一切努力奔跑。

时光终不会辜负我们,即使年少的我们在时间面前是那么倔强,或者正是青春的我们怀有这份倔强,才会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忍受孤寂的夜和无望的梦想。

然后学会坚强。

总有些希望看起来那么渺茫,也总有些幻想会轻易被现实撞个精光。每个暗夜下的我们都在用另一个身份走在一条无法预知的路上,谁也不知道,它究竟通向光芒还是死亡。

可是啊,不管它通向何方,我们都在路上学会努力和坚强,学会乐观和成长。然后在梦境里播散烟雾里找到该走的方向,告别彷徨和慌张。

青春注定要学会一个人走这漫漫时光,然后学会面对时光的春暖秋凉,看着城市的落叶一年一年的飘落,学那棵强壮的树干默默记录这悠悠时光。

因为我们总是会给自己附加更多的幻想,才会有更多感到苦不堪言的沉重。只要想着我们会成为时光里那个最好的自己,所有的苦难都会化作微薄的希望,照亮深夜的梦想。

vol.31单身的好处,单身是最好的增值时期

vol.31单身的好处,单身是最好的增值时期

00:00/00:00

文/老杨

二十几岁开始,我渐渐被迫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光,仿佛作为一个成年个体,从这个年龄出发,就有了必须要独自去经营和挑战的生活,和他人再无牵扯的关联。于是在那些孤独的日子里,我一个人找工作,一个人吃闭门羹,一个人决心辞职。一个人看一场刺激暴力的枪杀片, 3D眼镜里的子弹嗖嗖地射在我身上,我捂着胸口,被一群扭曲在一起的情侣包围着,一个人暗暗流着泪。单身的好处

可是长久以来,我的精神异常空虚,生活严重缺乏动力,这是一种从心理上散发出的苍白,比体力上的疲惫更要糟糕,深夜里盯着天花板,身体早已睡去,精神上却清醒无比,呆呆地看窗外投进来的车灯在墙上拉出长长的光影,双手揽住膝盖,一边害怕鬼怪,一边害怕明天。我听得到自己失望的声音,在无边的黑暗中蔓延,这就是你日复一日的生活吗?

有一天在网上刷朋友圈的新鲜事,读到一篇文章,讲的是台湾文案教母李欣频,如何用诗歌般的创意文字将诚品书店塑造成为台北市的文化地标。她为《诚品阅读》杂志做形象广告,后来就成为广告专业学生的必修课“海明威阅读海,发现生命是一条要花一辈子才会上钩的鱼。凡高阅读麦田,发现艺术躲在太阳的背后乘凉。弗洛伊德阅读梦,发现一条直达潜意识的秘密通道。罗丹阅读人体,发现哥伦布没有发现的美丽海岸线。加缪阅读卡夫卡,发现真理已经被讲完一半。在书与非书之间,我们欢迎各种可能的阅读者。”

她为诚品旧书拍卖会的文案也受到粉丝的热烈追捧, “过期的菠萝罐头,不过期的食欲;过期的底片,不过期的创作欲;过期的《PlayBoy》,不过期的性欲;过期的旧书,不过期的求知欲。”那一年,三十七岁的李欣频,已经去过三十七个国家,用7年出版26本书,坚持一天读一本书,一天看一部电影。她说,“每天看一本书,一年就能与別人有365本书的差距。阅读是一个很棒的感受,召唤另外一个灵魂来跟你对话。这是最大的资产,沒有人可以拿得走……”这个把生命活成一场盛宴的女人,就成全了我日后的自我拯救。

那时精神上贫瘠不堪的自己,迅速被那种向上的生活方式所吸引。倚在床头,披头散发,借着台灯微弱的灯光一边吃薯片一边喝软饮料觉得生活无聊透了的我,不禁问自己,距离三十七岁,还有多少日子,到那个时候,我可以成为李欣频那样背着大大的双肩包,用纸笔相机来施展创作欲,满脑子都是新鲜想法的特立独行的女人吗?我开始意识到,如果只以每天看两集柯南再紧盯朋友圈更新的态度来生活,我可能在三十七岁时迎来这样的人生——熬到了柯南大结局,或许也顺便看完了银魂和海贼王,朋友圈的更新日新月异,只有我被腐蚀在岁月的沉滓里。

这种关于未来的设想,像是一记耳光,啪得一声落在我年轻的生命里。从前的我,坚信男人是一扇窗,可以带我领略外面无尽的风光,他们对世界有种无边的探索欲,脑瓜一转就知道哪里有青山绿水的美景,哪里有精致可口的西餐,哪里的影院有最好的音效,哪里的酒吧有知名的乐队驻唱……所以当这扇窗被关上,我的世界仿若失去一柱光,却忘记我也有生命自备的锄头,只要拾起来亲自动手,也可以砸掉隔开自己与世界的这层屏障,在单调枯燥的生活里竖一扇宽敞明亮的落地窗。生活的层次深浅,最终是要依靠自己去决定。

就是在那一年,发觉单身的时光,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无聊,虽然失去了两个人一起尝试新鲜构造浪漫的快乐,可是如果能够在生活里为自己树立良好上进的目标,在持续不断的坚持下目睹生活的蒸蒸日上,也是一件踏实美好的事情。我为自己的人生列出了一张清单,从前恋爱时没有时间看的书和电影,终于可以用一个人的日子慢慢品味欣赏;从前恋爱时享受美食不知不觉长到身上的赘肉,终于可以有足够的空闲用跑步去消除;从前恋爱时每到月底总是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终于可以用大把的时间去好好赚钱;从前恋爱时未曾设想过的未来,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和自己来一次认真的对话。

那一年,第一次沉下心来为自己做一次生命的改造,发觉除去爱情,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的东西值得自己细细体味。严歌苓笔下辛酸的移民故事,大卫芬奇镜头里的悬疑片,跑步机上持续不断的慢跑,细细琢磨菜谱认真烘焙的巧克力饼干,都为生命提供了一种热闹欢腾的存在形式。单身的这一年,我读了二百余本书,看过九十几部电影,跑掉一千几百公里的距离,吃掉让人感动的很多自制美味,发觉读书是让人成长最快的方式,运动提供了静心思考的途径,看电影是旅行的最佳替代品,研究美食是女人的另类才情……单身清单上的大多数可以被移除,而那些暂时还没有完成的,就留给更加努力的下一年。我的精神达到前所未有的活跃程度,回望一条从一个心灵贫瘠的小丫头过渡成一个内心宽厚的成年女子的路途,我想我终于可以理解前任,释怀那年他对我的万般嫌弃,一个外观不过硬,内心层次又不太高的姑娘,是不配得到好的爱情的。

感性多于理性的女人总是喜欢用经济学去衡量爱情,把不同质量的男人比作股票,纷纷想扔掉垃圾股,抓牢潜力股,看准绩优股,可是在购买股票之前,若想稳赚无赔,是否也该保证自己是个深谋远虑的智慧股东呢?

几天前去朋友家做客,朋友正忙着做家务,弯着腰除尘,抬头时撞到坏掉的微波炉,顿时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我急忙安慰,朋友却摇摇头,“不是因为太痛,是因为心情太糟,我怎么总有做不完的家务,担忧不完的心事呢……”我环顾这个小小的家,只不过才经历一年的时间,角落里就堆满杂物,需要清洗的衣服垒得老高,天花板上的霉点清晰可见,锅碗瓢盆堆在水池里还带着上一顿的食物残渣。我听着朋友开始数落那个下班后就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懒男人,却没忘记那一年失了恋的她,抓住了那个男人顺下井底的一根稻草绳,迫不及待地爬出来,是多么地狼狈。我抿了抿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却想起了另一个朋友。

我的另一个朋友,是出了名的有性格。每一次分手,都要有一年的闭门期,她把这称为一种修行。这段空档期,用来清空旧的情绪垃圾,用足够的时间完善自我,不会把重心再放在爱情上。她会挑一件新鲜的东西去学,插花,日语,舞蹈,高温瑜珈,又或者来一次静心的旅行,不管是哪一样都全身心投入,用新的知识和眼界升华自我。等到闭门期一过,她再欣然接受男人的邀请,而这下一段的恋情,大多质量要比上一次的好。

所以,我亲爱的小姑娘,现在的你或许失了恋单了身还在对那段伤心的旧情耿耿于怀,请收起你的眼泪和失落,因为生活欺骗过我也告诉我,生命是一场公平的赛程,在时光轴的这一端你潜心修行,那一端就一定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他健康向上,幽默开朗,睿智忠诚,正等着许你一生的好光阴和不辜负。